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大師的想法與唐三不謀而合,唐三趕忙恭敬的答應。

    收回八蛛矛,唐三重新穿上自己的上衣。

    大師歎息一聲,“小三,小舞的事你也別難過了。既然有讓她復活的可能,我們總還是有機會的。這次回來,你打算怎麼做?”

    唐三想了想,道:“老師,目前看來,武魂殿恐怕是要圖謀統治整個大陸,進一步增強自己在大陸的話語權。將所有能够影響到自己的聲音全部抹殺。不論是您還是我,單憑我們自己的力量都不可能扭轉這一切。您選擇了依附於天鬥帝國。但我卻不想這麼做。”

    “哦?那你想如何?”大師這次來,就是想找唐三好好談談的,他本是想勸說唐三與自己一同輔佐天鬥帝國。畢竟,一大帝國的勢力足够龐大。只要運用得當,是與武魂殿抗衡的捷徑。

    唐三眉頭微皺,道:“老師,借助天鬥帝國的實力固然是可行之法。但我認為,皇室內部的情况太複雜,我沒有時間,也不願意參與到這些複雜的鬥爭之中。那樣對我的修為以及今後的走勢都會產生太大的影響。在來學院之前,我遇到了獨孤博前輩。他的一番話令我感觸很深。您也要小心才是……”

    當下,唐三將獨孤博對自己說的話詳細的向大師敘述了一遍。

    “……,獨孤博前輩知道也未必是全部。我也不認為那個雪崩會比雪清河更好。這其中的關係過於複雜。我怕我們辛苦半天。最後不但沒有達到目地,反而被牽連其中。與其如此,還不如以自身地力量發展,或許一天、兩天我對付不了武魂殿。但想要給武魂殿找些麻煩還是很容易的。”

    聽了唐三的話,大師的臉色已經沉了下來,這些天以來,他也一直沉浸在仇恨之中,選擇與天鬥帝國進行更密切的合作幾乎沒有經過深思熟慮。此時聽自己的弟子說了這些之後,他也漸漸醒悟過來。

    “這樣看來,這個雪清河很不簡單。不只是我們。恐怕連寧宗主也被蒙在鼓裡。只是。你說的那混毒他是從何得來的?難道,還有比毒鬥羅更厲害的用毒魂師麼?”

    唐三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但如果讓我假設的話,用毒地魂師比毒鬥羅更强地未必沒有,但這樣出色的魂師卻並未在大陸上出現過,卻為雪清河服務。那就只能證明一件事,這名魂師背後必然有龐大的實力支持。而從獨孤前輩為雪夜大帝診治的情况來看。這背後的勢力顯然不可能是天鬥帝國本身。那麼,就只有外來的大師臉色一變,“你的意思是說,有可能是星羅帝國?”

    唐三搖搖頭,“不。我最怕這背後地勢力是武魂殿。”

    房間內的氣氛驟然沉默下來,大師和唐三這對師徒都陷入了短暫的思考之中。聽了唐三的簡單分析,大師心頭突然感到很沉重。如果事情真像唐三說的這樣,那麼,自己這些日子以來訓練這些魂師還有什麼意義呢?

    “老師,我是這樣想地。我準備自己成立一個宗門。但我要托庇於一方勢力之下慢慢發展。這樣一來,我就有充分的時間進行緩衝,而我所擁有的力量也是屬於自己的。不論今後如何對付武魂殿,有宗門為依託,進可攻、退可守。也能從容的多。”

    大師道:“你想讓我去幫你麼?”

    唐三搖搖頭。道:“現在雪夜大帝對您信任有加。您不能走。雖然天鬥帝國皇室內部情况錯綜複雜,但我們也不能完全放弃他們。一旦穩定下來。我想,天鬥帝國與武魂殿之間的鬥爭是不可避免的。他們在利用您來為他們訓練魂師,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利用他們來對付武魂殿呢?”

