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2樓

    距離凌晨零點還有兩個小時多點。起點正版。喬一帆沒有再在這繼續感傷下去,和大神打了一個招呼后,暫時退了一寸灰,另換了個號跑去老區的流離之地,對這個副本再做一下溫習。

    畢竟也是職業選手,雖然入行還短,但告別流離之地這副本卻也有些日子。這副本打當然會打,但要刷記錄卻要做到事無巨細的了解,喬一帆開始認真的做起功課。

    每個區域小怪的分布,小怪的類型。

    推進路線的選擇。

    每個SS技能以及大招的特點。

    喬一帆用大號將通刷了流離之地三遍。大號單刷他當然沒有問題,在微草戰隊混得再邊緣,能加入其實就已經是一種實力的認可。相比隊友雖然差了點,但喬一帆可也同樣沒有輸給過唐柔。他可不是唐柔和包子入侵這種徒有操作的新人可比。

    三趟熟悉完,零點將至,喬一帆換號回到了第十區,給葉修去了消息后,雙方約定流離之地副本外見。

    趕去的路上,喬一帆看到了世界上有人對君莫笑的點名挑釁,叫板的內容一個是流離之地的副本記錄,再一個,卻是嚷著要和君莫笑單挑。

    “這人是誰啊?”喬一帆暗自嘀咕著。副本記錄就不提了,那個畢竟是要靠團隊,而且低級副本終歸是有發揮極限,普通玩家也能做到,出來的成績自然不會比職業選手差。

    但是單挑這個這可純粹就是雙方技術水平的直接碰撞了,這么囂張地朝著葉秋大神叫板,這樣的人居然出現在網游了,真是讓喬一帆夠無語的。

    據他所知,就是他們的隊長王杰希,在葉秋大神面前也不敢態度這么張揚。敢這樣針鋒相對叫板的,恐怕只有霸圖戰隊的韓文清了吧!這位大神從進聯盟開始就和葉秋大神針鋒相對,終結過嘉世的連冠記錄,算得上是頭號死敵。

    論技術,韓文清也和其他大神在伯仲之間,但這家伙身上有一股子的霸氣。而且性格極其頑固直接,看到不對的張口就罵。

    據說在某次比賽,霸圖發揮失常輸的很慘,韓文清在賽后對隊員們是一通狂訓。反復看著當天的比賽錄相,看到誰失誤就立刻拎出來狂罵。當時霸圖的老板也來旁聽,中途突然手機聲響。狂罵中止,韓文清回頭冷冷望向老板,就說了兩個字:“出去。”

    老板給他面子,立刻跑出去接電話去了。霸圖全隊卻都是嚇傻了,連老板都被秒殺了,他們哪里還敢有半分不服?

    韓文清的為人便是如此,聯盟里在資歷,在實力上都能和葉秋持平的大神級人物也只有他了。但現在,網游里一個不知哪出來的小角色竟然也叫囂著要和葉秋大神單挑,喬一帆真是夠哭笑不得的。

    這一路上每兩分鐘就可以看到一次這人的信息,倒是一點也不浪費刷世界的CD。喬一帆連連搖頭,這樣小角色的叫板,大神怕是根本無視的吧?

    流離之地副本外,喬一帆的一寸灰終于是和大神的君莫笑碰面,同樣看到的還有已經不算陌生的唐柔的寒煙柔。包子入侵在最開始也是碰過面的。再然后,風梳煙沐這個槍炮師。看到這個角色,每一個知道君莫笑背后身份的人,第一時間都會想到蘇沐橙。永遠站在葉秋身邊的人,永遠站在一葉知秋身后的那個槍炮師。現在葉秋已經退役,這個槍炮師,還是蘇沐橙嗎?

    喬一帆沒敢去多問。雖然是冠軍隊的一員,但他在自家戰隊都是小透明,在其他戰隊的選手眼中存在感就更薄弱了。喬一帆不像隊里其他職業選手,和其他隊的選手場上是對手,場下是朋友。喬一帆,他沒有對手,也沒有這樣的朋友

    “來了。”看到一寸灰過來,葉修打了個招呼,“零點我們馬上開始。”

    “好的。”喬一帆應了聲,又點開副本榜確認了一下記錄。這次一看,卻立刻發現榜首這隊隊伍中的一個名字有些眼熟,不正是刷世界朝大神叫板的家伙嗎?

    “難怪這么囂張,那個記錄的成績的確不錯,看來也算是個高手,只不過也得看看對手是誰啊!”喬一帆暗自想著。

    “裝備沒問題吧?”葉修又問了一句。

    “沒問題的。”喬一帆答著。他買的代練單子負責承擔一身裝備,此時一寸灰一身30級的鬼劍職業套,手拿30級紫太刀惡魔斬刀,裝飾類也是眼下較好的。

    “第一次不追求什么速度,有新人嘛,讓他融入一下我們的打法。”葉修說著。

    “一次就夠了嗎?”包子入侵大概是想到月輪公會的會長,開始也說是融入的,結果三次下來也沒什么太大起色恩。

    “夠了。”葉修笑道。

    一旁的喬一帆被代表著回答了,心下卻是一陣熱血沸騰。請登陸起點支持正。起點蝴蝶藍出品。看時間還有幾分鐘,跑去狠狠用涼水洗了一把臉。他要保持絕對的清醒和集中,不能辜負大神的信賴。

    “刷新了,進本吧!”

