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邪月雖然帶著唐三,但達到六十級以上的魂師,身體已經相當強悍,並沒有降低他的速度。而唐三也倚靠在他身上,快速的恢復著自己的精神力。身在到處都是藍銀草的環境之中,雖然之前精神力受到了重創,但恢復速度卻是極其驚人的。在藍銀領域只作用於自身的情况下,肉眼難辨的藍銀草能量不斷湧入體內,彌補著他的消耗。當然,表面看上去,他還是那麼虛弱。

    感覺漸漸靠近自己先前精神力探查的位置,唐三的心再次緊張起來。儘管之前那兩個氣息如此强大,但武魂殿派出的這些人實力也相當不弱。那兩個强大的氣息真的能保護小舞麼?

    “歡迎來到星斗大森林。”突然,一個溫柔的聲音從前方傳來,令走在最前面的鬼鬥羅快速停下脚步。

    聽到這個聲音,哪怕是在一直掩飾自己,唐三的身體也不禁震顫了一下。五年了,五年過去了,他終於又聽到這個動人的聲音了。不是小舞,又是誰呢?

    菊鬥羅身形一閃,已經來到了鬼鬥羅身邊,兩人對視一眼,菊鬥羅向身後的武魂殿高手們打了個手勢,二十名魂聖組成的陣型立刻改變,陣型緊縮,化為圓形,將黃金一代三人和唐三圍在中央。同時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十名魂聖同時釋放武魂的場面絕對是驚人的,刹那間,以他們為中心,方圓百米之內的空氣劇烈的扭曲起來。一個又一個炫麗地魂環出現在他們身上。

    黃金一代三人的武魂也同時釋放,邪月一隻手扶著唐三,月刃已經出現在另一隻手上。每個人都充滿警惕的看著前方。

    “你們不是找了我很久麼?現在找到了,為什麼又不敢過來?”溫柔的聲音再次想起,在那聲音之中的恬靜令武魂殿眾高手都有種怪異的感覺。

    菊鬥羅向鬼鬥羅點了下頭,兩人率先向前邁進,好不容易找到了目標,就算前方真的有陷阱,他們也必須要踩進去。錯過這次機會,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這只狡猾的兔子了。

    穿過一片茂密的樹林。前方視線豁然開朗,來自武魂殿的每一個人瞳孔幾乎同時收縮,因為。呈現在他們面前地,是一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美麗畫面。

    清澈的小湖令空氣變得更加濕潤。湖面上倒映著周圍一株株參天大樹,陽光普照,令所有地一切都在水面的反射下變得晶瑩剔透。

    在這幅動人地畫面一側,一個極其高大的身影靜靜的蹲在那裡,那是如同一座山嶽般的存在。全身黝黑的毛髮在微弱地陽光照耀下閃爍著淡淡光彩,儘管它是四肢著地。但肩膀的高度也絕對超過了七米。如果直立而起,恐怕高度會在十五米開外。

    外表看去,這是一隻又像猿猴又像是黑猩猩地存在,除了一雙像燈籠般大小的眼睛閃爍著黃晶般的光澤以外通體漆黑。

    這個大傢伙的身體實在太雄壯了,雄壯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它不但身體龐大,而且身體的每一處都佈滿了比花崗岩還要恐怖的强健肌肉,凸起的宛如小山包一般。整個身體就像是力與美的結合。

    如果說它是陽剛的代表,那麼,在他肩頭上出現地。卻是一個柔美到極致地身影。

    白色連衣長裙覆蓋到腳面。宛如精靈般精緻的容顏無法找到半分瑕疵,披散開來地黑髮一直從背後垂到那頭巨猿的肩頭。如果從後面看。就像是遮蓋了她身體的黑色瀑布一般。

    每一根髮絲看上去都是那樣的柔順,整個人就像是鐘靈天下之秀,她的美不只是發自自身,也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這一刻,哪怕是自認絕色的胡列娜,都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唐三的眼睛早已睜開,此時此刻,他的眼神已經癡了。

