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乙的屍體從一名身穿黑衣的人手中滑落,黑衣人顯然有些不知所措,此時,在他身後,無數黑衣人已經如同潮水般湧了過來。

    “怎麼回事?”一個蒼老的聲音憤怒的問道:“剛才那火焰是什麼?”

    “長老,可能是訊號。我們現在……”

    “此時不動手,七寶琉璃宗只會準備的更充分,你這個笨蛋,你知不知道這樣會讓我們損失增大許多。强攻。”

    伴隨著那蒼老聲音一聲令下,無數黑影宛如潮水般奔湧而出,直奔七寶琉璃宗城堡而去,而此時,接到了報警信號的七寶琉璃宗城堡已是光明大放。師、弗蘭德和夥伴們,獨自上路離去。

    戴沐白、朱竹清和寧榮榮决定再多留兩天,畢竟,他們好不容易才能聚首一次。他們並沒有挽留唐三,唐三急於見到小舞的心情他們能够理解。

    出了天鬥城後,唐三簡單的辨別了一下方向,就朝著星斗大森林疾馳而去。在他心中,此時已經沒有什麼比見到小舞更加重要了。五年了,小舞,你還好麼?你可一定要平安啊!

    史萊克學院。

    戴沐白、朱竹清、馬紅俊和寧榮榮正聚集在大師身邊,將自己現時所獲得的魂技以及修煉情况各自詳細的講述著。在理論上,大師的指導對他們來說極為重要。不同階段地魂師,修煉方向都會有所不同。囙此。有了大師指點,他們也能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少走許多彎路。

    聽完四人的講述,大師剛準備開始給他們逐一進行理論教導,卻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大師。出事了。”

    門開,跑進來地是糖豆魂師邵鑫,他也算是史萊克學院的元老了。是現在學院食物系魂師教學系主任。

    “邵老師。發生了什麼事?”大師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在他地印象中。這位邵老師可一向都是很沉穩的。必定有大事發生才會讓他如此慌張。

    邵鑫看了一眼旁邊地寧榮榮,“一起到院長室吧。寧宗主來了。”

    “哦?”大師心中一驚。旁邊的寧榮榮更是一臉不解,父親怎麼會突然來到學院呢?難道是因為自己?

    很快,眾人跟隨著邵鑫來到了弗蘭德的院長室。

    當寧榮榮看到父親時,不禁大吃一驚。

    沒錯。寧風致是來了,同來的還有骨鬥羅古榕。但是。這兩位七寶琉璃宗的巔峰強者看上去竟然十分狼狽。

    寧風致地臉色蒼白,額頭上甚至在冒著虛汗,身上的衣服有些淩亂。這對於一向注重儀錶地他來說簡直是不可能出現的情况。

    古榕看上去更是狼狽幾分,臉色同樣蒼白,右臂軟軟下垂在身邊,不時的咳嗽兩聲,胸前就會隨之劇烈起伏幾下。

    “爸爸、古爺爺,你們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寧榮榮撲到父親面前,緊張的握住雙手,當她感受到父親似乎只是魂力透支。並未受到重創。心才稍微放鬆一些。

    寧風致的臉色很難看,難看到了極點。他口中說出的話更是石破天驚。

    “七寶琉璃宗毀了。”簡單的七個字。卻將後進門的眾人震撼的呆滯了。

    七寶琉璃宗毀了?那可是當今天下最强大的宗門之一啊!同樣出身於七大宗門中地大師對七寶琉璃宗瞭解最深,別地不說,七寶琉璃宗本身擁有兩位封號鬥羅,而且都是封號鬥羅中極其强大的存在。不論是面前地骨鬥羅,還是那位號稱攻擊第一的劍鬥羅,都是極其強悍的存在。何况還有寧風致這位宗主在。有了他的增幅,兩位封號鬥羅的實力幾乎能够翻一倍,雖然只是兩人,但卻足以當作四名封號鬥羅來用。

    而七寶琉璃宗多年積蓄的勢力體系更是龐大,先不說他們與天鬥帝國之間的關係,單是依附於七寶琉璃宗的外姓魂師,數量就超過三千。再加上擁有七寶琉璃塔武魂的直系子弟數百人以及他們自身培養的魂師。總數量多達五千之眾。

    在魂師界,這絕對是一支極其恐怖的勢力了。論人數,其他六大宗門遠遠無法望其項背。

    如果說出這句話的是別人,大師他們只會噗之以鼻,可這話卻是從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口中說出的,顯然不是在開玩笑。

    弗蘭德遞上一杯熱茶,“寧宗主,您先緩口氣,到底是怎麼回事?”

