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師道:“急速前行之追風左腿最適合於敏攻系魂師,毫無疑問,它應該屬於竹清。至於爆裂焚燒之火焰右臂,最適合强攻系火内容魂師,馬紅俊,它是你的了。至於精神凝聚之智慧頭骨……”

    說到這裡,大師停頓下來,目光看向唐三和寧榮榮。

    此時,他們兩人的目光明顯都落在了這塊頭骨之上。

    精神凝聚不論是對唐三還是對寧榮榮來說,都有作用,唐三本身雖然不是以精神力為主的魂師,但他卻有著紫極魔瞳這樣的能力,本身又是控制系,智慧頭骨對他未來的好處可想而知。而且在三塊魂骨中,這塊魂骨顯然是最為貴重的。

    唐三抬頭看向寧榮榮,心中暗歎一聲,開口道:“我放……”

    “不。”寧榮榮突然大叫一聲,“三哥,它應該是屬於你的。為了這最後的冠軍,你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們七寶琉璃宗也不會缺少魂骨,你就收下吧。有了它,你這團隊靈魂才名副其實啊!”

    唐三猶豫了,從他自身來看,他對這塊魂骨當然極為渴望,可作為團隊中的副隊長,他又怎好只顧自己呢?

    在史萊克七怪中,七個人明顯分成四個部分,唐三和小舞是一體的,寧榮榮和奧斯卡關係曖昧,戴沐白與朱竹清是未婚夫妻,馬紅俊是孤家寡人。

    現在戴沐白和朱竹清已經獲得了一塊魂骨,給了朱竹清,馬紅俊也得到了一塊兒。如果自己在拿了這塊兒。已經放弃的奧斯卡與寧榮榮就沒有任何收穫了。

    “小三,把你收藏的那塊魂骨給榮榮吧。那塊魂骨更適合她。”大師突然開口說道。

    唐三心中一動,這才想起當初從時年那裡得到地那塊彩色魂骨,他現在還記得,那也是一塊頭骨。

    抬手從二十四橋明月夜上抹過,彩光頓時出現在他掌心之中。頓時。全場一片譁然,誰能想到,唐三手上竟然還有一塊魂骨。

    有哪個魂師在得到魂骨之後竟然不與自身融合而是收藏起來?

    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可偏偏唐三就這麼做了。

    大師微微一笑,向寧榮榮道:“榮榮,這塊魂骨主幻境,也是一塊智慧頭骨,它比精神凝聚之智慧頭骨更加適合你。”

    寧榮榮頓時大喜。她本來是要放弃的,唐三為團隊付出了那麼多,說什麼都應該獲得一塊魂骨才對。但她心中多少也會有些不舍,此時有一塊更加適合自己。也是頭骨的魂骨出現,可謂是皆大歡喜。

    立刻上前一步,毫不客氣的從唐三手中接過那塊七彩迷離的頭骨,興高采烈的朝著父親地方向看去。但看到父親臉上的神色,寧榮榮卻愣住了。

    因為她發現,此時寧風致一臉凝重之色,並沒有因為他們活得冠軍,寧榮榮獲得魂骨而高

    “你們已經分配好了麼?”教宗並沒有因為簡單的頒獎儀式結束而離去,幾比特封號鬥羅也都站在那裡。

    眾人的目光不自覺的被教宗吸引過去。大師眉頭微皺。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比比東。

    教宗沒有與他對視,淡然道:“既然獎勵已經分配好了,那這次大賽已經勝利結束。鬼鬥羅、菊鬥羅兩位長老,把那女孩兒拿下。”

    一邊說著,比比東抬手直接指向了小舞。

    刹那間。眾人盡皆大驚,唐三幾乎是下意識的一橫身,擋在小舞身前,史萊克七怪地其他人也紛紛上前。大師臉上帶著詫異之色,怒聲道:“教宗陛下,你這是什麼意思?”

    菊鬥羅和鬼鬥羅可不會因為大師的話語而停止行動,兩個人剛要動手,寧風致卻快速的一橫身,擋在他們面前。“教宗陛下。是不是先問清楚再說?”

