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正在這時,白沉香端著一盤烤熱的乾糧走了過來,先遞給唐三,唐三接過一些,然後沖著馬紅俊的方向努了努嘴。

    白沉香是個聰明的靚女,她雖然沒聽到剛才胖子低聲說的話,但隱約中也感覺到了幾分不對。很隨意的走到胖子身邊坐了下來,將手中的乾糧遞到他面前。

    熱氣騰騰的食物令馬紅俊微微一愣,扭頭看向白沉香。白沉香將手中的食物全都塞到他手裡,站起身,走到後面,距離篝火較遠的角落處,雙手環抱著膝蓋坐在那裡,將下巴放在膝蓋上發呆。

    她坐下的位置已經脫離了史萊克七怪圍成的,一個人顯得很孤單。

    馬紅俊下意識的扭頭向白沉香看去,當他看到她一個人孤坐在那裡的樣子時,硬起來的心頓時軟化了。低聲向身邊的唐三問道:“三哥,她吃了沒?”

    唐三聳了聳肩膀,道:“我不知道,你自己去問她就是了。”

    “我……”胖子猶豫了一下,看著唐三喂小舞吃東西的樣子,他終究還是站起身,向白沉香走去。

    正在這時,突然,白沉香猛然發出一聲尖叫,整個人如同箭矢般躥了起來,驚慌之中,她也顧不得前方有沒有障礙物了,這一沖,正好撞到了馬紅俊懷中。

    “小心。”眼看白沉香疾速撞來,胖子也顧不得手中的東西了,趕忙撇開食盤,用自己肥胖的身體迎上了白沉香。

    白沉香只覺得自己仿佛撞上了一個軟墊子,雖然沒有撞疼,但在驚呼中,人已經反彈而回。就在這時,一雙有力的手臂分別環上了她纖細的腰肢和背部。重新將她拉入那很有彈性的軟墊子之上。

    “怎麼了?”馬紅俊一邊問著,小眼睛中精光四射,朝著白沉香之前所在的地方看去。淩厲的殺氣伴隨著他繃緊地肥肉釋放而出,但身在他懷中的白沉香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仿佛被一層壁壘包圍著,說不出地安穩舒適,驚慌的心頓時平復了許多。

    “有。有老鼠……”白沉香幾乎是囁嚅著說道。

    “老。老鼠?”馬紅俊瞪大了眼睛。身上地殺氣頓時蕩然無存。有些無言。但他很快就被懷中地女孩兒吸引了。那是一種前所未有地舒服。他抱過地女人不少。但卻從未有任何一個女人帶給過他這樣地感覺。

    柔軟而清新。淡淡地處子香氣成為了最誘人地氣息。低頭看向那如同小羔羊一般伏在自己懷中地女孩兒。他整個人地心都在顫抖。呼吸也頓時變得粗重起來。

    史萊克七怪地其他人只是在白沉香驚呼時站起。而此時卻極有默契地重新坐下。根本沒去看他們地方向。

    “啊!”白沉香輕啊一聲。在胖子懷中掙了一下。頓時將滿心綺念地胖子驚醒。下意識地鬆開手臂時。白沉香卻已經蹲下身體。去撿之前掉在地上地食物。他清晰地感到。白沉香粉嫩地小耳朵都已經紅了。低著頭。根本就不敢看他。

    白天地不快此刻已經蕩然無存。胖子傻呵呵地笑了。喃喃地自言自語道:“原來老鼠也能讓我覺得這麼可愛。”

    白沉香的身體明顯僵了一下,抬手在胖子腰間軟肉用力地掐了一下,微微抬頭,“惡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把揀起地食物塞給他,轉身跑到篝火旁去了。

    胖子就算再傻,這時候也知道自己該幹什麼,趕忙拿著食物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毫不客氣的坐在白沉香身邊,把乾糧外層沾了些灰塵的地方都剝下來自己吃掉,把裡面還熱著的心遞給白沉香。

    白沉香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卻並沒拒絕,接過來一點點的吃著。篝火堆周圍的氣氛也囙此而重新恢復了和諧,嗯,很和諧。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天剛濛濛亮,眾人就已啟程,而馬車內的氣氛也與昨晚差不多,和諧了許多。馬紅俊依舊坐在角落裏給白沉香讓出更多的位置,但他明顯不再是賭氣,白沉香看上去和以前沒什麼不同,但如果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她是盡可能的不讓自己去看胖子。

