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奧斯卡也不隱瞞,在他心中,寧風致可是他未來的老丈人。

    “我的第六魂技是獵殺一隻兩萬年修為的鏡影獸而來,效果是複製。只要擁有魂師的一滴血液,我就可以通過自己的魂技製造出一根複製鏡像腸。任何人服用後,都可以擁有那名提供血液魂師百分之七十威力魂技三分鐘。如果使用者的魂力等階不如提供血液者,那麼,只能複製出相應等階的魂技。也就是說,如果小三是七十級,我是六十級,那麼我只能得到複製效果中的六十級以內各種魂技,而無法使用第七魂技武魂真身。您看的沒錯,我已經獲得了一塊頭骨,運氣很好,這塊魂骨也是來自那只鏡影獸,提供技能鏡像分身,分身會擁有我使用它時百分之八十的能力。同時這塊魂骨會增强我複製鏡像腸百分之十的效果。複製技能從百分之七十的威力提升到百分之八十。”

    不論是寧風致、古榕,還是唐三、馬紅俊和寧榮榮,都聽的很認真。聽完奧斯卡的話,寧風致長出口氣,“運氣總是會落在有準備的人身上,你這絕不只是簡單的運氣而已。這五年,你所付出的我能想像的到。奧斯卡,我現在給一個選擇。小三告訴我,說他準備建立一個名叫唐門的宗門。但我不希望你加入這個宗門,和我一起回七寶琉璃宗吧。七寶琉璃宗需要你這樣的人才。只要你跟我回去,我就同意你和榮榮的事。”

    “爸爸”寧榮榮不滿的嬌嗔道。

    寧風致的臉色頓時變的嚴肅起來,“丫頭,這關係到宗門的興衰。以前的奧斯卡沒有保護你的實力,但他既然現在已經擁有了,我就要更好的培養他。讓他加入宗門,為宗門出力。這樣你們倆的事情也將减少許多阻力。”

    聽了寧風致地話,奧斯卡不禁愣住了,他也是聰明人,很清楚的明白。寧風致這是讓他在與唐三的兄弟之情和對寧榮榮的感情之間做一個抉擇。

    正在這時,唐三細微的聲音在奧斯卡耳邊響起,“趕快答應寧叔叔,這是你最好的機會。你外出歷練五年,這麼多年地努力為的是什麼?就算你在七寶琉璃宗,我們也一樣是好兄弟。”

    奧斯卡朝著唐三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唐三正在向自己使眼色,他知道,剛才唐三是在用逼音成線的方法提醒自己,之所以不是明說出來,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更好的得到寧風致的認可。

    扭過頭,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寧榮榮俏臉之上,寧榮榮的臉色顯得有些複雜,也有些迷惘,她當然希望和奧斯卡能够在一起。可她也絕不希望因為兩人之間的感情影響到史萊克七怪之間地關係。

    奧斯卡的目光終於回到了寧風致臉上,沉靜的搖了搖頭,“對不起。寧宗主,我不能答應您地要求。”

    “小奧”唐三焦急的叫出聲來。

    奧斯卡向唐三抬起手。封锁他再勸說自己。向寧風致道:“寧叔叔。我愛榮榮。我願意用我地一切去愛她。但是。唐三是我地好兄弟。雖然他天縱奇才。我自認不如。但是。現在正是他最需要幫助。最需要兄弟地時候。不論是向武魂殿復仇。還是復活小舞。都非易事。如果這個時候我選擇為了榮榮而離開他。我恐怕一生都無法原諒自己。但我也同樣不會放棄榮榮。我一定會用我地管道打動您。總有一天讓您答應榮榮與我在一起。”

    寧風致目光淩厲地注視著奧斯卡。奧斯卡一臉坦然地回望著他。說出這番話。他心中舒暢無比。兄弟與愛人同樣重要。他絕不會放弃任何一個。

    漸漸地。寧風致地目光變得柔和下來。淡然一笑。“奧斯卡。雖然你地答案很狡猾。但那我不得不承認。這是我想要地最完美地答案。一個為了女人而放弃夥伴地男人。是不值得信任地。你已經打動了我。好好幫助小三吧。我希望看到你們史萊克七怪能够再創輝煌。”

    奧斯卡目瞪口呆地看著寧風致。這才明白。剛才他地話只是對自己地一個考驗而已。

    “寧宗主。那您是同意我和榮榮地事了?”

