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河和夜度寒潭想到的都沒有錯。

    日后如果再這樣繼續綁架記錄的話, 就不只是他們兩家公會的事。各大公會一起, 或收買, 或聯手追殺, 總也會一起想辦法解決。

    但在眼下, 出現危機的僅是他們兩家而已。其他公會就是知道了君莫笑的綁匪性質, 這個時間也絕不會站出來和他們聯手, 絕對是先看完兩家的尷尬再說。如果兩家會因此一落千丈那自然再好不過的事。

    "你準備怎么做?”藍河問夜度寒潭。

    "不知道。我也想聽聽你的看法。”夜度寒潭說。

    藍河此時在猶豫, 是真的猶豫。是對君莫笑服軟交上記錄的贖金, 還是以強硬的姿態對抗綁匪, 從此走上和他競爭副本記錄的道路?

    藍河已經數次從好友欄里點出了君莫笑, 卻又數次關閉。事關記錄, 不是小事, 要不然他也不會三番四次去照春易老商量了。起點正版。可使此時剛剛去找過, 轉眼又找, 那也顯得自己太沒能力, 饒繞岸垂柳等人免不了又要冷嘲熱諷。

    可是……如果知道自己妥協的交了贖金, 繞岸垂柳那幫人肯定也不會說出什么好話?自己這次搞不定第十區的副本記錄, 以至于要向總部高手求援已經是很沒面子了。新區開荒歷來就沒有生過這樣的情況, 都是派過去的高手自力更生, 把公會一手帶起來。

    這一次!絕不能妥協。

    藍河忽然拿定了主意。

    "我決定先刷了記錄再說。”藍河這一次沒有再點君莫笑, 點開了夜度寒潭去消息。

    "哦?不理君莫笑的動作了?”夜度寒潭說。

    "嗯!”藍河這一次的決定, 于公會競爭什么的無關, 他多少也需要證明一下自己了。

    "好吧……祝你順利。”夜度寒潭說著, 心下卻還有一點疑惑。這藍河, 是真想就這么去刷記錄了, 還是不想落話柄在自己手里才會這么說?畢竟, 向君莫笑交贖金這事如果傳出去的話也是很傷公會形象的事, 所以在和藍河的交涉, 夜度寒潭始終沒有說出他自己這邊的打算。公會之間, 永遠都是各懷心事各防一手。

    夜度寒潭在探明了藍河的態度, 決定暫且按兵不動。反正他們刷這一線峽谷記錄也還需要再升一下級, 至少今天是不可能了。

    天漸漸亮, 被蘇沐橙當了一晚上枕頭, 葉修肩頭早就酸得麻木掉了。不過聽著耳邊靜靜地呼吸, 葉修知道蘇沐橙是真的睡著了。

    不過此時臨近七點, 吧里已經有一些客人收拾著準備下機, 換班的收銀、管們也快要來了, 繼續這樣保持下去究竟是不可能的。

    "喂喂。”葉修轉過頭叫了兩聲, "起床了。”

    "幾點了?”蘇沐橙迷迷糊糊地問著。

    "6點了。”葉修說。

    "還不到七點呢, 再睡o分鐘吧……”蘇沐橙說著還挪了挪腦袋, 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快起來了, 客人們下機我還要招呼呢!你也算走運了, 這一晚上居然沒人來買東西。”葉修說著, 平時晚上機器出點啥事, 要個喝的吃的什么的, 他這個值班管難免得去伺候一下。但今天這一夜卻是格外的安生, 通宵的客人像是一起約好的一樣, 節儉得什么都沒要, 讓蘇沐橙睡了一個踏實。

    "是嗎, 這么我還真是幸福啊!”蘇沐橙總算是挪開了腦袋, 抬手揉著眼睛不住地打著呵欠。

    "捂好了哦, 客人都要過來了。”葉修說。

    "哦。”蘇沐橙把自己又裹成了來時的模樣。這時這樣樣子看起來道倒是不會太惹眼, 現在是大家都要離開的時候了嘛!

    蘇沐橙出了前臺, 站在外面看著葉修給一些客人刷卡下機。當然也不是所有客人此時都要走, 不過不走的也會來處理一下, 通宵有通宵的價格, 早七點起又是另外一個價目了。

    "葉哥!”此時換早班的收銀、管都到了, 他們大多在附近同住, 每天都是同吃同行的。

    "馬上好了。”葉修朝他們招呼了一聲, 通宵下機的處理較快, 很快都已弄完。葉修出前臺, 早班的進去, 葉修這一天的工作就算結束了。

    "吃點什么?”葉修問蘇沐橙。

    "隨便吧……”蘇沐橙明顯沒睡醒, 迷迷糊糊的樣子。

    "嗯, 那就老樣子吧!”葉修說著, 兩人一起離開了吧。

    陳果今天也是起了個大早, 下了樓就見葉修大清早跟個姑娘就出了吧, 第一感覺以為是唐柔, 但隨即看了兩眼就知道不是。請登6起點支持正版閱讀。起點蝴蝶藍出品。她和唐柔一起生活這么久, 看背影也足夠認人了。

    "那人誰呀?”陳果跑下來問其他人, 大家都是搖頭, 葉修沒給他們介紹。

    "小唐?”陳果回身喊了聲, 看唐柔在不在。

    唐柔是在, 但這會還游戲呢, 戴著耳機哪里聽得到。不過她天天就是坐在固定的角落, 陳果過來一轉就把她抓住了。

    "今天起那么早?”唐柔本來還以為是前臺換班下機的葉修, 回身一看現竟然是陳果。

    "恩。”陳果應了一聲后, 直接八卦:"和葉修一起的那妹子是誰呀?”

