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人又是久久地沉默了, 二人的角色像是死機般地站在神之領域的荒漠當, 大風卷過的黃沙像是要把二人給埋了一般。

    君莫笑!

    沒有行會, 看不出來歷, 也沒有什么背景勢力, 單靠一手技術, 控制住了第十區的副本記錄, 借此竟然鉗制住了他們所有公會。

    新區的展, 副本記錄是很重要的一項東西。

    新區幾乎全是新人, 大公會名氣再大, 跑新區來一樣是新人。在新區如何在新手心建立地位?靠的就是副本記錄, 這就是公會實力最直觀, 最強橫的體現。

    但現在, 第十區的公會全都成了笑話了, 現在大家心目行成的印象是:君莫笑幫誰, 副本記錄就是誰的。

    先不要怪新人們有這印象, 在記錄爭奪, 君莫笑拉攏的這一場戰爭, 其實是大公會門自己先一步意識到了君莫笑的重要性。

    也怪他們經驗太豐富, 太老練。行家一出手, 太知有沒有。新人們對記錄沒概念, 但他們一看君莫笑打出的成績, 就知道太過分, 這成績他們打不出, 所以不找君莫笑幫忙也沒辦法。

    歸根結底, 各大公會對這樣的情況準備不足, 誰都不會料想到就一個高手竟然就有一手遮天的本領。第十區這樣搞下去, 真成一個新紀元了。起點正版。大公會的實力完全帶不過來。高手, 這本就是大公會在新區的最大優勢, 但現在有君莫笑這樣的存在, 他們的高手紛紛變得不值錢, 這樣一來大公會在新區還有什么優勢?總不能天天刷世界來告訴新人們他們是榮耀三大五大八大公會吧?

    "這事……沒準也是誤打誤撞。”夜度寒潭開口道。

    "如果不是的話, 這人不光是技術, 連心計也相當可怕。”蔣游說。

    "我先回去和他交涉看看吧?”夜度寒潭說。

    "嗯, 你去……”

    榮耀第十區。

    藍河那邊竟然一時還沒察覺到這個問題, 還在和春易老在線下組織看出去哪些高手過來代打挽回名聲。這夜度寒潭回到第十區的時候, 一看好友, 藍河尚未出現。

    名單里君莫笑的名字依然在亮著。世界頻道上倒是清靜了不少。此時已經是五點將至, 正是一天在線人數相對較低的時段, 對副本記錄的討論浪潮已過, 世界頻道恢復到了平日里的那種狀態。

    但夜度寒潭很清楚, 討論結束, 并不意味著這事就完了。他們兩大公會的形象這一次算是敗到家了, 不趕緊拿個記錄再誘一次討論, 怕是真要在第十區淪落了。

    "兄弟, 在嗎?”夜度寒潭給君莫笑出消息, 后半夜了, 角色在人不在的情況挺尋常。

    "在。”葉修一直很平靜的在野外敲打著小怪。

    "想和你商量點一線峽谷的事。”夜度寒潭說。

    "一線峽谷?我等級還沒到吧!”葉修回道。

    "兄弟是真不明白我的來意?”夜度寒潭小心試探, 這人現在真得罪不起啊!夜度寒潭有點憋屈。

    "說來聽聽。”葉修回道。

    "這次一線峽谷的記錄, 我們希望兄弟你不要出手。”夜度寒潭說。

    "哦, 那價錢可要更高呢!”葉修回道。

    回復迅, 沒有驚奇, 沒有疑惑, 平淡, 樸實, 直接一步就跨到了談價錢的階段, 要說這人沒有思考到當前形勢, 誰會相信?他顯然比自己更明白, 他早有準備。夜度寒潭郁悶著, 卻不得不接著問:"怎么個高法?”

    "八個赤蝎尾刺, 八個猩紅毒針, 赤影狂刀, 琥珀晶石, 四十個沙蠶絲。”

    回復又是如此的迅捷, 看起來連價碼都早都考慮清楚了。夜度寒潭接著郁悶, 一個一個掃這一排所需的材料, 有種想哭的感覺。

    赤蝎尾刺, 猩紅毒針, 全是一線峽谷副本隱藏&#o9;&#o9;, 赤蝎刺客螯刺掉落;赤影狂刀是隱藏ss影刀客阿紅的佩刀, 是橙武;四十個沙蠶絲是另一隱藏ss沙蠶掉落。至于琥珀晶石, 那是一線峽谷野外ss巖之浪人奧磐掉落。

