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月輪公會?

    聽到這公會名字的大公會會長有一半都茫然了。對于他們來說,會耳熟能詳的公會都是有俱樂部背景的,只有這樣的公會才會是他們視線之內的競爭對手。月輪公會,聽說過的人倒是有,但可以肯定這不是一家有背景的公會,只是一個尋常玩家建立起來的,發展還算可以的普通公會。這樣的一個公會,怎么就在他們這么多大牌公會的圍剿下把君莫笑給拉走了?

    眾會長不淡定了,紛紛打聽著這個月輪公會是搞了什么花樣。

    這可真是純打聽了。像月輪公會這樣檔次的,顯然都成不了大公會們派臥底,玩無間道的對象,此時沒有什么內線消息,只能看有沒有認識這公會玩家的人去輾轉打聽。

    這么一問還真有結果,畢竟月輪公會不像他們。樺楓這回去搞赤月套裝那是滿公會頻道里的吼人,發動群眾的力量,攛掇了四個戰斗法師一人犧牲了一件赤月裝備。這全公會都知道,又沒覺得有什么隱藏的必要,自然是有朋友一打聽,立刻就說了出去。

    很快,四件赤月套,所有大公會的會長都聽到了這個價碼,都是狂噴鮮血。

    四件赤月套裝

    這算什么收費啊這種價格對他們這些公會來說跟白送似的。30級開始的副本就會掉落以套裝為主的藍裝了,區區四件赤月套,張口就來。像他們這種大公會里的精心玩家,湊齊一身職業套的都可以組好幾個隊了。

    而且他們的公會制度完善,需要赤月套裝,公會里自然會給補償。所以基本幾句話就可以拿出四件,不像樺楓求爺爺告奶奶般地硬是空白套白狼地搞來四件。

    總之,對大公會而已這實在是個輕而易舉的條件,怎么就讓月輪公會給撿了便宜了呢?眾會長越發的不冷靜了,好多人向君莫笑發起誘惑。

    “兄弟,赤月套裝一套,怎么樣?”

    “一套赤月套,外加30級紫武銀光長矛”

    “兩套赤月套,你穿一套,扔一套都行”

    各種條件層出不窮,反正都比區區四件赤月套要優厚得多。葉修也不嫌煩,耐心一個一個地回復。這當中,反倒是藍河和夜度寒潭兩人沒有急吼吼過來叫喚。

    這兩人都和葉修打過不只一次交道了,多少已經有了一定認識。四件赤月套,這根本就不是他一直以來幫刷副本的籌碼。

    君莫笑的開價有一個特點,既讓你有些肉痛,又不會讓你覺得不值。顯然是對游戲異常了解,價值衡量非常準確的老手。以他的這個作風,此時要職業套裝的話,四套還差不多四件?什么意思?有什么企圖?

    藍河和夜度寒潭都在心下茫然地揣度著。

    而各大公會此時雖然行動相當一致,但彼此之間其實都是互不知道的。雖然都有互派臥底的習慣,但此時新區剛立,會中核心都是直接從老區帶來的老人,新加入的小號,此時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得到太高信任的,各大會長也都知道防著這個。

    但是,這當中卻還是有一些資深間諜混跡當中。這種間諜可不是新區開荒時建個小號過來報名加入,那是在老區就是臥底,這次報名來新區開荒被選中后派來的。這樣的人,來新區那就已經是公會精英,再混起來相當強力。

    此時想打聽各公會的動靜,只能是靠這樣的資深臥底,但這樣的臥底卻不會太多。藍河這邊,能聯系到的也只有一位,是混在輪回公會的。

    輪回公會,是輪回俱樂部在游戲里的公會。輪回戰隊是近幾年強勢崛起的一支戰隊,隊內王牌高手周澤楷是榮耀目前的人氣王。不少專家、粉絲都看好輪回戰隊的將來。如此強勁的一個對手,自然不論是在聯盟中還是在游戲中都會受到重點照顧。

    “輪回開出四身套裝的價碼了”資深臥底給藍河發來消息。

    “以他過往的要價方式,這應該是極限了。”藍河說。

    “是的。但這一次,他回絕了……”資深回道。

    “理由呢?”藍河問。

    “已經答應了月輪公會。”資深說。

    “扯他明知道我們會在他30級的時候請他來刷副本,怎么可能提前為了四件赤月套答應月輪公會。”藍河說。

    “你覺得他別有用心?”

