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唐龍抬手在門上拍了兩下,“宗主,我們將唐三帶來了。”

    “進來吧。”低沉渾厚的聲音從房間內響起,聽在唐三耳中,卻出奇的親切,因為這聲音和父親唐昊至少有八分相像。

    唐龍推開房門,向唐三使了個眼色,這才率先走進,唐天卻沒有跟進去,而是站在門口。

    這是一間足有百餘平米的屋子,裡面的擺設很簡單,寬闊的桌案,覆蓋了兩面牆壁的書櫃,還有兩張長條沙發。

    唐月華優雅的坐在一張沙發上,看到一襲白衣的唐三跟著唐龍進來,俏臉上的笑容頓時變的濃郁起來。

    唐三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姑姑,但他還是被桌案後那魁偉的身影吸引住了。

    身材高達兩米開外,虎背熊腰,刀削斧鑿一般的面容,花白短髮。

    同樣也是簡樸的灰衣,但他站在那裡,整個人就像是這座城堡的覈心一般。

    兩米的身高或許並不算特別高大,但如果非要讓唐三用一個詞彙來形容面前這個人,那麼,他只能想到巍峨二字。

    父親的雙眼是渾濁的,那是舊傷所致,而眼前這分明與父親有七、八分相像的男子看上去比父親還要年輕幾分,他那炯炯有神的雙眼目光如炬,一下子就盯視在了唐三身上。恢宏博大,沒有任何掩飾的狂放氣息鋪天蓋地而來,巨大的壓力一下子就籠罩在了唐三身上。

    但巧妙的是,這份壓力卻繞過了唐龍。一點也沒作用在他身上。

    唐龍實力不弱,趕忙讓過一旁臉色微變。再看唐三時,目光中不禁多了幾分焦急。

    可令唐龍驚訝地是,唐三步入房中,面對那撲面而來的壓力,神色間竟然沒有絲毫變化,雙腳隱隱形成丁字站立,腰板挺的筆直。臉上的優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尊敬。

    雙膝彎曲,唐三身上隱約可辨,能够看到一藍一白兩層淡淡的光芒浮現在皮膚表面,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向桌案後那釋放出恢宏氣息的男子拜了下去。

    “唐三參見宗主。”簡單的六個字,每一個字從他口中吐出都極為清晰,也非常連貫。

    唐龍地瞳孔有些放大了,這傢伙真的是人類麼?面對宗主如此强力的威壓。他居然還能改變自身動作跪拜,更能開口說話。

    難道,他的實力真的比我還强?可是,二姑說他才只有二十歲。

    其實,他又哪裡知道唐三此時承受的壓力有多麼恐怖。

    那巨大的壓力就像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嶽,壓迫的他無法喘息。此時看上去唐三很平靜,可實際上他自己所擁有地兩大領域已經同時開啟。

    殺神領域在內層。外層用藍銀領域遮蔽,從外界無法感受到他釋放的氣息。

    而且他的身體也已經全部繃緊。

    畢竟是經過兩大仙草以及無數經歷錘煉過的體魄,唐三此時就像是在瀑布下練錘一般承受著那巨大的壓力。

    他的每一個動作,其實都是尋找到了面前壓力中薄弱之處,通過這些動作來减少壓力對自身的壓迫。

    至於他說出地那六個字,則是用內力噴出成音。

    桌案後男子目光一斂,所有壓力瞬間消失。唐三只覺得身體周圍一空,仿佛整個人的力量都被抽幹了似的。如果不是在瀑布下練久了極其穩定的下盤,恐怕這一下他就要撲倒出醜。但他終究還是穩定住了自己的身體,上身略微的晃動了一下,卻依舊保持拜倒在地的樣子。

    “起來吧。”渾厚地聲音從那男子口中傳出。沒錯,這個人就是昊天宗當代宗主,唐昊的嫡親大哥,唐嘯。昊天宗一門雙鬥羅的另外一位。他的封號為嘯天。

    唐三沒有立刻起身,而是用力的向唐嘯叩頭三次。額頭與地面接觸,發出咚咚咚的三聲。

    唐月華眉頭一皺,趕忙上前拉起唐三,“你這是幹什麼?當初你爸爸的事也不能都由你來承擔。”不論是她還是唐嘯,自然都明白唐三這三個響頭是為了唐昊向唐嘯磕的。

    站起身的唐三垂首而立,“父債子還,天經地義。宗主,我願為父親承擔一切責任。”

    唐嘯從唐三進門之後,臉上地神色就有些陰晴不定。聽他這麼一說。唐嘯猛的一掌拍在面前的石桌上,怒喝道:“你承擔的起麼?”

