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副本記錄戰成名, 尤其是埋骨之地的記錄最終也沒有再被破除掉后, 加君莫笑的好友的人越來越多。大公會的有, 小公會的有, 私人性質的也有。

    大公會自然就是像藍溪閣霸氣雄圖他們那樣想找葉修去做長期的代打;校工會則比較可能, 談機會談展, 談在大公會里出不了什么, 把葉修當個新人往里忽悠;私人性質那就是套近乎, 希望得到高手的幫助。起點正版。形形色色林林種種的各類玩家, 葉修周旋其中, 該推的推, 該敷衍的敷衍, 該無視的無視, 處理起來游刃有余。

    這個一寸灰, 葉修隨手看了下資料, 是個23級的鬼劍士, 葉修心念一動, 倒是想起了微草戰隊的那個刺客灰月。

    同意好友申請, 立刻接到對方來的消息:"前輩, 我是喬一帆, 微草戰隊的那個刺客灰月。”

    還真是。葉修一邊想著一邊回了一下:"哦, 是你啊!”

    "恩, 我想試試陣鬼。”

    "你怎么還練個新號?”葉修不解。各俱樂部里出去在聯盟注冊的那些比賽帳號, 也還會有許多其他的滿級賬號卡, 通常各種加點各種流派的帳號角色都會有。選手有用, 隨便拿張來就是了。這些帳號又不用去奢侈武裝, 成本一點也不大。

    喬一帆在微草戰隊中的尷尬處境, 葉修一個外人當然不會知道得很清楚。

    只是同在聯盟混跡, 各戰隊有哪些帳號角色大家相互之間都是了解的。尤其本賽季葉修還是打了一半的。全職高手吧手打。刺客……葉修印象里這是微草本賽季從來都沒有出過場的職業, 由此也可大致推斷這個玩刺客的選手在俱樂部的邊緣地位。

    當然, 也有可能是待培養的新人, 尚不成熟所以沒有派出場。但在有過交手接觸過, 葉修看出喬一帆的刺客水平確實一般, 看不出有什么展潛力。而這人的特點明顯很適合鬼陣, 這才出言提點了一下, 除此以外倒田野沒有別的什么意思了。

    "呃……希望在這邊的話, 有機會能得到前輩的指點。”喬一帆說。

    葉修怔了怔, 他混跡職業圈多年, 什么情況沒見過?此時雖沒問, 喬一帆也沒說, 但從喬一帆的處事, 卻已經基本猜測到了對方的尷尬。

    "你打榮耀多久了?”葉修問。

    "一年多。”喬一帆回道。

    "哦。”新人不易啊, 葉修 嘆息。微草有一個號稱王不留行接班人的高英杰, 這個葉修也是聽說過的。而每每出現這樣的一個天才人物, 無意間卻會抹殺掉不少同伴的光芒。就像現在的喬一帆, 并不是毫無潛力, 只是站在天才身邊一被比較就顯得灰暗無光, 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想到了這些, 葉修也理解了喬一帆這種邊緣任務做出更換職業的抉擇有多艱難。說嚴重些, 這甚至可以說是賭上自己職業生涯的一次決斷, 而要做出這一決斷的, 還只不過是個少年罷了。

    這孩子眼下的選擇是比較中庸兩可的。一方面在俱樂部繼續刺客的表現, 另一邊卻要偷偷練習陣鬼來看看自己是不是真有實力。起點蝴蝶藍出品。長期的邊緣角色, 這讓孩子嚴重信心不足, 這從打他小心謹慎的打法上就可以看出來, 昨天上次葉修才提醒他多點勇氣。如今能走到這一步, 已算是不易了。

    看到前輩大神只是簡單的"哦”了一聲, 喬一帆心中很是忐忑, 正不知大神是什么意思, 消息卻已經又到。

    "陣鬼的話, 你多少應該也有些了解的吧?這個職業成型比較晚, 至少要到級的時候, 陣鬼的特點也會體現出來, 陣鬼的真正練習也是那時候才能真正開始。”葉修回復的消息里說道。"恩, 我知道。”喬一帆回道, 畢竟是職業選手, 不可能有對哪個職業完全不了解的。任何職業什么特點, 有什么技能, 技能都有什么用途, 這些對于職業選手來說都是基本功課。

    "所以在前期也沒有什么陣鬼的戰斗方式可練習, 我建議你這帳號可以找個人代練一下, 你自己多做些理論上的功課。像虛空戰隊的比賽錄像, 你可以多找來看看, 認真研究一下。”葉修來消息。

    虛空戰隊。喬一帆當然知道這支戰隊, 雖然不是豪門級別, 卻也是季后賽的常客。虛空戰隊的隊長李軒, 使用的角色逢山鬼泣就是一名鬼劍士, 號稱榮耀第一陣鬼。虛空戰隊是聯盟中唯一一支以陣鬼為核心的隊伍, 算是相當有特點。