    五年過去,小舞更美了,她長高了少許,也豐滿了少許,身上的那份青澀已經完全化為了絕美的代言。一雙柔光閃爍的大眼睛俯視著湖對面的武魂殿一行人,仿佛周圍的一切都是以她為中心,現在的她,就像是已經化身為森林女神一般,靜靜的站在那無比雄壯的泰坦巨猿肩頭。

    大部分武魂殿高手的目光都凝聚在小舞身上,但兩位封號鬥羅卻死死的盯視著小舞脚下的泰坦巨猿。泰坦巨猿本身並未釋放出如何具有壓迫力的氣息,可它只是蹲在那裡,就給人一種如同山嶽般厚重的感覺。

    直到現在他們才明白為什麼附近沒有强大的魂獸出現,那是因為,這裡正是森林之王的地盤啊!普通魂獸,誰敢進入森林之王的領域內找死呢?

    小舞平靜的目光中沒有泛起一絲漣漪,靜靜的看著兩名封號鬥羅,“你們也找了我很久了,那麼,今天就在這裡了斷吧。”

    話音一落,在她脚下的泰坦巨猿那雙黃晶般的眼眸驟然亮了起來,哪怕是在白晝之中,也如同兩顆太陽一般,山嶽般巍峨的氣息磅礴釋放,在它面前的湖水已經開始泛起一層層漣漪。

    鬼鬥羅與菊鬥羅怎麼也想不到在這裡會遇到强如泰坦巨猿這樣的恐怖魂獸。他們當然知道,如果能够獵殺泰坦巨猿,所獲得的好處一點也不會比那進入化形幼生期的十萬年魂獸小舞差。可是,泰坦巨猿是怎樣的存在?魂獸之王。哪怕是同等級魂獸在它面前也只能顫慄著膜拜。

    泰坦巨猿在魂獸中的地位比龍、鳳這類武魂在所有武魂中的地位還要高。在他們的印象中,只聽說過有一個人曾經擊敗過泰坦巨猿,而那個人就是擊殺武魂殿上任教宗的昊天鬥羅唐昊。

    “吼”泰坦巨猿龐大的身體直立而起,宛如泰山壓頂一般地氣息在他面前的湖面上掀起一片巨浪。小舞依舊站在它肩膀上。滿頭黑髮因為周圍氣流的變化而飄揚。但她臉上的神色卻依舊是那麼恬淡自若。

    曾經與唐三在一起的日子讓她有了人類的烟火氣息,五年了,森林中的寧謐又令她恢復了以前的恬靜。似乎眼前這些强大的敵人與自己無關似的。

    鬼鬥羅和菊鬥羅同時釋放出了自己地武魂,兩人各自九個魂環爆發而出,這才頂住泰坦巨猿身上釋放的氣勢。鬼鬥羅沉聲道:“菊花關,你擋住這大傢伙一會兒,我先抓了那只兔子再說。一旦成功,立刻遠遁。”

    兩人配合多年,菊鬥羅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手中奇茸通天菊迎風一抖。急速放大,身上第七魂環也隨之亮了起來,面對强大地泰坦巨猿。他一上來就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真身。

    鬼鬥羅大喝一聲,“其他人原地不動。”聲音喝出。他已經騰身而起,全身完全虛幻,就連身體周圍地九個魂環也已經看不清楚。

    快速膨脹到五米長的巨大金色菊花在鬼鬥羅脚下掃過,鬼魅化為一道幻影直奔對面射去,菊鬥羅月關也沒閑著。同樣騰起,踏波前行。飛快的追著鬼鬥羅朝對岸沖去,兩人一上一下,鬼鬥羅雖快,但菊鬥羅在前進中手中那巨大的菊花也已經搶先飛出,金色的花朵在空中依舊增幅放大,每一片金色地花瓣看上去都是那麼的炫麗。

