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人出了茶樓,奧斯卡回歸,唐三也沒心情再去辦自己的事了,索性和他一起回學院。他可不希望奧斯卡和寧榮榮相見後再出什麼紕漏,尤其是寧榮榮很可能會將寧風致帶來。

    出了茶樓,奧斯卡就又帶上了自己的斗笠,唐三知道,他對自己容貌被毀還是很在意的。也沒有多說什麼,兩人很快就回到了史萊克學院。正當他們準備走進學院的時候,奧斯卡卻呆住了,停下脚步,一動不動的看著一個方向。

    “三哥,我回來啦。我動作快吧。”只見寧榮榮挽著寧風致的手,也在朝學院這邊走過來。骨鬥羅靜靜的跟在他們身後。哪怕是在這天鬥城中,七寶琉璃宗也絲毫不敢放鬆對宗主的保護。

    五年不見,唐三發現,寧風致老了,兩鬢已經斑白,眉宇間也失去了以前英姿勃發,只是氣度更加沉凝,氣息內斂。臉龐上常年的微笑已是化為了淡漠。

    看到唐三,寧風致也是愣了一下,雖然寧榮榮已經告訴他唐三的外表變化很大,但他還是沒想到唐三的變化居然是從容貌到氣質的大變。正像寧榮榮之前所說的那樣,如果是兩人突然碰見,他絕對認不出唐三。

    很快,雙方已經走到一起,寧風致上下打量著唐三,微笑道:“真難以相信啊!武魂的變化會徹底改變一個人。小三,從你身上我又看到了奇迹。”

    唐三躬身行禮。“您好,寧叔叔。好久不見了。”在他身邊的奧斯卡也一同行禮,卻並沒有開口。

    寧風致地目光落在奧斯卡身上,“這位是?”有外人在,他自然不會和唐三多說什麼。

    唐三抬手拍拍奧斯卡的肩膀,卻沒有開口。有些事情是必須要他自己來面對的。

    唐三明顯感覺到手掌下的奧斯卡身體有些僵硬,心中暗歎,但他還是狠下心沒有替他圓場,只是默默的等待著他的回應。

    在內心的掙扎中,奧斯卡終於還是鼓起勇氣。艱難的抬起手,抓住自己頭上斗笠緩緩拉下。

    在唐三拍奧斯卡肩膀的時候,寧榮榮的表情就已經變得有些怪異了。不知道為什麼。她地心跳驟然加快起來。一瞬不瞬的看著那逐漸拉下的斗笠。

    當斗笠終於無法再遮擋他地面容時,寧榮榮的臉色刷地一下變得慘白。整個人的身體完全凝固了,眼圈瞬間變紅,一層水霧從眼眸中彌漫而出。

    奧斯卡的雙眼同樣紅了,用他那變得沙啞的聲音有些艱難的開口,“寧宗主,榮榮,我回來了。”

    “哇”寧榮榮放聲大哭。猛的撲到奧斯卡面前,雙手用力的捶打著他地胸膛,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看著摘下斗笠的奧斯卡,寧風致驚訝的合不攏嘴,尤其是當他看到奧斯卡臉上那道長長的傷疤時。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感慨,像唐三一樣沒有開口,只是默默的站在那裡看著這對分別五年地情侶。

    奧斯卡任由寧榮榮捶打著自己的胸口,卻什麼也沒有做,只是眼角處流淌而下的淚水打濕了他那滿臉的絡腮鬍子。

    寧榮榮的哭聲一點也沒有减小的意思,但她似乎捶打的累了,猛地張開手臂,緊緊的抱住了奧斯卡的腰,讓自己那柔軟嬌軀緊緊的與他相貼,仿佛要將自己融入到他地身體裏似地。

    內心的火熱直沖頂門。在這一刻。奧斯卡再也顧不得有誰在旁邊,緊緊地將寧榮榮湧入自己懷中。全身顫抖著擁著自己的愛人,仿佛擁抱了天地一般。此時此刻,不論是眼中還是心中,他都已經容不下任何其他身影。

