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傢伙,兩個人都施展了第五魂技,這是要定勝負麼?不,唐三立刻就看出了他們的目的。火無雙兄妹之所以不惜耗費魂力發動這樣的攻擊,並不是想一下將自己擊敗,而是為升入空中的風笑天拖延時間。

    儘管當初風笑天的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輸給了唐三的亂披風錘法。但他那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威力卻相當强大。唐三現在面對的並不是他一個人,只要給風笑天足够的時間疊加攻擊力,而唐三自己則被火舞、火無雙纏住無法使用亂披風錘法蓄力,那麼,風笑天完全有把握將唐三擊潰。這個戰術他們已經演練了很多次了,由於唐三出乎意料的强大,終於還是用了出來。

    首先飛到唐三面前的,是五顆火焰流星。唐三身形一晃,脚踏鬼影迷踪,殺神領域瞬間爆發,強橫的殺氣硬生生的衝破了火舞對自己身體的鎖定。在從這五顆火焰流星縫隙間鑽過的同時,只見他右手一揮,一團幽綠色的光球朝空中而去,第三魂技蛛網束縛釋放,直奔升入高空的風笑天追去。

    而這時,第二批火焰流星已經於火無雙一起來到了唐三面前。

    唐三眼中光芒一凝,身形閃爍之中飛快後退,同時,伴隨著第五魂環閃亮,他的右臂處已是金光瑩然。

    觀戰的史萊克營員們自然不會忘記當初藍銀霸王槍給他們留下的深刻印象,一個個已是屏住呼吸,聚精會神的看著。

    長達三米的金色長槍出現在唐三右臂處。火焰流星雖快,但竟然追不上他的身體。有著藍銀皇右腿骨的增幅,唐三甚至和純敏的敏之一族拼過速度。他此時所能達到的速度自然不是火舞他們能够想像的。

    半空中的風笑天已經開始了他地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眼看著飛來的蛛網束縛,他身體驟然盤旋,鋒利的翅膀直接揮去,試圖將其斬斷。

    但是,他又一次體會到了進化後藍銀皇的堅韌程度。以風笑天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的攻擊力。面對普通的藍銀皇或許還能勉强斬斷。可不要忘記,蛛網束縛會將藍銀皇地堅韌程度提升百分之百。他這一翅斬去,竟然沒能將其展開,反而是蛛網束縛借助他的力量飛快的朝他身上纏去。頓時打斷了他的自創魂技。

    風笑天不甘的低吼一聲,要知道,蛛網束縛上可是有毒的。要是真的被束縛住,那接下來他也不用繼續戰鬥了。無奈之下,他只能暫停自己的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身上的第五魂環瞬間爆發。一層强烈地青光從身上彈出,化為無數極其鋒銳宛如實體般的風刃爆發成一團奪目的龍卷,將身體周圍地蛛網撕的粉碎。

    疾風雙頭狼第五魂技,龍捲風刃。

    火無雙因為唐三地不斷後退已經有些不耐了。猛然停下脚步。雙手在身前一圈一推。圍繞在他身體周圍那攻防一體地第五魂技幻化火龍咆哮飛出。直奔唐三追來。那火龍爆發力極其驚人。不但快速地接近著唐三地身體。甚至連唐三地殺神領域也無法驅除他地鎖定。

    火舞也及時配合兄長。控制著剩餘地火焰流星從兩旁繞向唐三。不能鎖定。她就用自己地精神力去控制。效果同樣很好。兄妹二人頓時將唐三置身於殺局之中。

    而那金光。也就在這一瞬間釋放。唐三第五魂技。藍銀霸王槍爆發。

    金光一閃而沒。火龍瞬間在空中凝固。不論火無雙再怎麼控制。它也不再動彈半分。而從其穿透掠過地金光卻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直奔剛剛穩定住身形開始施展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地風笑天飛去。儘管那金光已經被火龍削弱了一半。可那極度鋒銳地氣息和一往無前地氣勢還是帶給風笑天窒息地感覺。

    他地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剛剛盤旋了一周。自問無法接下這樣地鎖定攻擊。無奈之下。他只得二次停下。第五魂技再次釋放。憑藉著精妙控制地龍捲風刃一波又一波地衝擊。和自身在空中地飛退。這才勉强將那藍銀霸王槍地攻擊餘威消解。