    這四樣應為"五樣”)東西, 先不說價值, 單是想湊起這個數目難度就已經是極大。

    因為這五樣東西完全囊括了一線峽谷這一階段的所有稀有ss。按數目來說, 就算每次遇到ss都會掉落到所需東西, 也需要遇到赤蝎刺客螯刺6次, 沙蠶次。

    只看葉修這兩天六下副本, 卻是一個隱藏ss都沒見著, 而這邊只是這材料就需要遇見隱藏ss多達56次, 如果真靠個人刷本來賺, 刷到一線峽谷沒經驗都不可能湊齊。

    至于赤影狂刀, 這里遇隱藏ss挑戰一次人品, 橙武掉落又是挑戰人品, 人品大考驗。

    而琥珀晶石就更麻煩了。野外ss那不是刷出來的, 那是pk搶出來的。流離之地和一線峽谷的野外ss此時都已經完成殺, 兩次都是在葉修不在線的時候, 所以也沒人請他來參與。請登6起點支持正版閱讀。起點蝴蝶藍出品。兩個殺一個是被草堂搶到, 一個倒是歸了他們霸氣雄圖, 但其的付出此時想來都痛。

    副本記錄競爭再激烈, 卻遠比不了競爭野外ss這種直接的pVp來得慘烈。

    電腦前的夜度寒潭盤算過這些后是一陣咳嗽, 他都顧不上去考慮這些東西的價值了, 就是湊齊這清單就已經夠他受的。

    他們公會刷一線峽谷已經有段時間了。赤蝎尾刺和猩紅毒針此時倒是夠數, 但是赤影狂刀從沒見過, 沙蠶絲個好像有點勉強, 琥珀晶石那更是虛幻了, 別說他們霸氣雄圖, 就是整個第十區也還沒有呢!野外ss這一周才刷三次啊!

    這份清單, 顯然已經不是代打應有的價目了, 的確高出了許多。

    "兄弟, 太狠了。”

    討價還價是必要的交流, 夜度寒潭壓抑著心的抑郁和葉修交涉。雖是先前一直對這人印象不錯, 此時心卻也生出一些悲憤。夜度寒潭有一種被綁匪勒索了的感覺, 人質就是記錄, 你不答應我的條件, 我就刷你的記錄!

    但交流了半天, 對方也沒什么松口的意思, 夜度寒潭正郁悶突然系統一聲提示, 藍河上線。

    夜度寒潭心念一動, 突然又有了一點想法。

    "老藍啊!”夜度寒潭招呼。

    "嗯?”

    "你們準備刷哪個記錄?”夜度寒潭問道。

    "怎么?”對競爭對手時時都要有戒心, 雖然霸氣雄圖和他們不像草堂那么死敵, 但也不可掉以輕心, 藍河很警惕。

    "咱們得溝通好啊!不然你也刷流離之地, 我也刷流離之地, 咱們兩家這不是較上勁了嗎?現在可不是咱兩家拼這個的時候。”夜度寒潭說。

    "說得是, 那咱們這次一人拿一個副本, 我們刷流離之地, 一線峽谷我們藍溪閣不會去碰, 怎么樣?”藍河說。

    "行, 有你這句話就行。”夜度寒潭說著”你們什么時候刷?”

    "明天白天吧!”藍河說。賬號卡已經分配妥當但這大半夜的顯然不方便還跑去找人拿卡什么的, 一切都留待明天處理了。

    "老藍啊, 我現在就怕咱們刷出來的記錄, 還是會被君莫笑破掉啊!”夜度寒潭說。

    "這個……我覺得倒不至于, 眼下這個情況, 你覺得還會有人找他刷記錄嗎?”藍河說。

    "沒人找他刷, 他自己要刷呢?”夜度寒潭說。

    "自己刷?”藍河稍一怔, 君莫笑自己刷……這也是有可能的啊, 他那隊伍差一個就五人, 而且第五人對方也有啊!先前先后見過兩次第五人了。全職高手吧手打。其那個劍客現在還掛在他們公會里, 只不過一直也沒見再上過線, 弄得藍河也很茫然。

    "沒人請的話, 他還那么辛苦做什么?”藍河說著。

    "沒人請, 這個結局他能甘心嗎?”夜度寒潭現藍河有點厚道, 到這份了還沒想到綁架副本記錄這種做法嗎?U www.uukanshu.com

    但是這句話一提, 藍河也終于本點回過神來。"你的意思是……”

    "我剛才去和君莫笑想打聲招呼, 結果這家伙……不去碰記錄他也要收錢。”

    夜度寒潭向藍河宣布了這個噩耗。

    "他真這么說?”

    夜度寒潭直接復制了君莫笑開出的價目清單過來, 這個清單太有沖擊力了, 看得藍河也是一陣沸騰。

    "但是, 我們最強實力刷出的記錄, 你覺得他還能破?”藍河回道。他們也是高手, 其實多少也知道副本揮有個極限的說法。玩家的水平無論多高, 只要能達到副本極限的要求, 那就能刷出極限記錄, 水平比這更高, 卻也沒用。

    "你看埋骨之地。”夜度寒潭說。

    藍河怔, 埋骨之地的確已是一個傳說, 記錄高到無法想象。

    "照你這么說, 以后我們每一個副本記錄, 豈不是都要看他的意思了?不然我們這些公會一個副本記錄都別想拿到?”藍河說。

    "我看他有這個意思……”

    "這可是和所有公會為敵啊……大家能忍?”藍河說。

    "這我不清楚, 但我知道, 眼下咱倆這關怕是只能靠自己闖過去了。”夜度寒潭說。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