    零點,副本次數刷新,葉修率領幾人進了流離之地。

    此時此刻,同樣開始刷起副本的藍河,卻又開始心不在焉地留意起世界消息。

    繞岸垂楊頻繁的刷屏讓他覺得有些惱火,這沒完沒了的勁頭,已經不像是在為自己正名,看著根本像是在撒潑。這家伙有這樣的愛好,藍河無意見,但問題是他那個角色是藍溪閣的,這人人都知道,流離之地的副本榜單上掛著他的名呢!

    有著公會的身份,而且還是掛在記錄榜單的高手身份,卻是這樣沒風度地在世界上叫個不停,藍河只覺得丟人現眼。

    提醒的話,藍河不是沒說,但收到的只是繞岸垂楊的冷嘲熱諷。這家伙參與刷出了更高的記錄,正是囂張得一發而不可收拾的狀態。

    藍河心里別提多糾結了。他當然是希望公會的記錄能保留了,但想到繞岸垂楊的囂張樣,就又恨不得有人出來踩了這記錄。

    能踩了這記錄的,當然也只有君莫笑。

    此時藍河的心里是有幾分不安的。他向來留意君莫笑的等級,在30級這個階段,他未免停留的有些太久了。此時如藍河他們領跑角色都已經33級。這等級越高,升級所需時間和經驗越多,所以差距會越照君莫笑一直以來的速度,此時距離他們1級半還差不多,還停在30級,這當中可能的意圖,正是藍河不安的原因。

    尤其是剛剛。

    藍河收到了流離之地這邊準備下副本的公會玩家的消息,說看到了君莫笑一行人,他們的隊伍中似乎來了一個新角色,叫一寸灰,鬼劍士,沒有頂公會稱號,是否有公會不詳。

    一寸灰,這又是誰啊?藍河望著他們公會名單中,上次曇花一現后就再也沒有上線過的劍客流木,心中驚疑不定。

    此時的流離之地副本里,新加入的喬一帆卻正在用他的一寸灰聽著葉修的布置,完美地配合著四人。

    “嗯,就是這樣,看好我們攻擊的節奏,開陣的時間一點也不要浪費,技能的冷卻控制好,保證效率的最大化。”葉修不住指點著。教導這個有基礎的孩子真的要輕松多了,他不像唐柔和包子入侵,副本的打法,對于這兩個新人來說是死記硬背的,所以真要完全掌握,這兩位其實連月輪的那個會長都不如。

    唐柔和包子入侵,操作完全夠,就是生生要記打法,要有意識。

    月輪會長呢,游戲熟悉,葉修說的他很理解,但是,操作跟不上,得練。

    而喬一帆,雙方的優點他全有,葉修一點就透,操作輕松跟上,所以葉修才敢肯定一次就夠。職業選手的素質,那不是常人可比的。

    “殘影可以不要開了,開那個的時間不如多斬兩刀提供輸出,不會讓仇恨走到你身上的,你吃不到攻擊。”葉修說著。

    殘影是鬼劍士25級時可召喚的鬼神。這個鬼陣卻是可以隨身攜帶的,不過也只是一個圍繞在角色身遭一圈的鬼影化成的護甲。這護甲像盾牌一樣,可以吸收抵消傷害,持續時間是一分鐘。級越高,抵消的傷害越大,抵消的次數也越多,是個純防衛的技能。此時團隊配合中,葉修卻是讓喬一帆放棄使用這個技能,防衛的事,其他人會替他做到。

    這樣的細節,又一次讓喬一帆感動。UU看書他是習慣當炮灰的,但現在,隊伍卻會主動分擔出精力來為他提供保護。

    “唔,這個冰陣……”

    “有問題嗎?”喬一帆惶恐。

    “不不,開得很好很及時。”葉修說著轉向了包子入侵:”包子這次是你的失誤啊!”

    “我的我的。”包子入侵應聲叫著。

    原本設計的打法這個地方冰陣并不該在這個時機釋放,但是由于包子入侵的一個失誤,情況發生了改變。結果喬一帆自己進行了調整,改在這個時候釋放了冰陣,卻是立刻達到了控場的效果,減緩了隊伍的壓力。

    冰陣,是鬼劍士30級的鬼神冰魂。全職高打。冰魂守護的結界,可對進入的敵人制造冰屬性的法術傷害,并且有機率將目標完全冰結,是一個攻擊性的鬼陣。

    “不過,這里你其實還有更好的選擇的。”葉修先批評了一下包子入侵的失誤后,這才又轉回對喬一帆說著。</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