    “宗主。”古榕靜靜站到寧風致身邊,眼中帶著幾分懇求的光芒。

    寧風致輕歎一聲,向他點了點頭。

    唐三冷眼旁觀,自然看到了這些,臉上不禁多了幾分微笑,低下頭,在懷中小兔的額頭上親了親。

    寧風致向唐三道:“他們這麼久沒見,一定有很多話要說。小三,帶我到你那裡坐坐吧。你不是有話要對我說麼?”

    唐三點點頭,當先帶路,帶著寧風致和骨鬥羅走進了史萊克學院。而他們離開的整個過程,奧斯卡和寧榮榮二人卻絲毫未覺。他們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重逢的喜悅和興奮之中。

    走在史萊克學院內的小路上,寧風致道:“小三,你的事我都聽榮榮說過了,節哀吧。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復活小舞的。”

    唐三點了點頭,“謝謝您,寧叔叔。我一定會努力的。”

    寧風致突然問道:“小三,你對奧斯卡和榮榮的事怎麼看?”

    唐三想了想,用一句最簡潔的話回答了寧風致,“我相信奧斯卡會用自己的生命守護榮榮的。”

    寧風致輕歎一聲,“我明白了。你們史萊克七怪每一個都是天縱奇才。”

    唐三微笑道:“謝謝您的誇獎。寧叔叔,這次我讓榮榮請您來,有件重要的事情想和您商量。這件事我只希望您的七寶琉璃宗知道。而不希望和天鬥帝國有什麼交集。您看可以麼?”

    如果是一名普通的青年魂師,寧風致恐怕連理都不回理會他。雖然七寶琉璃宗宗門被毀,但怎麼說他也是曾經的上三門宗主之一。唐三的話相當於是在和他談條件了。

    但寧風致對於唐三,當然不會做出拂袖而去的事,正相反,他對唐三的話極為重視。因為,就算不考慮唐三背後的昊天宗,單是唐三本人。也有足够令他重視地本錢。

    帶領史萊克七怪力挫群雄,獲得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冠軍,製作出那麼多精巧絕倫的暗器。如果不是唐三的暗器,說不定七寶琉璃宗就會和藍電霸王龍家族一個下場。寧風致雖然表面沒說,但心中卻始終記著這份情。

    寧風致完全像面對一個對等身份的合作夥伴似的正色道:“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一定要將天鬥帝國排除在外,但我可以答應你。同時也很期待與你的合作。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

    一層淡淡的藍光從唐三身上散發開來,藍光擴散範圍並不大,只是將他、寧風致和骨鬥羅三人籠罩在內,這淡淡的光暈如果不仔細看是無法發現的,就隨著三人前行而移動。

    “領域?”寧風致和古榕同時大吃一驚。他們雖然不像大師那樣對武魂研究的那麼深刻。但從唐三身上釋放出來地這種能量他們還是清楚知道的。那是只有封號鬥羅才有可能出現的特殊能力啊!在七寶琉璃宗地兩位封號鬥羅中,連骨鬥羅都沒有領域,只有那受了重創的劍鬥羅才有。當日那一戰。正是劍鬥羅在寧風致地輔助下大發神威,力挫對手。這才力挽狂瀾於即倒,令七寶琉璃宗不至於覆滅。

    此時,從唐三身上竟然傳出了領域的氣息,又怎會不讓這兩位七寶琉璃宗的高層吃驚呢?