    與此同時。唐三身前不遠處那凝聚地火龍也伴隨著同時爆炸地大量火焰流星在劇烈地轟鳴聲中化為一片火雨。而他們原本地攻擊目標。唐三卻消失了。

    唐三只是在火無雙面前消失,卻並未從火舞眼中失去踪迹。因為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正好是火無雙和火舞兄妹之間。而且距離火舞也只有一步之遙。

    眼看著突然在眼前放大的唐三,火舞頓時大吃一驚,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就釋放出了自己地抗拒火環。她可沒有和唐三面對面硬撼的把握。

    隨著抗拒火環地釋放,唐三卻又一次消失了。火舞這第三魂技釋放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與唐三的瞬間轉移比速度吧。

    這一次。唐三再出現時。已在火舞背後。晶瑩粗大的藍銀草直接纏繞上了這位女魂王的身體。尖利的小刺突破衣服的阻擋刺入剛剛釋放過抗拒火環,正處於魂力薄弱的火舞皮膚之中。

    强烈的麻痹感。頓時傳遍火舞全身。以她的**能力,又怎麼能從這藍銀皇中掙脫開來呢?

    此時火無雙也已經反應過來,空中的風笑天更是鬱悶到了極點,顧不上再蓄力,飛撲而下,銳利的翅膀直奔唐三劈下。

    唐三只做出了一個簡單的動作,就又一次終止了風笑天的自創魂技。藍銀皇甩動,被捆了個結實的火舞像流星錘一般朝著風笑天砸去。千萬不要懷疑唐三的準頭,把火舞當成大型暗器來使用,他的暗器手法也不會出現任何偏差。

    炫麗的藍金色光芒驟然從地面暴起,沖向唐三的火無雙頓時在那藍金色光芒吞噬下遲滯了。

    藍銀皇第四魂技藍銀囚籠變異技能藍銀突刺陣釋放。

    而下一刻,唐三已經正面來到了火無雙面前,依舊是瞬間轉移,藍銀皇與那炫麗的六環同時消失,取而代之的,而從手中砸下的昊天錘。

    火無雙因為火舞被擒先前就已經亂了方寸,護體魂力全部轉化為攻擊力凝聚在雙手上。雖然暈眩的時間很短。可當他清醒過來時。所看到的也只有那放大地昊天錘。

    這位擁有獨角火暴龍的魂王只能悶哼一聲,直接被唐三一錘砸暈在地。這還是唐三手下留情了。如果是武魂殿的人,這一錘完全可以直接要命。

    風笑天有種想吐血的感覺。他的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和五年前相比,已經進化到了五十四連斬,自問威力無窮。可威力再大的技能,你也要能用出來才行。唐三連續三次强行打斷了他地節能。而且還逼迫他用出兩次大量消耗魂力的第五魂技。此時他雖然接住了火舞,可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火無雙在唐三錘下昏倒。

    紫金色的光芒驟然從唐三眼中爆發而出,風笑天大驚之下,剛想閃躲,那光芒已經從他身邊掠過。

    光焰緩緩從唐三雙眼處收斂,他那沉穩的聲音響起,“還要繼續麼?還是你想再和我的亂披風錘法比一比?”

    風笑天飄身落地,看著懷中身上藍銀皇已經在唐三錘倒火無雙時就已經消失的火舞,臉上剩下的就只有苦澀。五年的努力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能超越眼前這個人。向火舞證明自己比他更强,才能堂而皇之地娶她入門麼?可是,五年後的今天。失敗的卻依舊是自己。差距不但沒有因為自己地努力而縮小,反而變得更加巨大了。

    儘管火舞一臉的不甘,但她也知道唐三剛才已經手下留情了。那掠過的紫金色光芒是什麼她不知道,但強橫的精神波動她還是感受的很清楚。那一下不論是落在她還是風笑天身上,都不會好受。尤其是自己,身體的麻痹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

    馬紅俊哈哈一笑,大聲喊道:“史萊克萬歲,史萊克必勝。”

    他的聲音頓時令觀戰中如癡如醉的營員們回魂,頓時。史萊克萬歲,史萊克必勝的呐喊聲驟然爆發,幾乎傳遍了學院每一個角落。

    唐三早已到了寵辱不驚地境界,抬手抓起地上的火無雙,在他肩頭連拍幾掌,用玄天功刺激他體內血脈運轉,火無雙這才清醒過來。看著唐三,臉不禁有些漲紅,就算再不服氣。他也知道,這場比試他們輸了。輸得是那麼徹底,這可是三對一啊!