    "一起的?”唐柔聽了也是往前臺那邊一探腦袋:"已經走了嗎?”

    "走了啊!我剛下來的時候就走了。是誰?”陳果說。

    "呃……真名我不知道, 天天和我們一起打副本的一個姑娘。”唐柔說。

    "友啊?”陳果驚訝。

    "他倆……應該是認識的吧……”唐柔昨晚有看到蘇沐橙靠在葉修身邊睡著, 任誰也會覺得兩人關系不一般。不過她不是八卦的人, 沒去多問, 自然也不敢隨便肯定兩人的關系。當然, 友她覺得不至于, 就從游戲里來看兩人就是知根知底的熟人。

    "這貨還能泡到妞!”陳果表示感慨, "長什么樣啊?”

    "不知道啊, 我沒看到。”唐柔說。

    "你一晚上都干什么了!”陳果對于唐柔沒有八卦的覺悟表示不滿。

    唐柔無奈地笑了笑。

    "吃什么你?”陳果問。

    "你吃什么我吃什么, 反正我沒錢。嘿……”唐柔也有耍賴的時候。

    "等著!”陳果翻翻白眼走開了。她這邊管吃管住, 但沒啥固定標準, 大多數時候都是她臨時拍板決定大家吃什么。趕上心情好的時請個大餐什么的, 趕上的員工都是幸福滿滿。

    興欣吧周邊早點攤子、飯館都是不少, 陳果自然也有常去的地方。餛飩、包子、小米粥, 亂七八糟地點了一堆后, 還不住地東張西望企圖現什么奸情, 結果卻是一無所獲。

    拿著早點回來, 葉修也不見人, 招呼唐柔一起吃了一半的時候, 才見葉修叼著煙從外面晃回來。

    "呀, 老板今天起這么早!”葉修和陳果打著招呼。

    "你領的妹子呢!”陳果八卦起來都是不講過場的, 直接進主題。

    "回去了。”葉修面對八卦也是從容得不行。

    "行啊你, 工作生活兩不誤。”陳果說。

    "哎喲, 餛飩給我來一碗!”葉修根本是答非所問。

    "你出去自己沒吃嗎?”陳果說。

    "那個是自費的, 吃的少。”葉修說。

    "無恥!”陳果咬牙, "沒有你的份。”

    "是嗎, 那我睡覺去了啊!”葉修跑掉了, 陳果在這怔。她還要繼續深入八卦的啊, 怎么人就這么跑掉了?

    "呵呵呵……”唐柔在一邊笑。

    "笑啥?”陳果白了她一眼。

    "沒啥……”唐柔也不解釋。

    "你跟那家伙越來越像了。”陳果不滿。

    "怎么會?”

    "天天就知道游戲, 還總是陰陽怪氣的。U www.uukanshu.com多久沒出去曬過太陽了你?”陳果說。

    "好啦好啦, 周末陪你去逛街好不好?”唐柔說。

    "這還差不多。”陳果表示滿意。一起生活了快兩年, 唐柔已經是她很親密的朋友了。一直慫恿她來玩榮耀沒有得手, 現在慫恿成功了, 卻現兩人之間的交流反而變得少了。

    陳果開始還猶豫過要不要也過來跟著他們一起練個小號。那時兩個人要隨便有哪個提一句, 她肯定也就來了。全職高手吧手打。結果這兩人都是埋頭只顧玩自己的, 根本沒想到這么多。最后搞得陳果一個人猶豫了一段后, 再回頭現兩人等級都已經上去了, 她再玩, 還是從新手村爬起, 頓時也沒了心情。

    畢竟她的逐煙霞玩了這么多年, 感情也是很深, 要說就這么放下是絕對不可能的。去新區, 陳果也不過就是想陪著那兩個家伙一起玩玩, 等到了神之領域她還是會換回她的。現在看看, 新區干脆就免了, 等著這兩個家伙沖到神之領域就是了。

    陳果嘴上雖然沒有說, 不過最近心底里確實有點寂寞。無論游戲里, 還是游戲外, 都覺得有點孤獨。

    "我吃飽了, 先去睡了哦!”唐柔吃過早點, 起身和陳果招呼。

    "去吧!”陳果揮揮手, 趕走了唐柔。一個人端著小米粥, 怔怔地望著大清早沒有客人, 空蕩蕩的吧。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