    唐三也不隱瞞,“這是我藍銀草二次覺醒,化為藍銀皇之後出現的能力。我用它隔絕聲音,外人就無法聽到我們的談話了。”

    寧風致有些驚歎著說道:“小三。每一次見到你,你都會給我一個大大的驚訝,看來這次也不例外。”

    唐三微微一笑,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還只是我帶給您驚訝地開始。”釋放出藍銀領域。並不只是為了阻擋聲音,他也是在無形中向寧風致展現著自己的能力,因為他要與寧風致進行的,確實是一種對等的談判。他必須要為自己爭取更加有利的位置。

    如果可以地話,唐三建立唐門絕不希望與任何人合作,可是,從現實角度出發wwW。qms8.cOm,那卻是不可能的,他一個二十歲出頭的青年魂師,家族又自封了。如果沒有任何外來力量的支持。僅憑他自己那點積蓄。什麼也做不了。所以他必須要借助外力,當然。唐三選擇的,自然都是可以絕對相信的。否則他也不會讓寧榮榮找來寧風致的時候避免被天鬥帝國皇室知道了了。

    寧風致饒有興趣的道:“說來聽聽,我相信你一定能給我個足够的驚喜。”

    唐三微微一笑,就在利用藍銀領域進行聲音隔絕的這空間中開始了自己地講述。

    剛開始地時候,寧風致聽著他的話還面帶微笑,漸漸地,寧風致的臉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一邊聽著唐三的話一邊頻頻點頭,不時提出幾句疑問,唐三為他一一解答。

    旁邊的骨鬥羅聽著二人對話則是面露驚容,看著唐三的目光也變得怪異起來。

    講述一直到唐三住的地方也沒停下來,回到住處,唐三將馬紅俊也叫了過來,與寧風致和古榕閉門詳談。

    哭聲收歇,寧榮榮伏在奧斯卡的懷中微微的喘息著。

    五年不見,奧斯卡身上已經沒有了年輕時的青澀,已經二十二歲的他配上那一臉的絡腮鬍子顯得相當成熟。感受著他身上那種成年男人特有的氣息,寧榮榮閉著雙眼,緊摟著他的腰,似乎是怕眼前發生的一切只是夢境,只要她一睜眼,夢就會醒來似的。

    奧斯卡也就那麼抱著寧榮榮,兩人誰也不願意多說一句話,就那麼靜靜的相處,感受著彼此的心跳。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有情人終於重聚,不論先前奧斯卡心中有什麼忌諱,此時此刻也已完全拋之腦後,他寧願永遠就這麼擁抱著寧榮榮,再也不放手。

    在這種氣氛中,他們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直到寧榮榮因為身體有些僵硬而輕輕的動了一下,才令他們連接在一起的心同時震顫了一下。

    “榮榮。”撫摸著那柔順的長髮,奧斯卡輕喚一聲。

    “嗯。”寧榮榮輕聲答應著。緩緩抬頭,看向奧斯卡那雙已經充滿柔光地桃花眼。俏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甜蜜的微笑。

    “你更美了,可我卻變醜了。”奧斯卡有些感歎著說道。

    寧榮榮自然也看到了他臉上的傷疤,抬起手,在他面龐上的傷疤撫過,搖了搖頭,“不,是你變得更加成熟了。與以前的你相比,現在的你才更有安全感。”

    奧斯卡苦笑道:“看來,以前真的是我杞人憂天了。小三說的對。你又怎麼會在意我的容貌呢?榮榮,你知道麼,這五年我一直在無時無刻的想你。每當我遇到强大地敵人。遇到過不去的溝壑時,只要我心中浮現出你的樣子。我就會充滿了勇氣,不論多麼艱難,我都挺過來了。我地努力沒有白費,這一次,說什麼我也不會再與你分離。我相信,我一定能征服寧宗主,讓他容易你和我的事。”

    “嗯。”有了心愛地男人在身邊。寧榮榮說不出的溫順,輕輕的點著頭,又緊了緊摟住奧斯卡腰間的手。

    “咦?小三和寧宗主他們哪去了?”奧斯卡此時才注意到這裡就剩下自己兩個人。還有不遠處學院門口站崗的營員們在朝著這邊偷窺。

    “啊?”寧榮榮抬起頭,有些茫然的看向空空如也的四周,俏臉頓時羞地通紅。在奧斯卡胸前捶了一下,“都怪你,他們,他們一定會笑話我的。”

