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唐三沒有再侵犯小舞,就那麼摟著她,讓她在自己懷中沉沉的睡去,儘管在她真正陷入睡眠中時,她的靈魂已經重新回到自己體內,但是,這一夜唐三卻依舊感覺到自己是抱著小舞入眠的。這一夜,他睡的很香。外面的寒意絲毫無法影響到他內心的火熱。也同時燃起了他對實力的强烈渴望。只有早日達到九十級,才能復活自己的愛人。

    清晨時分,海上彌漫著一層淡淡的晨霧,船員將準備好的早餐端了上來。暈船的三人神色都好了許多。身體狀態恢復,食欲自然也隨之恢復。

    早餐是黑麵包、魚湯再加上一點煙熏鲑鱼和魚子醬。標準的海上早餐。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唐三他們出了大價錢,這魚子醬用的是黑魚子醬,味道相當鮮美。每一顆飽滿的魚子咬破,都會有一股動人的鮮味兒湧入口中。配上黑麵包,更是極品美味。

    早餐準備的不少,但一會兒的工夫就被眾人風捲殘雲般的吃完了。

    馬紅俊跳起來,道:“走,去甲板上換換空氣。天氣越來越冷了。要不要我幫你們暖和一下?”

    奧斯卡也站起身,吃了早飯,他精神充足了許多,和唐三對了一下眼神,“謝了,胖子。不過我們還沒那麼虛弱。走吧。大家一起去甲板上呼吸新鮮空氣。”

    出了艙房,來到甲板上。伴隨著陽光從東方升起,海上的晨霧正在漸漸散去。

    船長海德爾帶著幾名船員走了過來,哈哈一笑,道:“各位貴賓,早餐的味道還好麼?”

    馬紅俊伸出大拇指,道:“相當不錯。尤其是那黑魚子醬。真是鮮美啊!”

    海德爾得意的道:“那是當然。這黑魚子醬如果賣到內陸去,可是價比黃金的。不過。更加美妙的感覺還在後面。時間也差不多了。”

    就在他說話的同時,馬紅俊脚下突然踉蹌了一下。晃了晃頭,喃喃地道:“怎麼有點暈。”

    海德爾微微一笑,道:“暈就對了。誰讓你剛才吃的最多呢?倒也,倒也。”

    史萊克七怪除了小舞之外,臉色同時變了,從馬紅俊開始,緊接著是戴沐白、唐三、奧斯卡、寧榮榮、朱竹清,再加上一個白沉香,相繼倒地。惟有小舞還呆呆地站在那裡。

    海德爾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就算你們都是魂師又怎麼樣?到了海上。那就是我們地天下。這次不錯,這幾個年輕人不知道是哪家貴族的子弟。掏空他們的魂導器,我們發了。團長一定會大大賞賜我們的。動手,把他們先都捆起來,卸了四肢關節。”

    大副碰了碰海德爾,指著小舞道:“怎麼還有一個沒倒下的,我記得剛才她也吃了啊!”

    海德爾也冷了一下,看著目光呆滯,有些茫然失措站在那裡的小舞,也不禁皺了皺眉頭。

    就在這時。幽幽的聲音響起,“她沒倒下,那是因為她不會像我們這樣裝,由大喜到大悲的過程豈不是更刺激麼?”

    伴隨著聲音響起,原本倒地的史萊克七怪眾人一一站起,拍拍身上沾染的些許塵土。在海德爾和一眾水手目瞪口呆地注視下重新站在了他們面前。

    “這,這不可能……”海德爾氣急敗壞的大叫,“我地雞鳴五鼓**散足以讓人沉睡三天三夜。你們,你們……”

    唐三有些憐憫的看著他,連解釋都懶得解釋,對身為唐門宗主的他用毒,這就像魯班門前耍大斧,關公面前弄大刀一樣。就算沒有唐三,只是小奧的解毒小臘腸也能輕鬆的解除那點迷藥。

    “其實,第一天出海的時候,我就注意你們了。你們不過是一條海船,但作為船長的你,卻對魂師太瞭解了。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用了什麼方法來掩飾自己的魂力。但是,魂師和普通人畢竟還是不一樣的。你這些船員,一個個行動矯捷,力量明顯超過普通人。全部由魂師組成地船員,這配備還是令我們相當榮幸的。”