    寧風致眉頭微皺。“你還叫我寧宗主麼?”

    可能是出於激動的緣故。奧斯卡的反應也是在是快了點。兩個字衝口而出,“岳父。”

    看著奧斯卡那一臉激動的樣子。寧風致不禁失笑,“這個又似乎太早了一點。你還是先像小三那樣稱呼我吧。”

    奧斯卡有些尷尬的撓撓頭,這才叫出一聲寧叔叔。在他叫岳父二字的時候,寧榮榮已經羞的轉身就跑。她和奧斯卡的事終於得到了父親的正面認可,再沒什麼可擔心地了。

    寧風致沒有讓唐三他們送自己,直到他和古榕地身影在樹林中消失時,奧斯卡還是一臉傻笑的樣子。

    “行了,再笑你地嘴就要咧到耳根子了。”馬紅俊不無嫉妒的說道。

    奧斯卡回醒過來,五年過去了,他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心情如此輕鬆了。嘿嘿一笑,道:“讓你嫉妒去吧。哥終於可以和榮榮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今天晚上我請客,咱們不醉不歸。對了,叫上弗蘭德院長、大師、二龍老師,趙老師他們一起。五年沒見他們了,真挺想念他們的。”

    夜幕降臨,唐三靜靜的躺在床上,臉上流露著淡淡的微笑。

    他是在不舍的用內力將微醺的醉意驅散。今晚,史萊克七怪再次五怪重聚,大家都喝了很多酒,奧斯卡也講述了許多他在北方的故事。因為他的平安歸來,每個人都極為興奮。

    但是,在興奮之後,抱著小舞回到房間,唐三卻不禁黯然神傷。他為奧斯卡和寧榮榮祝福,可越是看到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他就越會想起小舞為了救自己那獻祭時的樣子。

    將面龐貼在小舞那柔軟的皮毛上,聞著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氣。唐三的心劇烈的顫抖著。

    化身兔子的小舞在他頭上蹭了蹭,很享受與唐三貼近的感覺,這一夜,唐三出奇地沒有修煉,但在他的夢境卻只有那梳著長長蠍子辮的少女。

    第二天一早,唐三就出了史萊克學院。昨天因為奧斯卡歸來而沒做的事今天他還要去完成。既然下定决心要做什麼。他就會抓緊一切時間去做。

    出了史萊克學院,唐三一直向天鬥城城南走去。他也不怕自己被認出來,畢竟,就算是武魂殿,見過自己新形象的也只有那少數幾人而已。哪怕是畫影圖形也沒那麼快傳到這天鬥城。

    城南。唐三來到一處府邸前停下脚步。

    從外面看去,這座府邸占地面積極大,厚實高大的院牆超過了四米。要知道,哪怕是一般地貴族,也不會被允許蓋如此高大院牆的。

    府邸大門門樓高度更是超過了六米。有些搞笑的是,這座府邸門前矗立著兩尊石雕,而這兩尊石雕的樣子卻是猩猩模樣。就像是縮小版的泰坦巨猿二明。

    大門前,站著兩名身材高壯的大漢,他們的身高都在兩米開外,身上的黑色勁裝絲毫無法遮擋他們那身强健的肌肉,就像兩尊門神一般站在那裡,雄赳赳、氣昂昂地俯視著外面街道上過往的行人。

    在府邸門樓上高懸著一塊匾額,匾額上只有一個大字,力。

    這地方唐三也是第一次來,大步上前。來到府邸大門前才停下脚步。

    “麻煩二比特通報泰坦前輩一聲,就說有故人來訪。”

    兩名壯漢面無表情的看著唐三,上下打量了他幾眼,其中一人甕聲甕氣道地:“稍等。”說完,轉身推開大門就走了進去。

    當他推開門的時候,唐三看到,那扇大門的厚度起碼超過了兩尺,極其厚重。他不禁暗暗咋舌,真不愧是力之一族。要沒有足够的力氣,恐怕連這門都推不開吧。

    沒錯,唐三要來找的,正是擁有大力猩猩武魂的力之一族。曾經昊天宗的四大附屬宗族之一。也是當初唐昊的直屬宗族。

    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開始之前,大力神泰坦就曾經邀請過唐三來力之一族做客,但那時候唐三忙於修煉,一直沒有時間登門。他準備成立唐門,就必須要擁有屬於自己的勢力。力之一族無疑是最值得信任地選擇之一。