    寧風致一來,他就看出不對,讓邵鑫趕忙去叫來大師和寧榮榮他們。此時才來得及詢問。現在史萊克學院與七寶琉璃宗都可以算是天鬥帝國皇室一方的,當然,史萊克學院的地位還遠遠無法和七寶琉璃宗相比。但處於同一陣營,弗蘭德自然極為關心七寶琉璃宗的情况。

    寧風致強壓怒火,深深的吸了幾口氣,這才說道:“昨晚,七寶琉璃宗遇到了敵襲。對方這個時機抓的太好了。正好是宗門內四成弟子都在外辦事,內部空虛的時候。幸好,在他們進攻之前被巡邏弟子發現,及時示警。讓我們有了短時間的準備。戰鬥持續了整整兩個時辰。七寶琉璃宗損失慘重。超過三分之二的弟子殞命。而且,這個傷亡數位還在不斷上升,外出的弟子不斷傳來噩耗。”

    寧榮榮聽父親這麼一說,心已經亂了,“爸爸,怎麼會這樣?究竟是哪方勢力有這麼大的能力?其他宗門也不可能啊!”

    大師沉聲道:“是他們動手了?”

    寧風致沉痛的點了點頭:“在整個大陸,除了他們以外,還有誰能擁有如此龐大的勢力。這一次。他們是勢在必得。沒想到,武魂殿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經過了一晚奮戰,我們才勉强將他們擊退,這還要多謝當初唐三提供給我們地那批暗器。宗門直系弟子憑藉著這些暗器才有部分人保住了性命,但外宗弟子還是損失慘重。尤其是有部分外宗弟子突然反水,才致使城堡被破。我馬上要去面見陛下。此來,是專門提醒大師的。他們既然對我們七寶琉璃宗動手了。那麼,你們藍電霸王龍家族,恐怕也……”

    聽了這句話,大師驟然一驚,整個人就像是遇到危險的猫。寒毛乍起。“不好。”

    寧風致沉聲道:“趕快通知貴宗吧。或許,還來得及。這次。他們調集的不只是本身所屬魂師,還有下四宗地人。昨天晚上前來襲擊的,足有四名封號鬥羅。否則,我們也不至於損失如此之大。是劍叔拼著重傷,重創對手三人,這才將對方逼退。但七寶琉璃宗宗門肯定是抱不住了。如果我猜得不錯,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捲土重來。既然動手了,他們就絕不會給我們緩過來的機會。所以,我决定將宗門遷入天鬥城。托庇於帝國。這樣才能暫時生存下來。”

    說到這裡。他緩緩站起身,“弗蘭德院長。大師,我們要先走了。榮榮,你就暫時留在學院吧。這裡安全。等事情告一段落我在來接你。”

    寧風致地眼圈微微有些發紅,“兩千宗門弟子啊!整整兩千宗門弟子化為了屍體。武魂殿,我與你勢不兩立。”

    寧榮榮呆住了,此時她也明白,或許父親昨天晚上無法確定是誰動的手,但是,除了武魂殿,又有誰能擁有一夜毀滅七寶琉璃宗地能力呢?如果不是及時發現,恐怕宗門已經沒有一個活人了。

    看著寧風致孤寂走出弗蘭德辦公室的背影,氣氛頓時變的極為凝重。

    當今魂師界,七大宗門,有四個在天鬥帝國,分別是昊天宗、七寶琉璃宗、藍電霸王龍家族這上三門,再加上一個下四宗的象甲宗。另外三個宗門則在星羅帝國。

    正像寧風致所說的那樣,下四宗早已完全控制在武魂殿手中。再加上武魂殿本身掌握地實力,在整個大陸上,至少超過七成的魂師與武魂殿有密切關係。也只有他們,才擁有毀滅七寶琉璃宗地力量。

    七寶琉璃宗遇襲,這是一個極為明確的訊號,武魂殿要動手了。他們不滿於現在大陸的形勢,要進一步增強武魂殿的地位。

    可是,就算明知道是武魂殿動的手,沒有證據,誰又能置疑它們?以武魂殿現在所掌握的絕大多數魂師,就算是兩大帝國也絕不敢輕舉妄動。魂師以一敵百絕非虛言。數萬魂師掌握在手中,武魂殿確實有與兩大帝國抗爭的實力。

    弗蘭德親自將寧風致送出學院,大師已經去找到柳二龍立刻離開學院返回藍電霸王龍家族去了。儘管兩人算是脫離家族,可到了這種時候,誰還顧得了這些呢?