    看著唐三那平淡卻似乎比海水更加深邃的眼眸,海德爾憤怒了,“被你們識破了那又怎麼樣?這裡是大海,你們這些陸地上的旱鴨子,就算是魂師,也一樣要死。動手,給我幹掉他們,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的厲害。”

    一邊說著,他們再也不需要掩飾,刹那間,以海德爾為首,這八個人同時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一圈圈靚麗地魂環亮起,海德爾這位船長身上足足亮起了五個魂環,他的大副也有四個魂環之多。另外六名魂師,有兩個三環,四個兩環。正如唐三所說的那樣,這八個人全是魂師。海德爾想的很清楚,就算這些年輕人都是魂師又怎麼樣?迷藥不成,動手也絕對能將這些人拿下了。這裡是大海,他們又都是海魂師,先天就有優勢。而眼前這些人,年紀都不過二十歲左右,能有多少成就?了不起是個三環的魂尊。以他自己魂王的級別,完全可以輕鬆的將這些年輕人收拾了。

    看著他們一個個釋放魂環那囂張的樣子,唐三若有所思的道:“這些天我仔細觀察過了。如果是魂師的話,有三個人就足以操縱這條船正常行進。多於的人也沒什麼用。在他說話的工夫,對方八個人已經都撲了過來,這裡是大海,有豐富的水内容能量讓他們調動,實在不行,還可以深入海中。當然,那是最後一步。這條船可是價值不菲,不到萬不得已,這些人還是不舍的毀船的。

    寧榮榮和奧斯卡笑吟吟的站在那裡,當他們看到這些船員的魂力等級時,就一點動手的打算都沒有了。

    動手的只有兩個人,唐三和馬紅俊。

    晶瑩地藍金色光芒灑滿甲板,那一條條堅韌勝似鋼鐵的藍銀皇悄然而出,只是第一魂技纏繞。

    除了船長海德爾之外。另外七人已經全部在那藍金色地光芒停止了他們做出的動作,甚至連自己地魂技都沒有放出。

    而海德爾則保持著剛才揮手的姿勢卻動也不動。他那看著唐三的目光,就像是看怪物一樣。

    黃。黃,紫,黑,黑,紅。六個魂環靜靜的圍繞在他唐三身體周圍。那每一個魂環都像是在嘲笑著海德爾。

    在唐三的藍銀皇纏繞面前,哪怕是那名魂宗級別的大副也被纏繞的毫無還手之力。唐三當然不會給他們入水毀船的機會。作為一名控制系魂師,魂力又完全淩駕於眼前這些人,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那他也不用混了。馬紅俊一臉獰笑的走了上去,他身上同樣綻放著炫麗的魂環光芒。還有那熾熱地鳳凰火焰。海德爾想要攻擊,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徹底不能動彈了。他只是看到唐三身上地第四魂環黑光一閃。在自己身體周圍,就已經出現了一個無比堅硬的藍金色囚籠。萬年魂技,那是萬年魂技啊!

    擁有三黃、兩紫五個魂環的海德爾,此時連一絲戰鬥的情緒都已經沒有。他知道,今天自己是栽了,而且栽的很慘很慘。難怪這些人敢到那個地方去,他們如此年輕,可為什麼卻擁有這麼强大的實力?

    噗噗兩聲,馬紅俊的雙手分別拍在了大副和另一名船員的頭上。沒有血腥的場面。只是數股青烟從他們七竅中冒出,身體已經軟軟地倒了下去。如法炮製,在船員們歇斯底里的求饒中,胖子卻心硬如鐵,唐三既然說了只需要留下三個人,那麼。就只需要三個人。

    手軟?面對一群要搶劫殺人的海盜,需要手軟麼?眼前這些海盜哪一個死上十次恐怕都無法恕罪。

    藍銀皇掠起,五具屍體甩出,直墜大海,那裡就是他們最後的歸宿。

    這場本就沒有任何懸念的戰鬥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解决了。

    另外兩名船員已經大小便失禁,如果不是被藍銀皇纏繞著,恐怕早已經嚇得癱軟在地。他們當然也殺過人,但殺過人和即將被殺那種恐懼感卻是完全不同地。

    唐三藍銀皇再次甩起,將這兩名船員也扔到海中,以他們海魂師的身份,在海水裏泡泡是死不了的,總要洗乾淨他們身上的污穢。

    緩步走到身處於藍銀囚籠內,已經沒有半點反抗意思的海德爾面前,唐三淡然一笑,雙目灼灼的盯視著對方,在唐三眼中神光的照耀下,海德爾不禁感覺到精神一陣恍惚。他的精神力和唐三相比,相差實在太遠了。更何况還有紫極魔瞳的存在。

