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真的假的?真的假的?

    距離炎女巫殺已經過去十分鐘, 葉修他們那邊裝備都揀完分完了, 各大公會的高手們卻還在糾結著這個已經生的事實。

    不是他們不肯相信, 實在是難以相信。

    六丵級的等級壓制, 換作他們去殺, 就是全公會的人都拉去, 恐怕都會死得接不上趟。但現在, 人只是四個人, 區區四個人, 居然就越六丵級把野外s&#o9;給殺了, 這是怎樣的技術和實力?

    丟掉了一個殺?這個時候各大公會都顧不上從這角色去悲憤, 此時的他們都只是一個沒有公會身份的普通玩家, 都是單純的從實力角度上在對這四人進行著膜拜。

    這一膜拜一直持續了十分鐘, 眾人這才回過神來。

    "君莫笑……這家伙, 我們刷副本記錄, 他跑去打野外ss, 這什么意思?”藍河呆了十分鐘后終于開始說話。

    系舟比較謹慎地分析道:"如果延續他之前的思路, 難道這也是在向我們示丵, 難道之后每個野外bs&#o9;的殺也得從他手里去買?”

    藍河怔了怔。

    公會想表現自己的實力, 主要是通過刷副本記錄。但野外s&#o9;的殺, 考察到的實力卻更加復雜, 畢竟這將是各公會之間直接交手, 成王敗寇有著一目了然的結果。但現在呢?大家都還沒做好準備呢, 這一個殺就已經沒了。

    除此以外, 野圖bs&#o9;會掉落的裝備和材料也是各大公會必然要爭取的。這可是比隱藏bs&#o9;更高檔的存在, 掉落的東西只會更加珍貴。每星期每種bss只會刷新三次, 就算每次都掉落同樣的東西, 一年下來也種東西也不過56件, 對于一個有千萬玩家的服務器, 數量上的珍貴這還看不出嗎?

    "他有越六丵級挑戰的實力, 而且只是四個人。”系舟看藍河怔又是提醒了一下。

    o級以后, 每個練級區的跨度就在、4級, 擁有越6級挑戰bss的能力, 意味著君莫笑會一路走在他們的前面, 把大家還不敢去殺的隱藏bss, 統統搶去殺, 十拿九穩的殺, 因為他根本沒有競爭對手。

    藍河已經立刻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嚴重, 繼副本記錄后, 野圖bss殺竟然也被綁架了??

    藍河終于無法沉默下去了, 他終于還是覺得去和君莫笑說道說道。

    "兄弟。。。”藍河去消息。

    "在呢!”葉修回復。

    "恭喜啊!”藍河說這話的時候, 心里那叫一個別扭。

    "謝謝。”葉修當然知道他要說的是什么。其實這個時候, 給他來消息的已經不只藍河這一個大公會的人了, 許多人都已經開始消息試探, 用的開場白大多都是這個。

    "兄弟夠強, o級就可以殺了6級的炎女巫。”藍河說。

    "也挺不容易了, 殺了三個多小時呢!” 葉修說。

    "兄弟以后有什么打算?”藍河問完也覺得自己這個問題有些古怪, 但是他卻又想不到別的問法。他心里有種古怪的感覺, 這個事吧, 他心里很清楚, 但就是無法用言語組織出來。

    "你是指什么?”葉修回道。

    "呃……以后也這樣越級去殺ss嗎?” 藍河問道。

    "能殺為什么不殺?”葉修反問。

    藍河心頓時一個激靈, 他猛然間意識到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他知道了自己為什么會心里清楚卻無從開口。

    就是因為這句話。

    能殺為什么不殺!

    太正常不過的道理, 完全讓人無法反駁的道理。

    君莫笑有能力去殺這個ss, 其他人有有什么理由不讓他去殺?就因為他殺了其他人就殺不到了?這才是滑稽之極的論調吧?

    相比之下, 副本記錄又何嘗不是這個道理?

    君莫笑有能力刷出這個副本記錄, 他又為什么不去刷?系統設定出來這個競爭, 可不就是讓人去刷去競爭的嗎?因為大公會需要這個記錄來證明自己的實力, 所以就不許君莫笑去殺?這又是一個多么可笑的邏輯。

    藍河知道自己為什么開不了口了, 因為君莫笑一直以來在做的只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 換作是任何一個玩家, 都會這么做的事, 如果他不這么做, 那才是不正常。

    綁架?

    或許君莫笑確有此種意圖, 但是, 他卻沒有輸在道德上。

    是大公會們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 想讓他人放棄他人本該有的權利。

    刷副本記錄, 殺野圖bss, 本就是每個玩家都公平享有的權利。

    君莫笑想殺就殺, 不想殺就不殺, 誰也管不了。現在大公會不想讓他殺, 于是他提條件, 然后就說人是綁架, 這根本就是強盜邏輯。

    能殺為什么不殺?