    奧斯卡微微一笑,寧榮榮的認可令他此時充滿了信心,“那就讓他們笑好了。榮榮,我們也進去吧。我要向寧宗主請求我們的事情。”

    寧榮榮點點頭,主動拉住奧斯卡的一隻手,將身體倚靠在他地手臂上,兩人這才走進學院。

    當他們回答樹林住處的時候。事實上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兩人一進院子。正好看到寧風致和骨鬥羅在唐三和馬紅俊的陪同下走了出來。

    “寧叔叔,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在今後很長一段時間裏。唐門就要仰仗叔叔的支持。”唐三微笑著說道。

    寧風致拍拍他的肩膀,一臉溫和的道:“雖然唐昊兄歸隱,但他有你這麼一個好兒子一定很欣慰。今日我們所談之事說不上是誰支持誰,從宗門角度看,這是對我們互惠互利的。你放心,這件事只有我們幾人知道。皇室那邊我會處理的。我已經大意了一次,險些陷宗門於毀滅。絕不會再有第二次了。你選好唐門的地址後,就讓榮榮來通知我。你所需要的東西,我會秘密送來。有什麼事,就讓榮榮傳話。我們地見面不能太頻繁,以免引人注意。”

    唐三頷首道:“我明白,您放心。榮榮他們回來了。”

    眾人目光轉向剛剛走進院子中地奧斯卡和寧榮榮。寧榮榮頓時羞的抬不起頭來,但卻依舊緊緊地握著奧斯卡的手。

    奧斯卡二次拜見,恭敬的向寧風致行禮,“寧宗主,您好。”

    寧風致看看女兒,再看看奧斯卡,歎息一聲,道:“你這傻小子,當年為什麼要那麼執著的離去呢?你知道這些年榮榮是怎麼過的麼?宗門雖然有宗門的規矩,但難道身為宗主我就不會考慮女兒的幸福?”

    奧斯卡心中一喜,“那這麼說,您是同意我和榮榮的事了?”

    寧風致臉上流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連宗門所在都已被毀,曾經的規矩還能有什麼用?你們年輕人的事,就自己處理吧。我只對你叮囑一句話。你要時刻記得,我寧風致一生之中,只有榮榮一個女兒。你明白麼?”

    奧斯卡心中凜然,正色道:“寧宗主,您放心,我現在已經有了一定的力量能够保護榮榮。誰想要傷害榮榮,一定要先踏過我的屍體。”

    一旁的馬紅俊瞪大了眼睛看著奧斯卡,先前他已經從唐三那裡聽說奧斯卡回來了,雖然奧斯卡的改變不像唐三那麼徹底,但現在他那一臉剛毅的樣子還是和以前有了很大變化。

    “寧宗主,小奧要是對榮榮不好。我們都不會放過他。”

    奧斯卡目光和馬紅俊對視一眼,兩人雖然都沒有對對方說話,但那無形的兄弟之情還是瞬間令氣氛變得熱烈起來。

    旁邊地骨鬥羅突然開口了,“奧斯卡,你說你已經有一定的力量保護榮榮。我想知道這力量是什麼。榮榮作為輔助系魂師,如果最親近的人無法保護她,坦白說,我還是無法放心。榮榮是七寶琉璃宗的小公主,我一直當她做孫女看待。你走了五年,讓我們看看你的成果。”

    聽了骨鬥羅的話。寧風致也微微點頭。當初奧斯卡走的時候說過的話他們都聽到了。他們也相信,如果沒有獲得一定的成就,奧斯卡是不會輕易回來的。他們都想知道。一名食物系魂師究竟憑什麼來保護一名輔助系魂師。