    月關與那拋飛而出地巨大奇茸通天菊就像是有什麼東西連接在一起似的,牽引著他的身體速度之快在短時間內竟然不遜於化身鬼影的鬼鬥羅。

    泰坦巨猿二明眼中流露出一絲不屑,面對兩名封號鬥羅的衝鋒,他肩頭一抖,原本站在其上的小舞飛騰而起。朝著它身後落去。就在小舞離開的一瞬間。它也動了起來。

    森林之王就是森林之王,瞬間爆發出與自己身體完全不成比例的速度。直奔空中的鬼鬥羅撞去。而對於那飛向自己的奇茸通天菊以及菊鬥羅本人根本是置之不理。

    鬼魅清晰地感覺到,當泰坦巨猿撲向自己時,周圍地一切都變得凝重起來,自己的身體仿佛灌了鉛一般沉重,原本如同浮光掠影般地速度驟然下降。眼前的一切也似乎在輕微扭曲。

    領域,這是領域的力量。鬼鬥羅立刻辨認出這並非技能。他猜測的十分正確,作為森林之王,重力控制領域就是泰坦巨猿所掌握的能力之一。在無數種魂獸之中,真正能掌握領域之力的魂獸絕不超過十種,而在這十種魂獸裏能够修煉出領域的更是少之又少。鬼鬥羅無疑是中了頭彩。

    泰坦巨猿的重力控制領域與普通的重力技能不同,在這領域之中,它能够隨意控制任何一處的重力變化,不一定是增大,也有可能是急劇减小。

    鬼鬥羅身為敏攻系封號鬥羅,最擅長的就是速度,可是,當重力控制領域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最擅長的速度頓時被完全抵消。

    泰坦巨猿絕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樣憨直,他的重力控制領域知識集中在鬼鬥羅一個人身上,一瞬間就將鬼鬥羅身體周圍的重力增强了十倍。幻影變得清晰,鬼鬥羅的容貌少有的出現。

    那是一張陰沉的中年人面龐,十分消瘦,皮膚黝黑,一雙精光內斂的眼眸中此時已經流露出驚駭之色。

    泰坦巨猿巨大的拳頭揮動而出,鬼鬥羅能够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空氣中所有的土元素都在這一拳中凝聚。

    如果是正常情况,面對泰坦巨猿如此龐大的身體,他閃躲起來毫無問題,可是這突然增强了十倍的重力卻給他帶來了巨大的麻煩。哪怕以他封號鬥羅的實力想要從其中掙脫也是難上加難。但他也更不敢讓自己的身體與這一拳碰撞,正面承受森林之王一拳,恐怕也只有昊天鬥羅那種變態才能做到。

    毫不猶豫的,鬼鬥羅身上的第七魂環閃亮,武魂真身驟然釋放,令他整個人在瞬間變得更加虛幻。如果說以前他是鬼影重重的話。那麼,在這一刻,他地身體已經變成了近乎透明。

    泰坦巨猿巨大的黃晶眼眸之中流露出了一分不屑的嘲弄。就在鬼鬥羅施展自己的第七魂環技時,突然,原本增强十倍的重力瞬間消失,更加可怕的是,重力由增强十倍刹那轉化為削弱十倍。

    鬼鬥羅一直在試圖掙脫重力控制領域對自己的限制,重力突然如此劇烈的改變,他根本沒有反應的機會,整個人幾乎是加速撞向了泰坦巨猿那恐怖的拳頭。

    轟。强烈地氣勁爆鳴之聲在空中響起,那道透明鬼影毫無懸念的倒飛而出,直接被轟回了武魂殿高手們這邊的岸邊。

    要知道。鬼鬥羅在施展了武魂真身後,自身是物理攻擊免疫地。能够穿透任何物理攻擊,身體變得有形無質。

    可即使在這樣的情况下,泰坦巨猿恐怖而厚重地力量卻依舊將他的身體轟飛了,可想而知那一拳中包含著怎樣的力量。作為魂獸中最巔峰的存在之一,它的實力正像唐三判斷地那樣。已經淩駕於大多數封號鬥羅之上。

