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位已經上岸的灰衣人臂力極其恐怖,千米鐵索,哪怕只有一半,重量也是極其驚人的,更何况還帶著三個大活人,可在他手上,卻像是輕如無物一般,鐵索飛快帶著三人攀升。

    終於抵達了山頂,唐三道沒覺得怎樣,那兩名被他救下的灰衣人卻是臉色一片蒼白。

    在生死邊緣掙扎了一回,換作是誰也絕對好受不了。

    為首那名灰衣人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氣,目光盯視向依舊平靜而優雅的唐三,突然一拳向他肩頭擊來。

    唐三肩膀微微動了一下,就停了下來,也沒有去抵擋,因為他清晰的感覺到灰衣人這一拳並沒有任何惡意。

    砰的一聲輕響,拳頭落在唐三肩膀上,為首灰衣人哈哈一笑,“好兄弟,多謝了。”

    唐三苦笑著道:“大哥,下次你能不能輕點,你的拳頭很重啊!”

    灰衣人用力的拍拍唐三肩膀,“少來這套,分明是你的骨頭震的我手生疼,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練的。我叫唐龍。你這聲大哥可是沒叫錯,在咱們這一輩裏,我年紀最大。這兩個是唐天、唐玉,也都是我們直系的兄弟。這次,你可是救了他們的命。”

    唐天、唐玉二人臉上早已掛滿了感激之色,兩人向唐三點了點頭,唐天道:“兄弟,大恩不言謝。”

    唐三颯然道:“都是自家兄弟,說這些幹什麼。換過來,你們也同樣會救我。不是麼?”

    唐玉苦著一張臉道:“我們也要有那能力才行啊!聽說你是雙生武魂。剛才那個就是你主修的武魂藍銀草吧?”

    唐三點了點頭。

    唐龍笑道:“聽二姑把你誇的天花亂墜。本來我還有些不服氣,現在卻是服了。你這年紀,就能有現在地修為,真是不容易。看樣子應該突破五十級了吧。比他們兩個一點都不差。”

    唐天和唐玉對視一眼,兩人嘴上雖然沒說,但心裡卻暗道,何止是不差,之前人家可是還用魂力幫助我們前進的。

    不說別的。三人同時下墜,他卻能反應過來救人救己,這份反應力就不是一般人所能相比的。

    唐龍看看斷掉的鐵索,沒好氣的道:“這破玩意該換換了。今天真是倒楣,居然遇到一隻鳥。不過也怪我大意了,要是注意一點,提早發現的話也不會出這麼大紕漏。回去宗主肯定會罵我。”

    看著他垂頭喪氣的樣子,唐三不禁有些好笑,這看上去有些粗豪地本門兄長。到真實爽直呢。

    唐天道:“大哥,趕快回去吧。別讓宗主等急了。這鐵索斷裂的事也怪不到你。算我們倒楣就是了。宗主要是責罰,我們一起承受好了。”

    唐龍嘿嘿一笑,道:“好小子,下次有好酒,請你們喝。走吧。”

    這第五座山峰,也是進入昊天宗的最後一座山峰。隱居避世的昊天宗。就在這座山峰之上。

    雖然沒有亭臺樓閣,但放眼望去,也是一座如同城堡般的建築,建築通體灰色,看上去就像是山的一部份,幾乎佔據了整座山頂。

    和三人的關係熟悉了一些,唐三也不再向先前那樣和他們保持距離。忍不住問道:“唐龍大哥,咱們昊天宗在如此險峻的地方,所需物資怎麼運進來?也是通過那些鐵索?”

    唐龍點了點頭,道:“這本來就是宗門的一種特殊訓練方法。凡是達到十六歲地本門弟子,都要參與物資運輸。當然,平時用的保護繩可不是我們今天用的這種。那是一種帶保險扣的保護繩,就算是鐵索斷裂了,也至少可以保證人的平安。誰想到今天這麼倒楣。記得當初唐天這傢伙第一次走鐵索橋的時候,還嚇的哭了鼻子。哈哈。”

    唐天窘迫地看著唐龍,沒好氣的道:“都過去那麼多年了,你還當著唐三兄弟面提我糗事幹嘛?趕快回宗門吧,可不要讓宗主等急了。唐三心中明白,他們帶這種普通索套,並且在之前都沒有給自己使用,恐怕是為了試探自己的實力。同時苦笑,姑姑,您到底在人家面前說了什麼。讓他們對我產生這麼大的敵意。不過現在看來。這些和自己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們到是很直爽。