    奧斯卡點了點頭,他本來也沒想過只是用自己對榮榮地感情就能征服寧風致。

    安慰的捏捏寧榮榮的手。上前幾步。他能够清晰地感覺到背後寧榮榮那充滿關切的目光,心中頓時豪氣上湧。

    “小三,借一滴你地血給我。”奧斯卡向唐三說道。

    唐三沒有問為什麼,右手拇指在中指一劃,屈指彈出,一滴血液緩緩朝奧斯卡飛去。

    唐三的暗器手法何等強悍,那滴鮮血飛的很慢。令奧斯卡有足够的反應時間,當鮮血來到他面前的時候更是緩慢落下。

    這一幕看的寧風致與古榕暗暗點頭。對於之前唐三與他們所說的事更增添了幾分信心。

    奧斯卡微微一笑,全身魂力勃發,刹那間,六個最佳配比地魂環同時出現在他身體之上。

    看到這六個魂環。寧風致和古榕不禁暗暗點頭,不管怎麼說,奧斯卡這些年也並未荒廢,魂力等級並不在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之下。一想到這些孩子都還只有二十出頭的年紀,他們也不禁有些嫉妒起來。

    如果說五年之前,從真正實力上來看,武魂殿的黃金一代對史萊克七怪還有壓制的能力,那麼,五年後地今天,武魂殿的黃金一代最多能够和他們持平就已經很不錯了。別忘了。黃金一代的年紀可是要比史萊克七怪大上不少的。

    “老子有根鏡像腸。”

    奧斯卡的動作很快。身上第六魂環驟然閃亮起來,一圈黑光從他掌心處湧出。瞬間將那滴鮮血納入其中,緊接著,他掌心處頓時湧出强烈的魂力波動,第六魂環也不斷重複著擴展和收縮的過程。

    此時,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他手上,之間在那强烈的魂力波動之中,一根淡銀色的香腸緩緩成形。

    突然,奧斯卡臉上流露出一絲痛苦之色,原本充滿自信地眼神中多了幾分驚駭之色。緊接著,他手中地銀色香腸出現了變化,原本只是一根的銀色香腸突然又分裂出了一根比較小地,同時呈現在他掌心之中。而奧斯卡卻發現,自己的魂力並非以前製造鏡像香腸那樣减少三分之一,而是銳減一半。

    當一大一小兩根銀色香腸成形之後,奧斯卡才算是松了口氣,有些無奈的看著唐三,道:“小三,你的血液效果實在太强大了一些。”

    唐三聯想起之前自己在剛見到奧斯卡時他吃下的那抹銀光,心中對他這第六魂技多少猜到了一些。微笑道:“那你就趕快向我們展示一下,你這第六魂技的效果吧。”

    奧斯卡呵呵一笑,道:“展示效果總需要一個對手。你就算了,胖子,來,我們兄弟這麼多年沒見,就先手談一次,親熱親熱吧。”

    馬紅俊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小奧,你沒搞錯吧?你要和我切磋?”

    奧斯卡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向馬紅俊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馬紅俊看向唐三,唐三遞給他一個肯定的眼神,而另一邊的寧風致和古榕臉色都變得饒有興致起來。

    一名食物系魂師要挑戰一名强攻系魂師,儘管雙方的武魂相差一個檔次,馬紅俊還只是魂王,可不要忘記,馬紅俊這個魂王的武魂乃是火鳳凰。如果不是他修煉不像唐三、寧榮榮那麼刻苦,此時也應該有六十級左右地水準了。論爆發力。他在史萊克七怪中絕對是名列前茅的。

    馬紅俊緩步走到奧斯卡身前十米外站定,捏了捏自己的手指,發出一陣哢哢的骨骼聲響,壞笑著看著寧榮榮,“放心,榮榮,我會手下留情的。”

    奧斯卡沒好氣的道:“來吧,我不需要你手下留情。”一邊說著,他已經將手中的銀色香腸吃了下去。在他全部的六個魂技之中,惟有這第六魂技作用在自己身上後是不會因為自身吃下而减少威力的。

