🏡
PTT小說網
x
    十六塊碎片,同時飛了出去,卻沒有一塊是飛向邪月與胡列娜的,至少在他們看是這樣的。(看小說到5du5)

    邪月笑了,“這就是你所謂的自創魂技?”

    唐三也笑了,但他卻沒有說話,而是咕咚一聲,重重的摔倒在地,直接昏迷了過去。儘管如此,他臉上的笑容卻沒有絲毫改變。

    唐三在笑邪月,在笑一個敢於嘲笑唐門暗器手法中排名前十位蝠翼輪回的人。

    蝠翼輪回,唐門暗器手法排名第十。可以由任何暗器使用,同時發射暗器的數量最多是三十六枚。唐三現在的實力和操控力,最多只能用出十八枚。而他此時所發動的十六枚,已經是他昏迷前所能達到的極限了。

    十六塊碎片,每一一塊是直線飛行的,完全是以弧線管道分散開來。

    在唐三倒地的一瞬間,邪月的臉色就變了,他同時感覺到有兩股勁風從自己身體兩側傳來。

    毫不猶豫的,雙月刃同時抬起,朝著那兩塊碎片磕去。

    叮叮兩聲輕響,兩塊碎片同時飛起,與他同樣吃驚的還有胡列娜,照顧她的碎片格外多,足有四片。不過,她畢竟是一名魂王,儘管現在魂力也是近乎枯竭,但在己方輔助魂師的幫助下,她還是勉强用指甲將四塊碎片彈飛。

    就在他們松了口氣的同時,兩人幾乎同時感覺到身上一麻,帶著不可思議的目光,他們摸到了落在自己肩膀上的碎片。

    他們並沒有看到,攻擊他們的六塊碎片在被兩人彈飛的同時。竟然同時飛向了對方,而且同樣是弧線,只不過因為輕微而並沒有太强地破空聲。

    蝠翼輪回手法要是那麼容易破解,就不配成為唐門前十的手法了。儘管唐三在發出的時候魂力所剩無幾,但他想要的效果卻依舊已經達到。

    落在邪月和胡列娜肩膀上的碎片一塊都沒有少,邪月是之前攻擊胡列娜的四塊,而胡列娜則是兩塊。六塊碎片無一落空。

    這些碎片的力道實在是小了些。(看小說到5du5)首發落在他們身上只不過是剛好劃破了他們地衣服和一層皮膚而已。

    如果是全盛狀態的邪月和胡列娜,都可以全力釋放魂力來阻擋唐三地蝠翼輪回手法。但此時的他們卻根本沒有那樣地能力。而這一切的一切,卻都是在已經昏迷過去的唐三算計之中。

    劃破一點肌膚就已經足够了。不要忘記。在那八蛛矛上,蘊含著連毒鬥羅都要極度頭疼的恐怖毒素。

    幾乎只是瞬間的工夫,邪月和胡列娜就發現自己地肩膀已經失去了知覺,兩人心中大驚之下,再想壯士斷腕也已經來不及了。因為麻木的位置已經蔓延到了胸口。

    沒有半分遲疑。兄妹二人飛快的盤膝坐在地上,拼命的催動自己不多的魂力抵擋毒素蔓延。這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地事情。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四個跌倒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除了焱以外,武魂殿學院戰隊的另外四名隊員幾乎和邪月、胡列娜不分先後坐倒在地,其中那名最弱的輔助系魂師,更是直接昏迷了過去。

    唐三的蝠翼輪回手法拋出的十六塊碎片中。除了六塊用在了邪月兄妹身上,另外十塊,分別飛向其他五人。

    在碎片出手的一瞬間,唐三為了追求準確性,大腦急速運轉,通過紫極魔瞳的判斷,甚至判斷出了另外五個目標在之後數秒內的動作。也正是因為虛弱狀態下用腦過度,他才會昏迷倒地。

    那另外十塊碎片極為印象,不但是弧線飛出。而且還是貼地飛行。雖然其中一些也被反應過來地對手及時擋住。但擋住後地碎片再次飛行,重新找到其他目標。

    除了警惕最强的焱全力釋放魂力。先後數次擋住了沒有後力地八蛛矛碎片之外,其餘四人全部中招。

    對於任何人來說,場上的局面都是戲劇性變化。之前還完全佔據上風的一方突然跌倒六人,就只剩下一個孤單的焱。

    勝利的天平重新傾斜,而且這次傾斜的還是那麼徹底。

    小舞和奧斯卡直接跑向了唐三,這邊的戰局已經不需要他了。寧榮榮九寶琉璃塔全開,對幽冥白虎進行增幅。馬紅俊將之前剩餘的魂力全部用出,鳳凰火線在鳳翼天翔與浴火鳳凰的增幅下從側翼全力攻擊。