    大師眼底突然流露出一絲欣慰的光芒,“小三,你真的長大了。看來,很多事情你已經不需要老師的指點,自己也能做地很好。詳細說說你地計畫吧。能够幫你的,老師一定不遺餘力。”

    唐三微微一笑,這幾天他重新理順了自己腦海中地思路,已經有了大致的想法。

    逼音成線,唐三開始將自己的計畫詳細的向大師講述著。師徒二人在房間之中整整討論了兩個時辰。當大師從唐三房間離開時,眼眸中的寒意已經淡化了許多,除了欣慰之外,僵硬的面龐上微笑並沒有因為離開而消失。

    有了與老師的商量,唐三的計畫已經變得更加完整,送走大師,他直接來到院子中,精神力釋放,朝著寧榮榮和馬紅俊修煉的房間探去。

    馬紅俊似乎剛修煉完,唐三的精神波動直接凝聚,觸動了一下他的精神力。喚他出來。而寧榮榮現在還處於修煉之中。這些日子以來,她受到的打擊實在不小。心中一直思念著奧斯卡,宗門又出了這樣的大事,她留在學院這邊,更多的就是為了散心,讓自己不去思考宗門那邊的事情。

    本來,作為下任宗門的繼承者,她是不該如此逃避的。可是,現在七寶琉璃宗卻連自己的宗門都已經被毀了。寧風致在極度憤怒之中也有些心灰意懶。他就榮榮這麼一個女兒,自然不希望女兒因為在族人中間新增悲傷。所以,也就由得她在史萊克學院修煉了。

    “三哥,叫我幹什麼?”胖子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一雙小眼睛被臉上的肥肉擠的快要看不見了,但偶爾露出的眼珠確實精光四射。

    馬紅俊可以說是史萊克七怪中最沒心沒肺的一個,但也是過地最開心www.qms8.coM地一個。無牽無掛的感覺令他沒有什麼顧忌。

    兄弟之間沒什麼可拐彎抹角的。唐三看著馬紅俊。道:“胖子,我想成立一個宗門,希望你能幫我。”

    馬紅俊愣了一下,“成立宗門?三哥,你不是開玩笑吧?”

    唐三眼中光芒一閃,“武魂殿不是要在一年之後重新進行七大宗門比武定位麼?那我們就好好的給他們搗搗亂。”

    胖子嘿嘿一笑,“搗亂啊,我喜歡。說不定,在那七大宗門爭霸賽的時候,我的英武表現還能吸引一些無知少女投懷送抱呢。”

    唐三沒好氣的道:“你腦子裏除了女人還有什麼?”

    胖子苦笑道:“我也不想啊!可小時候受到那邪火的影響。習慣了女人的味道。現在要是有幾天不碰女人。我就心癢難搔。你們六個都是成雙成對的,我孤家寡人一個,再不找點樂子,豈不是要悶死了。”

    聽胖子提到成雙成對,唐三地眼神頓時黯淡了幾分,看看抱在懷中地小舞默然不語。

    馬紅俊自然也看出了唐三心情的黯淡,趕忙道:“看我這張嘴。又說不該說的了。三哥,你別介意。你要弄個什麼宗門啊?我肯定幫你。自家兄弟,這你還用徵求我的意見麼?你先告訴我宗門的名字,我幫你出出主意,我們怎麼也要弄個拉風的名字。”

    唐三眼中精光暴漲。“宗門的名字我已經想好了。就叫:唐門。”

    “唐門?怎麼聽起來有點怪?”馬紅俊不解地看著唐三。

    唐三深吸口氣,唐門,那曾經生活過近三十個年頭的家,我也只能用這種管道來懷念你了。

    來到這個世界後,還在很小的時候,唐三就夢想著能够建立唐門,令唐門絕學在這片鬥羅大陸上發揚光大。現在,他就要開始實現這個願望了,卻不可能像幼年時想像的那麼單純。

    馬紅俊道:“三哥,你不是昊天宗的麼?你自己創立個宗門。你們昊天宗不會有意見麼?”

    唐三淡然一笑。“昊天宗已經封閉,我雖然已經認祖歸宗。但唐門與昊天宗卻並不衝突。今後可以是相互依附地關係。至於以後如何,就要看我們的唐門能够成長為什麼樣子了。”馬紅俊呵呵一笑,道:“三哥,我現在才發現,你真是個有理想的人。反正我就跟著你幹了。現在唐門就我們兩個光杆,你是宗主,我做副宗主好不好?”

    唐三失笑道:“宗門還沒建立,你倒是惦記起當官來了。宗門具體的建立管道我已經想好了。這幾天就開始操辦。你要做副宗主,就是副宗主好了。我先出去一趟,辦點事,如果榮榮從修煉中醒過來,你讓她等我,我有事和她說。”

    沒等馬紅俊答應,寧榮榮的聲音已經從房間傳了出來,“三哥,有什麼話你現在就說吧。我修煉結束了。”

    門開,寧榮榮從房間中走了出來,以往極為活潑好動的她,現在也多了幾分沉穩,俏臉上甚至有幾分滄桑。

    目光柔和的看了一眼唐三懷中的小舞,寧榮榮儘量不讓自己流露出悲傷的情緒感染唐三。

    唐三道:“榮榮,現在你們七寶琉璃宗的情况如何?”

