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剛一出門,一股潮濕的霧氣已經迎面吹來。山頂是極為濕潤的,清晨更是迷霧重重。如果是普通人的視力,最多只能看到身前五米左右。

    雖然唐三沒有受到這麼大的影響,但顯然無法修煉紫極魔瞳了。看來,如果自己在這裡長住的話,就必須要找個合適的地方修煉才行。

    空氣有些冷,只是在外面站了一會兒,唐三身上的衣服就有些濕了,令他不得不退回房間。正在他猶豫著要不要再修煉一會兒的時候,砰砰的砸門聲響起。

    “唐三,起了沒?”聲音是唐龍的。

    “起了。”唐三趕忙上前開門。只見唐龍拎著個食盒走了進來,和昨天唐甜甜送來的相比,他帶來的食盒明顯要大得多。

    “來,我們一起吃早點。”唐龍也不会,把食盒放在桌子上打開,裡面有一盤饅頭,一盆熱粥,還有幾個雞蛋和鹹菜。

    “今天你恐怕有的忙了。多吃點。”

    “多謝。”唐三也不客套,他現在這個年紀正是能吃的時候.兄弟二人大快朵頤,一會兒的工夫就將所有食物都吃了下去。

    “唐三,今天你恐怕要有麻煩了。我聽其他兄弟說,長老們對你回來的事非常重視,而且很憤怒。宗主讓我告訴你,一切小心。必要的時候,可以拒絕別人的挑戰。”

    真的能拒絕麼?如果是那樣的話,恐怕自己真的無法為宗門做什麼了。唐三心中暗歎一聲,“多謝大哥。”

    吃完早點,唐龍並沒有離去,一直等到太陽高掛。驅散霧氣,這才引領著唐三出了門。直奔昊天宗前院而去。

    昊天宗。前院。

    與昨日唐三來時的清淨完全不同,此時,院子裏集中了至少一百五十人以上。大多數人站在周圍,院子中央,宗主唐嘯與五名白髮蒼蒼地老者站在那裡。

    這五位老者看上去年紀至少都在八十開外,但卻皆是精神矍鑠,滿面紅光。其中一名老者正在表情嚴肅的和唐昊說著什麼。

    唐龍低聲道:“除了在外面採購和辦事的人以外,宗門直系子弟基本都在這裡了。中央那五位。就是宗門五位一代長老。連宗主也要讓他們幾分。論輩分,他們都是宗主的叔伯。”

    在唐龍的陪伴下,唐三來到院子之中,原本唐三預計會有的香案並沒出現,唐月華站在唐嘯背後,臉色顯得很難看。唐三和唐龍一出現,立刻就成為了矚目的焦點。

    正在這時,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唐昊家的垃圾。滾出昊天。你不配來這裡。”

    伴隨著這聲挑釁似的話語,頓時有不少宗門地年輕人響應,一時間院子裏頓時變的紛亂起來。

    唐三雙眼微眯。就在唐嘯準備出言喝止的時候,突然,一層淡淡的白光從唐三身上蔓延而出,瞬間化為無色。

    此時,正是日正當中,山頂在沒有陽光的時候無疑很冷,但也距離太陽更近,當陽光灑滿時,溫度也要比平地高上許多。毒辣的陽光照在皮膚上。甚至會出現曬傷。

    可此時,就在唐三身上蔓延的白光瞬間釋放那一刻,昊天宗子弟們卻都有種墜入冰窖般的感覺。冰冷森然的殺氣瞬間蔓延到前院每一處角落。

    紛亂地聲音就像是被利刃斬斷般嘎然而止。誰能想到,之前還一臉恬淡,優雅自若的唐三,竟然能够釋放出這猶如實質般的強橫殺氣。

    唐三目光一掃,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找到了那名搶先開口地宗門弟子,那是一名看上去和他年紀差不多的青年。憑藉著聽聲辨比特的功夫再加上他強橫的精神力,直接鎖定。

    而周圍空氣中散發的濃郁殺氣也在這一刻瞬間凝聚。全部歸攏在這一個人身上。

    散去的無色殺氣再次變成白色出現,就像是連接唐三與那名青年之間的橋樑,唐三暗藍色的眼眸中多了一層淡淡的血紅。這一刻,唐月華似乎又看到了當初那個剛來月軒時地唐三。

    那名二十出頭的青年在殺神領域凝聚在他身上那一刻,整個人頓時臉色慘變,凝重的寒意直接侵入肌膚,在他眼中,唐三似乎已經變成了嗜血的魔鬼。

    不過,他也不愧是昊天宗弟子。雖然年紀不大。但修為卻不淺。

    大喝一聲,右手黑光湧動。一柄長約一米的黑色昊天錘驟然而出,兩黃、兩紫四個魂環釋放開來,憑藉著武魂的强大氣勢,這才勉强穩定住自己動搖的心緒。

    這也就是昊天錘,換個低等些的武魂,在唐三殺神領域結合精神力的衝擊之下,恐怕已經崩潰了。

    唐嘯喝道:“唐三,在長老們面前不得放肆。”