    唐三見火無雙站穩,這才走到一臉懊喪的風笑天和火舞面前,一根藍銀皇探出,搭上了火舞的手臂,將注入她體內的麻痹毒素收回。

    火舞身體的抗性本就很高,在唐三的幫助下,身體的麻痹敢頓時消失了。

    原本趾高氣揚的四元素學院營員們此時都低下了頭。

    風笑天歎息一聲。“看來。我這輩子是別想超過你了。”

    唐三扭頭看向那邊因為歡呼聲而顯得有些驚慌地小舞,輕歎一聲。“如果小舞能够恢復正常,我不要這一身修為又如何?魂師的實力固然重要,但對我來說,她才更加重要。”

    看著唐三落寞的神情和眼底一閃而逝的悲傷,風笑天的心被觸動了一下,目光下意識的看向身邊的火舞。是啊,自己已經得到了最珍貴的東西,何必因為這一場失敗而抑鬱呢?

    火舞忍不住問道:“小舞怎麼了?看上去她好像有點不正常。”

    唐三沒有回答她的問題,“風兄,我們找個地方談談如何?”

    風笑天點了點頭,道:“正有此意。火舞,你和無雙先帶著大家回去吧。我和唐三聊聊。”

    火舞有些倔强道地:“不,我也要聽。讓大哥帶他們回去就是了。”

    風笑天對火舞一向沒什麼辦法,無奈地看向唐三,唐三淡然道:“那就一起來吧。”

    火無雙帶著四元素學院們有些灰溜溜的意味離去了,史萊克學院地幾比特老師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教育營員的好機會。當然,這些都不是唐三他們需要關注的。

    史萊克五怪帶著風笑天、火舞來到他們居住的木屋,唐三又拉上了小舞的手,小舞先前有些慌亂的情緒因為與他地接觸蕩然無存。

    火舞不時將目光落在小舞身上,但在她眼中,小舞卻什麼反應都沒有。就像從未見過她似的。火舞的好奇心一向很重,想問,卻被風笑天用眼神止住了。

    回到木屋中,找了一間最大的房間,眾人分別落座,大家本身也沒什麼仇怨。唐三又剛剛擊敗了他們,奧斯卡、馬紅俊、寧榮榮自然也不會再對他們有什麼强烈的敵意。風笑天一坐下,就向唐三說道:“唐三,你信不信,之前與你們學院的營員動手,並非我們故意挑釁?或許是因為你們史萊克學院天下第一學院地名頭太響了,導致營員也隨之傲氣了一些。”

    旁邊的奧斯卡道:“那也不回演變成後來的樣子吧。如果我沒猜錯,你是故意任由四元素學院的營員們挑釁,好引我們出來。”

    風笑天有些驚訝的看向奧斯卡。心中暗想,看來以前史萊克七怪的光芒大都被唐三遮住了,這個奧斯卡也非同一般。不只是身上的氣息。就連心思也如此縝密。

    風笑天索性不再遮掩,“是的,我是有這種想法。多年不見,一是想要看看你們的實力進步如何。另一個,也希望通過你們來引見一下貴學院院方。現在弗蘭德院長他們都不在,你們也能說地上話了。”

    寧榮榮道:“找我們引見,就是為了霸佔我們的校區麼?”

    風笑天有些尷尬的道:“當然不是。實話說,我們確實是看上了貴學院地校區。但卻沒有霸佔的意思。只是希望能與貴學院商量一下,能不能給我們開闢出一塊地方。我們願意出錢購買。順便也購買一些現成的擬態修煉地。你們也知道,學院遷徙後,很多東西都要從頭再來。而史萊克學院在天鬥城已是根深蒂固,正所謂大樹底下好乘涼,要是能借助幾分,我們也就更容易立足下來。”

    馬紅俊沒好氣的道:“那你們怎麼不去天鬥皇家學院那裡,他們那裡地方也不小,設施配備也並不比我們這裡少吧。你們難道不知道現在天鬥帝國皇室麾下魂師經常在我們這裡接受集訓。我們地方雖大,但要是你們四所學院一起進駐。這裡也沒地方了。”

    火舞撇了撇嘴,道:“天鬥皇家學院?你們看得上他們麼?我們還怕和他們在一起,會被那些紈絝子弟影響的我們營員風氣呢。正是因為看重史萊克學院,才希望能夠與你們合作。”