    除了偶爾下馬車活動一下,休息一下馬匹之外,接下來的數天,眾人一直在趕路中度過,每到晚上才會停下來真正休息一段時間。

    十天后,他們已經進入天鬥帝國西陲,馬匹也已經在上一座城市換了。新換的四匹馬足以堅持將他們送到海邊了。

    “前面有個村子,唐宗主,我們是不是休息一下?”駕車的七寶琉璃宗弟子早就被叮囑過,此行並不是以寧榮榮為首,一切都聽唐三吩咐。

    唐三道:“那就休息一下吧。”這會兒已經是下午了,天氣漸凉,馬匹的體力消耗很大,中午雖然休息過一次,但在晚飯之前也總要再休息一次才能保持速度。

    馬車繼續前行一會兒,停了下來,就在史萊克七怪以為抵達了村子準備下車休息時,車沿傳來輕輕的敲擊聲,那名駕車的七寶琉璃宗弟子道:“唐宗主,好像有些不對。我們快到村子了,可村子卻靜的出奇,村子外的耕地裏也一個人都沒有。”

    眾人對視一眼,戴沐白道:“走,下去看看。”眾人紛紛下了馬車,朝前方看去。

    就在距離他們大約還有半裏左右的地方,有一座小山村,村子看上去不大,也就是百來戶人家。村子周圍是大片的耕地,正如那七寶琉璃宗弟子所說。從此處看過去,村子裏靜的出奇,耕地中也是一個人都沒有。

    唐三目力凝聚,憑他的紫極魔瞳看的自然比七寶琉璃宗那名弟子要遠的多,五百米的距離瞬間拉近,“是不對。村子好像遭受了破壞,很多農戶家的房子都破損了,而且是用鈍器破損的樣子。還有血迹。血迹尚未乾涸。應該發生不久。”

    那名七寶琉璃宗弟子目瞪口呆地看著唐三,心中暗想,這麼遠也能看得到?你不是裝的吧。但是。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卻都沒有任何質疑地意思。

    白沉香道:“三哥,我去看看。”

    唐三點了下頭。戰鬥白沉香或許不行,但比速度,就算是敏攻系的朱竹清也未必强過她,她還能飛,自保是毫無問題的。

    白影一閃。白沉香已經躥了出去,身體在半空之中背後雙翼展開。瞬間就化為一個白點升入高空而去。通過七怪與劍鬥羅那一戰,她深深的明白自己與這些年青一代翹楚之間的差距,這次隨七怪出海,她總要展現一下自己的能力。做好自己能够做到地偵查工作。

    戴沐白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白沉香使用武魂。朱竹清讚歎道:“好快的速度。不愧是純敏系魂師。要是她地魂力等級再高一些,恐怕我們連她的身形都捕捉不到了。”

    唐三微笑道:“我們就在這裡等一會兒。”

    時間不長,白沉香已經疾飛而回,速度比離去時有過之而無不及。幾乎只是在空中看到一個白點,下一刻,她就已經落在了眾人面前。

    當她落在眾人面前時,史萊克七怪發現,白沉香的臉色極為難看。蒼白如紙。胸口還在不斷的起伏著,仿佛强忍著什麼似地。

    馬紅俊剛想上前去問問。白沉香卻猛的撲到旁邊的一株大樹旁大吐起來。

    史萊克七怪面面相覷,奧斯卡忍不住道:“胖子。你不是對人家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吧?香香這靚女不錯,你可要對人家負責啊!”

    馬紅俊翻了個白眼,“傷天害理你一臉,我連她小手都沒拉過。”一邊說著,他已經跑了上去,輕輕的拍著白沉香的背,將自身魂力柔和的傳輸過去,令她舒服一點。

    戴沐白沉聲道:“恐怕是有問題,她一定是看到了什麼恐怖或者噁心的事。”

    白沉香幾乎是吐盡了胃中地一切,才漸漸緩了過來,在馬紅俊地扶助下回到眾人面前。

    唐三眼中光芒一閃,問道:“香香,你究竟看到了什麼?”

    白沉香眼中流露出强烈的驚懼之色,“死人,到處都是死人。就在村子後面,大地都讓鮮血染紅了。至少有一百多具屍體。他們死地好慘,被一群裝束奇怪的人殺地,托著他們的屍體正往後面的山裡走。很多人內臟都流出來了,那些裝束奇怪的人甚至還用長矛挑著小孩兒的屍體,哪怕是在高空之中,我也能聞到濃濃的血腥味兒,太慘了,真是太慘了。沒死的好像只有一些年輕的女人。嘔……”說到這裡,她又忍不住幹嘔起來。

    從小到大,她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血腥場面啊!