    菊鬥羅月關的攻擊並沒有落在泰坦巨猿身上。他眼看著鬼魅在一個照面就給轟飛,立刻放弃了原本地作戰方案。不敢再將注意力放在泰坦巨猿背後的小舞身上。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絲强烈的危機感驟然從身下傳來,菊鬥羅反應不可謂不快,原本前沖的奇茸通天菊在他雙手全力下拉之下,重重的抽擊向脚下的水面,而他自己的身體也借助武魂抽擊的反作用力騰空而起。

    噗

    無數水花化為炫麗奇光,頃刻間淹沒了那奇茸通天菊,空氣陡然變得濕潤起來,一顆直徑超過四米的巨大牛頭從水中驟然冒起,那奇茸通天菊抽擊在其上竟然被震的反彈而回。要知道。現在這朵菊花可是處於武魂真身地狀態之中。

    青森森地鱗片,無比龐大的身體沖天而起。這牛首蛇身地巨大怪物張口一噴,一股青光噴吐而出,身在空中的菊鬥羅也步了鬼鬥羅的後塵,倒飛而出,眨眼間落回對岸。臉色連變。

    “老二,幹掉他們,一個不留。”牛首口吐人言,冰冷的目光宛如利劍一般朝著岸邊眾人看來。周圍的一切突然變成了青色世界,包括唐三在內,武魂殿所屬的每一個人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瞬間變得遲緩起來,至少减慢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的速度。

    領域,又是領域。

    鬼鬥羅與菊鬥羅二人此時已是臉色慘變。這牛首蛇身的怪物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但從氣勢和它口吐人言來看,實力竟然還要在那泰坦巨猿之上,這片青光,應該是類似於遲緩領域般的存在。與泰坦巨猿的重力控制領域一樣,在領域範圍之內,眼前這怪物也肯定能够控制不同的遲緩效果。

    從水中鑽出的,正是森林帝王,這片星斗大森林真正的主人,天青牛蟒。遲緩領域,並不是為了與敵人戰鬥,而是為了防止敵人逃走而已。身為這片大森林的主人,他又怎麼會不知道眼前這些人一直在尋覓小舞呢?今天引他們來此,就是要一舉將這些人類擊潰。

    吼,泰坦巨猿發出滔天怒吼,有力的後肢幫助身體瞬間彈起。

    一座山嶽突然飛起是什麼樣子?用來形容現在的泰坦巨猿再合適不過。雖然它的身體龐大,可是在重力控制領域的作用下,卻像是輕如無物一般朝著這邊跳躍過來。

    論實力,就算當初小舞還是十萬年魂獸的時候,也遠不如這兄弟二人,但他們從小是一起長大的。小舞比他們還要大上幾年。當天青牛蟒還是一條小青蛇的時候,小舞就曾救過他。在這兄弟二人心中,小舞就是他們的姐姐一般。哪怕後來他們實力強大了,這種關係也從未改變。

    凡是威脅到小舞安全的,就相當於是威脅到了他們,必定要將其扼殺。

    “最後一招。”鬼鬥羅突然大喝一聲。一股與他平時釋放出黑色不同的色彩驟然從體內冒起。

    那是燦爛的銀色火焰,幾乎在一瞬間就已騰空而起,而就在他身邊的菊鬥羅月關,身上也同時冒起一層金色火焰。就在這一瞬間。兩人身上地九個魂環幾乎是同時亮了起來。渲染著他們身上的金銀兩色火焰更加瑰麗多姿。