    力之一族的族人性格單純,以力量見長。如果運用得當。必然是極大的助力。唐三給自己製定的計畫中,現時最先要做的兩件事。一個就是要得到力之一族的支持,另一件,就是給自己的唐門找一個立足之地。

    史萊克學院地方雖然不小,但那裡畢竟是學院,而且天鬥帝國皇室眼線眾多,唐三又不能總佔據學院來發展自己的唐門。囙此,他必須要尋找一個適合唐門發展的地方。

    這些年來,唐三也有些積蓄,短時間內不會出現經濟危機。而且,昨天他也得到了七寶琉璃宗宗主寧致遠地支持。七寶琉璃宗雖然宗門被毀,但因為當時擊退強敵,多年積蓄的財富並未動搖,有了他們在背後支持,唐三現在對資源並不發愁。

    一會兒的工夫,力之一族府邸大門再次敞開,一名中年人從裡面走了出來。

    力之一族最大的特點就是身材高壯,這位中年人也不例外,唐三並沒有見過他。此人一出來,看著唐三的眼神頓時流露出幾分疑惑。

    “小夥子,你找我們族長有什麼事?”

    唐三早已想到了,想要見到一族之長當然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他也早有準備。左手一翻,黑光湧動之中,昊天錘已經憑空出現在掌握之中。

    這一次,唐三絲毫沒有壓制昊天錘自帶的氣息,頓時,一股霸道之氣彌漫而出,厚重的能量波動在他的控制下彌漫在這門前方圓數米之內。

    “大叔可認得我地武魂?”

    “昊天錘?”中年人大吃一驚。雖然唐三地昊天錘上沒有一個魂環出現,但那依舊是昊天錘啊!臉上的神色頓時變得緊張起來,“小兄弟,裡面請。”

    儘管因為唐昊地事而脫離了昊天宗。但力之一族畢竟曾經是昊天宗的附庸,乍見昊天錘,這名中年人絲毫不敢怠慢,趕忙將唐三請了進去。

    “小兄弟,你是從昊天宗而來?”中年人一邊引著唐三向裡面走,一邊試探著問道。

    唐三道:“算是吧。泰坦前輩可在宗門之中?”

    中年人趕忙道:“宗主在的。麻煩你在議事廳稍等。我這就去請宗主。”

    進入府邸內,唐三頓時有種豁然開朗地感覺,這片府邸比想像中還要大,雖然不像擁有一片城中森林的史萊克學院那麼廣闊,但也至少有史萊克學院一半大小。給人的整體感覺就是恢宏大氣。所有地方看上去都是那麼高大粗獷。

    唐三在議事廳坐了下來,靜靜的等待著,小舞他並沒有留在學院,而是將她放在了如意百寶囊中隨身帶著。他早上起來的時,恢復兔子本體的小舞還在貪睡。

    時間不長。唐三敏銳地精神力已經感覺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朝這邊而來。那名中年人引著三個人走了進來。

    看到這三個人,唐三不禁樂了,力之一族主事的祖孫三代都到齊了。精神矍鑠的大力神泰坦。還有他的兒子泰諾和唐三的同窗泰隆,一起跟隨中年人來到議事大廳之中。

    一進門,泰坦祖孫三人的目光頓時凝固在唐三身上,泰坦立刻向身邊的中年人問道:“泰興,這就是你說的從宗門來地人?”

    泰興趕忙點點頭,道:“宗主,剛才這位小兄弟已經出示過了他的昊天錘,雖然沒有魂環,但昊天錘的氣息假不了。”

    泰坦祖孫自然也認不出變了樣子地唐三。上下打量了唐三幾眼,泰坦沉聲道:“宗門不是早已封閉了麼?小子,你從何而來?”

    唐三微微一笑,道:“泰坦前輩,您還是那麼健壯。我是唐三。”

    他不打算在身份這方面過多糾纏,雙手同時抬起,藍銀皇與昊天錘分別出現在掌心之中。

    “你是唐三?”看到同時出現的兩個武魂,祖孫三人都有些發愣。

    唐三苦笑道:“外貌變了確實不好,很多老朋友都不認得我了。但武魂卻假不了。能够擁有雙生武魂的。在全大陸也沒有幾人,更何况雙生武魂還包括了昊天錘。長話短說,我的藍銀草因為二次覺醒,導致我的相貌發生了變化。泰坦前輩,泰諾前輩,泰隆,好久不見。”

    唐三說的是實話,其他的都可能作假,但雙生武魂卻是假不了的。泰坦的情緒頓時變地激動起來。“少主。竟然真的是你。你變化真大,我都要認不出來了。”

    泰隆揉了揉眼睛。瞪視著唐三,“少主,真的是你麼?”