    自從進入木屋一直沒有開口的唐三終於說話了,此時,小舞正靠在他的肩膀上,雙手握著唐三的一隻大手,那靜謐唯美的樣子看地火舞都不禁暗暗有些嫉妒。

    “風兄,你還是沒有全說實話。如果我猜的不錯。現在四元素學院的境遇應該不是很好吧。如果你不能開誠佈公的說出你們具體的困難。我想,我們也無法幫你們。”

    風笑天臉色微微一變。唐三何等聰明,只是一句話,就切中要害。

    無奈的苦笑一聲,“唐三啊唐三,和你打交道,真是一件痛苦的事。你非要將我們最後這塊遮羞布也扯開麼?”

    唐三淡然一笑,“我只是想知道實際情況,也好向弗蘭德院長進言。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想必你們四所學院也不會聯合在一起,更不會遷徙到這天鬥城來。”

    風笑天點了點頭,“好吧。再隱瞞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不錯,你猜對了。現在四元素學院的情况很不好。在天鬥帝國,我們四元素學院一向都是高級魂師學院界的翹楚,哪怕是你們史萊克學院異軍突起,也無法影響我們在原本都市中地地位。但是,武魂殿的突發行動,卻徹底改變了現狀。首先受到打擊的就是雷霆學院。藍電霸王龍家族的覆滅,直接導致雷霆學院失去後臺支持。有不少回到家族的營員更是死於那一役。就算是倖存的,只要是非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人,大部分都在那件事後立刻脫離了雷霆學院,與他們劃清了界限。這一來,整個雷霆學院幾乎是人去樓空,剩餘的師生數量還不到原來的五分之一。連百人都沒有了。”

    說到這裡,風笑天臉上明顯流露出了兔死狐悲地神色,“表面看上去,武魂殿在提出了一年後進行七大宗門重選就收斂了。可實際上,他們雷霆萬鈞地毀滅了兩大宗門卻令整個魂師界都為之地震。各個宗門都在拼命的對周圍進行吞併,我們學院也正式接到了武魂殿地邀請。”

    火舞的情緒明顯變得激動起來。“狗屁邀請,武魂殿那些道貌岸然的混蛋,竟然要求我們四元素學院作為他們武魂殿學院地分院。分明就是要吞併我們。”

    風笑天冷著臉道:“這已經觸犯到了學院的底線。我們自然不會答應。但就在我們正式拒絕了武魂殿的第二天,和雷霆學院近似的情况出現了,大量的營員和老師宣佈脫離學院。雖然沒有雷霆學院損失那麼大,但也足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師生離去。正好天鬥帝國皇室前來相邀,無奈之下,我們只能决定遷徙到天鬥城來,並且重新綜合成一個學院。就叫四元素學院。現在我們剩餘的師生大都是沒有什麼家**背景,沒有宗門牽累,或者是所屬宗門與武魂殿完全對立的。是武魂殿將我們徹底推到了天鬥帝國這邊。”

    唐三想了想。道:“那你們四所學院現在一共有多少師生?”

    風笑天苦笑道:“加起來有六百多人吧。所以,你們根本不需要擔心我們來你們這裡會佔據太多的地方。我們只是想找個地方繼續生存下去。將來也好為對付武魂殿付出一些努力。四元素學院多年經營,也算有些積蓄,只要你們史萊克學院同意,改造教學樓、校舍,甚至擴充學院範圍,我們都願意出錢出力。這樣大家在一起,不但可以彼此切磋,也算有個照應。”

    七寶琉璃宗同樣深受其害。看著風笑天那一臉悲戚地樣子,寧榮榮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相互有個照應也算好事,畢竟武魂殿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奧斯卡輕輕地扯了一下寧榮榮的衣服,示意她不要多說。畢竟,四元素學院入駐史萊克學院,其中牽涉的事情極多,雖然史萊克七怪並非學院管理層,但寧榮榮本身是七寶琉璃宗的繼承人。她的話是很有分量的。

    風笑天道:“那就麻煩你們了。”