    聽他這麼一說,眾人的臉色都沉了,戴沐白和唐三對視一眼,唐三道:“榮榮、竹清你們留下來,暫時幫我照顧一下小舞。小奧,你保護他們。沐白,胖子,我們走。”

    一邊說著,唐三左手抬起,眼中藍光閃耀,三角體狀的瀚海乾坤罩滴溜溜旋轉中從他眉心處釋放而出,一道醇厚的魂力憑空輸入其中,藍光驟然綻放,將除了戴沐白、馬紅俊和他自己之外的其他人籠罩其中。

    史萊克七怪默契已久,寧榮榮從唐三手上接過小舞,眾人聚集在馬車旁,奧斯卡道:“一切小心。”一邊說著,右手一揮,低聲念動咒語,十餘根恢復大香腸和解毒小臘腸遞給馬紅俊。

    唐三三人騰身而起,朝著村子的方向而去。而他們先前所在的位置,馬車和眾人卻都已經消失了,瀚海乾坤罩的韓海護身罩防禦與隱身效果發動。這東西神奇就神奇在它的有效範圍。只要唐三留下一絲精神力寄予其上,哪怕是遠隔百里也能將其收回。而且通過精神的聯系,也根本不怕找不到。

    三人速度全面展開,很快就繞過了村子。頓時,他們也聞到了那濃重的血腥味兒,雖然還沒有看到人影,但從被鮮血染紅的地面就能看出之前在這裡發生過的殺戮是多麼慘烈了。地上甚至還留著一些臟器,散發著令人作嘔的味道。

    唐三和戴沐白還好一些。胖子的臉色就變得有些難看了。唐三畢竟是經歷過殺戮之都磨練的,在那裡見過了太多地殺戮,而戴沐白作為星羅帝國太子。自然也沒少見識過這些血腥的東西。胖子雖然也見過死人,但這麼濃的血腥味道他卻還是第一次感受。

    戴沐白鼻子微微動了動,指向左前方,道:“他們應該是往那個方向去了。像是強盜,走。”

    三人再次動身,在他們眼中。冷意正在無形地蔓延著。

    前面不遠是一片峰巒疊嶂的山脈,這裡的山都不高。而且很適合植物生長,到處都是山林。要追跡那些目標太簡單了,只需要跟隨著地面留下的血迹就根本不會跟丟。三人進入山林,很快就追上了他們的目標。

    遠遠的。三人已經看到前方一面密集地身影,唐三運氣紫極魔瞳定睛看去,看到的竟是一片屍體。哭喊聲不斷從前方傳來。

    戴沐白就要沖上去,卻被唐三拉住了,“先觀察一下再動手。”多年地磨練已經讓他學會了謹慎。

    三人順著山林側面摸了過去,也漸漸看清了那些強盜的模樣。說是強盜,感覺上那些卻並不像是人類。

    強盜的數量大約有三百左右,身材都極為雄壯。每一個都有兩米開外的身高。堅實地體魄。最為奇特的是,他們的頭髮都是灰色的。身上毛髮極重,看上去就像是野人。嘴唇向外突出,露出兩顆比普通人大上數倍的犬牙,臉上還都塗抹著炫麗的油彩。

    看清對手,戴沐白邪眸雙瞳漸漸豎立起來,低聲向唐三和馬紅俊道:“是狼盜。沒想到天鬥帝國中竟然也有狼盜。”

    唐三疑惑的看向戴沐白,戴沐白沉聲道:“狼盜可以說是人,也可以說不是。他們是人類與一種名為疾風魔狼魂獸的結合體。四元素學院那個風笑天地武魂疾風雙頭狼武魂就是疾風魔狼地變異增强體。只不過武魂並不會具有疾風魔狼的一些本性。疾風魔狼生性奇淫,幾乎可以與任何和自己體型相近地生物交配。而且最喜歡**人類女性,當它們與人類女**配後,就會生下狼盜這種特殊的種群。可以說是半狼半人地怪物。狼盜天生具有疾風魔狼的體魄、速度和一些天賦能力。也同時具有了一定的人類智慧。極其嗜血貪淫。凡是有狼盜的地方,那裡生活的人就要倒楣了。這些狼盜不只是劫掠,而且會將人類殺死後作為他們的糧食。女人暫時留下來**,未曾懷孕的,也同樣會成為他們的食物。這就是他們為什麼會帶著那些村民屍體的原因了。”

    唐三和馬紅俊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但嚴重的殺意也頓時變得更強了。

    戴沐白沉聲道:“這些狼盜並不好對付,五百名狼盜就能戰勝萬人級別的正規軍。狼盜力大無窮,還能一定程度的操縱風的力量,就相當於是低等魂獸的存在。每一名狼盜的實力都不亞於二、三十級的魂師。而且他們生性嗜血,一旦遇襲不死不休。極難對付,幸好小三謹慎,不然我們沖上去就要面對他們的圍攻了。”

    馬紅俊忍不住道:“那怎麼辦?就這麼算了?”