    面對而立,四手相握,鬼魅與月關的身體驟然融合,他們身上一共十八個魂環瞬間凝聚成了一個碩大的金銀雙色光環悄然飛出。

    唐三只覺得眼前一花,突然間,天地仿佛都變成了金銀二色,周圍的一切也似乎在這一刻完全靜止了。鬼鬥羅與菊鬥羅的身體都在那金銀雙色光環形成的一刻消失了。而那巨大的光環也已飛入空中,眨眼間化為一個直徑超過百米的巨大光環。在這一刻,哪怕是騰起在空中的泰坦巨猿,也已經靜止在半空之中。天青牛蟒剛剛噴出口地青光也為之凝固。

    武魂融合技五個字驟然浮現在唐三腦海之中,原本極為輕鬆的心情一瞬間繃緊。

    由兩名封號鬥羅施展的武魂融合技能够强大到何種程度?天青牛蟒地强大雖然也令他吃驚,可是。眼前這兩頭强大的魂獸真地能抵擋住兩名封號鬥羅的武魂融合技麼?

    “我們只能困住這兩隻魂獸一段時間,你們立刻抓住那只兔子離開這裡。快。”鬼鬥羅局促的聲音從那金銀光環中撒落。下一刻。光芒驟然收斂。天青牛蟒與泰坦巨猿身上都多了一層金、銀光暈,硬生生的被定在了那狹小的範圍之中。

    奇特地是,泰坦巨猿被限制的範圍竟然還在空中,可見這金銀雙環形成地武魂融合技有多麼强力。

    菊鬥羅與鬼鬥羅二人一向一同行動,不只是因為他們關係密切。更重要的就是這武魂融合技的存在,這本身就是武魂殿一大秘辛。在當今大陸上。能够擁有武魂融合技的魂師本就很少,封號鬥羅擁有武魂融合技的就更是少之又少。眼前這金銀雙環光芒閃耀的技能,全稱叫做兩級靜止領域,也就是一個雙内容領域。可以同時靜止對手的技能與行動。

    泰坦巨猿與天青牛蟒的實力雖强,可是面對這樣一個控制力超强的雙内容領域,哪怕是它們也只有被暫時控制住的結局。

    當然,為了施展這個能力,菊鬥羅與鬼鬥羅也已投入全部心力,當他們地魂力無法支撐時,這個領域也自然會隨之解除。如果此時還有至少一名封號鬥羅級別地强者在此。配合兩級靜止領域的作用。很可能將眼前地兩大森林帝王重創。如果還多兩名封號鬥羅,就有可能將它們擊殺了。這就是這個領域的厲害之處。

    當然。鬼鬥羅與菊鬥羅之所以能够成功,也和兩大魂獸過於輕視沒有充分準備有關。

    可惜,與菊、鬼二鬥羅前來的只是一些魂聖而已,以他們的實力,根本不足以破防。更別說傷害到兩大魂獸了。

    豐富的實戰經驗令兩名封號鬥羅思路極為清晰,正面抗衡,他們顯然是不可能戰勝面前這兩大魂獸强者的,但是,憑藉兩人的武魂融合技,他們卻能够成功的困住兩大魂獸,哪怕它們實力那樣强大,想要掙脫這個領域也不可能輕易做到。而那小舞本身實力不强,還處於化形幼生期而已,憑藉二十多名魂師高手,只要能够抓到她,快速撤離,目的就達到了,退一步說,兩大魂獸就算能够追來,也可以用她來脅迫。

    隨著鬼鬥羅一聲令下以及兩大魂獸被同時困住,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並不是武魂殿中人,而是唐三。