    “肯定是。”藍河說。

    “聽說煙雨樓和百花谷也差不多開到這個價了。”

    “你怎么知道的?”眼下這個開價顯然并不好打聽,藍河也只是通過這個資深臥底知道了輪回公會的動作而已。

    “我們會長去問的……”

    藍河釋然。各大公會雖是競爭,但互相也是認識的。這種都拿不下的時候,有時也會化敵為友互相交換一下信息。比如車前子那個家伙就經常和他來這套,但微草戰隊和藍雨戰隊絕對是一對死敵,放在游戲的公會自然也是互相很不順眼。

    “我們會長準備進一步出價了。”資深臥底突然轉播新情報。

    “哦?多少?”

    “五套職業套”

    藍河怔了怔,心下突然一亮。

    難道就是為了這個?故意降低一次身價,這是欲擒故縱,以退為進。撩撥起各公會的哄搶,隨即卻是進一步地抬高了身價。這種東西,上去了可就沒那么容易再下來了,除非他完成不了雇主交托的任務。

    現在輪回已經先一步走出了這一步,和他們交換過信息的煙雨樓和百花谷可能也差不多。不過,這會長可不是敵對公會的臥底,這交換起信息來向來是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藍河僅靠猜測卻實在是無法準確估量。他只知道,五套職業套,這已經是超過君莫笑之前自己定義的價位了。

    這一手,還真是精彩啊藍河感慨著,既然了解了君莫笑的意圖,藍河覺得他也可以過去和君莫笑談上一談了,正準備去發消息,忽然資深臥底消息又到:“靠,又拒絕了”

    “還拒絕?他到底想怎么樣?什么理由?他還要求什么了?”藍河也是驚了,五套職業套,這已經是咬碎牙的大出血了,這家伙還不滿足,是真想把各大公會都氣瘋嗎?

    “沒要求什么,他還是說……已經答應月輪公會了。”

    “怎么會這樣的……你們準備怎么樣?”藍河問。

    “不知道……會長正罵街呢”

    輪回公會第十區的會長孤飲此時當然淡定不能。四件職業套,他覺得是一個相當合理,雙方都應該接受的價位了。但君莫笑回絕的那叫一個快,消息過去一秒鐘就發回了,孤飲簡直要懷疑這家伙是設置了自動回復,不然怎么可能這么快的?

    隨便試探了兩句,貌似確實不是自動回復,這家伙真是完全不考慮這個價位。

    孤飲不是傻蛋,而且身處局中,價碼直接被拒后,比藍河更進一步想到君莫笑這次是要獅子大張口狠宰一把了。這家伙是看準了這個時候所有的公會都憋了一口氣在哄搶他。

    孤飲暫且不動聲色,跑去聯系了幾個其他大公會的會長。

    這幫家伙個個義憤填膺,個個破口大罵君莫笑敬酒不吃,一個個好像遇了殺父仇人似的。孤飲當然不會被這種表象給迷惑。這些家伙一副痛恨君莫笑的樣子,無非是麻痹別人,讓人以為他們不會再出價而已。孤飲相信,這些會長都和他一樣,已經決心提高價錢準備再捧一次。正是因為這樣,才希望麻痹競爭對手在這裝模作樣。

    “哼,老子不玩了”孤飲最后也是扔了句話,同樣是為了麻痹,隨后轉手開價,直接五套職業裝。

    這個提升幅度算是相當大了,孤飲看到眾會長都沒有放棄的意思,于是決定豪邁一點。他覺著自己這個開價就算不能讓君莫笑一眼看中,但至少也足夠讓對方感覺到自己的誠意,可以認真地來談一談了吧?

    誰想這次同樣是一秒不到的拒絕回復。這次孤飲就真不是裝不淡定,而是真不淡定了。這樣的價碼還想都不想就拒絕,這家伙想怎么樣,直接把公會送給他嗎?

    孤飲不爽,極度不爽。幾次開價被拒,讓他有些失去理智,此時的他,心態已經不再是搶下君莫笑為公會服務,他想得和君莫笑較勁,看看這家伙心到底有多深。

    于是,孤飲再次一條消息發過去:“八套職業套,怎么樣,這次你該滿意了吧”

    這個價碼,U w孤飲沒有和任何人商量,已經是賭氣一般地發出。你小子不是心黑嗎?好,我干脆就拿個不可思議的高價來砸你,讓你目瞪口呆,讓你無話可說。

    此時的孤飲,追求的只是這種勝利的快感

    結果,一秒不到,消息已在閃爍,一樣那么堅決,一樣那么的未經思考,孤飲幾乎有些不敢點開了看了,他心中已有不詳的預感,但,看終歸還是要看的。

    “答應過月輪公會啦”

    “靠”還是這句,每一次拒絕時就是用這句。孤飲現在明白了,這人沒有設置自動回復,這人TMD的是用了Ctrl+C和Ctrl+V了吧

    “你你你你到底想怎么樣啊”孤飲覺得似乎都聽到自己心靈的咆哮了。

    “我要下副本了,回頭聊。”一秒不到,回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