    不得不承認,焱的實力確實强大,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他依舊苦苦支撐著,儘管他的抵抗已經越來越弱,龐大的幽冥白虎每一次攻擊,都會給他身上帶來數處創傷,但他畢竟還在支持著。

    不論教宗比比東的心志有多麼堅定,面對眼前突如其來的變化也不禁臉色大變。

    唐三並沒有違犯比賽規則,他拋出的是自己八蛛矛的碎片,是自己身體的一部份。並非武器。誰能想到,決定勝負的竟然就是他那輕輕的一拋呢?

    一個聲音突然在教宗耳邊響起,“尊敬的教宗陛下,我必須要提醒您一下。”

    “大……”菊鬥羅月關剛想怒喝一聲大膽,看是誰敢突然向教宗說話,他卻發現,這說話的人正是同為封號鬥羅,卻留在了史萊克學院陣中的毒鬥羅獨孤博。

    教宗比比東冷冷的瞥了獨孤博一眼,“毒鬥羅有什麼要提醒本座?”

    獨孤博微微一笑,他的笑容誰都能看出很假,可他的身份畢竟擺在那裡,封號鬥羅在魂師中的地位永遠都是崇高的。

    “教宗陛下,唐三那八蛛矛上鎖附帶的劇毒,我也解不了。能够解毒的就只有他自己。而且,那八蛛矛上附帶寒熱以及人面魔蛛三種劇毒,乃是混毒,發作極快。魂力雖能減緩其發作,但作用絕對有限。如果再拖延下去,恐怕您的黃金一代就只能剩下一個人了。”

    獨孤博的話語中無疑帶著一絲諷刺意味,但他的話卻絕不會有人不相信,以封號鬥羅的尊嚴,是不可能說出謊話的。他本身又是個獨行俠,雖然武魂殿勢力滔天,但他也並不十分在意。準確的說,獨孤博身後的背景正是天鬥帝國皇室。

    教宗臉上閃爍著陰晴不定的神色,比賽場地中,盤膝坐倒的六個人臉上紫黑色開始變得越來越濃郁,而焱也眼看就要在幽冥白虎和馬紅俊的合擊下堅持不住了。

    原本應該到手的勝利竟然演變成了如此情景,實在讓比比東有些無法接受。但她畢竟是武魂殿歷代最優秀的教宗,權衡利弊之下,當機立斷站起身,“武魂殿學院戰隊,認輸。”

    教宗話音剛落,他身邊的寧風致就站了起來,抬起手,七寶琉璃塔帶著瑩然寶光悄然出現在他面前,寧風致輕喝一聲,“去。”

    只見他手中寶塔滴溜溜的旋轉三周,飄然而出,寶塔在空中瞬間放大,刹那間,整個教宗殿前頓時寶光大作,寧風致的七寶琉璃塔隨著前飄,體積迅速膨脹,眨眼的工夫竟然已經化為一座高達十米的寶塔,虛浮於半空之中。一道淡淡的光暈從寧風致眉心處射出,直接注入到七寶琉璃塔之中,他身上也閃爍著與七寶琉璃塔同樣的光芒。

    這正是七寶琉璃塔的器魂真身,又名七寶真身。

    劍鬥羅塵心也同時站了起來,靜靜的站在寧風致身邊,他雖然沒有釋放出自己的武魂,但身上卻釋放著極其鋒銳的氣息。隱隱護住寧風致。

    寶塔第六層,一道恢宏的光暈激蕩而出,直接照射在了唐三身上,而正在唐三身邊一臉焦急的奧斯卡和小舞則被這道光芒彈的向旁跌退。

    跌退過程中,一朵盛開的鮮花從小舞懷中悄然滑落,小舞臉色驟然一變,飛快的探手撈起相思斷腸紅,重新塞入自己懷中。

    就是這一個短暫的過程,教宗殿前,頓時有四雙目光同時落在了她身上。詫異之色不分先後出現。這四道目光分別來自於教宗比比東、菊鬥羅月關、鬼鬥羅鬼妹以及劍鬥羅塵心。

    四人臉上都流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同時還有無法抑制的情緒波動。和他們一樣出現這樣表情的還有不遠處的毒鬥羅獨孤博。五大强者的目光幾乎在一瞬間就集中在了小舞身上。

    小舞明顯感覺到了從他們身上傳來的壓迫力,臉色頓時一片蒼白,低著頭,强忍著不讓自己雙眼中怨毒的光芒流露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