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看著君莫笑那一行人好像什么事也沒生一樣就轉頭進副本去了, 繞岸垂楊是氣的直跳。想攔都是來不及, 這就是副本門口, 人轉個身走了沒幾步就進去了。

    春易老卻是不動聲色, 看著君莫笑一隊人進了副本后, 也只是平靜地招呼了一聲:"我們也開始。”

    "哦。” 那三人應聲, 繞岸垂楊卻是明顯還沒回過神來。

    "繞岸垂楊, 刷記錄了, 專心點, 別忘了我們為什么來的。”春易老提醒了一下繞岸垂楊。

    隨后五人進本, 自然是按照這一天練習出來的節奏進行推進。 結果繞岸垂楊明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進了副本就拿副本小怪開始宣泄, 隊伍的節奏瞬間被帶的一塌糊涂, 這家伙明顯是奔放過頭了。

    進門前提醒過他一次的春易老此時也是一言不, 反倒是筆言飛看不下去了, 準備開口提醒一下, 結果才剛剛叫了一個名字, 就被春易老打斷。

    "算了。”春易老說, "泄一下, 不然也打不好, ”

    筆言飛怔了怔后, 想想繞岸垂楊的性格, 于是也就作罷了。其他倆人自然也不會在說什么, 這一趟副本繞岸垂楊基本是游離在配合之外, 副本的進度明顯很不如意。

    "那個叫君莫笑的, 不會是故意挑釁垂楊, 然后影響我們的揮吧?”筆言飛說道。

    "我覺得沒這個必要。”入夜寒說, "這樣挑釁一下, 也就這一時上火。副本競爭又不像競技場比賽幾個勝負就定輸贏。我們今天刷不出來, 明天照樣來, 甚至再找個新號一會來都可以來, 他難道每次都候在這里用挑釁來影響我們?”

    "那他廢話這么多是什么用意, 難道他真是一位藍橋比繞岸垂楊要強?”筆言飛說道。

    "你們覺得呢?”入夜寒問其他三人。

    繞岸垂楊在場, 他們當然不好堂而皇之地議論這個問題, 此時又在推副本, 沒那么巧正好是四人聚一波。幾人都是在打怪的走位穿插過程中不住地交流著信息。

    "我覺得吧……藍橋刷副本的確非常穩定。但是, 要說繞岸垂楊比藍橋差, 我挺不以為然的。大家都配合了一天了, 我想也都看得出來啊!繞岸垂楊和我們的配合一樣很默契, 就算是藍橋, 也未必能做到更好吧?”一直不怎么表達意見的曙光旋冰說道。

    "但至少這種情況下, 我覺得藍橋不會像繞岸垂楊這樣受情緒影響。”

    "難道說……”入夜寒一怔, 脫口想要說個推斷, 卻不巧一個走位和眾人錯開, 他是閃到了繞岸垂楊身邊, 連忙把話又咽了回去。

    "你剛才說難道什么?”等四人又一走位交叉時, 筆言飛連忙問道。

    "難道是那個君莫笑挑釁繞岸垂楊的意圖, 就是想讓我們看看這家伙在這種地方的不足?”入夜寒說。

    "我說你們會不會想得太多了!”一直沒加入討論的春易老終于也找到機會開口。

    "哪有這么復雜?我看就是繞岸垂楊先進行挑釁, 然后對方反唇相譏罷了。”春易老說。

    "呃......”三人一怔, 這個解釋也是合情合理。

    "不要想多了, 認真副本。”春易老說。

    "哦......”三人應聲。

    這一趟副本出來, 成績自然不好, 直接殺到了分鐘, 距離他們所追求的極限記錄差著一大截。

    副本出來后, 春易老也不多說什么。繞岸垂楊又不是白癡, 相信他自己也意識得到。

    "第二次。”春易老只是淡淡地宣布著, 繞岸垂楊第一次情緒揮的問題竟然就這樣不聲不響地掩蓋掉了, 沒有人提, 而這二次的副本, 繞岸垂楊明顯已經恢復了正常。

    只不過這趟副本還是出了點問題。 極限記錄, 意味著百分百的揮, 出現任何一個瑕疵, 都不會是極限。更何況這一趟出現的失誤還不只一人。一趟分鐘的副本里, 要求每個人都完美現, 其實并沒有那么容易。

    "第三次了!都上點心。”上一次雖然有瑕疵, 但在五人已經磨合成型的對托亞的戰術配合打法下, 成績依然可比第十區的記錄。幾人都完全相信, 只要克服這些失誤, 極限成績必然會出現。

    "加油!”幾人齊聲叫著, 第三次進了流離之地。

    推進, 完美無瑕的推進, 這一次一隊人真的是沒有生任何失誤, 一直到了最終ss托亞, 這個原本是流離之地最大的難點, 卻也是五人隊一天十八次流離之地練習的重點。對于托亞的打法, 五人幾乎已經到了下意識地就可以配合完美的地步。就算是之前幾人都有失誤的第二次副本, 在托亞面前卻也沒有生任何紕漏。

    練習的重點, 實在是練得太熟了。

    24分41秒46!!