    鬼鬥羅與菊鬥羅的算計固然很好,兩大魂獸也因為過於輕視他們而被困住,但是,他們卻算漏了唐三這個變數。

    在鬼鬥羅下命令的瞬間,唐三就開始了行動。

    他的手臂一直搭在邪月的肩膀上,鬼鬥羅命令一下,唐三搭在邪月肩頭的手臂驟然收緊,食指化為玉色,直接點在了邪月胸口上。

    他這一點是很有講究的,正好點在邪月的膻中穴上,作為一名暗器高手,唐三認穴的準確度不容置疑。

    膻中穴。經屬:任脈,是足太陰、少陰,手太陽、少陽;任脈之會。被擊中後,內氣漫散,心慌意亂,神志不清。乃人體三**穴之一。

    唐三這一下對於邪月來說實在太突然了,他根本就沒有反應地時間,正準備釋放武魂而提聚的魂力一下就被點散了,胸口一悶,整個人已經委頓在唐三懷中。

    胡列娜畢竟對唐三不錯。邪月又是她兄長,這一下唐三並沒有下死手。當然,這也與他必須要完全發揮實力。盡可能作用在更多人身上有關。

    左手點倒邪月,右手中早已準備好的兩顆子母追魂奪命膽瞬間釋放。爆鳴聲中,一片煙霧已經在他和邪月身前升起,無數細小的毒針齊飛,頓時籠罩了正面六名魂聖。

    暗器本來就是用以偷襲的,也只有在偷襲的情况下暗器的威力才能最大程度釋放出來。突如其來的變化頓時令人措手不及。子母追魂奪命膽的細針專破內家罡氣,在這個世界。破的自然就是護體魂力。這些魂聖雖然已經釋放出武魂,但他們並沒有使用魂技護體,一連串地悶哼聲中,唐三面前的六名魂聖瞬間倒地。

    如此近距離的情况下被子母追魂奪命膽中地毒針射中,神仙難救。

    “你幹什麼?”胡列娜驚呼一聲。

    邪月的身體被唐三甩了起來,直奔胡列娜砸去,同時他地身體虛幻般閃爍,無數暗器從手中揮灑而出,背後衣襟暫態裂開,閃耀著藍金色光芒的八蛛矛勃然而出。

    湛藍神光從他雙眼中電射而出。轟向一名魂聖。那魂聖雖然已經有所反應,可他施展的魂技速度再快又怎麼可能快的過紫極神光。轟然巨響中。又倒下一個。雖不致死,但也失去了戰鬥能力。

    八蛛矛瞬間撐地,藍銀、殺神雙領域同時爆發。地面上的藍銀草瞬間瘋長,唐三地五個魂環同時出現,第四魂環光華閃耀,藍銀囚籠變異技藍銀突刺陣發動。

    這一切來的都太突然了,唐三在眨眼工夫幾乎爆發出了自己全部地能力。七名魂聖在他的偷襲下倒地,再加上一個被點中大穴的邪月。二十三名武魂殿高手頓時去了八名。藍銀突刺陣雖然不可能傷害到有所準備的其他人,但令他們遲滯的效果也足以給唐三脫離的時間。

    八蛛矛撐地,下一刻已經推送著唐三的身體高躍而出,藍銀皇右腿骨飛行技能在空中發動,令他如同流星趕月一般朝著小舞的方向飛去。

    “小舞,走。”唐三大喝一聲,一條藍銀草已經向小舞甩了過去。

    他這邊的動作實在太快了,當小舞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是無數毒針暴起,擊殺六名魂聖地時候。

    儘管唐三地外貌變了,氣質也變了,但還是有很多東西不會改變。

    第四魂技萬年魂環,强大的暗器,出現了變化地八蛛矛和藍銀草。這些都代表著他的身份。更為重要的是,在唐三利用八蛛矛彈起的一瞬間,他的目光已經和小舞在空中交融。

    外貌改變了,氣質改變了,但眼神卻不會變,尤其是唐三看向小舞的眼神。

    小舞的目光不再平靜,更沒有了先前的恬淡,哪怕在唐三背後,開始恢復過來的大量武魂殿高手已經追來,卻也依舊無法影響到她心中那滔天的喜悅。

    沒有任何抵擋,任由那藍銀皇纏繞上了自己纖細的腰肢,小舞修長的雙腿彈動,整個人已經朝著唐三迎了上去。

    “哥”