    “我想,現在我們可以談談了。”一邊說著,兩根藍銀皇探入藍銀囚籠內,在海德爾胸前連點五下。海德爾只覺得全身一麻,下一刻,體內的魂力仿佛被什麼東西禁錮了一般,身上的五個魂環同時消失。

    以點穴手法封死對手的魂力,就像是上一世封死對方內力一樣。這樣狀態下的海德爾別說是興風作浪,就是想跳海都不成。

    撤掉藍銀囚籠,唐三英俊的面龐上流露出一絲優雅的笑容,“海德爾船長。想必你們就是海盜了。剛才你說的團長,又是怎麼回事?如果你不希望自己像那五個手下一樣的話。”

    海德爾面無人色,雙腿發軟,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饒命,饒命啊!我說,我什麼都說了。只要你們不殺我就行。”

    唐三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道:“可以。我沒有別的要求。說出你們的來歷,然後將我們平安送到此行的目的地。我可以饒你一命。”

    海德爾微微松了口氣,道:“我說。魂帝大人,我們這艘船,是隸屬於紫珍珠海盜團的。我們每個人,都是紫珍珠海盜團的成員。專門負責在港口那裡找到肥羊,在海上捕殺。然後再將劫掠來的財物上繳團裡。”

    唐三點了點頭,道:“說說紫珍珠海盜船的情况。你們的巢穴在哪裡?有多少人。團長是什麼人。”

    海德爾現在大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意思,極為配合地回答道:“我們紫珍珠海盜團就在據此兩天海程的紫珍珠島上。近十年來,在團長紫珍珠大人地帶領下。我們收編或毀滅了這片海域所有的小海盜團。形成了龐大地組織。共有成員三千餘人。其中,魂師二百多名。像我這艘海魔號。在團裡也是排的上的。跟著我的這些船員都是我的人。我原本自己也是一個海盜團的團長,後來被收編的。我們紫珍珠海盜團的團長大人是一比特七十三級的魂聖。實力極為强大。年紀大概在三十七、八歲的樣子。但保養地很好,只像二十多歲的樣子。非常漂亮。”

    唐三眉頭微皺,“是個女人?”

    海德爾點了點頭。“我們就是以劫掠為生,在海上收取海洋稅。”

    唐三道:“瀚海城官方就不管麼?”

    海德爾撇了撇嘴,道:“就算他們想管也管不了。先不說我們足有二百多名海魂師。單是武魂殿曾經發佈過陸地魂師不得輕入海域這條,就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而且我們也是很有分寸地,不會把人逼急了。一般只是搶劫,不怎麼殺人。而且我們搶劫的對象都是貴族。貴族能有幾個好東西。”

    戴沐白冷笑一聲,道:“那這麼說,你們是把我們當成貴族肥羊了?貴族就都是壞人麼?就該死麼?”

    “這……”海德爾自知說錯話了。面龐顯得有些扭曲。

    唐三道:“你起來吧。我不殺你。送我們去海神島。我對你們這些海盜不感興趣。不要再耍花樣。你應該感覺的到,自己的魂力已經被我完全封住了。我還在你身上留下了禁制。要是你妄動的話。只會有一個結果。生不如死。”說道最後四個字,他的聲音明顯變得森寒起來。一邊說著,藍銀皇甩動,那兩名在大海中洗禮的船員已經被重新扯到了甲板上。

    “繼續航程吧。雖然我不太懂海上航行,但方位還是知道的。你應該還不算太傻。想要活命的話,就按照我地話去做。”

    “是,是。”海德爾如獲大赦,趕忙帶著兩名船員跑了。

    戴沐白邪眸中冷光連閃,“這種海盜團為禍一方。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惜我們人太少,又不願意節外生枝,不然,就應該將他們徹底毀了。”

    奧斯卡笑道:“居然向我們下毒,真是可笑。白白送掉了性命。”

    唐三道:“這些海盜貪生怕死,只要我們注意一些。也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不過,大家在休息的時候,從今天開始還是輪流值夜吧。以免他們玩什麼花樣。雖然我們不怕遇到大規模海盜團。但即將上海神島,還是盡可能的避免麻煩。”

