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七十八章 如愿以償

    最終boss托亞,如果只是和上一次一樣*的發揮,這時間還真不好說。 這本就是個比較難纏的boss,藍溪閱的春易老他們這些高手也是狠狠地練了若干次才能打出配合控制住。那么此刻呢?有什么手段?喬一帆想到之前人說大神沒盡全力的說法,有一點好奇和疑'惑'。

    “刀陣!”沖上的時候葉修已經喊道。

    如果喬一帆自行判斷肯定不會在此刻就丟出刀陣,但他相信大神的判斷,聞聲連忙釋放了刀魂。一寸灰手中惡鬼斬刀一閃,和君莫笑放刀魂也沒什么區別,幽靈般的煙霧在'吟'唱結束后凝成刀魂,結界隨即被種下。

    而這聲“刀陣”像是對另一人也發出了指示一樣,風梳煙沐的手炮噴出火舌,一炮已經擊中了在后花園閑逛的boss托亞。

    托亞一扭頭便飛身沖來,踩著花園的一個石階飛身而起,凌空一腳便踹了過來。君莫笑閃身上去,千機傘一抖已是戰矛形態,空中急速抹過的托亞在這一瞬間忽然消失,竟是被君莫笑一個圓舞棍給拖到了地上。

    “好快!!!”

    喬一帆的眼光自然和唐柔、包子入侵大不一樣。葉修有時*作出的攻擊,這兩人看到眼里經常是無動于衷的。但是喬一帆至少可以一眼看出這一下的難度。

    走位、手速、微*、預判。

    這是在以上缺一不可的情況下,才有可能準確做到的事情。圓舞棍放出來就能挑到怪?榮耀可不是這么簡單的游戲!

    圓舞棍強制擒拿技,托亞也無法用受身避免這一次摔地。但他速度也快,剛一落地就已經放出震地波要起身。君莫笑早料到如此,圓舞棍甩下時已經后退閃讓。托亞的震地波非但沒震到人,反倒被君莫笑抽劍而起的一個拔刀斬砍了個正著。

    “好快!!!”

    喬一帆的心中依然是這個印象。托亞和君莫笑之間的戰斗節奏真的好快。但托亞畢竟是系統npc,判斷、思考的時間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君莫笑呢?卻也幾乎是在不假思索的情況下連續出招,第一招都能克制住托亞的攻勢。

    散人的優勢!

    這一點喬一帆可以理解,但更重要的是,這么多的技能,葉秋大神卻是幾乎不用任何思考地就從中選擇出最合適的,這精密快速的判斷,簡直就跟系統運算似的。

    “太可怕了!”喬一帆心中暗驚,這得是有多么豐富的經驗啊?換作其他職業級的選手來,或許也能做出這些正確的判斷,但是想做到“不假思索”四個字,恐怕就沒有多少人能勝任了。經驗,是時間的沉淀。而時間總是讓人無奈的。老將們不可能再有新人那樣朝氣蓬勃的狀態,而新人們,想擁有老將那樣老辣的經驗,唯一的途徑也只是等自己變成老將。

    在君莫笑一人就*住了托亞的情況下,這最終關底果然變得無比簡單。對于他們其余四人來說,這就好像是一場很平凡的戰斗,面對的是一個很平凡的boss,他們只要配合著君莫笑進行輸出就是了。

    刀魂、冰魂。

    喬一帆交替使用著此時他可用的兩個鬼陣,其中也會用鬼斬、月光斬、滿月斬之類的技能提供一些輸出。不過作為陣鬼,這些斬技顯然都不會太高階,技能點必須節省下來用在其他各種鬼神之力上。陣鬼個人的輸出能力,比起斬鬼還是要遜'色'許多的。

    1分鐘。

    托亞的生命已經下降了快三分之一,這樣的節奏保持下去,顯然四分鐘內就可以結束戰斗。如此寬裕的時間,甚至可以允許發生一些失誤。

    太強了!

    喬一帆感慨著。雖然他在這隊中受到了極大的重視,但是他還是很清楚,刷出記錄,他可不是那個起到決定因素的角'色'。

    陣鬼固然可以提升全隊實力,從理論上來說,隊伍的人越多,陣鬼的作用就越大。這也是各大公會肯定會特別培養一些陣鬼的原因。

    但是,在職業聯盟的正式比賽中,隊伍的人數上限僅僅是五人,這就把陣鬼那理論上無限強化的輔助作用限定在了一個范圍內。在五人的團隊中,一個陣鬼的輔助控場,未必就強過其他任何一種風格角'色'的存在。

    在五人隊中,陣鬼也只是一種戰術上的選擇。他沒有比任何職業差,但卻同樣沒有比任何職業更有用,他的存在,也就是眾多戰術風格之一。

    此時的流離之地就是個五人副本,陣鬼在隊中的作用也就是如此。能提供幫助,但這幫助卻不是這隊伍能打破極限記錄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還是在君莫笑身上。

    是這個角'色'的散人特點充分發揮,才能在這個副本中超越極限。

    因為散人,打出了二鬼拍陣。

    因為散人,托亞被全面壓制。這單人進行得壓制,遠比靠隊伍配合打出的壓制更加犀利有效。

    再然后,君莫笑的武器,明顯的自制,明顯的極品銀武。銀武是干什么概念,喬一帆怎會不知?這一輸出優勢,又是其他隊伍不會有的。

    記錄就在眼前!