    馬紅俊胖乎乎的身體微微一晃。赤紅色地火焰驟然騰起,周圍的空氣頓時變的扭曲起來,澎湃地熱量釋放開來。那濃郁的火焰在他背後似乎形成了一個火鳳凰地圖形。

    誰也沒想到的是,首先動手的是奧斯卡。只見他眼中銀光一閃,還沒等胖子反應過來,十餘根混合著藍、金、紅三色的藍銀皇已經驟然從地面鑽起,刹那間完成了一個藍銀囚籠,將胖子那全身冒火的身體籠罩其中。

    馬紅俊大吃一驚,下一刻,奧斯卡的右臂已經抬了起來。閃亮的金光混合著一抹血色開始在他右臂上飛速凝結。

    “這是……”寧風致瞪大了眼睛。

    奧斯卡臉色平靜地古井無波,但他身上釋放出的魂力卻顯得極其濃郁。

    從奧斯卡手臂上釋放出的能量,馬紅俊終於感覺到了危機,再也不敢托大,全身火焰驟然增强。浴火鳳凰、鳳翼天翔兩大強勢增幅技能同時釋放而出。

    但是,困住他的藍銀囚籠在這樣的高熱下依舊不為所動,極其堅實地籠罩著他的身體。

    奧斯卡的複製鏡像腸是以唐三的血液為引,雖然為了製造這根香腸他付出了更多的魂力,但這根香腸複製的也是唐三的實力。甚至包括了血液中所包含的冰火免疫雙内容。哪怕是鳳凰火焰也無法將那藍銀皇融化。

    但是,馬紅俊這些年也不是白白修煉的,只見他猛的吸了口氣,肚子頓時膨脹起來,在他身體周圍地火焰頓時變淡黯淡了許多,一道凝實地火光驟然從他口中噴吐而出。與其說那是一道火線。到不如說那是一根由火焰凝結為實體的利箭。

    轟地一聲,增强壓縮版的鳳凰火線重重的轟擊在面前的藍銀囚籠之上。強橫的爆炸力頓時將眼前的藍銀囚籠炸開了一個缺

    奧斯卡此時雖然複製了唐三的魂技。但是,他自身的魂力也在之前施展第六魂技的時候消耗了五成,再支持唐三那第五魂技藍銀霸王槍,立刻就出現了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心中不禁暗暗苦笑,可又不得不全力以赴催動魂力向自己右臂注入。

    馬紅俊接連三口鳳凰火線噴在藍銀囚籠之上,終於將這堅實的屏障炸開,背後巨大的火焰雙翼展開,迎著奧斯卡就撲了過來,身上的第四魂環同時閃亮,正是他那強橫的後手控制技能加强爆發力的鳳凰嘯天擊發動了。

    先不說奧斯卡能否閃躲的開鳳翼天翔的速度,就算他能够躲開,接下來,馬紅俊必然能够將他的强爆發力展現出來,驚濤拍岸的攻擊不斷釋放之下,對唐三魂技還不熟悉,魂力又已經大量消耗的奧斯卡也很難抵擋得住。

    就在這個時候,奧斯卡眼中銀光再閃,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原本的一個奧斯卡驟然變成了兩個。而這第二個出現的奧斯卡手中飛揚起無數藍銀皇,直奔馬紅俊擋去。

    鏡像分身,鏡像頭骨之技能。在發動鏡像頭骨效果之後,奧斯卡的鏡像香腸複製能力提升百分之十,也就是說,原本能够發揮百分之七十的複製魂技效果提升到百分之八十。同時,複製出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這個複製體擁有本體百分之八十的能力,持續一分鐘。