    海魔號繼續航行,但船上原本和諧的氣氛卻已經完全消失了。站在操控室中掌舵,海德爾先前卑微的神色已經漸漸消失。他確實怕死,非常怕死。剛才所做的一切都是本能下意識地驅使。可是,此時他漸漸冷靜下來後,臉色卻難看的可怕。面龐上扭曲的肌肉宛如一條條蚯蚓般悸動著。握住船舵的雙手不斷顫抖。內心之中,宛如被萬千蛇蟲啃噬一般。劇烈的痛苦不斷侵襲著他的心。

    唐三的判斷都沒錯,按照正常情况,為了保命,海德爾肯定會和他們配合,送他們到海神島去。但是,人的判斷終究不可能猜到一切。唐三也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他不知道的一點就是,在馬紅俊拍死的五名船員中,那名和大副一起,第一輪被拍死的船員,是海德爾的親生兒子,也是唯一的兒子。

    海德爾雙眼微微眯起,兒子可以說是他唯一的希望,到了他這個年紀,再想生育幾乎是不可能的。他這些年所做的一切,也大都是為了兒子積蓄。他已經想好了。等多積攢點錢,就駕著海魔號到大海的另一邊去。給兒子搶個媳婦安度晚年。但是,今天發生的事,卻將他的計畫完全破壞了。他再也沒有了兒子,更不會有未來。

    你們殺了我的兒子,我就讓你們為我兒子陪葬。此時此刻,海德爾眼中已經充滿了歇斯底里的瘋狂。

    目光看向萬裏無邊的大海。海德爾地瞳孔在收縮。有一句話他沒有欺騙唐三,在他腦海中。確實有著那張海魂獸分佈的海圖。而在這張海圖之中,有一個絕對地禁區。就在前路。

    又是一天的航程過去了,史萊克七怪已經適應了海上地顛簸。由於船員的數量少了,食物也只能是他們自己準備。不過,有奧斯卡這個食物系魂師存在,他們根本就不需要擔心食物匱乏。海德爾和剩餘的兩名船員表現的很老實。

    唐三一直都在仔細的注意著航程,基本上方位沒有錯誤,就是按照大師所繪製的地圖前進著。囙此,到了晚上,他也漸漸安心下來。

    還有七天,就能達到此行的目的地了吧。海神島。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所在呢?沒有真正到達那裡,恐怕誰也無法得知。

    夜色漸深。唐三負責守夜,靠在船舷上,今晚星月晦暗,哪怕是他的紫極魔瞳,在這浩瀚無邊地大海上也很難極遠。但唐三很喜歡海風吹襲的感覺。在淡淡地寒意中感受著略帶鹹醒氣息的海風,說不出的舒服。

    控制室內亮著一盞油燈,往常這時候應該是大副來控船,但現在沒了大副,海德爾並沒有休息。唐三站在船舷的位置。正好能够看到控制室內的他。海德爾一邊掌舵,一邊呆滯的凝望著外面的黑暗,不知在想著什麼。

    轉過身,再次看向遠方的黑暗,不知道為什麼,唐三突然感覺到自己身上有些冷。以他的實力。這還是第一次產生出這種感覺。這冷地滋味似乎並非是身體傳來的,而是來自體內。

    唐三的精神力何等强大,很快,他就找到了這冷意來臨的地方。左手上光芒一閃,昊天錘已經憑空出現在掌握之中。唐三吃驚的看到,昊天錘上銘刻的殺神領域正在散發出奪目地白光。在這寂靜的黑夜之中,每一道紋理都是那麼的清晰。森森寒意令唐三機靈靈打了個冷戰。

    他清晰的發現,從殺神領域內傳遞給自己的感覺很不好,那是一種充滿了危機的提醒。

    難道會有危險降臨?這還是唐三在擁有了殺神領域後第一次產生出這種感覺。猛然轉過身,大步朝著控制室的方向走了過去。

    “海德爾船長。”唐三敲了敲控制室的門。

    海德爾把門打開,恭敬的道:“魂帝大人,您有什麼吩咐麼?”

    唐三道:“我們的航向沒有錯誤吧?”