    比比東冷冷的看向寧風致,儘管站在她面前地乃是上三門宗主之一。但此時的教宗卻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寧宗主,請你自重。如果你再加以阻攔的話,那麼七寶琉璃宗就是武魂殿的敵人。”

    寧風致臉色一變,教宗這句話無疑已經說的很重了,雖然七寶琉璃宗根基深厚,又是最富有的宗門,但與武魂殿正面為敵還是他决不願接受的。抬手封锁想要擋在自己身前的劍鬥羅塵心,輕歎一聲,挪開了脚步。

    “等一下。”大師厲喝一聲,大步上前,來到史萊克七怪地最前方,手腕一翻,那塊長老權杖已經出現在掌中。

    亮出權杖,大師冷喝道:“我也是武魂殿長老之一,有權知道事情的真相。教宗陛下,你抓人可以,但先要把話說清楚。你憑什麼抓我史萊克學院的弟子?”

    教宗眉頭微皺,看到大師憤怒的目光,她的氣息不禁放緩了幾分,沉聲道:“你想知道為什麼嗎?那你為什麼不去問問你地那位弟子。如果她只是史萊克學院的營員,我為什麼要抓她?但如果她是一隻化為人形的魂獸,我就有充分的理由將她拿下。”

    “你說什麼?”大師失聲驚呼,猛的回身看向小舞,史萊克七怪中,除了唐三以外,也都流露出了極其驚駭的神色。

    別人或許不知道,大師卻再清楚不過,魂獸想要幻化**形,那就只代表著一種情况,那就是,這只魂獸的修為超過了十萬年。只有十萬年魂獸,才擁有幻化人形的可能。

    小舞顯得很平靜,並沒有因為眾多目光的凝聚而顯露絲毫慌張之態,此時此刻,她那張俏臉上,只有淡淡地冰冷。冰冷地注視著教宗比比東。

    教宗目光淩厲的注視著小舞,“如果我猜得不錯,你就是當初那只漏網之魚吧。”

    深深地怨毒從小舞那冰冷的雙眸中驟然迸發而出,“是的,你說的沒錯,我就是當初那只漏網之魚。”

    教宗冷笑一聲,“沒想到,你竟然會自己送上門來。”

    戴沐白忍不住問道:“小舞,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唐三突然抬手抓住戴沐白的肩膀,“大哥,別問了。小舞,她不是人類。”

    一邊說著,唐三終於緩緩轉身,面向小舞。小舞的目光也從教宗處挪移到了他身上。當小舞看到唐三那雙眼睛時,不禁愣了一下,因為她發現,此時的唐三,眼中並沒有驚訝、置疑、詫異,這些本應該出現的情緒,有的只是溫柔。

    “哥,你……”

    唐三輕歎一聲,“什麼都不要說了,我明白的。其實,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人類。”

    “你早就知道?”小舞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唐三默默地點了點頭,“還記得我當初吃下的那株望穿秋海棠麼?吃下那株仙草之後,我的紫極魔瞳產生了異變,從而擁有了透視一切迷霧的能力。也正是因為如此,任何幻境類的魂技對我都無效。就是在那時候,我就已經看出了你並非人類。”

    “可是……”如果說教宗下令要抓她是她之前已經預感到的,那麼,此時唐三的話卻是她怎麼也無法想像的。

    上前一步,唐三抬起雙手,捧起小舞的嬌顏,“傻丫頭,沒有什麼好可是的。你是人又如何?是魂獸又如何?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妹妹。也是,我愛的人。”

    轟——,小舞只覺得自己腦海中仿佛有什麼東西炸開了一般,淚水不受控制的泉湧而出。

    在那株相思斷腸紅從懷中滑落,令她自身氣息洩露的那一瞬間,她腦海就已經是一片空白。

    她知道,教宗是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她也想到了夥伴們會對自己產生的情緒。

    但惟獨沒有想到,唐三居然早就知道了自己並非人類,而且就在這個時候,他沒有排斥自己,反而是表白了愛意。

    小舞突然感覺到,所有的一切已經都不重要了,不論別人怎麼看她,她都不在乎,惟有唐三這份危機中表露的愛,深深的融入了她心中。

    擁她入懷,唐三摟住小舞那溫軟的嬌軀,用全場都能聽到的話,昂然道:“想抓她,那麼,就先踏過我的屍體吧。”

    全場一片寂靜,哪怕是教宗比比東,在這個時候也沒有追加命令。看著眼前緊緊將小舞摟在懷中的唐三,她已經有些失神了。

    曾幾何時,她也這樣愛戀過,患難見真情。

    在這種時候,唐三說出的絕不是甜言蜜語。

    一個男人,肯為了一個非人類的愛人而付出自己的生命,這份愛是何等的珍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