    戴沐白冷哼一聲,“在我們星羅帝國,曾經有幾夥到處流竄的狼盜,貽害無窮。既然我們碰到了,怎麼能就這麼算了。小三,你來安排吧。說什麼我們也要將這些狼盜消滅掉。正面對抗,我們無法戰勝這麼多狼盜,但總有別的辦法吧。”

    唐三雙眼微眯,如果是曾經和他一起在殺戮之都闖蕩過的胡列娜在這裡,立刻就會辨別出這是唐三每次殺戮前會出現的神情。

    衣服的破帛聲從唐三背後響起,血紅色的八蛛矛破背而出,漸漸在他背後展開。

    “暗殺,不殺光他們,絕不離去。這種生物,本就不應該在大陸上存在。跟我來。”一邊說著,唐三脚下散發出一圈藍色光暈,快速的向周圍散開。這裡是山林。自然少不了藍銀草這種生命極其旺盛的植物,唐三的精神力在藍銀領域的作用下飛速蔓延。

    戴沐白和馬紅俊都感覺到自己眼前出現了一層奇异的景象,周圍地一切似乎都變得清晰起來。藍銀領域不但賦予了他們龐大的生命氣息,而且也與他們的精神力連接在一起。當然,這和寧榮榮地幻之空間相互傳遞精神力不同。只能是唐三單向傳導給他們。而唐三傳給他們的,正是通過藍銀領域增幅後精神力對那些狼盜位置的探查。

    唐三抬手前指,身體下伏,胸口距離地面只有半尺左右。完全用八蛛矛支撐著自己的身體,飛速前行。

    馬紅俊和戴沐白也同時加速。緊跟在他身後。三人就這麼向那些狼盜背後摸去。

    很快,他們就已經追到了狼盜大軍的後方,憑藉著藍銀領域對氣息的掩蓋,儘管那些狼盜地嗅覺極為靈敏。也無法發現他們。更何况還有那些村民們屍體身上散發的血腥氣息掩護。

    距離越近,唐三三人也越能看清那些村民們屍體死去地慘樣。在山林中如履平地的狼盜們甚至一邊走一邊撕下一些屍體上的筋肉送入口中大嚼。

    在接近到只有二十米的時候,唐三停了下來,藍銀領域地作用充分顯現出來,不需要說話,在他傳導給馬紅俊和戴沐白的精神力中,已經鎖定了最後面的三名狼盜。唐三指了指自己,再指指中央那名狼盜。戴沐白和馬紅俊同時點頭。表示明白。三個人。就像是隱藏在森林中的三名暗影獵手一般悄然躥了上去。

    八蛛矛彈動,此時的唐三就像是一隻人面魔蛛般悄然彈起。身體在空中蜷縮,八蛛矛也收回在身邊。盡可能的不發出破空之聲,當他來到那名背負著屍體的狼盜背後時,八根血紅色的長矛驟然舒展開來,一根粗大地藍銀皇從手中甩出,正好捆在那名狼盜地嘴上,噗的一聲輕響,八蛛矛已經強橫地刺入那名狼盜體內。

    狼盜身體一僵,想要叫喊,但那勒在他嘴上的藍銀皇卻驟然變得粗大起來,一根根尖利地毒刺直接刺穿了他的嘴部,別說是叫喊,就是張嘴也無法做到。八蛛矛上血光一閃,那狼盜的身體頓時變得乾癟下來。緩緩癱軟。

    唐三右手一托他背在背後的屍體,將那名村民與狼盜乾癟屍體同時輕放在地上,抬手拂攏村民死不瞑目的雙眼,暗暗的對他說:放心吧,我一定會替你們報仇的。

    在唐三這邊展開行動的同時,戴沐白和馬紅俊兩邊也都動了起來。戴沐白的行動最為直接有效。在躥出的同時,武魂已經釋放而出,當他那比狼盜還要強壯的多的身體躥到對方背後時,結果就已經註定了。