    唐三微笑道:“你要是願意,以後還可以跟著我。”

    泰坦大步來到唐三面前,迫不及待的道:“少主,上次聽泰隆說您在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決賽後,被主人帶走了。主人呢?他還好麼?”提到父親,唐三的眼神不禁黯淡了幾分,“父親已經决定退隱了。”

    “退隱?主人還正當壯年,為什麼要退隱?我聽泰隆這小子說,主人在教宗殿前大展神威,可惜我沒能看到。難道說,是武魂殿逼迫主人退隱的?還是宗門?”

    唐三搖搖頭,道:“都不是,這是父親自己的决定。”當下,他將五年來父親對自己進行特訓,以及父親對宗門的交代簡單的說了一遍。

    當泰坦聽到唐三說唐昊自殘兩肢歸還魂骨時,不禁老淚縱橫,情緒極為激動。

    “主人啊主人,你這又是何必呢?就算不歸還又如何?當初錯不在你,要怪,也只能怪那武魂殿啊!這麼多年,老奴一直在等你回來,可你卻……”

    唐三很能理解眼前這位老人地心情,“泰坦前輩,您別難過。對於父親來說。或許這也是一種解脫。他現在守在母親身邊,不再因為外界的事而受到干擾,能够平靜的生活,挺好的。這次我來找您,是有事想和您商量。”

    泰坦勉强收斂自己的情緒,“少主有事請講。只要老夫做得到的,决不推辭。”

    唐昊可以說是泰坦看著長大的,在唐昊成年的時候,他就帶領力之一族宣佈向唐昊效忠。此時,唐昊歸隱,但唐三還在。從眼前的唐三身上,他多少看到了一些當年唐昊地影子。

    唐三正色道:“我準備成立一個宗門,名字叫唐門。我希望能得到您和力之一族地支持。”

    聽了這句話,泰坦不禁愣了一下。“少主,您要成立宗門?那昊天宗那邊,是要徹底……”

    “不。”唐三當然知道泰坦話語中的含義。“昊天宗我已經回去過了,也已正式認祖歸宗。我答應宗門長老做三件事,只要三件事做到,宗門就有重新開啟地希望。同時,也將允許我和我父親拜祭去世的爺爺。”

    泰坦一聽這話,情緒頓時變得激動起來,“少主,您是說,那些冥頑不靈的老傢伙允許您重歸宗門了?昊天宗將解封?”

    唐三微微頷首。“我和長老們有十年之約。十年之內,只要我能够擁有一個十萬年魂環,魂力修煉到八十級以上,並且親手斬殺一名武魂殿地封號鬥羅。他們就會解封宗門,令昊天宗重臨天下。”

    泰坦眼中怒光大放,“我就知道這些老東西沒那麼好說話。他們提的這是人能够達到的條件麼?要不是已經脫離了宗門,老夫定要回去和他們理論。”

    咳嗽聲從身後傳來,泰坦不悅的回頭看去,只見咳嗽的正是自己的孫子泰隆。小兔崽子,你咳嗽什麼?”

    泰隆低聲道:“爺爺,這些條件對別人或許不可能。但少主天縱奇才,也未必就做不到。”

    泰坦愣了一下,再回頭看向唐三,這才想起,五年前唐三曾經帶領史萊克七怪力挫群雄,以十五歲的年紀就獲得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冠軍。

    “少主,能否問一下。您現在魂力多少級了?”泰坦一向是個很直爽的人。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唐三也不掩飾,“我地藍銀草二次進化後。現在已經六十六級。”

    “哦,六十六級了。還挺快的啊!”泰坦喃喃的說道,而他背後地泰諾、泰隆父子卻已經瞪大了眼睛。

    “等等,等等,少主,你說什麼?你多少級了?”泰坦雖然上了年紀,但精神矍鑠,此時也已經反映過來,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唐三。

    唐三重複道:“我現在已經六十六級魂力。”

    泰坦倒吸一口涼氣,“天啊!就算是主人,在你這年紀的時候也絕對沒有你現在的實力啊!少主,看來我們這一脈終於有崛起的機會了。這真是太好了。”