    海德爾點了點頭,道:“當然沒有。我是完全按照您給的地圖進行航行的。這片海域名叫魔鯨海域。是附近最深的地方。據說水面下是深達千米的海溝。所以,如果是飛行魂師從天上看。這裡的大海是顏色最深的地方。”

    “魔鯨海域?為什麼會有這個稱呼?”唐三疑惑的問道。

    海德爾道:“因為,就在這片海域下麵的海溝中,生活著一條魔鯨。囙此才有了這個稱呼。”

    “魔鯨?它是海魂獸?”唐三心頭微動,看著海德爾的目光也逐漸變得淩厲起來。

    海德爾點了點頭,道:“是的,這裡的魔鯨是一隻海魂獸。而且還是一隻極為强大的海魂獸。被稱之為海中霸主。應該是十萬年級別的存在。只是它生性懶惰。一般來說,只會在海底潜伏,只需要張開大嘴,吞噬海中生物就足以生存了。”

    十萬年魂獸?唐三的心突然顫抖了一下,他清晰的感覺到,昊天錘上傳來的寒意正在變得越來越强。

    “既然你知道這裡有十萬年級別的强大海魂獸,為什麼不繞開?”唐三冷冷的說道。手中昊天錘已經開始光芒閃爍。

    海德爾故作驚訝的道:“不是您說的麼,我們要儘快抵達海神島啊!我並沒有繞路。哦,對了,還有一點我必須要告訴您。這只魔鯨的左眼是瞎的。而他在一年四季中,春秋天,頭朝東方,而夏季和冬季頭朝西方。這樣一來。就算是通過魔鯨海域的船隻,只需要靠著它瞎眼的那個方向航行。就不會輕易觸犯到他。而我剛才說的,他很懶惰。不怎麼會主動出擊,並不包括侵入它領地範圍地敵人。現在是秋天,距離冬天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它的頭是朝著東方。瞎掉地左眼在他身體北側。而我們海魔號,正好在他身體南側。”

    看著海德爾臉上漸漸變得獰厲的笑容,唐三知道壞事了。趕忙上去掌舵,飛快地轉動舵輪。

    海德爾眼中充滿了諷刺的笑,“晚了,來不及了。我們已經深入魔鯨海域。而且。我剛剛從這裡放開了船下麵專門用來炸魚的火藥彈。你聽,這不是有聲音傳來了麼?這樣一來。就算是脾氣再好,那只魔鯨恐怕也要被激怒了吧。哦,忘了告訴你。在大海中的十萬年魂獸,比陸地上的,還要恐怖幾倍。據說,正是因為這只魔鯨太强大,所以海神才刺瞎了他一直左眼。”

    果然,正像海德爾所說的,海面下不斷傳來幾聲悶響。原本平靜的海面,也開始出現起伏的波浪。

    唐三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手中昊天錘輕揮,頂在海德爾胸前,將他的身體死死地頂在控制室的牆壁上,“為什麼要這麼做?你不怕死了麼?說。有沒有什麼補救地辦法?”

    海德爾笑了,歇斯底里的大笑,“補救?補救就是你們去死。你們殺了我的兒子,就給我兒子陪葬吧。兒子都死了,我還活著有什麼意思。這艘海魔號是我全部的家產。來啊,你殺了我啊!我就可以去見我的兒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海德爾,唐三愣了愣,原本淩厲的目光反而平靜下來,他終於知道自己錯在了什麼地方,但是,現在想要補救也已經來不及了。收回昊天錘,唐三在海德爾胸前連拍幾下,解除了他身上的禁制。

    “我能够理解你作為父親的心情。但是,你想過沒有。在你的海盜生涯中,殺害過多少父親地孩子?你說的魔鯨估計就要來了。我不殺你。如果你有本事,就逃吧。”從海德爾身上,他想起了自己的父親。以海德爾這樣貪生怕死的性格,為了兒子都可以與敵同歸於盡。父母之愛,果然是時間最為無私的。

    對於一名海盜,唐三絕不會手軟,但對一個要為兒子報仇的父親,唐三卻下不了手。他留給海德爾地,就是自生自滅。

    海德爾呆呆的看著唐三出了門,不禁愣了一下。他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唐三居然會放過自己。

    “大家都醒醒,趕快出來。”飛快的回到甲板上,唐三大喊一聲,同時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而且是連八蛛矛一起釋放的,八根血紅色的蛛矛深深的插入甲板之中固定著自己的身體。出現任何情况也能來得及應變。

