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正是當初武魂殿學院戰隊的中流砥柱之一,武魂殿黃金一代中唯一的女性,妖狐胡列娜。

    她怎麼會在這裡。這是唐三腦海中第一個念頭。他的目光下意識的就落在了胡列娜身上。

    或許是因為唐三的目光太刺眼了,也可能是他本身與這個世界的格格不入,手持短劍的胡列娜一眼就看到了他。

    四目相對,胡列娜先是愣了一下,唐三心中也同樣有些驚訝。

    胡列娜自然認不出相貌大幅度改變的唐三,她心中升起的念頭是在這齷齪的地方難道還有一個正常人?

    而唐三的驚訝卻來源於此時胡列娜身上的凜然殺氣,和他一樣,胡列娜身上的氣息也明顯和殺戮之都中這些墮落者不一樣,她身上的殺氣是拒人與千里之外的那種。

    甚至連眼中曾經的魅惑都已經消失了。

    正在這時,唐三突然感覺到斜刺裏一股寒氣朝自己撲來,而他正面的胡列娜也突然動了,手持短劍,飛快的撲向自己。

    心中一凜,唐三知道,胡列娜的魂力應該還在自己之上,在武魂殿的精心培養下,她的身體内容就算不及自己也不回相差太多。

    而斜刺裏撲來的寒氣攻擊强度也不弱。

    兩面受敵,就顯示出唐三的應變能力。脚下飛快後退一步,身體半轉,一道毫無聲息的烏光已經悄然朝側面射出。

    叮地一聲脆響。令唐三驚訝地是。胡列娜那一劍並不是刺向他地。而是擋在了他先前位置地側面。正好擋住了一柄寒光碩碩地彎刀。

    側面偷襲唐三地是一個身材矮小。身穿黑衣地男子。此時。他整個人已經完全定在那裡一動不動。眉心正中。一滴鮮血緩緩滑落。

    感覺上。這男子就像是被唐三和胡列娜聯手擊殺地一般。身為旁觀者。那名黑紗少女看到了全部地過程。

    胡列娜身上地殺氣鎖定了那持彎刀地男子。一劍震地對方身體晃動。而唐三手中發出地烏光就結束了他地生命。

    原來。之前唐三因為看到胡列娜停下脚步。距離黑紗少女已經超過了十米距離。

    偷襲者轟然倒地。胡列娜轉頭看向唐三。眼中流露出一絲异彩。唐三此時已經醒悟過來。因為自己外貌地改變。胡列娜明顯沒有認出自己。

    兩年的時間過去,胡列娜的變化並不大,兩年前,她就已經超過了二十歲,而那時候地唐三還只有十四歲。兩年過去,唐三不只是因為藍銀草改變了形貌,就連氣質也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如果說,兩年之前的唐三銳氣十足,乃魂師界新生一代的精英。那麼,兩年後的他。氣息已經完全內斂。如果他自己不說,誰也不回看出,現在的他才剛剛十七歲。

    同時。唐三的身材也變得更加高大了。再加上氣質上的改變。別說是胡列娜。就算是小舞驟然見到他,也未必能認得出來。

    “謝謝。”唐三向胡列娜點了點頭。儘管他對武魂殿充滿了敵意,但現在的他已經更知道隱藏自己,既然對方沒有認出自己,他當然不會傻到露出破綻讓胡列娜看出來。

    胡列娜看著走到唐三身邊的黑紗少女,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不得不說,她地相貌很美,一點也不比朱竹清、寧榮榮、小舞她們遜色。更多了一份她們所沒有的成熟、嫵媚。

    “你是新來的?”

    唐三點了點頭。

    胡列娜眼神微動,“這裡步步危機,還是小心一點為好。看你地樣子,似乎也不像是墮落者。”說完這句話,她又深深的注視了唐三一眼,這才向這街道另一端的黑暗中走去。

    “如果你想活下去,最好少接近這個女人。”黑紗少女的聲音在唐三耳邊響起。她的話語中。明顯包含著幾分對胡列娜的敵意。

    “為什麼呢?”唐三也很想知道胡列娜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以及在這裡地情况。對於他來說。同輩中最大的競爭對手無疑就是來自武魂殿的黃金一代三人組。

    黑紗少女道:“這個女人來到殺戮之都已經快一年的時間了。一年內,地獄殺戮場十六戰十六勝。對手全部被她虐殺。在殺戮之都,她現在的成績已經能够排入百名之內。”