    要知道,他的孫子泰隆在家族中已經算是相當不錯的天賦了,當初又跟隨唐三他們一起爭戰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獲得了大量的實戰經驗。這幾年進步同樣很快,但魂力也只不過是剛剛達到了四十八級,距離五十級還有一定差距。而唐三的魂力卻已是高達駭人聽聞地六十六級。哪怕是武魂殿的黃金一代,也沒人能與現在的他相比。

    “少主,剛才您說要建立唐門?既然昊天宗的長老們已經允許您回歸,您為什麼還要建立自己的宗門呢?”

    唐三道:“十年的時間並不短,如果我只是獨自修煉的話,十年後,最多也只是一名優秀的魂師而已。昊天宗重新回歸時,依舊是無根浮萍,如何與勢力龐大的武魂殿抗衡?所以,我打算重新奠定根基,以唐門之名在這十年中建立起屬於自己地勢力。這樣一來,不論是昊天宗回歸,還是我們對付武魂殿,至少都有著自己的勢力。一切都要從容的多。”

    “原來如此,少主果然是高瞻遠矚。我這邊沒問題。我們力之一族自從當年宣誓效忠主人之後,就一直以主人的意志為使命。蟄伏這麼多年了,也該出來活動活動。少主有什麼要求但說無妨,老夫定當全力支持。”

    看著泰坦一臉雄心壯志的樣子。唐三不禁面露微笑,雖然他早已料到此行必有收穫,但泰坦的支持卻比想像中更加直接,這力之一族與七寶琉璃宗不同。七寶琉璃宗對自己的支持大部分還是利益關係,而泰坦此時的表態已經是在告訴他,力之一族將無條件支持。

    唐三微微一笑。道:“泰坦前輩,那我就不会了。從今以後,您就是我唐門的首席長老。現時,我有兩個問題急需解决。首先,是要給我們地唐門選址,選擇一個合適地地方來紮下根基。一切都要低調進行。我現時的想法是在天鬥城內,這裡畢竟是天鬥帝國首都,就算將來武魂殿要對我不利,想在這座城市中發動。他們也要先考慮清楚。”

    泰坦哈哈一笑,道:“那還選什麼址啊,我地就是少主的。就在我這府邸好了,回頭我讓人換個牌子,以後我們力之一族二百多條命就是少主的了,您願意怎麼改造,我都全力支持。這些年,我們也有點積蓄。”

    唐三眼中流露出一絲驚喜,力之一族宗門所在地是天鬥城城南,府邸占地面積雖大,但卻並不顯眼。最為重要地是,武魂殿天鬥城聖殿位於城北,對這裡的關注自然不會太多。這片府邸力之一族經營多年,占地面積又非常廣闊,作為唐門根基所在,自然再合適不過。

    “泰坦前輩,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唐三也不跟泰坦客氣,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將唐門建立起來。將唐門絕學發揚光大,將來自己給予力之一族的,一定會比他們付出的要多。

    “少主,您還叫我泰坦前輩麼?你以後該叫我長老了,我現在是唐門長老。哦,對,我也要稱呼你宗主才對。哈哈。”再見唐三,泰坦雖然豪爽,但他卻並非表面那麼粗獷。如果唐三作為唐昊的兒子卻只是一個不學無術之輩。他是絕不會如此支持的。他從唐三的眼中,看到了當年唐昊的那股銳氣。甚至更加强烈,還有他對武魂殿那深深的仇恨。更何况唐三還有著那麼得天獨厚地天賦,泰坦相信,自己對少主的支持,未來必定能够令力之一族發揚光大。哪怕是將來重回昊天宗,地位也定然與以前有所不同。

    聽著泰坦的話,唐三也笑了,道:“其次,我需要一批鐵匠,必須是值得信任,而且鑄造工藝精良地上等鐵匠。數量越多越好。”

    聽到唐三說的這第二件事,泰坦祖孫三人的神色都變得怪異起來,泰坦苦笑道:“少主,難道您不知道我們力之一族是幹什麼的嗎?”