    寧榮榮歎息一聲,道:“還能怎麼樣?剛來到天鬥城地時候,暫時在學院中住了一段時間。後來在雪夜大帝地邀請下,爸爸帶著族人們搬到皇宮去了。雪夜大帝為了我們,專門在皇宮中開闢出一塊地方。”

    唐三道:“我想見寧叔叔一面,但不是在天鬥帝國皇宮,那裡人多嘴雜。我有事情想和您叔叔商量。榮榮,你能否請寧叔叔到這裡來一趟。”

    從身份上來看,自然應該是唐三上門拜見,但寧榮榮從唐三凝重的表情中卻看得出,自己這位三哥找父親必定是有重要事情商談。當下毫不猶豫地點頭道:“好,我這就去找父親。就今晚吧。你看行麼?”

    唐三微笑道:“沒問題。那就麻煩你了。不過,除了寧叔叔之外。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我已經回來了。尤其是天鬥帝國皇室的那些人。你把我地原話告訴寧叔叔。他會明白我地苦衷的。”

    寧榮榮展顏一笑,“麻煩什麼。我們還需要說這種話麼?放心吧。爸爸也一定很想見到你。都五年沒見了,我要不說的話,他一定認不出你。”

    一旁的馬紅俊忍不住笑道:“你這話太曖昧了,要是讓別人聽到,還以為你們關係特殊呢。”

    寧榮榮瞪了他一眼,道:“死胖子,當著小舞別亂說。我走了。”

    唐三道:“一起走吧。我也要出去一趟。”他要組建唐門絕不是一時興起的想法。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一個宗門,總不能就他和馬紅俊兩個人。

    出了史萊克學院,寧榮榮面帶微笑的向唐三告辭。朝皇宮的方向而去。

    正在唐三準備前往自己的目的地時。突然,他精神力輕微地波動了一下,一種被窺視地感覺令他警惕大增。

    儘管沒有使用藍銀領域,但隨著精神力提升,就算唐三不刻意控制,身體周圍也會有一層精神力磁場的存在,這個範圍不大。但如果有明顯針對他的精神波動,他就能立刻察覺。

    這裡是史萊克學院門口,唐三自然不怕什麼,目光凝固,一股森冷的殺氣驟然從身上蔓延開來。朝著那窺視自己的方向刺去。

    拐角處,一個全身灰衣的身影走了出來,此人身上流露著一股捉摸不定的氣息,在沒有使用殺神領域地情况下,唐三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也無法鎖定對方。

    這個人的氣息給他的感覺與鬼鬥羅有點像,雖然遠沒有鬼鬥羅那麼强大,但他身上的能量波動卻令唐三心中凜然。眼底殺氣頓時大盛。

    鬼鬥羅和菊鬥羅帶領武魂殿高手獵殺小舞,他們都是唐三心中必殺地仇敵之一,此時出現一個與鬼鬥羅氣息有些相像的人窺伺自己。頓時點燃了唐三胸中的復仇火焰。

    灰衣人不只是穿著灰衣。頭上還帶著一定斗笠,斗笠垂下尺長灰紗。遮住了自己的面容。

    “你是誰?”唐三冷冷的問道。

    一股同樣凜冽的殺氣此時也從對方身上蔓延而出,冰冷、血腥,雖然不像唐三的殺神領域那麼濃郁,但僅僅從對方身上的殺氣唐三也能判斷出,眼前這個人絕不是普通的學院派魂師,是真正經過鮮血洗禮的。而且,對方對自己明顯充滿了敵意。

    武魂殿派來地人?這是唐三地第一個想法。抬腳向前,一步步朝對方走去,每一步邁出,他身上散發出的壓迫力就强盛幾分。他還不想輕易用出自己地武魂,畢竟,那紅色的十萬年魂環實在太惹眼了。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危機落在小舞身上,唐三將小舞放入自己的如意百寶囊之中。身上殺氣再次提升。一旦確認對手是武魂殿的身份,他是絕不會手下留情的。

    灰衣人雙手突然背在身後,一陣輕微的鏗鏘聲從他背後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唐三不禁愣了一下,因為這個聲音他十分熟悉。心神微動,停下脚步。注視著對方,再次問道:“你是什麼人?”