    這一聲呼喚,已經時隔五年,兩人的外貌都有了變化,可是這聲呼喚中包含著的真切情感卻沒有絲毫改變。唐三還是唐三,小舞也還是小舞,兩人目光接觸的瞬間,唐三喉中就仿佛哽住了什麼。

    我要保護她,哪怕付出的是生命代價。

    這是此時唐三心中唯一的想法。下一刻,在藍銀皇的牽引下,兩人身體已經在空中融合。

    猿臂輕舒,唐三將那思念了五年的嬌軀攬入懷中,藍銀皇右腿骨飛行技能在他的全力催動下推動著他的身體閃電般朝著前方密林鑽去。

    “混蛋。殺了他。”焱暴怒的呼喊著,與剩餘的十三名魂聖飛快朝著唐三的方向追來。十三名魂聖中有三名是飛行魂師,立刻高飛入空,與下方的其他魂師形成空地一體之態,急速追趕。

    緊緊的摟著唐三的脖子,小舞的心跳的很厲害,在大明和二明被兩名封號鬥羅困住的時候,她就已經有了不詳的預感。她當然知道,以自己現在的情况怎麼都不可能與剩餘的武魂殿高手相抗衡。

    在那一刻,她心中想的並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只有一個念頭。如果死之前,能够再見唐三一面,那麼,自己也雖死無憾了。

    而就在她腦海中的念頭還沒有消失的時候,那熟悉的八蛛矛、熟悉的暗器,還有那熟悉的眼神就已經呈現在她眼前。

    此時此刻,埋入那溫暖的懷中,小舞心中洋溢的完全是幸福。

    當初離開唐三後,她想過許多許多,想到有可能永遠也見不到唐三她也曾絕望過。但哪怕有一點機會,她也不遠放弃。終於再見心上人,小舞覺得,就算現在讓自己立刻死去,這一切也是值得的。

    雙手緊緊的環繞在唐三的脖子上,感受著他那改變了許多的氣息和同樣溫暖的懷抱。小舞已經有些癡了。

    而現在的唐三卻根本沒有去喜悅的時間,帶著小舞飛身而起投入樹林之中,他立刻就感覺到至少有十道氣息鎖定在自己身上。這個時候他絕不能停留,只能拼命的往樹林中跑。

    如果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能够及時從那武魂融合技中掙脫出來當然是好,但他絕不能將希望寄託於它們身上。背後是十餘名魂聖級別的强者,這樣的實力,就算兩個他和小舞也要被輕易淹沒。飛行的速度並不一定是最快的,尤其是在樹林之中。唐三根本不敢離開樹林的範圍,否則身在空中立刻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感受著背後的氣息飛速接近,他放弃了飛行,飄身落地,雙手摟著小舞,以八蛛矛代替雙腳,飛快前行。同時,精神力完全展開,探查著背後追兵的動向。每當對手想要合圍時,他總能找到最正確的方向逃離。

    追來的一共有十四個人,黃金一代中的焱,以及十三名魂聖級別的武魂殿高手。

    胡列娜留在原地沒動,她接下了兄長之後,發現邪月臉色蒼白,整個人已經昏厥過去。這並不是她不去追唐三和小舞的理由。因為她不願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切是真的。

    當唐三背後八蛛矛展現,藍銀草與暗器同時爆發的時候,以她的聰明又怎會想不到這烙印在自己心頭的男人與那曾經帶給武魂殿極大屈辱的唐三之間關係。聯想到以往的種種,內心謎團豁然開朗,可越是這樣,她內心的痛苦就越强烈。她已經茫然痛苦的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做什麼。

    焱此時已經處於極度的憤怒之中,他現在想要做的就是將唐三碎屍萬段。七名魂聖,那可是武魂殿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七名魂聖啊!此時生死不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