    唐三一愣,他還真不知道力之一族究竟是做什麼的,一時間頓時有些尷尬。

    泰坦當然不會讓唐三尷尬下去,趕忙道:“我們力之一族賴以為生的就是鑄造技藝。當初,主人的鑄造術還是跟我學的。當然,我們並不是傳統意義的鐵匠鋪,只是打造一些最為精良地武器和精美的裝飾品販賣給貴族們。我所說的財富也正是如此積蓄而來。當初我們還沒有脫離昊天宗之前,昊天宗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收入都來自我們力之一族。我之所以選擇向主人效忠,就是因為主人是昊天宗內唯一一個沒有看輕鑄造術的人。論鑄造術,老夫如果自認天下第二,那絕沒有人敢認天下第一。哪怕是你父親,在火候上也要略差一些。只不過他擁有昊天錘,魂力又優於我,所以打造出的成品才可能在我之上。”

    聽泰坦這麼一說,唐三頓時呆住了,有種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感覺。力之一族竟然以鑄造為名,優秀的鐵匠是他最為需要的資源。沒想到卻這麼容易就獲得了。

    “長老,這是我回來以後聽到地最好消息。真是慚愧,我甚至不知道力之一族就是以鑄造起家。”唐三的興奮溢於言表。

    泰坦有些疑惑的道:“宗主,您要優秀的鐵匠做什麼?難道要打造防具麼?可是,到了你這個級別,外物的作用已經很小了。畢竟,我們精研鑄造術的鐵匠在大陸上一向是最卑微的。”

    唐三微微一笑,道:“以前或許是,但以後絕對不會在這樣。長老,您看這個。”一邊說著,唐三從懷中將自己的諸葛神弩摸了出來,遞到泰坦手中。

    泰坦接過諸葛神弩,他背後的泰諾已經忍不住道:“少主,這東西我好像見你用過。當初你似乎就是用它擊敗我地吧。”

    唐三點了點頭,道:“此物名為諸葛神弩,內藏四十八根弩箭,在使用前需要調整機璜,一次性釋放十六根弩箭,攻擊力可以擊破四十級以下魂師地防禦,射速極快。”

    泰坦翻過來掉過去的仔細看了一遍,喃喃地道:“這是用鐵精打造而成的,看這鐵精的材質,應該是昊天宗的亂披風錘法錘煉而成,質地均勻,韌性十足,真是不錯。”

    一邊說著,他那粗壯的手指突然快速在諸葛神弩上摩挲起來,突然,唐三只覺得泰坦眼中精光一閃,緊接著,一連串的機械摩擦聲有節奏的響起,他目瞪口呆的看著泰坦竟然已經將諸葛神弩大卸八塊,全部變成了零件。

    要知道,唐門的諸葛神弩製造不易,工藝極為精良,其中至少有三個秘扣,如果有人妄圖折開的話,弩機自身就會損壞,絕不會被他人輕易找到製造方法。可那三個秘扣在泰坦面前卻似乎完全沒用,整個弩機被拆開,並未出現絲毫損壞。“長老小心,弩箭上有毒。”唐三提醒道。

    泰坦咧嘴一笑,把自己的手抬到唐三面前晃了晃,唐三這才發現,泰坦的手掌已經變成了鐵灰色,散發著淡淡的金屬光澤。

    “我們力之一族有種特殊的掌功,名叫鍛鐵手。習練之後,使用重錘鍛造,手掌就不會那麼容易被磨損,同時也可以隔絕絕大多數毒素侵襲。”

    唐三心中一驚,這鍛鐵手豈不是和自己的玄玉手有異曲同工之妙麼?不過,他很快就發現鍛鐵手與他的玄玉手不同之處。

    力之一族的鍛鐵手只是在手掌上才有那層防護,而不像他的玄玉手是全面防護的。從這一點上來看,鍛鐵手還要遜色一籌。至於兩者之間的真實區別,還要仔細研究過才知道。

    “這東西設計的真是精妙,我怎麼想不到可以鑄造出這種武器呢?”泰坦看著諸葛神弩的各個零件一陣讚歎,“在有限的空間裏,將這麼多精妙的裝置集合在一起,資料又是鐵精,難怪能够發揮出那麼大的威力。少主,你是準備要大量製造這種武器?”

    唐三點了點頭,道:“這只是其中一種。正常來看,我們是不可能與武魂殿抗衡的。但是,如果天鬥、星羅兩大帝國的軍隊,能够有一批部隊配背上類似於這樣,甚至威力更强的攻擊性武器,那麼,魂師的優勢也就不是那麼明顯了。再加上突然性。必定會令武魂殿吃上大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