    灰衣人在唐三釋放的壓迫力面前絲毫沒有退縮,身上也沒有產生明顯的情緒波動,這就證明他的魂力等級並不比唐三低多少。

    只見他一隻手向自己面紗內探去,唐三通過紫極魔瞳,勉强看到在對方掌中似乎有什麼銀色的東西閃過。

    “你又是什麼人?為什麼和寧榮榮在一起?”有些沙啞的聲音從面紗下傳來。

    聽到這個聲音,唐三頓時感到幾分熟悉,胸中殺氣降低了幾分,“我和榮榮是什麼關係,關你什麼事?”

    “榮榮?叫的好親熱啊!”灰衣人的氣息驟然變得暴戾起來,背後的那只手猛然甩出,在一陣鏗鏘聲中,一連串的虛影直奔唐三腿部射來。

    早在之前那細微鏗鏘聲出現的時候,唐三就已經有所準備,左手輕揮,十餘道細微的光影從指尖電射而出。

    一陣刺耳地碰撞聲帶著一連串火花在空中暴起,唐三發出地十六枚飛針雖然沒能將對手的攻擊磕飛。但也足以令它們改變方向。四散飛射。論暗器使用。在整個鬥羅大陸上恐怕也沒人能和他相比了。

    與此同時,藍光湧動,唐三終於忍不住出手了,藍銀皇勃然而出,無數帶著紅、金兩色光芒的藍銀皇從他體內釋放出來,飛快的朝著對手遊去。

    以唐三的實力和戰鬥管道,本來是絕不會用這種方法攻擊對手的,但對手對他的攻擊卻令他改變了想法。身上的殺氣也已消失了許多。

    史萊克學院所在地並不是什麼繁華的地段,此時又是上午,道路上沒什麼人。只有史萊克學院門口負責站崗的營員看到了眼前這一幕。

    兩黃。一紫,兩黑,一紅,六個魂環平靜地出現在唐三身上。尤其是最後那個充滿妖异血紅色地光環,幾乎令人為之窒息。六個魂環一出現,唐三身上產生的壓迫力頓時截然不同。

    那灰衣人的氣息明顯一滯,兩黃、兩紫、兩黑。同樣是六個魂環浮現在身上。一團銀光從他頭部爆發出來,搖身一晃,竟然幻化出一道一模一樣的身影。

    分身?唐三心中一驚,從他身上釋放出的藍銀皇頓時向周圍散開,一層藍色光暈從他身上釋放出來。藍銀領域已經施展。

    在藍銀領域的作用下,所有藍銀皇前端都從地面直立而起,宛如一片藍銀皇森林般飛快的將那灰衣人籠罩在範圍之內。

    “你地諸葛神弩從何而來?”

    “你怎麼會有二十四橋明月夜?”

    兩人幾乎同時開口。只不過唐三的聲音中充滿了詫異,而對方的聲音則是殺氣更盛。

    撇了一眼對方的雙手,那是兩隻已經極為膨脹的大手,強橫地力量波動從其中散發開來。

    唐三不禁有些撓頭了,諸葛神弩他只是給過史萊克七怪和七寶琉璃宗的人。從對方身上的力量波動來看,並不像他猜測中的那個人,難道是七寶琉璃宗的人?那也沒必要因為寧榮榮和自己在一起產生那麼大的敵意啊!

    唐三手腕一翻,他自己的諸葛神弩已經落入掌握之中。“不論是二十四橋明月夜還是諸葛神弩。這本來都是屬於我的東西。我為什麼不能有?”

    灰衣人的情緒明顯變得激動起來,“你放屁。那是屬於小三的。”

    唐三眼中光芒一閃,吃驚道地:“奧斯卡,真地是你?”

    聽唐三叫出自己的名字,奧斯卡明顯愣住了,聲音有些怪异地道:“你,你認識我?”

    唐三飛快的收回自己的武魂,怒道:“廢話,你拿著我送的諸葛神弩轟我,還會說二十四橋明月夜是我的,弄的這樣神秘兮兮的,還能是誰。你這傢伙真的活著回來了。”

    奧斯卡也愣住了,眼前這青年,不論長相還是氣質,和以前的唐三沒有絲毫相像,可他此時眼中流露出的激動卻絕非作假。在極北苦寒之地歷練了五年歸來,他比以前成熟的多了。此時還是沒敢輕易相信唐三,快速的後退兩步,沉聲道:“你先別過來。”

    唐三停下脚步,沒好氣的道:“小奧,你還不相信我麼?走,跟我去見老師。有老師的證明,你總會信了吧。你既然回來了,幹什麼這樣鬼鬼祟祟的?你知道榮榮有多想你麼?”