    唐三淡然一笑,道:“風兄,如果真的像你所說這樣,大家聯合起來並沒有壞處。但是,你們畢竟是客,從今天你們的表現來看,似乎並不打算放弃主導地位。這樣的話,我怕將來雙方會產生衝突。畢竟,你們地營員數量眾多。坦白說。整體實力也在史萊克學院之上。現在一切都好說,可未來卻未必就是這樣。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風笑天佯裝不懂,道:“我們一定會約束營員,絕不會與你們的營員發生衝突。而且,這件事已經得到了天鬥帝國皇室的認可。現在只差入駐了。”

    唐三微微一笑,“既然如此的話,那我想我們就沒什麼好談的了。兩位請便吧。史萊克學院乃是私產,就算是天鬥帝國皇室也不能無故剝奪學院的產業。同時,我想寧叔叔還是能够在陛下那裡說的上話的。我不太相信陛下會讓你們直接入駐到史萊克學院來。何况,如果你們真地認為這樣可以的話,那麼,我無話可說。你們儘管試試就是了。”

    現在說的好聽,將來你反客為主,難道還真的火拼麼?更何况,史萊克學院本來就是私產,就算大家是同一戰壕的,但想要什麼代價都不付出就入駐,那又怎麼可能。

    唐三在史萊克學院中,絕對是說得上話的,現在戴沐白不在,史萊克七怪明顯以他為首。就算是戴沐白在的時候,唐三的話在史萊克七怪中分量也是最終的。而他又是大師地嫡傳弟子,柳二龍是大師地老婆,馬紅俊是弗蘭德的嫡傳弟子。寧榮榮完全可以影響七寶琉璃宗地態度,眼前的史萊克五怪雖然表面上在學院裏沒有任何職務,可實際上,他們地影響力卻足以令史萊克學院。甚至天鬥帝國皇室的態度產生變化。

    “你……”火舞拍案而起,抬手指著唐三就要爆發,被趕忙跟隨站起的風笑天攔住了。

    “火舞,冷靜,冷靜點。我們這不是在協商麼?”風笑天估計勸說火舞也已經習慣了。看他那一臉賠笑的樣子,唐三不禁有些好笑。雖然火舞性格很直爽。但卻把風笑天這聰明的傢伙拿捏的死死地。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一物降一物吧。

    一邊說著,風笑天面露遺憾的看向唐三,道:“既然如此,我們的分歧實在太大了。還是等貴學院院長回來再談吧。我想,最後一定能找到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希望下次見面時我們能在同一屋簷下。”

    唐三拉著小舞的手站起身,做出一個送客的動作,風笑天拉著雙目噴火的火舞,向眾人告辭後出門而去。

    寧榮榮秀眉微蹙。道:“三哥,就這麼拒絕了他們不太好吧。四元素學院看上去也蠻慘的,而且我們又有共同地敵人。”

    唐三微微一笑。道:“榮榮,你不覺得他們來的太巧了麼?”

    奧斯卡揉了揉寧榮榮的頭,寵溺道地:“傻丫頭。四元素學院選這個時間來,不就是欺負我們學院無人麼?相信他們在來之前早就打聽清楚了院長他們都不在,我們也沒在。這是特意來立威的。一個是要用實力壓倒我們學院,另一個,也是做給天鬥帝國皇室看的。讓天鬥帝國皇室看到,四元素學院比我們史萊克學院更加重要,好進一步吞併我們。霸佔我們的地方。卻被小三恰好破壞了。打不過,那風笑天又開始使用悲情戰術,他的話或許不假。但正所謂口說無憑。請神容易送神難,等他們真的入駐了我們學院,雙方如果發生衝突的話,想趕他們走可就不容易了。”

    寧榮榮呆呆的聽奧斯卡說著,“這其中還有這麼多的道道?小奧,沒看出來,你也三哥一樣。一肚子地花花腸子。”

    奧斯卡抬手摸摸臉上的傷疤,苦笑道:“如果遇事不多想一些,恐怕我就無法回來見你了。”

    寧榮榮臉色頓時柔化了,主動拉住奧斯卡的手,雖然沒說什麼,但她那小鳥依人的樣子卻看的唐三和馬紅俊不禁同時失笑。奧斯卡也笑了,不過他的笑是洋洋得意的。

    馬紅俊問道:“那我們怎麼辦?等老師他們回來定奪麼?”