    兩隻粗大的虎掌一隻按在對方後腦,一隻捂住了狼盜的嘴,雙手一錯間,狼盜那粗壯的脖子就像是麵條一般被輕易翻轉。整個頭扭轉一百八十度,正好和戴沐白來了個臉對臉。

    那狼盜一生中最後看到的,就是戴沐白那雙瞳邪眸中散發的森然殺氣。

    馬紅俊殺人的速度也一點都不比唐三和戴沐白慢。為了怕釋放武魂後使空氣中溫度變化而暴露。他沒有使用自己的武魂,肥胖的身體靈巧接近那名狼盜,右臂驟然變得通紅,衣袖瞬間化為飛灰,右手直接按上了那名狼盜的頭頂。正是他火焰右臂魂骨技能內蘊爆發。

    只見那名狼盜七竅之中青烟冒起,身體在抽搐中緩緩軟倒,大腦已經被馬紅俊打入的火勁燃成了飛灰。

    三人幾乎是同時小心翼翼的將屍體放倒,對視一眼,繼續潜行。在他們經過的路上,留下了一具具狼盜的屍體,用同樣的方法,一會兒的工夫就已經幹掉了二十多名狼盜,而且沒有被前面發現。

    就在他們第八次悄然撲向前面的狼盜時,三人的目標中,一名狼盜突然停了下來,轉過身體扯開褲子要拉尿。正好看到撲向自己的戴沐白。

    戴沐白反應極快,虎掌驟然前探,一把掐住了狼盜的脖子,將其擰斷。但在他掐住對手前的一瞬間,那名狼盜還是發出了一聲悶哼。

    又是三具屍體倒下。但這一次,也驚動了前面的狼盜,頓時。狼嚎聲在山林內響起一片,百餘名狼盜同時回過身來。

    “退。”唐三冷靜的低喝一聲,地面上地藍銀草驟然瘋長,纏繞住了距離他們最近的十餘名狼盜身體。只見他雙手虛幻般的閃動中,十餘道精芒閃過,那些腿部被纏繞住地狼盜頓時哀嚎一聲。痛苦的捂住眼睛滾到在地。他們的右眼之中,都多了一枚長達三寸的透骨針。直刺入大腦之中,滾到在地時已經失去了生命。

    三人同時爆退,而他們面前也是大片的青光湧動,數十道風刃席捲而至。將他們先前所在的位置切割地一片狼藉。正是狼盜的天賦技能。

    馬紅俊和戴沐白地速度都不算太快,但他們身邊還有一個唐三,兩根藍銀皇分別纏繞在他們腰間,伴隨著八蛛矛爆退,唐三扯著兩人的身體飛快的躥出百米之外。

    狼盜發現眾多同伴被殺,一個個頓時變得雙眼血紅,四肢著地,瘋狂的朝著他們地方向沖了過來。速度奇快無比。將他們自身狼的特質完全發揮出來。四肢彈出長達三寸的利爪。强健的肌肉推動著他們在山林中縱躍如飛。

    這些狼盜很有頭腦,不只是正面追擊。還有大量狼盜從兩側繞開,準備斷唐三三人的後路。

    “小三。硬拼吧。”戴沐白大喝一聲,面對大量的狼盜,他胸中的殺機已經被完全激發出來,虎被狼追,這是他忍不了的。

    唐三簡單地判斷了一下局勢,後退之勢嘎然而止,一圈白色光環猛然從他脚下綻放開來,正是殺神領域釋放。

    與此同時,他身上釋放出地藍光也驟然增强起來,森林中的藍銀草仿佛都活了過來,以唐三地身體為中心,直徑一百米範圍內,所有藍銀草都開始了瘋狂的生長,拼命地纏繞向那些狼盜的身體,正是藍銀領域進化技能藍銀範圍纏繞發動。

    戴沐白和馬紅俊的身體被唐三同時甩了出去,都是落向狼盜最密集的地方,而他自己也瞬間彈起,八蛛矛在空中伸展開來,整個人筆直的切近狼盜群中。

    虎入狼群,戴沐白第一、第三兩個魂技同時釋放,在白虎護身障和白虎金剛變的作用下,他身體暴漲到兩米五開外,全身毛髮完全變成了金色,虎爪上利刃彈開,以最直接的肉搏展開了與狼盜之間的戰鬥。