    “我……”奧斯卡有些遲疑了,“你真的是唐三?”

    唐三有些無言的盯視著他,“走,我們找個地方說話去。我解釋給你聽。”說完,就要向學院內走去。

    “等一下,我不能去學院。我們在外面找個地方聊聊。”奧斯卡急忙封锁了唐三。一邊說著,他收回了自己的分身,雙手也恢復了正常。就算他不能肯定眼前這個青年就是唐三,從唐三從史萊克學院出來,還有剛才那激動的樣子,也令他心中敵意逐漸淡化。當然,防備是並不會放鬆的。

    唐三愣了一下,但卻沒有多問,“那走吧。”

    當前帶路。唐三帶著奧斯卡來到距離學院最近的一家茶樓走了進去。他本來是有事要辦地。但那事情與奧斯卡地回歸相比,重要性卻差了許多。不論是聲音還是種種迹象,都表明了這個灰衣人就是奧斯卡,但唐三卻隱約感覺到現在的奧斯卡有些不對。具體是哪裡出了問題他也說不清楚。

    兩人要了個包廂坐定,唐三向奧斯卡道:“摘了你的斗笠。你一個大男人,難道還害羞不成?”他也要先確定眼前這人就是奧斯卡,否則自己的經歷怎能隨便說出來呢?

    奧斯卡對唐三有戒心,唐三也同樣對他有戒心,從唐三並沒有將小舞取出來就能看出。

    “先給我看看你的昊天錘。還有,你要說出曾經送過什麼東西給我吃。”奧斯卡沉聲說道。

    唐三毫不猶豫的抬起左手。昊天錘悄然出現在他掌握之中。在他的刻意控制下,並沒有散發出原本的霸道氣息。同時,口中向奧斯卡道:“當初我給你吃過的六瓣仙蘭,現在應該吸收的差不多了吧。其實,像我們這個年紀就能達到六環地又能有幾個?小奧,你知道麼,大家都很想你。榮榮這些年因為你,受了不少苦。”

    “小三,真地是你?”六瓣仙蘭這四個字從唐三口中說出的時候,奧斯卡已經信了。這個秘密是只有他們史萊克七怪以及大師才知道的。

    抬起右手,奧斯卡摘下了自己頭上的斗笠。

    呈現在唐三面前的奧斯卡。滿臉的絡腮鬍子幾乎遮蓋了他的相貌。頭髮也是亂蓬蓬地。唯一能够看的清楚的五官,可能就要屬他那雙略帶滄桑的桃花眼了。在他的左邊眼角下,一道疤痕從眼角一直延伸到下頜鬍鬚之中。

    兩人四目相對,激動、興奮地情緒溢於言表。幾乎同時站起身,給了對方一個有力的熊抱。

    唐三抬手在奧斯卡胸前捶了一下,“你這傢伙既然回來了,為什麼不到學院裏去?七寶琉璃宗發生的事你應該知道了吧。你剛才對我那麼强的敵意,是因為看到我和榮榮一起走出來,吃醋了?”

    奧斯卡並沒有掩飾,默默的點了點頭。抬手指了指自己臉上的傷疤。“我這個樣子,還怎麼去見榮榮。能够在暗中看她幾眼。我就已經滿足了。”

    “就因為這道疤痕,你就不去見榮榮?”唐三的語調提高了幾分。

    奧斯卡沒有回答,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

    “奧斯卡,你這個混蛋,你當榮榮是什麼人了?你知道她有多麼思念你麼?你以為榮榮就會因為你破相了就不喜歡你了?”一把抓住奧斯卡的領子,唐三强行將他提了起來。

    奧斯卡有些不敢直視唐三的目光,黯然道:“小三,你不明白地,榮榮比五年前更美了,我本就配不上她。現在變成這樣,你讓我怎麼去找她?”