    “十六勝就可以排入百名?”唐三有些好奇的道。

    黑紗少女看了唐三一眼,似乎像是在看白癡,“九五二八號先生,看您的相貌也不像是癡人。你以為地獄殺戮場中的戰鬥和外面世界的大鬥魂場一樣麼?在這裡,每一戰都是要分出生死地,哪怕是勝利者,在比賽結束之後也很可能受到偷襲。能够保持十六勝地戰績,已經相當恐怖了。準確的說,在這裡不會有人是你地朋友。每個人都可能對你心存殺機。哪怕是在你身下嬌啼呻吟的女人。”

    “受教了。”唐三淡然一笑。他隱隱已經猜出胡列娜來此的目的,很有可能是和自己一樣的。看來,這個女人還真是很有勇氣。

    “走吧,前面就是地獄殺戮場了。殺戮之都的覈心所在。”

    在黑紗少女的帶領下,唐三看到了一個特殊的建築。建築呈現為圓形,更準確的說是一個不標準的錐形。下方面積最大,越向上會隨之收窄。

    到了差不多距離地面三十米的高度,才保持同樣的直徑向上延伸,一直到五十米。

    這座地獄殺戮場的占地面積確實不小,和唐三曾經去過的索托大鬥魂場相差不多,與天鬥城的大鬥魂場相比,才要小一些。

    黑色的建築給人很壓抑的感覺,黑紗少女向唐三介紹,這座地獄殺戮場所在的位置,是整個殺戮之都的中心。可見它在殺戮之都的地位有多麼重要了。

    “在這裡戰鬥沒有規則麼?”唐三問道。

    黑紗少女道:“很簡單,進去之後,用你自己的身份牌報名。然後等待比賽開始。在等待期間,是不允許動手。每一組進入殺戮場的人是十個。不論你用什麼方法,只要最後能够活著走出來就行。每一組能够活著出來的人都只有一個。”

    十存一,果然不愧是殺戮之都。唐三繼續問道:“那如何才能獲得所謂的冠軍呢?”

    黑紗少女有些驚訝的看著唐三,“只要你能參加百場比賽,就是冠軍。不過,現在地獄殺戮場排名第一的那位,也不過參加了六十七場而已。每參加一場比賽,你的身份牌都會多一場勝利。也就可以在這裡多生活一年,可以在內城中隨意享樂。當然,你要保證自己在享樂後還能活著。”

    “我想進去看看。”

    黑紗少女道:“觀戰的資格是貢獻一杯血腥瑪麗。可以是你自己的,也可以是別人的。只要你不覺得疲倦,進去以後可以一直看。比賽是在不斷進行的。只要有人報名,凑齊十人,就可以開始一場。”

    唐三眉頭微皺,他有些想不通,為什麼這殺戮之都會對血液如此重視。

    此時,正有幾個人從外面走進殺戮場,果然像黑紗少女所說的那樣,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杯猩紅的鮮血。

    心中一動,唐三已經有了想法。大步走向那幾名準備入場者最後一人。

    那是一名光頭壯漢,**著上身,胸前紋著一個裸女。只不過因為幾條縱橫交錯的恐怖疤痕,那裸女圖案看上去不但不漂亮,反而充滿了獰惡之氣。

    “麻煩把你的血腥瑪麗給我。”擋住光頭大漢的去路,唐三向對方伸出了右手。

    光頭大漢愣了一下,看看唐三身邊的黑紗少女,眼中凶光大放。

    黑紗少女有些急切的聲音響起,“九五二八號先生,如果您主動挑釁的話,新人保護是不起作用的。”

    這句話不只是提醒了唐三,也相當於是提醒了那個光頭。獰笑聲中,不知道光頭從什麼地方變出了一柄鋸齒大砍刀,迎頭就朝唐三砍了下去。

    他的動作看上去並不快,但卻有一種泰山壓頂的感覺。那是强烈的魂力波動。

    至少五十級。這是唐三給對手的判斷。

    但他伸出的手並沒有收回。右掌上翻,做出一個托天之勢,掌心中,一股强烈的吸力牽引著對方砍刀的力量向一旁卸去。同時左脚飛快的踏前一步,拉近了自己與光頭之間的距離。

    不能使用魂技,正是唐門絕學最好的施展場所,控鶴擒龍結合玄玉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