    正面一名未被藍銀範圍纏繞限制住的狼盜騰空撲來,戴沐白狂吼一聲,正面迎上,雙手虎爪高臺過頭,金光閃爍中交叉下揮。撲的一聲,空中頓時暴起一團血霧,那只狼盜已經在他那機器鋒利的虎爪下被切成了碎塊。而在狼盜强烈的衝擊中,戴沐白卻是半步不退。

    馬紅俊也再不需要掩飾自己的武魂,熾熱的火焰爆發開來,在浴火鳳凰的增幅下,一道鳳凰火線已經將面前一名狼盜化為灰燼。鳳翼天翔展開,肥大的身體滴溜溜一轉,憑藉著巨大的火焰雙翼硬是將周圍七八名狼盜身上附著上了赤金色的鳳凰火焰。

    唐三眼神古井不波,身體切入狼盜群中,這些狼盜確實強橫,儘管下身被纏繞住了,但仍舊不忘發出一道道風刃攻擊,同時揮動著狼爪去撕扯纏繞住自己的藍銀草。

    噗的一聲,唐三一根八蛛矛貫穿了一名狼盜的身體,同時身體在空中偏轉,化為玉色的右手直接抓住了一隻拍向自己的狼爪。刺耳的骨裂聲從狼爪傳來,一根八蛛矛也同時刺入那名狼盜肋下。

    嗜血的八蛛矛變得更加豔紅,每殺一明狼盜,它就會全力抽取狼盜的生命力注入唐三體內,令唐三殺性更盛。

    八蛛矛在這個時候就展現出了其恐怖的殺傷力,別說是被刺穿,哪怕是被劃破一點,那恐怖的劇毒也能在極短的時間內令狼盜癱軟倒地而死。

    狼盜的風刃攻擊並不能給三人帶來太大的麻煩,畢竟,他們的攻擊搶奪還是差了些。戴沐白是憑藉自己白虎金剛變狀態下的身體硬擋。馬紅俊則是用浴火鳳凰和鳳翼天翔的熾熱火焰化解能量衝擊。而唐三卻憑藉著他那神妙無比的鬼影迷踪步就那麼在風刃的間隙中穿行。

    戴沐白一邊殺戮著周圍層出不窮的狼盜,偶爾一眼瞥向唐三時,不禁到吸一口涼氣。

    倒在唐三身邊的狼盜竟然比他和馬紅俊加起來殺的還要多。此時的唐三,不只是有八蛛矛,他的雙臂也宛如虛幻中閃耀的死神之手一般,根本看不清他雙臂是如何動作的,不斷有一道道恐怖的精芒從他手中揮灑而出,所取的位置都是狼盜雙眼、咽喉、太陽穴、心臟、下體這些關鍵位置。只是這麼一會兒的工夫,就有超過四十名狼盜倒在他身邊。宛如幻影般不斷變換著自身位置的唐三,此時在戴沐白他眼中,就像是一名地獄修羅。全部三百餘名狼盜,此時已經有三分之一死在了他們手中。

    但剩餘的狼盜還有兩百之多,此時已經將三人完全圍在中央,藍銀範圍纏繞的效果漸漸消失,這些掙脫了束縛的狼盜根本不但沒有因為同伴的死亡而膽怯,反而發起了更加瘋狂的攻擊。鮮血令他們被刺激的雙目已經變成了血紅色。

    唐三三人之所以都選擇了近身搏鬥,並非因為這樣能够最快的殺傷對手,正相反,像馬紅俊和戴沐白都有大範圍殺傷技能,但是,那也會大幅度的消耗他們的魂力。近身搏鬥雖然驚險一些,但對魂力的消耗就要笑的多。至於他們的體力,那可是經過大師魔鬼訓練的。又都服用過仙品藥草和魂環、魂骨對身體内容的提升。按照現在的形勢發展下去,就算他們將這些狼盜殺光,也不會耗光體力。

    “沐白,當心。”唐三的大喝聲在戴沐白耳邊響起。儘管在奮力殺戮,但他一點也沒有忽視周圍的情况。藍銀領域清晰的把戰場上每一處的變化不斷傳入他腦海之中。只不過在這劇烈的搏鬥之中,他已經顧不上通過藍銀領域給自己的夥伴共亯了。

    就在戴沐白側面,一隻體型格外巨大,毛髮呈青色的狼盜悄然撲至。它沒有發出一點聲息。看上去更相似於狼。粗壯的身體周圍有一層淡淡的青光湧動,正是這青光對空氣和自身氣息的控制才令戴沐白也沒有發現。

    這只青色狼盜出現的同時,在唐三和馬紅俊背後也各自出現了一隻正悄悄的撲向他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