    緩緩鬆開抓住奧斯卡衣領地手,把他放回座位,唐三靜靜的走回自己地位置處坐了下來。他明白,奧斯卡對寧榮榮一直都是有些自卑的。奧斯卡出身普通,寧榮榮卻是七寶琉璃宗的嫡傳繼承人,兩人身份可以說是天差地遠。而且奧斯卡還是一名食物系魂師。難免會產生自卑感。否則當初奧斯卡也不會選擇離開,獨自外出歷練了。

    唐三的突然平靜令奧斯卡有些不適應,看著他坐在自己面前,奧斯卡想說什麼,但還是沒有開口。

    幾天前他就已經回來了。首先就去了七寶琉璃宗,結果那裡卻是人去樓空,一打聽才知道,七寶琉璃宗出了大事。當時奧斯卡心中大急,唯恐寧榮榮遭受浩劫,多方打聽,才追來了天鬥城。在史萊克學院附近,聽說寧榮榮沒事,就一直在學院門口等她出現。

    今天終於讓他等到了,當他再見到寧榮榮的時候,心仿佛都要從嗓子裏跳出來,可是,很快他那興奮的心情就變得痛苦起來。眼看著寧榮榮和一名極為英俊的青年走出學院,再想想自己臉上的傷疤,他心痛如絞。自然對唐三產生出强烈的敵意。此時知道誤會了,可他卻依舊沒有去見寧榮榮的勇氣。

    五年不見,唐三變得英俊了,可自己卻破相了。這讓本就自卑的他如何面對心愛的女人。

    坐回自己的位置,唐三將小舞從如意百寶囊中抱了出來,一離開如意百寶囊,那有著雪白晶瑩毛髮的小兔子立刻在唐三受傷蹭了蹭,

    輕輕的摸了摸小舞長長的耳朵,唐三抱她在自己懷中,淡淡的道:“你至少還能在遠處默默的看著你的愛人,但是,我的小舞卻已經連人形都沒有了。你可能因為自卑而傷感,但是,我就算再悲傷,現在也無法再見我的小舞。”

    唐三的目光很平靜,但從他的話語中,奧斯卡卻能清晰的感覺到那深深的悲意。

    “小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奧斯卡看著唐三懷中的白兔悚然動容。

    唐三抬起頭,注視著他那雙桃花眼,“我是要告訴你,它就是小舞。我的小舞。”

    奧斯卡呆住了,“這,這是怎麼回事?”

    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苦澀,“變得英俊了又有什麼用?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寧可變得奇醜無比,也不希望小舞受到任何創傷。可現在哪怕是我願意付出一切,她也不可能活過來。那天,我和小舞被父親救走後,

    奧斯卡默默的聽著唐三講述著這幾年的經歷,唐三說起了殘廢的父親,已死的母親,還有為了救自己而獻祭的小舞。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平靜的敘述中深深的觸動著奧斯卡的心。

    奧斯卡本以為自己這幾年已經够苦了,可與眼前的唐三相比,他突然覺得,自己受的苦都不算什麼。

    正像唐三所說的那樣,不管怎麼說,寧榮榮現在至少還活生生的能够看到。可小舞卻已經只能化為一隻沒有意識的兔子。

    “……,現在你知道我的十萬年魂環是從何而來了吧。如果有的選擇,我只想要我的小舞。說這些,我只是想告訴你一個道理,珍惜眼前人。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失去了,再後悔也來不及了。”

    奧斯卡的桃花眼早已紅了,“小三,對不起。沒想到,你和小舞竟然……”

    唐三揮揮手,打斷了奧斯卡的話,“不要和我說對不起。你應該和榮榮去說。是的,或許你以前沒有保護她的能力。可是她卻更希望你能在她的身邊。現在是榮榮最脆弱的時候,你既然已經回來了,如果還不去守護著她,那麼,你真的有可能會永遠失去她,你明白麼?”

    “我懂了。小三,是我錯了。走,我現在就跟你回去。不論以後怎麼樣,不論寧宗主是否肯讓榮榮和我在一起,我都不回再離開她。哪怕只是守護在她身邊,我也心滿意足。”

    說著,奧斯卡猛的站起身,他那雙桃花眼中的光芒已經不再渙散。

    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輕輕的撫摸著小舞的毛髮,心中暗道,小舞,你看到了麼?榮榮和小奧終於能在一起了,你也和我一樣替他們高興吧。我們以後也一定會在一起的。不論付出多大代價,我保證。

    沒想通之前,奧斯卡的心一直被痛苦折磨著。此時想通了,他卻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榮榮。一把抓起桌上的斗笠就向外走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