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埋骨之地還算是比較空曠的, 縱觀全圖, 墓碑、石棺和枯樹是這里的三大景物。

    微草的四人也無愧于職業選手, 一看對手追來, 立刻開始搶占有利的地形, 他們現在是四人一起, 這要還跑可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四個角色各自跑位, 各選方向, 整體來看卻又不是配合。

    葉修看在眼里, 連忙攔了包子入侵一下:"不慌上。”

    "我的板磚已經迫不及待了。”包子入侵說。

    "這次是真正的團隊戰了。”葉修說, "看過職業聯盟的比賽嗎?”

    包子入侵當然說沒有, 田七說有, 月中眠說廢話, 唐柔沒吭聲, 她完整地就看過一次來著, 不知道算是看過還是沒看過。

    "記清他們的位置, 我們逐個擊破。”葉修說。

    十字站位, 包子前面, 田七左, 小月月居中, 寒煙柔后, 我站右。大家跟著我保持整體移動, 不要亂。"葉修說。”

    月中眠介懷"小月月”這個稱謂啊!有心不配合, 但他是正中那個, 其他都是以他為中心站位, 那四人瞬時就已經前后左右的站好了由不得他配合不配合。

    君莫笑移動, 四人連忙都跟上。

    柳非的墮落天使此時是藏在一具石棺后面, 對手丵)槍手系這樣遠程打擊職業來說, 利用掩護和對手周旋是常用到的技巧。不過利用掩護有利也有弊, 在將自己隱藏的同時, 卻也因為掩護阻礙了自己的視角, 無法充分了解全局。

    但在團隊中, 這一缺陷卻被掩蓋, 隊員可以用互相交流情報的方式了解自己看不到的局面。

    白夜黑晝和灰月都算不上是遠程職業, 不過此時也都各找了掩體躲避, 四人各自的視角交互, 場面清晰。職業選手終歸還是有個職業選手的樣子, 這種以守為攻的打法, 運用也算是相當純熟了。

    "對方五人十字陣, 流氓前, 拳法左, 劍客中, 戰法后, 君莫笑右!”白夜黑晝將歸納出的對手站位告訴了眾人。

    "前進方向是一帆那邊。”高英杰說。

    "啊......”喬一帆緊張了一下。

    "非非引導一下他們的注意力吧!”周燁柏說著。此時肖云不在, 他暫行指揮起了隊伍。

    "ok!”柳非應聲, 突然一個操作, 墮落天使一個翻滾從石棺后閃出, 蹲身舉槍就要射擊。

    "砰”一聲槍響, 墮落天使腦門躥出一簇血花。

    柳非大駭, 她沒想到先中槍的居然會是她。對手中陣, 君莫笑手中提起的那個好似傘一樣的東西, 端口徐徐冒出子彈射出后的硝煙。

    子彈的攻擊, 對角色的身形是會有影響的。手炮的后座力最大, 炮彈產生的沖擊也最強;其次是長槍, 最次的是手弩。

    千機傘的槍彈攻擊是屬于長槍級別, 動不比左輪或是手弩等快, 但這個沖擊力卻更強。

    墮落天使中彈后身形一踉蹌, 柳非原本想突襲的這一槍自然是射飛了。

    但作為職業選手, 這點調整能力自然是必須要有的, 柳非一邊控制著墮落天使走位, 一邊繼續準備射擊。

    "砰”, 第二聲槍響, 血花又是從墮落天使身上飛出, 身形一打歪, 她的還擊又射飛了。

    柳非更加駭然。

    對手射擊的時機簡直太精準了, 剛剛好就卡在她做出射擊指令前的一瞬。

    這要射早一點, 柳非可以有時間在自己中彈后調整身形不讓這一槍走歪;這射要是遲了, 那自然不必說, 墮落天使的子彈已經飛出, 大家各落各的。

    結果對方的子彈兩次剛剛好都是在墮落天使的子彈剛剛要出膛的一瞬間射到, 讓柳非想調整都不再有機會。

    這種精準的時機把握, 柳非作為一個槍手, 更知道其中的困難, 她一直覺得這只是一種理論上存在的傳說, 但現在, 自己已經兩次被這樣的射擊攻擊著。

    對方的五人十字陣也已經調整了前進的目標, 朝著她的方向沖來。不管怎么說, 吸引對方的注意的目的總算是達到了。

    柳非不敢再在外面多耽擱, 匆忙跑位又閃向另一處掩體躲避。

    "砰砰!!”

    接連又是兩槍, 打到墮落天使掩身的墓碑上, 射得碎石紛飛。尤其還聽到一聲悶響, 似有什么東西砸在墓碑上, 聽聲絕不是子彈。柳非心下猶疑, 卻哪敢再露頭。

    "不對不對, 角度沒有掌握好。低了。”葉修這邊還在好整以暇地指導著包子入侵剛才這一磚襲拋出的角度不對。

    "距離好象也有點不夠?”包子入侵問。

    "可以跳起來延長板磚飛行的距離啊!”葉修說。

    "對哦!”包子入侵叫道。

    "咣”一聲響, 又是什么東西直接敲到了墓碑上, 那聲音就在耳邊, 聽得太真切了, 柳非嚇一大跳。

    "什么東西啊!!”柳非問同伴。

    "板磚……”有看到的人無奈的說著。

    "板磚?”