    兩分鐘過去,托亞的生命果斷下去三分之二。

    攻擊攻擊攻擊。

    五人不斷地攻擊著。喬一帆和四人這才是第二次組隊配合,卻絲毫不見生疏。這正是他的特點,他的長處,他很會主動和別人配合。這到底是天賦,還是當一個邊緣人養成了,此時卻是已經沒人能鬧得明白了。

    “注意,快紅血了。”托亞生命下降到快十分之一時,葉修照舊做著提示。

    唐柔等人完全無動于衷,托亞的紅血暴走,上次根本就沒耍出什么花樣么,一樣是被會君莫笑壓制住的。

    而這一次,喬一帆也在為紅血做了準備。眼看紅血的一瞬,突得一個浮空技能鬼爪。托亞被擒起后跟上一個月光斬,將托亞削上了半空。跟著刀鋒一簇冰霜凝結,乍然碎裂后一個冰魂已經閃身而出,冰陣!

    空中掉下的托亞不住地受到冰凍傷害,落地時更是“啵”一聲被凍成了個大冰塊。五人的武器齊齊朝上招呼,冰塊里的托亞也是受傷無誤。不過boss的抗'性'畢竟更加強力,這一冰也沒有太久,但是破冰而出的托亞又能如何呢?只能是在君莫笑領頭的敲打下不斷地跌落生命。

    天擊,龍牙,落花掌,反坦克炮,還有猥瑣角度飛出的一記板磚。

    最后的一串攻擊,托亞帶著反坦克炮炸開后的火光被擊飛倒撞到了后花園的石墻上,沒有人再來追加攻擊,托亞在這一刻終于已經是被擊殺殆盡了。

    系統公告!

    恭喜玩家君莫笑、風梳煙沐、包子入侵、寒煙柔、一寸灰打破副本流離之地通關記錄,成績22分35秒22。

    世界出現了短暫的沉寂后,突然開始一起爆發。

    沒有什么過多的驚訝,對于新區新人來說,副本記錄的數據其實他們沒什么概念,他不會像老玩家一樣因為一個記錄過高而被嚇到。第十區的玩家,腦中只有一個意識,記錄破了,記錄又被君莫笑給破了。

    于是此時出現在世界上的,竟然是以恭賀消息為主。

    而恭賀的目標,竟然不是君莫笑的隊伍,而是藍溪閣,以及藍溪閣那個叫云聽刀的家伙。

    云聽刀就是繞岸垂楊,就是總在刷世界向君莫笑叫板,叫囂著讓人來破他們記錄的家伙。

    此時,玩家們齊齊在世界上恭喜藍溪閣和云聽刀同學終于如愿以償。玩家的尖酸刻薄,從來不是靠等級來衡量的,新人一樣擁有嘲諷模式。

    繞岸垂楊臉'色'泛白。就在前幾分鐘,他還剛剛又刷了一條消息。他就是專門守在這個時間在這里開嘲諷模式的。結果一條系統消息給了他答復,世界玩家對他開始了嘲諷。

    “怎么可能!!”繞岸垂楊簡直不敢相信。

    他們的記錄已經是極限,繞岸垂楊自認已經不可能再有任何提高,但現在,卻被對方硬是又提高了2分鐘之多,繞岸垂楊根本無法想象這是如何辦到的。

    嘲諷還在繼續,踩人反被踩,這種戲碼連無關群眾都是喜聞樂見的,大家積極踴躍地在世界上討論著云聽刀同學此時的心情,神吐槽層出不窮。繞岸垂楊已經不敢去看,他怕自己氣死在電腦前。

    該怎么回應?

    繞岸垂楊低頭望著鍵盤,U www.uukanshu.com卻不知道該去哪個字母好。

    一聲好友上下線的系統提示聲,讓繞岸垂楊下意識地抬頭瞥了一眼。

    下線的是藍河,繞岸垂楊當然知道藍河此時是干什么去了。繞岸垂楊覺得尷尬,覺得惱怒。這家伙,這下可算是抓到自己的痛腳了。

    繞岸垂楊意識到了自己處境的不妙。

    君莫笑這幫人是怎么刷出記錄的?如果知道的話,或許還有個解釋,這些家伙,不會全是橙裝吧?

    這個想法繞岸垂楊只是在腦中一個盤旋,他自己都不太相信。只為了一個副本記錄,搞這么大的投資?況且在新區,有錢都未必能湊齊一身30級的橙裝,更別說武裝一支隊了,橙裝又不是白菜。

    “君莫笑!居然真能破了我們的記錄,有兩下子啊!現在有空和我單挑了嗎?”

    這句話,斟酌了良久,繞岸垂楊終于是發了出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