    "雖然虛空戰隊是以李軒的逢山鬼泣為核心, 但也從來不是其他隊員去配合逢山鬼泣的鬼陣, 多看看, 看看李軒是如何解讀戰局, 利用鬼陣來給隊伍制造勝機的。”葉修說。

    "哦, 我明白了。”

    "賬號交給別人練一下, 趕上我這邊的等級后, 可以過來一起在團隊里找找感覺。”葉修說。

    "謝謝!!謝謝前輩!!”喬一帆大喜。葉修讓他自己去看錄像研究他還有幾分失落。但現在知道自己到底還是有近距離向大神討教的機會, 頓時興奮莫名。

    喬一帆當即聽從葉修的建議, 開始搜集各種錄像資料學習研究, 賬號則是去外面找個代練。訂了個最快度的升級單, 就等著追上君莫笑的等級。

    葉修這邊, 喬一帆罷消息下線, 他卻還在和別人聊著。

    說話的是田七等人, 此時他們也剛剛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自從在新手村見識過高手兄的實力后, 一直以來田七等人都認為像他們這樣的破公會根本就沒資格請高手兄這樣的大神坐鎮。全但職很高遺手憾吧公會手打里的其他玩家并不都這么想。在看到田七等人和君莫笑有過多次并肩上電視的記錄, 自然認為他們關系不淺, 總是吵吵著要田七他們去拉人。

    田七等人屢找借口推脫, 但他們公會的玩家也是百折不撓, 尤其會長大人, 對于幾人的總是推脫甚是不滿。

    其他人倒也罷了, 以會長為的一部分玩家卻都是他們一起老區過來的老朋友了。此時田七他們搭上了高手兄屢屢風光, 其他老友卻還是和原來一樣, 被大公會踩在腳下掙扎, 說起來田七他們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但請高手兄加入他們公會?這怎么想來也都是個笑話。田七幾人實在都張不了這個口, 但實在架不住公會朋友天天念叨。起點正版。最終, 他們艱難決定, 把他們的會長朋友給高手兄引薦一下, 讓他自己去和高手兄溝通。

    此時田七在和葉修說的就是這事, 表示帶個公會的朋友一起玩玩。

    這種事葉修又會有啥意見, 練級區里, 葉修見到了田七等人的這位會長朋友。

    "你好, 楓樺, 月輪公會的會長!”田七他們的朋友, 月輪公會在第十區的會長楓樺無比自信地自我介紹著。田七等人遠遠地躲著淚流滿面。月輪公會的會長?這名頭很響亮嗎?

    或許曾經田七他們也是這樣的以為的, 但自打認識了高手兄, 眼界無限拔高, 三大公會在他們眼中都是浮云, 這些中小公會的會長那更是浮都浮不起來的云。眼見自己楓樺在這自我感覺很好的介紹自己的身份, 把別人并不覺得有面子的事當作很有面子來做, 最終必然是更沒面子。

    "哦, 你好你好, 他們都是朋友哈。”葉修隨意打著招呼。

    現在還沒到凌晨, 不只田七和月中眠在, 暮云深和淺生離也都在。

    這二人是正常人類, 每天只是晚飯后玩玩, 等級漸被拉開, 而且也沒有和高手兄下副本的機會, 比較落寞。

    "是啊, 我們很早就認識了, 想當初在神之領域的時候……”楓樺吧啦吧啦說起了他們過往的光輝歷史。

    在葉修面前樹立了一下他們月輪公會的高大形象后, 楓樺同志話鋒一轉:"說起來, 兄弟你這么厲害, 怎么不加個公會呢?U ”

    "哦, 公會啊……沒想著要加呢!”葉修說。

    "是不是沒找到合適的?其實不妨來我們月輪公會。我們月輪公會在榮耀也有好幾年的歷史, 是老牌公會之一。起點蝴蝶藍出品。起點正版。雖然和一些公會不能比, 但是你懂的, 那些大公會都是背后有職業俱樂部做后臺, 我們尋常玩家組建的公會怎么也是沒法達到那樣高度的。全職高手吧手打。但去掉這些有職業意味的來說, 我們月輪公會可就是響當當的了。”楓樺說。

    "他拉了!他真的在拉高手兄了!”田七淚流滿面的和幾人交流著, "我錯了, 我應該在凌晨的時候拉了他來一起副本的, 讓他見識一下高手兄的厲害, 我想他就不會再這么不知天高地厚了。”

    "這個……你確定?”暮云深說。

    "據我所知, 楓樺最大的特點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淺生離說。

    "所以就算他見識了高手兄的厲害, 也只會更堅定拉攏的決心。”

    "沒錯, 好馬配好鞍的道理你指望他能懂嗎?他是看童話長大的, 窮小子追漂亮公主什么的, 對他來說無壓力。”

    "我知道, 我就是知道才總在推脫的, 但公會這幫家伙實在太煩了。沒辦法了, 希望高手兄不要介意……”田七說。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