    唐三淡然一笑,道:“他們肯定不會放棄的。既然來了這第一次,就肯定會有第二次。四元素學院未來或許是我們的盟友。但目前來看。我們史萊克學院必須要掌握主導地位。這些事情不是我們需要費心地。等弗蘭德院長回來,嘿嘿……”

    馬紅俊、奧斯卡和寧榮榮自然明白唐三想到了什麼。以弗蘭德那雁過拔毛的性格,就算最後四元素學院真的入駐進來,恐怕也會被他剝層皮。論狡詐、陰險,一切向錢看,誰能比得上我們偉大的四眼猫鷹弗蘭德院長呢?

    寧榮榮看著身邊雙眼空洞的小舞,“三哥,小舞她究竟是怎麼回事?”

    唐三摟住小舞那充滿彈性的纖腰,將此行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對於夥伴們他自然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他將自己對小舞現時情况簡單地分析說了出來。

    聽了唐三地分析,寧榮榮道:“那這麼說,想要小舞真正,三哥你就要付出自己的武魂?還要是九十級地武魂。這……”

    唐三淡淡的笑了笑,“和小舞相比,付出這些又算什麼呢?如果不是她,我已經死了。我的命,我的靈魂以及一切都是她的。”

    唐三的話說的很自然,沒有慷慨陳詞的激昂,仿佛這只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而已。可越是這樣,寧榮榮、馬紅俊和奧斯卡三人的心情就越低沉。

    寧榮榮眼圈微紅,看著唐三和小舞,想說什麼,可喉嚨間又仿佛哽住了東西似的,說不出話來。她與奧斯卡也同樣分別了五年,但和唐三、小舞相比,他們卻幸福的太多了。至少他們現在已是久別重逢,能够真正的在一起。可唐三和小舞之間,卻要承受那麼多的痛苦。只有他們史萊克七怪才真正的知道,在唐三表面强大的天賦和實力背後,有著何等心酸的往事。父母、愛人,都令他承受了太多太多……

    唐三微微一笑,道:“你們別這樣,小舞身體恢復了,大家應該替我們高興啊!小奧,我們走這些天,天鬥城沒什麼變化吧?”

    奧斯卡收斂情緒,握緊寧榮榮的手,向唐三道:“天鬥城至少表面上還算平靜。只不過聽說寧叔叔說,現在皇室內部的情况很緊張。雪夜大帝重病纏身,令所有御醫束手無策。說不定,過不了多久就要變天了。”

    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這情况他當然知道,而且,雪夜大帝所中的毒也早已不足以致命,有毒鬥羅在,那混毒的效果應該也差不多治好了。,之所以現在外放的消息如此,就是為了徹底清洗皇宮內部的一些不安定因素。這件事,唐三還和寧風致商量過。

    上次與寧風致交談時,唐三就表示,在天鬥帝國皇室沒有完全安定下來之前,他是不會主動與皇室合作的。因為那樣他不知道是幫了敵人還是幫了自己。與皇室合作的大前提,就是皇室內部不再有任何問題存在。

    寧榮榮道:“爸爸已經將第批資助我們唐門的資金給我了。這次你們真沒白去,一下子咱們唐門就有上千名魂師。看來,用不了多久,人數就能超過我們七寶琉璃宗了。”

    唐三搖了搖頭,道:“不,唐門絕不輕易招人,我們現在以單屬四宗族為根基,除非是絕對信得過的魂師,否則絕不招新人進入。而且,一切都要以最低調的管道處理。現在除了我們唐門自己的人和寧叔叔之外,誰也不知道唐門是屬於我們的。不論我們在外面如何,都需要一個秘密的避風港灣。在回來的路上我已經和泰坦前輩商量過了,唐門那邊,暫時還懸掛力之一族的牌匾。”

    奧斯卡贊同道:“小心駛得萬年船,小三,那我們什麼時候搬過去?”

    唐三微微一笑,道:“四元素學院出現,我們總要等到老師他們都回來才能離開。史萊克學院也是我們的家,總不能讓人上門欺負了。”

    寧榮榮嘻嘻一笑,道:“這個其實好辦,回頭我把古爺爺請過來,看誰還敢來鬧事。三哥,你們剛出去了這麼久,我和小奧在學院裏都要悶死了。我們就趕快搬吧。何况,唐門改造可需要錢哦。”

    唐三失笑道:“你這麼心急啊,我們的小財神。”他和寧風致達成的協定很清楚,唐門的財務由寧榮榮掌管。畢竟,七寶琉璃宗也不回白白給錢,由寧榮榮來控制,寧風致自然放心的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