    這才是那只兩萬年修為的鏡影獸帶給奧斯卡的全部好處,那額外百分之十的增幅就是同一魂獸出產的魂環、魂骨全部吸收的特殊增幅。

    突然多了一個奧斯卡,馬紅俊頓時有些不適應,雖然在他強橫的爆發力下,那又被削弱了百分之二十的分身根本無法傷害到他,但也足以起到抵擋作用。轟然巨響中,鳳凰嘯天擊就作用在了分身身上。而此時,奧斯卡準備良久的藍銀霸王槍也終於完成了。

    分身在鳳凰嘯天擊面前毫無懸念的潰散,但那赤金色的霸王槍也已經到了胖子面前。

    馬紅俊的實戰經驗何等豐富,相比剛接觸近戰時間不長的奧斯卡來說,還是要强了不少,危機之中絲毫沒有慌亂,右臂提起,濃郁的火焰噴吐而出,化為一隻身長三米的火鳳凰,正面迎上了藍銀霸王槍的轟擊。

    這正是馬紅俊在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結束後獲得的獎品爆裂焚燒之火焰右臂附帶的技能鳳凰爆裂擊,魂骨與他武魂結合之後,就形成了這個技能。可以瞬發強橫的爆裂内容火焰攻擊,威力之强,絕不次於鳳凰嘯天擊的最後爆發。而消耗的魂力又很少。可以說是馬紅俊的秘密武器。也正是擁有這塊魂骨之後,他的鳳凰火焰中才多了爆裂這個内容,對付像唐三那種火免疫的特質有不小的好處。

    轟

    劇烈的轟鳴驟然爆響,强烈的魂力波動四散飛騰,骨鬥羅身形一閃,已經擋在了寧榮榮和寧風致身前。而唐三則是快速的後退幾步。

    强烈的魂力波動令他們身後的木屋一陣簌簌發抖,幸好他們的技能在碰撞後兩人都控制著盡可能朝空中釋放,這才沒有造成不可挽回的結果。

    馬紅俊此時已經處於藍銀霸王槍附帶的眩暈狀態之中,但奧斯卡也並不好受,他畢竟不是唐三,雖然藍銀皇附帶著火免疫效果,可他自身卻並不能做到火免疫。再加上分身被破和魂力大量消耗,此時已經無法再進行任何追擊。再打下去,獲勝的肯定還是馬紅俊。當然,這並不是說奧斯卡的魂技不强,而是因為他的複製鏡像腸是現場製作,而不是事先製作好的,導致自身魂力不够,無法支持更多的魂技,對唐三的魂技使用又不十分瞭解。

    不過,奧斯卡顯然不願意就此認輸,只見他左手一伸,黑光湧動,唐三的昊天錘赫然出現在他掌握之中,可惜,手腕一沉,昊天錘墜地消失不見。

    在小舞的魂骨影響下,唐三的昊天錘進化後,重量已經達到了恐怖的八百斤,可不是現在的奧斯卡所能拿動的。他複製的只有唐三的魂技,可沒有唐三那樣的體魄。

    馬紅俊此時也從眩暈狀態中恢復過來,清楚的看到奧斯卡手中昊天錘落地的樣子,忍不住道:“我靠,小奧,你什麼時候連三哥的兩個武魂都有了。”

    奧斯卡苦笑道:“暫時擁有有什麼用。我還不太會使。而且之前魂力消耗的太大了。”

    一旁的寧風致已經從驚訝中恢復過來,“就到這裡吧。奧斯卡,能不能給我們講講你這第六魂技的效果。還有,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應該已經擁有了一塊魂骨吧。”

    寧風致畢竟是七寶琉璃宗宗主,從奧斯卡與馬紅俊這一戰中他已經看出了很多東西。馬紅俊可不是普通的魂王,以他的實力,一般的魂帝也絕不是他對手。奧斯卡明顯對複製過來的魂技運用不熟練,還因為複製技能而消耗了大量的魂力,即使如此,也和馬紅俊抗衡了一段時間而不落下風。這對於一名食物系魂師來說,已經令他極其驚豔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