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陳夜輝的意圖明確, 但葉修的攻擊行更明確, 完全是摸清了陳夜輝的打算。這一記崩山擊正對方聚集的核心。沖擊波擴散出去, 反應稍遲的都是躲避不及, 這還沒擺成陣形呢, 就已經被這一擊搞得東倒西歪了。

    天擊, 落花!

    君莫笑手武器一合一伸,  戰矛形態使出戰斗法師的兩個技能, 旋身一掌扇飛了四個人。

    跟著抬腿一撞踢起一人。千機傘縮回又成了槍狀態, 子彈噴射而出, 這人狂飆血花倒飛出去, 卻是葉修把BBQ用直線的方式給施展了出來。這種用法操作要極快, 人剛一被浮空緊接著就要拔槍設計, 原理上和魔道學者低空騎掃把飛行是一樣的。

    倒飛出去玩家一路連撞數人, 沒飛多遠, 卻是帶翻了三人。

    陳夜輝指揮下的布陣, 被葉修三次攻擊就已經打得亂七八糟。唐柔和包子入侵兩個此時 也是 分頭出擊, 一左一右, 攻擊快無比, 就這么一會的工夫, 人雖然沒死幾個, 但還站著的卻也真沒多少了。

    黃土卷過, 陳夜輝率領的4名打手, 陣亡人, 倒地人, 還有o人卻也是視角亂得一時間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君莫笑三人又是背身而立, 各持武器彪悍地站在圈子當, 壓倒性的氣勢一時無二。

    千成呆了, 徹底呆了。

    原來六人都是多余了嗎? 只是這三人, 就已經壓制住了對方4人的攻勢。

    千成和對方有過交手經驗, 雖然他死得很快, 但這也正好說明對方的實力和配合都不弱, 但怎么碰到這三人就好象紙糊的一樣?連一分鐘都不到, 保衛什么的都已經不存在了, 一個個撲地地, 轉著身找方向的, 找對方向卻又不敢動的……

    這……太酷了吧!

    千成羨慕。

    他一向獨來獨往, 讓敵人崩不成軍, 而他傲然挺立當的畫面根本就是他最時常幻想的鏡頭。 而現在, 幻想成為現實, 雖然對方有三個人, 但這的確是他一直向往的境界。

    這一刻, 對方的角色明明都還在動, 但千成硬覺得好象時間停頓般地靜止了似的。因為在他的眼, 活動的那些家伙不過是背景物, 忽略不計, 他眼看到的只是圈子正的三個身影。

    "槍手開火!!!”

    "魔道擾亂他們的視線!!”

    "劍客干什么呢, 守好你的位置!!!”

    "召喚你白癡啊! 走好位置再去召喚, 靠!

    !又被打斷!你去死吧!!”

    陳夜輝聲嘶力竭地吶喊著進行部署, 但是沒用, 完全沒有用。

    槍手的子彈、炮彈亂飛, 但最終看起來只像是這場戰斗的背景音樂, 給大家增添點氣氛, 根本沒有什么實質上的限制, 對方的走位節奏遠比他們的射擊節奏要快。

    魔道想靠快的飛行帶亂對方視線?這剛剛從對方視線里經過了一下, 就已經像只蒼蠅一樣被拍了下來, 按在底墑就是一通海扁。

    劍客守住位置?劍客很茫然啊!自己的位置到底應該是哪里?怎么不知不覺好象成了個局外人一樣, 距離戰斗越來越遠了呢?

    至于召喚……苦啊!召喚師是需要召喚各種寵物來幫助自己戰斗的, 全是釋放技能, 開戰這么久, 剛開始提前招好的寵物壯烈犧牲以后, 就再沒有補上過。無論跑到哪個角落, 正釋放讀條時就會有一顆子彈飛至打斷他的技能。

    可憐的召喚師此時只有一個感覺:這顆子彈才是他最忠實的召喚獸, 只要他一搞召喚, 立刻就撲過來親吻他。

    千成在旁看得已是熱血沸騰, 朝著身邊的田七和月眠叫道:"我們也上啊!”

    "上去干嘛?”田七問。

    "戰!”千成說。

    "還是不要去礙手礙腳了吧?”田七說。

    "什么礙手礙腳啊!!”月眠此時也突然爆, 雖然最近頻繁跟著君莫笑混在一起,  但他早期積累的憋屈可還沒化解完呢!君莫笑到現在也沒有加他好友。

    "上!”月眠拔劍沖了上去, 千成也毫不猶豫揮矛沖上。

    對方正被君莫笑三人打的淚流滿面, 突然看到有新人加入戰團, 本是一陣慌張, 但交手幾合后, 立刻有人驚喜交加:"哎呀, 這兩個好對付!!”