    唐三也沒打算真地怎麼樣,白光收斂,他似乎什麼都沒做過似的重新面對唐嘯,躬身行禮,“拜見宗主,拜見各位長老。”

    五名長老自然也感受到了唐三身上釋放的強橫殺氣,臉色都不禁變了變,一名有著白色長眉的長老沉聲道:“殺神領域。”

    唐三也不掩飾,“正是。”

    另一名身材瘦長的長老冷笑一聲,“你倒是繼承了唐昊那孽障的天賦,可天賦好又如何?如果宗門再出一個唐昊,恐怕就要覆滅了。你一個三代子弟,見到我們還不下跪?”

    唐三遲疑了一下,他還是跪了下去,不僅因為面前都是自己的長輩,更因為父親對宗門的虧欠。

    “唐三願為父親恕罪,全力助宗門重振雄風。請宗主和各位長老准我認祖歸宗。”

    身材瘦長的老者怒道:“放屁,就沖你父親所作所為,你也別想回歸宗門。你是他和那個孽障魂獸所生地兒子,不過是個雜種,昊天宗雖然封閉山門,但也不會讓一個雜種歸宗。”

    “七弟,說話注意分寸,這麼多小輩們看著呢。”長眉老者皺了皺眉,有些不滿地說道。

    聽到雜種二字,唐三的表情突然變得平靜下來,依舊跪在那裡,緩緩抬頭,看向瘦長老者。

    “你說誰是雜種?”雖然他沒有釋放出殺神領域,可此時他身上所釋放出地寒意卻比之前更加冰冷。

    唐嘯並沒有封锁唐三對瘦長老者的質問,他此時也是氣得一臉鐵青之色。

    “就說你,小雜種。”瘦長老者臉上的憤怒毫不掩飾,因為激動他的身體已經有些顫抖,“如果不是唐昊那畜生連累宗門,我的長子就不會在為宗門採購的路上被武魂殿襲擊而死。”

    “夠了。老七,再不控制自己的情緒就離開這裡。”長眉老者在五大長老中顯然是地位最為尊崇的,聽那瘦長老者不依不饒、毫無風度的謾駡,也有些發怒了。

    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唐三突然面向身材瘦長老者,砰砰砰連磕三個響頭,“對不起,七長老。父親當年犯下的錯我代表他向您道歉了。但是,您真正的仇人應該是武魂殿,而不是我們父子。”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唐三的表情顯得很真誠,磕的三個頭也非常重,當他重新抬頭時,額頭上已經出現了血絲。

    要知道,以他皮膚的堅忍程度,能出現這種破損,顯然是异常用力了。而且沒有使用一絲魂力進行保護。

    瘦長老者冷笑道:“這樣就能彌補我喪子之痛麼?受到唐昊事件影響的不是我一個人,是整個宗門。如果他知道自己的錯,就應該回來自裁以謝宗門。”

    唐三站了起來,似乎並沒有聽到這位七長老的話,他原本真誠的目光驟然變得淩厲起來,“雖然我認為當初宗門之事不能全怪父親,但父親也畢竟有錯,牽連宗門。所以我像您賠禮。但是,您之前話語辱及先母,我卻必須要討回一個公道。七長老,我向您挑戰,雖死無怨。”

    幾句話說的斬釘截鐵,雖然他相貌英俊、氣質優雅,可在這一刻昊天宗的每個人卻都從唐三身上感受到了那強勢的彪悍之氣。

    身材瘦長的七長老愣了一下,“你要向我挑戰?”

    唐三肯定的道:“是的。請七長老指教。”

    “哈哈哈哈。”七長老放聲大笑起來,狂放的笑聲帶著渾厚的魂力似乎令整個昊天宗都在為之顫抖。“你一個小輩,也配向我挑戰。要是唐昊說這話還差不多。”

    一旁的唐月華心中暗自腹誹,要是二哥在這裡,你敢應戰?不過他看身邊的唐嘯始終不開口,任由唐三自行處理,自然也不回多說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