    最終成績跳出時, 五個人都是長出一口氣, 這正是他們預想中的極限成績, 眼下將技術揮到極限所能殺出的最強成績。想要再進一步提高, 除非是更換更強力的裝備了。

    藍河雖然沒有參與這次副本隊, 但該做的工作卻是分毫不差。一看記錄出爐, 藍溪閣這邊排好的人手立刻開始在世界上引討論, 自然是彌補藍溪閣近來損失掉的形象, 這個工作上一次記錄出爐時已經做出一次, 此時可謂是乘趁)熱打鐵, 乘趁)勝追擊。

    "君莫笑!記錄放在這, 等著你來破。”

    諸多消息中, 夾雜了這么一條赤裸裸的囂張挑釁, 自然是繞岸垂楊用他現在的角色出。結果總是不見君莫笑的回應, 繞岸垂楊鍥而不舍地刷了一次又一次。終于, 因為會長春易老的!"sB滾”回應事丵件而長了智慧的筆言飛等人, 在雜亂的世界消息中進行了一下搜索, 終于現, 君莫笑不是沒回應, 而是真像春易老的"sB滾”一樣, 因為太簡短而被一晃而過。

    君莫笑的回應也是短短三個字:有空的。

    翻到這條回復的繞岸垂楊直接又被秒出了一口血, 繼續在世界上努力叫板, 要求破紀錄, 要求單挑。

    這一次繞岸垂楊也留心了, 一點一點地注意著回復。君莫笑還是比較厚道, 回應得相當快, 只是……消息內容都沒見換一下的, 依然是三個字:有空的。

    繞岸垂楊氣得想一頭鉆到屏幕中的游戲世界, 親手把君莫笑揪出來狠扁一頓。但現實是他只能干瞪著屏幕咬牙切齒。這嘲諷的話都在世界上說盡了, 結果君莫笑不屑于消息的程度完全可以和他們的會長春易老有一拼, 除了兩個"有空的”, 絲毫不見任何回應。

    你說真去問一句"什么時候有空”, 豈不是很沒面子?繞岸垂楊那叫一個糾結啊!

    "這家伙真有毅力啊!刷了快一小時了。”興欣網吧, 唐柔添水的時候順路過來前臺這邊和葉修說道了一句。此時他們才剛剛刷完三次流離之地, 相比藍溪閣的隊伍竟然多用了一個小時。因為最后的兩次, 葉修指揮了一個全新的打法。

    但這新打法非但沒像當初在埋骨之地副本那樣大幅度提高效率, 反倒是讓死人殺得更加吃力。唐柔心生出的感覺, 就是心有余兒力不足!全職高手吧手打。她可以意識到這套打法的犀利, 但是, 卻因為四人傷害輸出不夠, 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

    沒錯, 四人!今天的流離之地他們一直是四人下的副本, 唐柔隱隱有一種感覺, 這套新打法, 是在假設第五人在的情況下而進行的, 如果擁有了這個第五人的火力支援, 或許就可以達到這套打法該有的效果了。

    于是在副本結束解散后, 唐柔有事晃蕩過來, 拿繞岸垂楊辛苦刷世界說起。

    "是啊, 真是辛苦這家伙了。”葉修說著。

    "你在干嘛?”唐柔腦袋朝葉修屏幕上探了探, 看到的是卻是空積城里地攤聚集的交易街道。

    "又在逛街?要買什么?”唐柔問道。

    "你和包子的裝備都差不多齊了, 風梳煙沐那還差著幾件, 我幫她看看。”葉修說。

    "哦?錢夠嗎?我那還有點。”唐柔說。

    "你拿點錢留著買藥吧!U www.uukanshu.com”葉修笑。

    "那什么……”

    "嗯?”

    "流離之地的副本記錄, 我們還會再刷回去的對吧!”唐柔問著, 此時流離之地的副本記錄, 前三甲根本沒有他們的名字。而且現在又有繞岸垂楊在世界上叫板, 唐柔嘴上沒說, 心里也已經是一團小宇宙隨便準備爆了。

    "當然。”葉修說。

    "什么時候?”唐柔問。

    "得等第五個隊員到了。”葉修說。

    "第五個?這次又是誰?”唐柔問。

    "你打過交道的。”葉修說。

    "誰?”唐柔納悶。

    "灰月, 有印象嗎?”葉修問。

    "哦?那人……有印象, 那一批人里看起來是最差的一個, 不過至少比我強。”唐柔說。微草戰隊無論如何一人, 擊破她還是無懸念的畢竟都是職業級得。

    "他叫喬一凡, 單挑的話, 他確實一點也不出眾, 不過想副本這樣需要團隊力的地方, 才是他真正的舞臺。”葉修說。

    "他什么時候來?”唐柔問。

    "快了, 順利的話, 也許明晚就可以見到他了。”葉修望著好友欄, 叫一寸灰的鬼劍士這些天24小時在線, 等級火箭般地竄升著, 此時已經28級了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