    戴沐白與朱竹清沒有在留下來,突然出現的大變,他們也急於回到自己的國家,只有在星羅帝國,他們才能利用手中的資源將事情查清。

    武魂殿究竟要幹什麼?這是每個人心中地疑問。

    三天后,噩耗傳來。

    藍電霸王龍家族滿門一千八百餘人自宗主之下全部陣亡。惟有少數在外地宗門子弟得以倖免。

    數日之內,原本七大宗門中排名前列的上三門之二就這樣一滅一重創。頓時在魂師界掀起了軒然大波。一時間,魂師人人自危。

    武魂殿下嚴令緝查兇手。可明眼人都看得出,上三宗兩門被滅,與武魂殿肯定脫不了關係。

    教宗比比東放下手中香茗,靜靜地聽著面前的下屬紅衣主教彙報。

    “與七寶琉璃宗一戰,共派出魂師一萬名,包括下四宗門人千名。擊潰七寶琉璃堡防禦。重創七寶琉璃宗,至少有超過兩千名七寶琉璃宗內外宗弟子陣亡。但寧風致與劍鬥羅、骨鬥羅的實力超出我們預料。雖然群起攻之,但終究還是被他們擋了下來。我方同樣損失慘重。至少有四千人在那一戰中殞命,傷者數位也在三千以上。由於當時四比特長老中三比特受到不同程度的重創。不得不暫時撤退。”

    砰,比比東手中茶杯瞬間化為齏粉。

    “混蛋。去了一萬人,還是偷襲。損失卻是對方地一倍。七寶琉璃宗,真的就那麼强麼?”

    武魂殿所屬一時間噤若寒蟬。誰也不敢吭聲,再觸怒這憤怒中的教宗陛下。

    “繼續彙報。”

    “是。”紅衣主教的聲音有些顫抖,但也帶著幾分興奮。“出動八千人奇襲藍電霸王龍家族,進攻之前未被對方發現。藍電霸王龍家族被徹底抹殺,沒有一個活人逃脫。我方損失三千人。其中。九長老與對方宗主同歸於盡。遺骨已經運回。”

    比比東緩緩站起身,在大殿內踱步。眼中光芒連閃。“好,好一個上三門。七寶琉璃宗與藍電霸王龍家族不愧是老牌宗門,竟然讓我損失了超過七千人。真是很强大啊!”

    胡列娜一直站在比比東背後,自從被確立為武魂殿聖女之後,她就跟隨著比比東處理各種武魂殿事務。此時,也只有她這教宗地心愛弟子敢開口說話。

    “老師,您別生氣,有所得必定會有所失。上三門兩門毀滅,昊天宗不知去向。我們的眼中釘也算是拔除了。現時看雖然損失不小。但這樣一來,也足以對兩大帝國產生强力的震懾作用。相比他們不敢輕舉妄動。等我們繼續積蓄力量。按照原計畫進行下去。那麼。兩大帝國必然會被我們所滲透。只是,要小心他們狗急跳牆才是。”

    看著自己這名得意弟子。比比東地臉色才緩和了幾分,“菊鬥羅和鬼鬥羅也去了這麼久了。音訊如何?”

    紅衣主教戰戰兢兢的道:“還沒有收到消息。星斗大森林是大陸最大地魂獸森林,想必兩位大人需要一定的時間進行蒐索。”

    比比東點了點頭,道:“命令,天鬥城武魂聖殿盡可能收斂一些,不要輕舉妄動。隨時監視天鬥帝國和七寶琉璃宗殘餘者動向,有情况第一時間回報。獵魂暫時告一段落,下麵,該開始我們的滲透計畫了。一切按照原計畫進行。”

    “是”

    在這位鐵血教宗的簡單幾句話中,整個鬥羅大陸魂師界正面臨一次涉及每一個區域的重新洗牌。

    啪,雪夜大帝憤怒地險些將自己的椅背拍碎,“太明目張膽了,太明目張膽了。武魂殿要幹什麼?難道他們想要統治整個大陸麼?真當我天鬥帝國不敢與之宣戰?”