    哧的一聲輕響。唐嘯面前的桌子悄無聲息的坍塌了,竟然就那麼化為了一地粉末,而偏偏並未影響到周圍的一切。無形中,他已經展現出了自己精深而恐怖的修為。

    唐龍站在一旁暗暗咋舌,那可是兩噸最堅硬地花崗岩直接雕琢而成地桌子。拍碎並不難,難的是讓其在無聲中變成粉末。

    唐嘯瞪了唐龍一眼,“你吐什麼舌頭?出去,到後山做一張桌子弄回來。弄不好不許吃飯。”

    “啊?”唐龍一臉地苦相,看著唐嘯卻又不敢反駁。

    唐嘯眼睛一瞪,“還讓我重複麼?”

    “我去,我去。”唐龍在三代弟子面前威風的很,可在唐嘯面前卻溫順的像只猫。趕忙跑了出去。

    唐三再次跪倒在地,“我不知自己是否承擔得起,但我願用這條命為宗門效力,盡自己一切能力為宗門效命。”

    唐嘯轉過身,推開身後的窗戶,右手一引,地面上的石粉竟然就那麼被牽引而起,飛逝於外面空中。

    “自己的事,竟然讓一個孩子來承擔。唐昊啊唐昊,你真的要一直逃避下去麼?”

    聽著唐嘯的話,唐三眼前不禁浮現出父親那殘肢斷臂的蕭索,“宗主,父親不是逃避。他說,他無顏面對宗門。沒有回來的權力。”

    唐嘯的聲音不可遏止的有些顫抖了,“他還好麼?”

    唐三默默的點了點頭,“父親很好,他每天都陪在母親身邊。準備以此度過餘生。”

    “陪在你母親身邊?”唐嘯猛的回過頭,唐三清晰的看到,他的眼圈已經有些發紅了。

    唐三道:“母親去世後,化身藍銀草。父親始終陪伴著她。”

    唐嘯愣了一下,深吸口氣,“或許,這是他最好的歸宿吧。”這一刻,他仿佛蒼老了許多,看著唐三的目光也漸漸的柔和下來。

    光芒一閃,唐三手中已經多了那長條黑匣,雙手將其托起,“宗主,這是父親讓我帶來的。他說,這是他唯一能够為宗門做的一點事。”

    唐嘯抬手一揮,輕鬆的做了一個隔空攝物的動作,沉重的黑匣落入他掌中仿佛輕若無物。手指輕彈,黑匣開啟,當那龐大的能量充斥在房間中,當匣子內的兩塊魂骨出現在唐嘯眼前時,他不禁臉色大變,鬚髮皆顫。

    唐三只覺得眼前一花,唐嘯就已經來到了他面前,一把抓住唐三胸前衣襟,將他拉到自己面前。唐嘯幾乎是顫聲說道:“唐昊,昊弟他,他……”

    唐月華此時也已經看到了長條黑匣中的兩塊魂骨,腦海中一片空白,呆呆的站在那裡,淚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

    “父親說,如果他不這樣做,就無法安心的陪伴母親度過餘生。父親的舊傷危機也通過斷肢解除了。當初,他將我送到姑姑那裡後,就已經做了這些。宗主,您……”

    “叫我大伯。”唐嘯怒喝一聲,震的唐三耳朵一陣發麻。

    “大伯。”這一刻,唐三的身體與唐嘯接觸著,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唐嘯情緒上的劇烈波動。雖然幾十年不見了,但他對父親的那份兄弟之情卻沒有絲毫降低。

    “大哥,二哥他……”唐月華此時已是泣不成聲,看著那兩塊魂骨,全身劇烈的顫抖著。

    啪的一聲,唐嘯合上黑匣子,同時鬆開抓住唐三前襟的手,“小三,你父親是這樣叫你吧。”

    唐三點點頭。

    唐嘯的目光漸漸變得平靜下來,“你知道麼,其實,我從來都不認為他做錯了什麼。如果阿銀選擇的是我,或許我會和他做同樣的事,甚至比他還要激烈。所以,今後不論別人怎麼說,我都不希望唐昊的事成為你的負擔。為宗門盡力,是你必須要做的,但不是因為你父親的事,而是因為,你是宗門的一份子。”

    唐三感覺到,自己胸口處仿佛哽住了什麼,低下頭,用一種特殊的深切說道:“謝謝您,大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