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車前子還是樂觀了。

    就見屏幕中王杰希手中的車前子正準備在落地時使用受身,劍刀又是一抹而過。格擋時退飛出去的君莫笑居然不忘一記拔刀斬,刀光堪堪抹過,車前子中刀不說,而且是在受身操作的關鍵時古·1,結果受身失敗,角色吃了這一刀后在地上骨碌碌地滾了開去。

    這何止是吃手,這儼然已經是被打得有些狼狽了。

    就連王杰希自己,此時都是有些無奈地敝搖了搖頭,嘆息道:“27級想打散人,果然還是有些吃力啊!”

    說著再不去離逼上來的眾角色,起身后轉身就飛了出去。身后的車前子看來這幾乎就是直接在地上騎著掃把飛的。但魔道學者騎掃把飛行的要求是必須跳起在空中才能操作,可見王杰希的這個操作有多快多嫻熟,這一跳竟然在車前子沒察覺的情況就已經結束了。

    飛行速度比起移動是要快上一些,寒煙柔、包子入侵過來的都遲了一步。但就在車前子飛出去的路線上,田七和月中眠兩個赫然上去夾道歡迎。

    這兩個角色在王杰希眼中就更不夠看了,此時他已無心糾纏,連動手都懶得去動。直接一個操作,車前子掃把一提從兩人頭上斜飛了過去。田七和月中眠兩個一個出拳,一個抽刀,最后都是擊了個空,再過身未,車前子早已經滑得更遠了。

    兩人很無奈,也沒去追,走回來以后田七很是遺憾地叫了一聲:

    “高手兄一一一一一一”

    “沒事。”葉修沒說什么,是他指示兩人去那個位置攔截一下不過以遠兩人的技術,想攔下此人畢竟太難,連唐柔和包子入侵的操作這時都被這人要得團團轉。

    副本想看出一個人的水平,會受限于副本本身的難度。相比之下PK卻是更能凸顯出一個人的技術。哪怕是27級技能有限,卻也可以從走位、判斷、攻擊時機的把握等等多方面看出一個人的意識和操作。自己有多少水平,就可以試出對手有幾分深沒。

    “難道是那家伙?”此魔道學者的水平已是職業一流,絕不可能是車前子這個十區公會的會長,望著車前子逃遠的身影,葉修暗自想著。

    王杰希操作著車前子跑遠后,當即起身把電腦又讓還給了真車前子。車前子望著大神,希望能聽到點結論,結果王杰希卻是一言未發車前子心中忐忑,他是眼看著王杰希是有些不敵后抽身閃人的,不知大神此時心中是否會極其不爽。

    “簽名簽在哪?”王杰希忽得開口。

    “啊?”車前子一怔,猛然反應過來,連忙從懷里掏出被自己捂得溫熱的周邊筆記本。筆記本的封面上繪著的圣是一個斜坐在掃把上的魔道學者,旁邊四個簽名體的小字:王不留行。

    王杰希接過后笑了笑,等著車前子那里手忙腳亂地又翻出筆來梏過:“簽扉頁上行嗎?”

    “行,行……”車前子忙應著。

    王杰希刷刷刷幾下便已經熟練地簽好,遞還給了車前子:“走了,再見。”

    “啊……大神……”車前子這一瞬還是忍不住叫住了王杰希,“這個……”他指了指屏幕,卻是想知道王杰希一試之后的結論。

    “那個寒煙柔和包子入侵操作雖不錯,但還是新人,意識經驗不足;那個君莫笑……散人暫時還是試不出深淺,你也看到了,是他在壓制我,而不是我壓制他。我想去試他,現在恐怕反倒是被他試出我來了。”王杰希說。

    “他知道絡是誰?”車前子覺得難以置信。

    “呃,或許吧,看他的眼力了,但至少肯定知道那不是你。”王杰希說罷,朝車前子揮揮手離開了。

    這到底都是些什么怪物啊!車前子坐回座位的時候還回不過神來。

    片刻后反應過來,連忙拉著自己的車前子跑得遠遠的。這連杰希大神都承認被壓制,這君莫笑萬一是追殺過來,十個自己也不夠看啊!

    可是,這人以后該怎么去面對呢?