    "他在練習用磚襲拋出角度, 然后剛剛好砸到墓碑后的你。”周燁柏說。

    "練……練習?”柳非很無語,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啊?!

    "咣”, 又是一磚砸到, 拍的墓碑都是顫巍巍的, 好像隨時都會碎掉一般。

    一磚接一磚的, 密度不算太高, 畢竟這不是普通攻擊, 這是技能, 有冷卻的。磚襲的冷卻是多少她當然也知道, 本來算好時間等的, 但第四下遲遲沒到, 柳非讓墮落天使偷偷探頭看了一下, 結果腦袋剛伸出去半個, 咣一下被一磚頭磕在了額角, 眼冒金星, 竟然被砸出了眩暈。

    跟著就聽"砰砰”槍響, 還被那君莫笑剁了兩槍, 柳非想躲也沒法躲, 墮落天使這暈著呢, 半個腦門還留在了外面。

    "砸中了嗎?是我砸中了嗎?”

    明顯五人已經接近她了, 柳非甚至聽到了對方說話的聲音。

    "沒有, 是她自己露頭出來你才會砸中的。不然飄過去了。”葉修說著。

    "這白癡為什么要露頭?”包子入侵問。

    "你剛才太磨蹭, 人等著急了吧!”葉修說。

    "哈哈哈, 她愛上我的板磚了。”包子入侵得意洋洋。

    "你們就看著啊!!!”柳非惱怒非常, 消息都懶得了, 直接吼著。

    "哈哈, 我們來了。”包子入侵居然答茬, 柳非差點沒氣暈過去, 她這聲吼當然不適合這五人說, 她只是一時情急顧不上消息了, 雖然游戲里的語音離遠的隊員可能聽不到, 但別忘了此時他們四人都是坐一起的, 柳非這一聲吼直接穿透那三個家伙的耳機, 吼得三人一個激靈, 結果居然引來包子入侵答腔。

    "別急……”周曄柏沉聲說著, 柳非本來就是引對方注意力的棋子, 雖然好像受到了一點壓力, 但最初的目的總算是要達到了, 五人正朝著他所期待的范圍里出現著。

    "小杰準備了。”周燁柏提醒高英杰。

    "恩……”高英杰應聲。

    喬一帆很寂寞。他也是隊伍的一份子, 但是……配合居然沒有他的份, 戰術中也不知有意還是無意, 總之他就是被忽略了。灰月也是躲在一塊墓碑后面, 望著這塊代表著死亡的冰冷墓碑, 喬一帆不知做什么好。不過, 這種感覺他已經習慣了。

    "出手!”周燁柏突然一聲令下, 他的白夜黑晝和高英杰的葉落多啼突地分從左右閃出。葉落烏啼揮袖一抖準備一個"暗影斗篷”捆了五人, 周燁柏則是就等著葉落烏啼這一斗篷后立刻開鬼陣出鬼斬。

    鬼劍士這個職業, 按榮耀的職業說明來說就是設置結果, 召喚鬼神前來助陣。而這類技能被稱之為鬼陣。無論單人還是團隊時都具有極強的輔助作用。白夜黑晝2第一鬼神刀魂。刀魂出現后, 結界內的所有本隊角色都可以得到力量和智力屬性的增加。當然, 這僅限于在結界當中, 出了鬼陣那就沒有任何效果了。UU看書 這鬼神之力如果可以隨身攜帶, 那鬼劍士可真的要天下[ 遮天 ]無敵了。

    魔道學者暗影斗篷捆人倒地, 利用這間隙開鬼陣, 然后結界中盡力殺傷對手, 周燁柏的計劃就是如此。此時就等葉落烏啼的暗影斗篷得手。

    誰想葉落烏啼正甩袖子出技能, 一道劍光早至。誰也說不清到底二人到底是誰先出的招。以高英杰的反應和操作, 搶時間上他不覺得會輸給任何人, 但這一次, 竟然是對手的技能先到。

    拔刀斬的劍光劈面而至, 高英杰大感驚訝, 無奈也只好選擇閃避。就算硬吃這一技能, 他的暗影斗篷也是無法用出來了, 他和周燁柏的計劃竟然如此輕巧地就被破掉了。

    出劍的人不是君莫笑, 赫然是月中眠。只是這一劍, 得的卻是葉修的提示。

    葉修叫他出劍的時候他甚至根本沒有看到什么目標, 這一劍和閉著眼睛出的沒什么區別了。結果招出了一半的時候, 就見葉落烏啼自己跳了出來。

    別說高英杰了, 就是出劍的月中眠此時詫異都不比他少哪去。在月中眠眼里, 這不是自己砍出去的, 是有人傻乎乎地跳出來往劍上撞的。

    掩護打法的弊端:就算是有相互之間的視角交換, 卻也只是大家交替偵查交換情報降低風險, 對情況的了解, 在即時性上終歸是差了一些。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