    藍電霸王龍家族一直沒表示過支持帝國,但七寶琉璃宗卻是他要大力依仗地。此時兩大宗門在幾天內被毀,引得魂師界人人自危,不少自由魂師都選擇了加入武魂殿。儘管兩大宗門也給武魂殿造成了極大的損失,可是,他們卻依舊擁有著極其雄厚的實力。

    此時,在這座寢殿之中,只有少數幾人。太子雪清河,寧風致,大師,還有幾名帝國重臣。

    大師和寧風致的臉色都極為陰沉,那天,當大師和柳二龍趕回宗門的時候,看到的是血流成河。

    多年沒有返回宗門,再次回去,卻已與親人們天上人永隔。這樣的打擊令柳二龍直接陷入昏迷,至今仍然重病臥床。大師雖然堅強一些,但宗門的慘像卻令他險些瘋掉。

    與七寶琉璃宗相比,藍電霸王龍家族還要淒慘的多,不僅是滿門被滅,同時還被洗劫一空。當今家族族長,也是宗門宗主,大師的親生父親,屍體都是殘缺不全地。隨身三塊魂骨被敵人硬生生地從身上剝離。

    儘管天鬥帝國第一時間派去了軍隊幫助,但掩埋屍體也足足用了三天的時間。當所有屍體掩埋完畢那一天。大師站在父親墳前發誓,不滅武魂殿。誓不為人。

    七寶琉璃宗和藍電霸王龍家族相比還算是幸運地,但是,劍鬥羅最重要地右臂卻徹底被毀去,實力大損。兩千宗門弟子陣亡。更是令宗門元氣大傷。幸好,七寶琉璃宗的財富及時運到了天鬥城,所有殘餘人員也撤入這座帝國首都。才得以保全。

    “父皇息怒,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想出應對之法。現時武魂殿控制的不只是大部分魂師。帝國境內地幾座王國和公國也大都在他們控制之中。您可不能衝動啊!”說話的是太子雪清河,他看得出,自己的父皇已經要忍耐不住了。

    雪夜大帝怒道:“我怎麼能不衝動。寧宗主一心為帝國,卻險些被武魂殿所殺。如果我不能有所行動,怎麼對得起寧宗主死去地族人?還有大師。藍電霸王龍家族被滅了滿門。沒想到,武魂殿居然殘忍至此。”

    大師終於開口了。此時的他,面龐比以前更加僵硬。一直以來,他都受到家族詬病,與柳二龍地事更是受到家族重重阻隔。可是,他畢竟是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一份子。家族被滅,大師心中所承受的痛苦比之寧風致有過之而無不及。

    “陛下,您現在要保持冷靜,繼續隱忍,才是對我們最大的幫助。”儘管萬分不願,但大師還是說出了這樣一句話。因為他知道。現在。還遠遠不是與武魂殿攤牌的時候。

    “為什麼?朕有百萬雄師,難道還怕他不成?”雪夜大帝看上去確實有些衝動。

    大師搖了搖頭。“不是怕。而是不能。陛下,您應該明白魂師在戰鬥中所能起到地作用。這次,本門被滅,七寶琉璃宗重創,足以證明,以前我們還是低估了武魂殿的實力。在武魂殿手中,至少掌握了超過三萬名不同等級地魂師。這次行動,教宗應該沒有親自參與。”

    “雖然武魂殿損失不小,但是,他們手中至少還掌握了兩萬名强大的魂師。而封號鬥羅級別的强者,我們可以暫時估算為十名。這樣的實力,如果與您的百萬雄師正面交戰,或許不敵。但您不要忘記,武魂殿還有護殿騎士團,還有那些王國的支持。如果這些魂師夾雜在那些小國的軍隊之中。結果不堪設想。單憑我們的力量,是不足以與武魂殿對抗的。歸根結底,我們所掌握的魂師力量還是太少了。更沒有足够地領軍人物。所以,我們必須要忍。”

    最後一個忍字,大師故意放大了聲音,從這簡單地一個字中,在場每個人都聽到了濃重的血腥味兒。

    “那您有什麼建議?”雪夜大帝聽著大師地話,情緒也穩定了幾分,他之所以表現的那樣激憤,多少也有幾分表現的意味,大師和寧風致都是他倚重之人,同仇敵愾更能將他們拴在同一根繩上。

