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春易老的決定讓所有人都呆住了。

    "代替”這個詞, 此時此地出現顯得十分敏感。大家當然知道春易老表面上的那層意思, 但是內里的, 是不是意味著從此開始, 五大高手的地位真的要進行依次更替?

    論勢力, 繞岸垂柳高過藍河, 能看出這一點的, 已經并不是春易老一個人, 但是, 五大高手的這個高, 從來就不是只用技術來決定的。藍河在公會的人緣, 遠非繞岸垂柳可比。

    但在此時春易老突然說出這么一個決定后, 眾人卻都只是一怔, 沒有人上來多嘴說話。大家畢竟只是猜測, 還不敢肯定春易老真的就有這種深層次的暗示。

    而大喜過望的, 無疑是以繞岸垂柳為代表的這一伙人。他們雖然不敢肯定春易老是否有抬他們上位的意思, 但是至少這是重要一步。代替藍河, 在第十區這個看似非常難纏的副本記錄里做到藍河認為不可能做的事的話, 孰優孰劣可就有這一目了然的觀效, 他的呼聲必然又會高出很多。

    再加上藍河這次的退縮引了很多人的不滿, 沒準連一些素來向著藍河不怎么待見他的老骨干都會被爭取過來呢!

    繞岸垂柳那叫一個激動, 正準備上前表態, 卻聽到藍河靜靜的道:"君莫笑他們, 剛剛四個人, 只是四個人, 四個級的, 沒有mT沒有騎士, 也沒有牧師, 完成了炎女巫的殺。”

    "這就是你動搖的原因?”春易老說。

    "這個, 從一方面進一步印證了他的勢力, 但更重要的還是我突然現他的行為其實都很順理成章, 是我們單方面的從我們需求的角度認為他不應該如此, 拋開這種態度, 這本就是游戲設定下的合理競爭。”

    "那么我們現在去刷記錄當然也是合理的競爭了。”

    "這個當然……但是, 從我們對記錄志在必得的角度來說, 這不是一個好的選擇。”藍河說。

    "好不好, 試了才知道!藍橋你寧可相信那個什么君莫笑, 也不愿意相信自家兄弟的勢力?”繞岸垂柳好容易迎來一次機會, 真怕易春老被藍河說服, 連忙又去擠兌。

    藍河沉默了好一會, 終于開口:"實力……不是應為相信就會有的。”

    "不錯。從四人越六級殺野圖ss上來看, 君莫笑的實力的確要勝我們一籌。”春易老說, "但是, 流離之地這種被打爛的副本, 實力的揮也總有一個極限, 我敢說, 就算是下來一只職業戰隊, 在這種低級副本的表現上, 也只會和我們在仲伯之間。他們能做到的, 我們一樣能做到的。他們能做到而我們做不到的, 在這個副本一點用也沒有。”

    "說得對!會長, 我們出吧!”繞岸垂柳激動道。

    "先讓藍河幫你聯系個帳號卡吧?”春易老說。

    "哦, 藍橋老大丵, 麻煩了。”繞岸垂柳笑著說。其實昨天他就萌生了要去第十區表現了一下的念頭, 第十區的賬號卡, 他自己已經搞到了一個, 不過此時卻終于不用表現出來, 由得藍河去準備吧!

    "還有最后一點!” 藍河想說的卻還沒說完全說盡, "君莫笑的職業是散人, 這是職業戰隊中也不存在的, 這是一個變數, 我們無法預料。”

    "既然是變數, 為什么就一味的相信著是對我們不利的變數?”這這卻是繞岸垂柳搶著回了藍河, "更何況, 散人的這種玩法, 不是君莫笑明的吧?早在n年前就有了, 如果真這么有利的話, 是不是所有副本記錄都是有這個職業的參與創造的呢?說起來, 流離之地這個副本的記錄比散人還要久遠啊?不過好像各大區的記錄中, 都沒有散人這個職業啊?散人這么厲害, 能打出沒人破的了的記錄, 那么怎么沒有流傳下來?”

    繞岸垂柳這個家伙也確實做了功課, 特意研究了各大區的副本記錄和副本隊。

    "散人畢竟是很多年前了.....” 藍河的解釋一句越來越顯得無力了, 周圍的兄弟甚至有些不忍心聽下去, 他們都不明白藍河這次為什么這么固執。

    "老藍, 算了吧!” 有人開始悄然給他消息。

    "就讓會長他們試一下。”

    "先拼一下再說, 不行再想別的辦法。”

    "好了就先這樣吧!” 春易老也終于話,  "藍橋你在準備個劍客賬號吧, 白天我們再來刷一次記錄。

    藍河無法再說什么, 只能默默地答應下來。

    白天, 同樣是下午三點多, 藍溪閣神之領域出去的五人隊再次出現了第十區。只是劍客的操縱者換成了繞岸垂柳。

    筆言飛他們幾個都是不言語, 對于昨天藍河的固執, 他們有些不高興。不過對于繞岸垂柳這個囂張的新一代高手, 他們同樣也不怎么喜歡。請登6起點支持正版閱讀。起點蝴蝶藍出品。只不過, 這人的實力在藍河之上, 有他加入, 刷記錄的能力確實提高些許。