    夜幕漆黑,但大海越是寂靜,他卻越能感受到那隨時都可能來臨的危機。但就算是現在,唐三卻依舊不失冷靜,有奧斯卡的蘑菇腸以及自己、馬紅俊和白沉香的飛行能力。他們只要快速通過飛行離開這裡,放弃海魔號。危險就會降到最低。至於重新入海後。大不了憑藉龍淵艇自己劃過去。這是現時最好的應對方法。

    唐三那一聲呼喊是加入了精神力的,儘管眾人或是沉睡或是修煉,都被他的聲音驚醒,紛紛從艙房內走了出來。

    唐三負責守夜,又不舍的讓小舞睡在如意百寶囊那孤寂的世界中,就讓她和寧榮榮一起睡了。小舞也被驚醒了,但和寧榮榮一起出來時卻依舊是睡眼朦朧,依靠在寧榮榮肩頭。

    “小奧,飛行蘑菇腸,給每個人。我們走。”一邊說著,唐三就要過去接過小舞。眾人一看到唐三釋放出武魂和八蛛矛,就知道出大事了。頓時從朦朧狀態中驚醒過來。

    就在唐三話音尚未落,奧斯卡開始製造飛行蘑菇腸時,海魔號周圍空氣奇异的扭曲了一下。

    劇烈的震盪驟然從脚下傳來,伴隨著令八人暫時失聰的巨響,將他們的身體連帶海魔號一起,狠狠的拋向空中。

    海魔號那樣巨大的體積,而且是以鐵甲包圍的船體竟然就在那劇烈的衝擊下化為碎片。唐三即使是以八蛛矛插入甲板,這一刻也被完全震飛。

    最為可怕的是,在那强烈的震盪之下,所有人都陷入了眩暈狀態。被高高的拋起到百米高空。

    原本平靜的海水劇烈的翻騰起來,驚濤駭浪。一股直徑十五米的粗大水柱沖天而起,帶著扭曲的空氣成為毀滅海魔號的罪魁禍首。

    伴隨著海魔號的破碎,一個宛如小島般的龐大軀體緩緩從水下浮起。周圍所有的海水都浮上了一層濃濃的藍色光彩,此時此刻,仿佛天空才是地,而大海已經變成了蔚藍的天空。

    一聲低沉的悶吼響起,龐大的聲波排浪而起。史萊克七怪還沒有從先前那劇烈震盪帶來的眩暈清醒過來,就在那巨大的聲波作用下陷入了更深的暈眩。

    從海下浮起的龐大身軀長度超過了二百米,通體呈現為藍寶石般的色彩,頭部有兩隻巨大的眼睛,果然如海德爾所說的那樣,左側的那只只是一個黑洞,瞎了。每一隻都有直徑三米開外。僅存的右眼帶著冰冷的目光直刺半空。

    只見它身體微微一動,一條巨大的尾巴已經從身後揚起,帶著扭曲的藍光,重重的拍擊在海面上。數以億萬的水滴沖天而起,每一滴都像是急勁的利箭一般。

    半空中,奇异的水幕帶著藍色光彩照亮天際,而那龐大的水幕正是將破碎的海魔號,以及所有騰空的人都籠罩在其中。

    和這濺起的水幕相比,當初馬紅俊遭遇的魔魂箭雨只能用垃圾來形容。最先接觸到的,就是海魔號散落的碎片。如果說前一刻它們還是碎片,那麼,下一刻它們已經化為了齏粉。

    這就是十萬年魂獸真正的威勢,比封號鬥羅更加可怕的威勢。激怒一隻十萬年魂獸的下場,只有毀滅。

    史萊克七怪中,第一個清醒過來的就是唐三。不僅是因為他擁有最强的實力,最重要的是他的精神力比其他人都要强大,他清醒的刹那,正好是那十萬年魔鯨尾部拍打在海面上濺起水珠的那一刻。

    “醒——來。”唐三一聲怒吼,宛如半空中的雷霆霹靂。他已經清晰的看到,海德爾與另外兩名船員在那片水幕中被撕成了碎片。更看到了海魔號慘不忍睹的情景。他深深的知道,眼前這片水幕,絕不是他們現在的實力所能抵擋的。

    在唐三這一聲充滿精神力的大吼之中,除了小舞和白沉香,其他人都清醒了過來。

    “七位一體。”唐三幾乎是聲嘶力竭的喊出這四個字。

    大封推期間求月票、推薦票,謝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