    簡簡單單一句話, 藍河被秒殺了。

    被秒殺的不只他一人, 其他同樣去試探口風, 基本上都是帶出了葉修的這句話, 然后一個個地苦逼起來。

    有多家公會已經又開始互相溝通, 討論此事。

    這不是陰謀, 這是光明正大的陽謀。實力擺給大家看, 形勢就在大家面前, 君莫笑要做的也是順理成章的事。大家可以無視他, 或者阻止他。要阻止他, 或者就是給他他需要的, 或者是用武力去打壓。但用武力打壓, 那就是大公會們在霸道了:憑什么不讓別人刷副本記錄?

    藍河此時, 不知為何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心的憋屈, 突然不及以前來得沉重。被秒之后他倒是很快復活, 很干脆地給君莫笑去了個消息:"兄弟, 流離之地這個副本, 你覺得你的極限會是多少?”

    藍河覺得君莫笑的行為不失光明正大, 所以他相信光明正大去問這個問題, 對方也不會不以實相告。

    "比你們目前的成績再提高兩分多鐘吧!”葉修說。

    "兩分鐘……”

    "這個記錄, 我建議你不要拼了, 成績的關鍵就在最終bss托亞, 面對這個bss, 我這個散人的優勢是你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擁有的, 即使你們能練成嫻熟無比的配合去壓制, 最后還是要差一點。”

    "為什么?”

    "因為隊伍配合, 我們也可以有, 但散人你們沒有。”葉修說。

    "好吧……看來, 這個記錄只能買兄弟你不要出手嘍?”藍河說。

    "這倒是可以。”葉修答應得很是坦蕩。

    "好吧, 兄弟你這次需要點什么?”藍河已經完全接受這個事實了。

    一份清單了過來, 藍河看后沒有怎么大驚小怪, 也沒有急著去討價還價, 反倒是很平靜地答復:"我考慮一下。”

    藍河又下線了, 他又回了神之領域。

    神之領域的藍溪閣玩家都知道了, 藍河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而且一般都不會是什么好事。此時突然看他又出現, 昨天和他一起刷過記錄的四人心下都是一怔。

    "記錄已經被刷掉了?”四人的彈丵藥專家筆言飛第一個來消息問道。

    "暫時還沒有。”藍河說。

    "那你回來干什么?”

    "給你們看看君莫笑提出的條件。”藍河說著。

    "他的條件?什么意思?”

    "就是他不會來再破我們記錄的條件。”藍河說。

    "藍橋, 你這話的意思, 我們記錄是一定會被君莫笑破掉的?”筆言飛有些不高興了。

    "他說他還可以把現在的記錄提高兩分鐘以上, 你覺得我們行嗎?”藍河說。

    "他說你就相信?”

    "我相信。”藍河說。

    "靠……”筆言飛一邊罵著一邊了一個無語的表情。

    而春易老是懶得消息的, 只是約了藍河在他們正在進行的副本門外見。在藍河等候的時間里, 筆言飛卻己經把一切都轉告了春易老。

    副本出來碰面時, 從春易老的口氣, 藍河也聽出他明顯的不快。

    "怎么回事藍橋?你是誠心想讓大家看你的笑話?”春易老問道。

    "如果不請君莫笑留一手, 非但會讓大家看了笑話, 而且到時后悔也來不及, 記錄再無法拿回。”藍河說。

    "哈哈哈哈, 藍橋老大, 老實說, 你是不是和這個叫君莫笑的串通到一起了啊?UU看書 www.uukanshu.com”繞岸垂楊果然是借機就難了。

    "我只是覺得他人還不錯, 所以愿意相信他罷了。”藍河淡淡地說。

    "他人不錯?人不錯會綁架副本記錄來勒索各大公會?”繞岸垂楊冷笑。

    "記錄不是專屬于大公會的, 哪要來的綁架一說?”藍河說。

    "藍橋。。你?”春易老等人都覺得有些奇怪, 白天藍河的態度還不是這樣, 對于君莫笑表現得也挺不忿。可這半天一過, 此時的藍河卻是很理解君莫笑的樣子。

    "道理不是這樣嗎?有能力刷記錄, 誰會不去刷?我們競爭不過對方, 也只能用這樣的法子來換取記錄了, 或許就是放棄記錄。”藍河說。

    "誰說我們競爭不過啊!”筆言飛有些不高興。

    "藍橋老大……說實話, 你是不是和這個君莫笑串通到一起了啊?”繞岸垂楊突然陰陽怪氣地來了一句。

    藍河對他根本無心理會, 他相信春易老這一幫兄弟不至于弱智到產生這種懷疑。

    春易老也是過了半晌, 終于說話:”藍橋, 你最近大概是太累了, 放輕松一下吧!這次這個副本記錄交給我們。”

    "你是說……”

    "讓繞岸垂楊來替你吧, 我們五個去刷記錄。”春易老說。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