    當然,武魂殿的突然發難,也令雪夜大帝和整個天鬥帝國措手不及。表面上,沒人能指責武魂殿什麼,但雪夜大帝已經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機。武魂殿對付上三宗,今後的目標無疑就是兩大帝國。如果不提早準備,或許兩大宗門的下場就是帝國的結局。儘管天鬥帝國與星羅帝國都掌握著數以百萬計的龐大軍隊,可是,在真正强大的魂師面前,軍隊是沒有任何作用的。雪夜大帝這幾天將皇宮的防衛等級大幅度提升,就是怕武魂殿派遣强者暗殺。

    大師雙目有些充血,但他仍舊盡可能的讓自己保持著冷靜的心態,“想要對付武魂殿,僅僅憑藉帝國現在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我們必須要聯合,聯合所有與武魂殿相對的勢力,逐漸蠶食他們,發展自己。毀滅武魂殿絕非一朝一夕之事,陛下最好做出長久打算。”

    雪夜大帝微微一愣,“大師,你的意思是要與星羅帝國聯手麼?但是,您也知道,我們天鬥與他們星羅之間的衝突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積怨久已,不是能輕易化解的。”

    寧風致開口了,“陛下,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武魂殿毀滅兩大宗門。星羅帝國那邊肯定也收到了消息。我就不信,他們得到消息之後會不感到恐懼。合作是必然地。而且,大師的意思不只是要與武魂殿合作。我們還缺少强者,必須要盡可能的招攬自由魂師加入我們的陣營。才能逐漸扭轉不利地局面。”

    大師沉聲道:“如果我猜的不錯,用不了多久,武魂殿就會有所行動了。他們先後攻擊七寶琉璃宗與我藍電霸王龍家族。無非就是要進一步鞏固自己在魂師界的地位,增强影響力和對魂師世界地控制。我們也必須要行動起來。”

    雪夜大帝道:“兩位的意思我明白了。但如何招攬魂師。兩位有沒有什麼建議?”

    大師眼中流露出幾分深切地悲傷,“宗門被毀,我心已亂,還請陛下原諒。無法幫您更多的出謀劃策。但請您放心,我會盡可能的訓練我方魂師。讓他們能够儘早投入到戰鬥之中。”

    雪夜大帝想了想,道:“此事事不宜遲。我們儘快商議出一個結果來。”

    由於武魂殿的行動,整個天鬥帝國已經在短時間內行動起來,外松內緊,至於帝國將採取怎樣策略來面對武魂殿帶來的危機,就只有高層們才知道了。正像大師和寧風致他們判斷地那樣,星羅帝國也已開始悄然行動。

    與此同時,武魂殿對外發表聲明,表示強烈譴責毀滅兩大宗門的兇手。但同時也提出,七大宗門地存在年代久遠,現在昊天宗避世。七寶琉璃宗與藍電霸王龍家族被毀。建議七大宗門重新排序。以武力來排序。給現有各宗門一年的準備時間。一年後,所有大陸宗門都可以報名參加七大宗門爭霸大賽。確立新七大宗門,並按照實力進行排序。

    這個消息一傳出,在魂師界頓時引起一片軒然大波。誰都知道七大宗門意味著什麼,如果能排名其中,對於魂師的招收以及各方面利益都有著巨大的好處,誰不希望能夠獲得這個排名呢?準備的時間只有一年,兩大帝國幾乎超過百分之八十的宗門都行動起來。

    至於武魂殿發表這個聲明代表的意義是什麼,就只有他們自己才最清楚了。

    而對於這一切,前往星斗大森林中的唐三卻是絲毫不知。

    星斗大森林。

    看著面前鬱鬱蔥蔥、綠意盎然的廣袤森林,唐三不禁心情大好。呼吸著清新的空氣,他地心卻早已經飛到了小舞身邊。

    五年了,他心中那道靚麗地身影從未模糊過,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清晰。就像寧榮榮寄情於修煉中一樣,唐三也只有在最艱苦地修煉時才能暫時不去思念那心目中的人兒。