    "各位老大,  咱們這是去嗎?” 繞岸垂柳卻是精神抖擻。

    "走吧!” 春易老也不多話, 幾人到了流離之地。

    小本, 又熟, 基本智慧也沒有太多話說, 一路推殺過去都是十分沉悶, 直至到了最終ss托亞, 因為需要配合來提高成績, 相互之間的提醒才多了一些, 即便如此, 沉悶的氣氛卻依然不減, 好像只有繞岸垂楊一個人精神百倍, 其他三人都有些沒精打采似的。這一趟刷出來, 最終成績與原紀錄還差著稍許, 相當不令人滿意。

    "幾位老大, 隨便打打這成績了, 多磨合一下肯定更狠啊!”繞岸垂楊這小子倒也不泄氣, 很有斗志地說著, 卻是在給幾人打氣。

    "你們三個過來。”春易老此時走到了一旁, 卻是招呼筆言飛, 入夜寒, 曙光旋冰三人過去。

    繞岸垂楊一怔, 這回避他的意思也太明顯了吧, 這些家伙是想私下里說什么啊!繞岸垂楊心里郁悶, 卻也不好表現出來, 一個人在副本口外無聊的打著小怪, 耳機聲音調到了最大, 強忍著快被流氓小怪們的叫罵震的耳聾, 卻還是沒能聽到那邊四個人在有嘀咕什么。

    "你們三個怎么回事?”春易老語氣嚴肅。

    結果三個角色一個腦袋轉左, 一個轉右, 一個望天。這種動作卻是可以用轉換視角角色的操作做出來的。

    "我說, 你不會真的懷疑藍橋吧!”轉頭朝著左邊的入夜寒說著。

    "廢話, 怎么可能。”春易老說。

    "藍橋的話并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的。”第二個書畫的是望天的曙光旋冰"我知道.”春易老嘆了口氣。

    "但就是對他那么肯定的態度感到不爽是吧?”望右邊的筆言飛說。

    "sB, 你以為我是你嗎?\&t;春易老說。

    "哦?”

    "無論如何, 我們都只能走到這一步。”春易老說。

    "怎么講?”

    "真如藍橋的意思, 直接向君莫笑選擇妥協的話, 未免太輕率了, 這要傳開了去, 工會的人會怎么想?有繞岸垂楊那幫小子在, 很可能借機高出一些亂子來。所以我們不能再這個時候突然向君莫笑妥協。”春易老說。

    "那也沒必要把藍橋給替掉吧?就算這是他不愿意做的事, 我敢保證藍橋也絕對不會消極怠工。

    你搞了繞岸垂楊那小子來, 看他那得意的樣。我承認他水平比藍河是要高一點點, 不過也就是一點點而已。”筆言飛是個愛憎很分明的人, 高興, 不高興, 都不會藏著。

    "高一點點, 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 要考慮到君莫笑卻是能把我們記錄在破掉的可能性, 帶著繞岸垂楊正好堵了這幫小子的嘴, 以后再和君莫笑有這種交涉, 他們也不會再來陰陽怪氣。”春易老說。

    筆言飛聽了一怔, 入夜寒潭又是接著說道:"那萬一君莫笑破不了我們的記錄呢?”

    "那說明藍橋的判斷是錯的, 那還有什么可說?”春易老淡淡地道。

    "你這家伙……”曙光旋冰倒吸了口冷氣。

    "深謀遠慮啊你!”筆言飛說。

    "所以會長是我, 不是你。”春易老倒是不客氣, "好了, 都給我精神點。媽的, 這要是換了藍河來, 態度肯定比你們三個都要端正, 今天不把這個記錄給我刷出來, 你們三個都給蹲在第十區別回去了。”

    "哈哈哈哈, 那個記錄嘛, 多多磨合一下, 下午不出, 晚上也肯定破了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四人笑罵著, 朝著副本入口這邊過來。

    "走了!”幾人朝繞岸垂楊招呼了一聲。繞岸垂楊有些茫然, 從幾人說話的聲調中, 他明顯也可以感覺到幾人跑開說了一下悄悄話后突然就變了, 什么情況這是?

    第二次下本, 之前的沉悶的氣氛突然揮之不見, 相互之間的溝通明顯變多。前方也是一便順當, 到了托亞的磨合卻還是有一些問題, 這一趟出來, 記錄是破了, 卻只是提高了五秒, 遠沒有達到他們期待的效果。

    "靠, 這樣可不好啊, 這一點點破上去, 滿意的記錄沒出來, 經驗獎勵的都要升級了……”筆言飛罵著, 破記錄除了一件紫裝獎勵, 經驗獎勵也是很豐厚的。

    "怕什么, 有的是角色給你用, 繼續刷!”

    第三次下本, 卻是在推小怪時就出了一次大失誤, 畢竟再高的高手, 也不可能保證每次都一點瑕疵都不出。不過對此幾人都沒在意。全職高手吧手打。此時他們想提高記錄, 唯一可突破的地方, 就是在最終ss托亞這里的配合。

    三次結束, 記錄無起色, 算是做了練習。

    "晚上o點再來, 現在, 跟我去九區接著練!賬號卡都拿到了吧!”春易老說著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