    四人再次起步時,關係明顯變得和諧了許多。尤其是為首的唐龍,這人明顯是直脾氣,原本擺出來的傲慢在這時候已是蕩然無存,親熱地摟著唐三的肩膀朝宗門走去。

    巨大的石質建築宛如保壘一般,正門高達五米,雖然不能和教宗殿相比,但這種全石質建築卻顯得格外敦實,正門上方,石刻的三個大字蒼勁有力,更帶著一份足以與周圍山嶽對峙的恢宏浩然,昊天宗。

    正門前,兩名同樣身穿灰衣的青年看到四人行來趕忙躬身行禮,但其中一人還是攔住唐三的去路,“請您出示本門信物。”

    “信物?”唐三愣了一下,他當然不知道這所謂的信物是什麼,不禁有些疑惑的看向唐龍。

    唐龍笑道:“就是昊天錘啊!難道還有什麼比昊天錘更能證明我們宗門直系子弟地身份麼?他們看你眼生,才要你出示的,這是規矩。給他們看看就是了。這裡只有咱們宗門直系子弟才能進入。宗門附屬和外門弟子都在外面那個村子裏。”

    說到這裡,他的情緒略微有些低落,看著唐三的目光也多了幾分什麼,確實,從外面那村子的規模就能看出,最多幾百人而已,依附昊天宗的附屬已經如此之少,可見宗門現在的處境艱難。

    唐三眼神微黯,他當然明白這兄弟幾個看自己目光變化的原因,昊天宗變成今天這樣,雖然不能說全部都是父親的責任,但父親也是責無旁貸。

    左手一翻,黑光湧動,尺長昊天錘已經出現在掌握之中。

    唐龍三兄弟從唐月華那裡已經知道唐三是雙生武魂,現在主修地並非昊天錘,到沒什麼。但那兩名守門地直系子弟就不這麼看了。他們原本以為和唐龍三人一起來,唐三實力肯定相當不多。

    可看到他那昊天錘上竟然連一個魂環都沒有。

    原本尊敬的目光頓時變地淡漠了幾分。

    魂師界,尤其是魂師宗門,實力往往代表著很多東西。儘管他們沒說什麼,但目光已經變得怪異起來。

    唐龍沒好氣的拍了其中一人一巴掌,“看什麼看,還不讓開。”

    “是。”兩名弟子這才讓開,但心中暗想,難怪以前沒見過,原來不過是個銀樣蠟槍頭,樣子倒是不錯,可惜沒什麼實力。

    進入大門,裡面首先是一個敞亮的大院子,後面才是高大的石質建築,唐龍向唐三介紹道:“宗門直系子弟上下四代人,加起來約有二百多。我們算是第三代。也佔據了最多的人數,差不多百餘人。這裡是前院,一般宗主讓大家集合的時候才用的到。後院更大,那才是咱們修煉的地方。宗門注重實戰,每個月三代、四代子弟都要在長老們的監督下進行實戰演練。從而以實力進行排名。”

    年紀略小的唐玉笑道:“老大已經連續幾年都是咱們三代首席了。他是怕你來了搶了他的位置,所以之前才給你臉色看啊!”

    唐龍哈哈一笑,用力的拍了拍唐三的肩膀,“不瞞你說,我是真有這個想法。兄弟,回頭咱們切磋切磋。”

    “我怎麼可能是大哥的對手,還是不用比了。”

    唐三何等聰明,心裡跟明鏡似的,他知道,這三代首席,肯定與今後宗主繼承有著很大關係。他對於昊天宗宗主的位置從來都沒多想過,只是希望憑藉自己的力量能够幫得上宗門。

    更何况,自己來認祖歸宗更重要的是替父親恕罪,可不是來爭強好勝的。

    唐龍臉色一變,嚴肅的道:“兄弟,這可是不能客氣的。回頭你就明白了,走,咱們趕快去見宗主。估計他們等得久了。唐玉,你去和四叔說一聲,外面鐵索橋的事可別耽誤了。”

    “好。”唐玉轉身而去,唐龍和唐天帶著唐三進入了昊天宗的主建築。

    昊天宗的建築並沒有半分奢華的感覺,但也說不上簡樸,整體最大的特點就是厚重二字。

    進入宗門主建築,也就是那座城堡一般的所在,穿過寬闊的廳堂,從內側樓梯蹬上二樓。

    路上看到不少昊天宗子弟,一律都是灰衣裝束,唐龍兄弟帶著唐三來到二樓最內側的一座拱門前停了下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