    小舞,五年了,你還好麼?我終於能來找你了。

    帶著激動、興奮還有幾分忐忑的心情,唐三終於跨步進入了星斗大森林之中。

    一步踏入森林,仿佛進入了另一個世界。通過强大的精神力感應,唐三能够清晰的發現周圍一些實力弱小的魂獸。他當然不會去隨便的殺戮,依附於昊天錘上的殺神領域開啟。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半徑三十米釋放。

    冰冷的殺氣驚嚇的那些大多是十年或是萬年級別的魂獸四散奔逃,自然也不可能給唐三造成任何麻煩了。

    唐三已經不是以往的吳下阿蒙,現在的他,已經完全擁有了在星斗大森林中生存的實力。哪怕是遇到超强魂獸,憑藉著兩大領域以及藍銀皇右腿骨的飛行能力,逃脫還是可以的。

    但是,他在森林中並沒有選擇飛行的管道前進,並不是因為飛行會消耗他大量的魂力,相反,藍銀皇右腿骨本身的強悍能够令他在飛行中的消耗幾乎忽略不計。但是,唐三和大師學習了那麼多年,他很清楚,在這片廣袤的魂獸大森林中有著無數强大的魂獸,如果自己在上方飛行,無疑會成為眾矢之的。那可就危險了。他還沒有强大到能够不懼怕大量魂獸圍殺的程度。

    星斗大森林,無論是地理環境還是所處位置和面積,都是最適合魂獸生長、修煉的地方,正似乎因為如此,在星斗大森林之中的魂獸,不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都相當高。

    當初唐三曾經來到這裡的時候,史萊克學院的老師們不敢帶領他們深入其中,唯恐遇到麻煩。就是這樣,他們還碰上了泰坦巨猿那樣的超級魂獸以及後來被唐三裂殺,並提供給了他外附魂骨八蛛矛的百年人面魔蛛。由此可見,這是一個危機與利益共存的地方。

    唐三當然不知道小舞在這篇大森林的什麼地方,他總不能找遍星斗大森林的每一個角落,那根本是不現實的。囙此,他只能根據老師的教導去尋覓。

    大師曾經說過,一般來說,在魂獸森林之中,越是强大的魂獸,就會居住在森林越靠近中心的位置。所以,他前來尋找小舞,就必須要到森林最內部去尋覓。對於唐三來說,有可能遇到的危險與見到小舞的迫切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由於不需要尋找,只是筆直向內部行進,所以唐三並沒有耽誤任何時間,在這裡,他也不必擔心迷路。森林中的藍銀草就是他最好的嚮導,只需要釋放出藍銀領域與藍銀草溝通,自然能够找到最正確的路線。如果不是星斗大森林的面積太大,他無法與所有藍銀草都聯系上的話,單是通過藍銀草傳來的資訊他也能找到小舞的存在。

    就這樣,唐三以極快的速度在星斗大森林內走了整整一天。

    夜幕降臨,唐三找了一處地勢相對高一些的地方停了下來,一天的奔波他也有些疲倦了。

    藍銀領域開啟,伴隨著一圈淡藍色的光暈從他體內蔓延而出,很快,周圍的藍銀草都釋放出興奮而歡快的情緒。奇异的景象出現了。唐三身體周圍的藍銀草突然快速生長起來,很快就生長到了三米高度,粗大的草葉開始彼此糾纏、凝結,通過彼此之間的聯系為他們的帝王構建出了一座堅實的房屋。

    在大陸隨處可見藍銀草的情况下,藍銀領域或許並不是最强大的領域,但絕對是最為實用的領域。這是任何其他領域都無法比擬的。

    正在唐三準備吃點隨身攜帶的乾糧後就休息時,突然他從藍銀草傳遞給自己的資訊中感受到了一種特殊的氣息。

    那是一種以前他從未感受到的陌生感覺。普通的藍銀草只有最低智慧,只能通過情緒令唐三感受到它們的變化。這一次也不例外,只不過,唐三感受到的情緒卻是一種緊張和抗拒的。

    當然,這種情緒不會是抗拒他這位藍銀帝皇。能讓藍銀草產生這種緊張情緒,甚至有些恐懼感覺的,究竟是什麼呢?

    强大的魂獸麼?不,應該不是。星斗大森林畢竟是魂獸森林,這裡的魂獸已經生活了成千上萬年,藍銀草自然也早已經習慣了它們的存在,能讓藍銀草感到緊張抗拒的,必然是一種陌生的事物,或者是,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