    車前子猛然想起這個問題,再回頭王杰希早走得沒影了。車前子郁悶,居然忘了請示一下這個問題了。

    “那人怎么回事啊?”埋骨之地這邊,唐柔和包子入侵倒是想追來著,最后卻都被葉修攔住了,唐柔很是郁悶地問著。

    “那人是傘草堂的會長吧?”田七說。

    “角色是……但人未必是。”葉修說。

    “那是誰?”月中眠問。

    “說出來嚇死你,沒準是王杰希也說不定。”葉修說。

    “我他媽還是黃少天呢!”月中眠完全不信這種鬼話。

    “王杰希是誰?”唐柔問。

    “這你都不知道?”田七和月中眠幾乎是異口同聲。

    “為什么要與。道?他什么星座的?”包子入侵問。

    “星座?”田七和月中眠剎那間還真認真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這種明星大牌,星座倒是真在資料中標注出來的。

    “王杰希是榮耀的頂尖高手之一,職業就是你們剛剛看到的那個魔道學者,有個綽號叫魔術師。榮撐中有很多這樣的封號,什么斗神啊劍圣啊槍王啊拳皇啊,但大都是送給角色的,只是王杰希的‘魔術師’

    這個綽號不是給角色,而是給給他本人的。”葉修說。

    “為休么?”唐柔問。

    “因為這主要是形容這人的技術打法。這人打法詭異多變,經常出人意料。如果不是他,那么角色就是另一種模樣,完全稱不上是魔術師了。”葉修說。

    “這么說來,那他應該是很容易被認出來的吧?”唐柔說。

    “嗯,所以說剛才鄖家伙很有可能就是。”葉修說。

    “越說還越當真了。”月中眠很是不齒。

    “王杰希是徽革俱樂部的,這個中草堂就是微草背景,王杰希想用到他們的角色應該是很容易的事。”葉修從這個層面上加深一下推斷。

    “那他跑這來搗什么亂?想打架為什么不去競技場單挑!”包子入侵表示憤慨。

    “也許看你技術出色,迫不及待想和你一較高下呢?”葉修說。

    “是吧?那這個人還是有幾分眼力的。”包子入侵感慨。

    “靠!”田七和月中眠齊聲道。這要是一般人話,可以當他是玩笑,或許是賣弄一下無恥。但這個包子入侵,卻似乎是當真就這么以為的,讓人完全不知說什么好。

    “中草堂……這個公會里的人好像好多都是中草藥的名字。”唐柔這邊說著,中草堂這公會的確因為這一大特色挺是引人注目。

    “沒錯,他們俱樂部的角色全是中藥名,所以公會里的骨干核心之類的人物,也大多是這樣的各色。”葉修一邊說完又朝田七道:“田七,你莫非是中草堂出來的?”

    “我不是啊……”田七郁悶,這常遇這個誤會,“我本來是想叫田九的,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手一抖就弄成田七了,很久才反應過來。”(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某作者本來是要用田九的,不怎么就弄成田七了。申請龍套田九的同學,自己把田七認領了吧,田七就是田九。)幾人一邊聊著卻一邊繼續練著級,竟然都沒太把這當回事。

    唐柔和包子入侵新手不懂倒也罷了,田七和月中眠兩人回過味卻都暗自心驚。剛才那可是車前子啊!三大公合中草堂在第十區的會長,這要換了平時,被中草堂的會長親自攻擊,非得忐忑到死。但現在呢?跟著高手兄,三大公會什么的浮云啊!一點壓力都沒有啊!

    “是王杰希吧……”葉修此時心下卻還在暗自趣著。他沒有把話說滿,但卻已經挺有把握認定那人是王杰希了。正如唐柔所言,這實在是一個太有風格的選手,標簽化嚴重。

    “這家伙想干嘛?”葉修此時已經在關心這下一個問題了。

    中草堂這邊,杰希大神離開后,車前子還在不住地回味著,時不時掏出簽名筆記本來觀摩一番。時不時傻樂一下,愛不釋手。

    “會長會長。”正這時,有消息密來。

    “什么事?”車前子回道。

    “老大叫你,Q上。”會員說,這老大杉得是中草堂的總會長,坐鎮神之領域的天南星。

    “啥事老-大?”車前子戰過去。

    “你那富裕的空號還有幾個?UU看書 www.uukanshu.com”天南星問。

    “十來個吧,怎么了?”車前子答道。這種所謂的空號,并不是說全身無裝備無錢那種意義上的空號。這里的空號指是沒有明確主人,是通過找代練,或者是公會共同努力一起拉扯起來的角色。這些角色不會加公會,也不會使用中草藥這種明顯中草堂風格的名字。它們最終有可能會被弄出去當臥底,也會可能用來搞搞一些不太方便暴露公會身份的勾當。不只中草堂,各大公會大多會養一些這樣的角色,有些人習慣叫散號,有的就叫空號,各憑習慣。

    “拿五個出來吧!鬼劍士、神槍手、戰斗法師、刺客、魔道學者,這五個職業能湊上嗎?”天南星問。

    “我看看吧!做什么用?”車前子卻也不完全記得手頭的角色都是什么職業。

    “上邊大神要。”天南星說。

    車前子聽了一格。這……難道是杰希大神剛才在君莫笑手上吃了虧,這是要組隊回來報復?不至于吧?

    </p></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