    "是嗎是嗎!!”眾人驚喜著, 不少人連忙朝著兩人沖了過去, 君莫笑三人竟然被他們有意無意地給忽略了。

    陳夜輝、千成、月眠此時成一家了, 一起氣了個半死。

    一家人當然就要感覺到同樣的壓力, 陳夜輝瞬間被葉修他們三人盯上, 千成和月眠成了眾人眼好欺負的獵物。

    雙放的反應都是那么的一致:打不過只有跑。

    陳夜輝向左, 千成、月眠向右, 撒腿就撤退。

    田七連忙朝旁站著, 只希望大家把他當作背景看待。

    "哎哎, 這里還有一個!!”結果卻未能如愿, 對方呼嘯追至的時候把田七也一起算了進去。

    田七淚流滿面, 只好跟著月眠一起逃竄。原本很嚴肅的一場戰斗瞬間好像一場鬧劇。葉修也是無語, 望著狂奔的千成嘆息:"這貨果然很擅長搶怪啊......”

    好在如此不堅貞的人也不是全部,  還是有部分人在繼續和葉修他們糾纏。只可惜此時的他們只會顯得勢單力薄, 根本無法和葉修他們三人抗衡了。陳夜輝跑開看到三人沒來追, 連忙又是大聲招呼指揮, 可先前人多時都沒用, 眼下一半人都失去了立場, 他這點指揮更顯得可有可無了。

    倒下, 倒下。

    不斷地有人倒下。

    峽谷撕廝)殺的的聲音似乎正在一點一點地減少, 每倒下一人, 喧鬧都會減少幾分。

    "不行啊!”唐柔說著。

    她不行了嗎? 對方聽到這一聲一陣驚喜。是沒血了還是沒藍了。

    "怎么?”葉修問。

    "太弱了。”唐柔說。

    眾人淚流滿面, 原來是說他們不行啊......

    "即使弱, 我們也要認真啊, 這是對對手的尊重!”包入侵說著, 一板磚拍到一人臉上, 直接排翻干掉。

    "說的好啊包子。”葉修說"是吧!”包子入侵得意洋洋, 繼續到處欺負人。

    千成三個此時卻在被欺負, 被對方追得抱頭鼠竄, 最后沒死, 卻還是對方追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們的老大陳夜輝一直在他們身后咆哮怒吼,  老當沒聽見這也很不好。但等一干人準備折回的時候, 現他們已經不用這么麻煩了。那邊他們親密的戰友已經被君莫笑三人收拾得差不多了, 三人已經主動來找他們麻煩了。

    千成三個一看, 也玩回馬槍, 在君莫笑三人身邊狐假虎威了一把。

    半伙人實在是招架不住, 死的死, 逃的逃陳夜輝這個帶頭的連千成他們都認識了。千成之前被他們掛過一回, 還有私仇要報著, 死追著不放,  陳夜輝也是頭也不回地只顧得跑, 兩人一樣的職業, 移動度差不多。但陳夜輝顯然也在移動操作上有點技巧, 漸漸地竟然開始拉開距離。

    千成立刻也想到了君莫笑之前帶著他們做過的那種切換移動的方式, 連忙問道:"應該怎么跑來著?”

    沒有回答, 千成左右一看竟然沒有人!此時居然是他一人追了上來。

    千成立刻停下了腳步。

    "嗯, 反正也追不上了......”千成說著, 連忙調頭又跑回來了, 但峽谷里卻已經找不到君莫笑等人的身影, 剛剛的戰斗像是沒生過一樣, 峽谷已經完全地平靜下來。

    "人呢?跑哪追殺去了?”千成嘀咕道, 他沒有對方的好友, 也沒法去問,  峽谷里轉來轉去地尋摸了半個小時也沒見著, 終于又是回到了原點的時候, 突然看到副本外傳送光一閃, 五人被送了出來。

    千成一瞥五個Id, 吐了口血。赫然是君莫笑五人, 這五個家伙戰斗完了居然淡定地下副本去了, 連個招呼都不打。U 自己還當哪里還有戰斗到處尋覓, 結果這幫牲口竟然一次副本都刷完了。

    "哎!”千成叫著剛要上去, 結果就見五人又一次進了副本。

    "靠靠靠!!”千成淚流滿面。

    走了!

    千成扭頭離開了一線峽谷。

    比起千成, 此時更加郁悶的當然是陳夜輝了。暗留意君莫笑許久, 精心做出的這一次埋伏布局, 結果連萬分之一勝利的曙光都沒看著。從開場的頭一秒, 就完全是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直至現在自己落荒而逃。

    一線峽谷外的平原上, 陳夜瞅去不見自己的同伴。消息統一一下后, 4人, 加上他最終活下)來的只有6個。其他全部陣亡。

    經驗、錢、耐久,  甚至裝備......這些損失陳夜輝都可以忍, 但這心的憋屈卻是著實難受。

    就好像一個精心溫習功課準備考課的學生, 把死者混合運算掌握得滾瓜爛熟, 躊躇滿志地上了考場, 結果一看。泥馬!

    考得是高等數學的微積分, 這差距也太過分了點了吧!

    此時的陳夜輝, 憋屈就是夾雜著這種深深的無力感。職業選手, 想靠這種戰斗給人了制造麻煩實在有些太不實際了。

    ==============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