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喻文州把三個小副本的榜單逐一點出來看了一遍后, 回頭問想了黃少天。

    黃少天立在他身后, 抬手摸了摸下吧后搖了搖頭:"這寫本太久沒玩過了, 光看記錄看不出什么。刷記錄的人認識嗎?有什么特別的?職業, 裝備, 都知道嗎?”黃少天說了兩句后卻是望向了春易老。

    "哦……關鍵是這個人, 君莫笑。”春易老指了指三個榜單都有出現的名字。起點正版。其中冰霜森林是排位第二的, 埋骨之地和流離之地都是高掛榜。

    "這人怎么了?”黃少天問。

    "這人的角色沒有轉職, 是散人, 另外手里的武器很古怪, 是可以隨意變換武器造型的, 然后施展各職業的低階技能。”春易老說著。千機傘的秘密是根本沒法隱藏的, 所以葉修也沒想著怎么去掩飾, 像藍河這些打過交道的高手玩家, 大多都已經看出名堂。

    "哦?竟然會有這樣的武器?”喻文州聽到著關注度又是提高了不少。之前的話, 多少也是看出了春易老的來意, 所以客氣地應對一下, 這一下卻是有了令他關心的東西。

    "這樣的武器肯定是自制的把!聽起來倒像是專門針對散人做的。”黃少天說。

    "散人……”喻文州顯然也是知道這種玩法的。

    "如果確實的話, 這把武器倒是真能完全揮出散人的特點了。早期的散人, 因為武器的切換冷卻以及高負重, 在攻擊的連續性上是有許多缺陷的, 并不能把多職業的低階技能完美串聯在一起, 這樣一把武器的話這個問題倒是解決了。而且如果她擁有銀武屬性的話, 傷害輸出就會比橙武還高, 加上散人職業的技能連貫性, 擁有這樣一個角色的隊伍輸出能力自然比尋常隊伍要高出一些, 這人的確是個很關鍵的角色。”黃少天說。

    喻文州點了點頭, 顯然是很贊同黃少天的看法, 隨后又看了看君莫笑隊伍里的其他隊員:"那么其他人呢?”

    "這三人是君莫笑隊伍的固定隊員, 一個是戰斗法師, 一個是槍炮師, 還有一個是流氓, 三人水平都相當高。另外一個位置, 好像沒有固定隊員, 冰霜森林這里, 這個霸氣雄圖的人, 埋骨之地這個流木, 是個劍客, 當時是加入了我們藍溪閣, 沒有說過話, 而且那天刷完記錄之后就再也沒有上過線;最后這個一寸灰是兩天剛剛出現的, 目前還不清楚來歷。”

    "冰霜森林嘉王朝的這支隊伍呢?”喻文州問道。

    春易老連忙介紹了嘉王朝隊伍的五人職業, 這些他們都是做過調查的。

    "很明顯是代打啊……新區新人玩家, 沒能力刷出這么高的成績的。”喻文州說著。

    "我也這樣想。”春易老說。

    "而且可能還不是普通的代打。你看埋骨之地這個副本成績的時間, 正好是在我們和嘉世戰隊比賽的前后刷出來的。嘉世的副隊長劉皓在那天的比賽中多次出現極其低級的失誤, 狀態出奇的差, 看來這家伙是跑去新區打副本分散了注意力啊!”喻文州說。

    "不會吧……這么個小副本, 職業選手還不是隨便就刷出個記錄來了, 他至于影響到對比賽的注意力嗎?”春易老說。

    "這個埋骨之地的副本成績不尋常的, 少天你覺得呢?”喻文州說著。

    黃少天點了點頭:"埋骨之地的這個成績已經不只只是技術問題了。這樣的成績光有技術也刷不出來。新區這個階段也不可能有太多華麗的裝備, 所以只可能是有了比以前更加優秀的副本打法, 提高了通關度。”

    "不愧是黃少啊……”春易老此時也忍不住驚嘆了, 就這記錄成績他們也看過不知多少遍了, 卻根本都不敢下什么定論。或許也只有黃少天這樣技術頂尖, 又有著驚人判斷力的大神才敢這么自信地給出答案。 "這么說來, 嘉王朝的記錄是劉皓在代打, 而且還為此去研究新打法, 耗費了許多精力, 這才在比賽中狀態不濟?”春易老總結著。

    "恐怕不只, 這家伙, 或許不是去研究新打法, 而是去偷新打法……”喻文州說。

    "啊?”

    "這個新打法的記錄先后出現了三次。”喻文州敲了敲屏幕說, "兩支隊伍, 這么巧正好都研究出了新打法?注意君莫笑他們的第一次記錄, 隊伍里有一個叫離恨劍的人, 但在被嘉王朝越后, 他們的隊伍中這個叫離恨劍的不見了, 又換了個叫流木的。請登6起點支持正版閱讀。起點蝴蝶藍出品。這兩個角色不同職業, 所以應該不是同一個人。這個副本里, 劍客也沒有比狂劍士多出什么優勢。如果說是因為劍客的玩家比狂劍士的這位水平更高的話, 那么第一次的時候為什么不直接讓這個劍客來?所以很大的可能是, 新打法是君莫笑研究的, 這個狂劍士離恨劍是嘉王朝這邊混入他們隊伍的, 在跟著他們學到新打法后, 回去帶領嘉王朝的人又重刷了記錄, 君莫笑這個時候當然是不可能再找到離恨劍這人幫忙, 所以才又找來了流木這個劍客。”

    春易老目瞪口呆, 從這里竟然可以看出這么多他想都沒有想過的東西。

    記錄出現的時間, 嘉王朝公會的背景, 聯賽中劉皓非一般的糟糕表現……喻文州居然留意到了這么多的細節。這位藍雨的隊長, 顯然并不如外界所說的只是一個很會團結隊員的溫和的人。這樣的觀察力和判斷力, 根本就不在黃少天之下。不, 或許比黃少天還要強。至少此時, 黃少天都沒有做出這樣大膽的推測。

    "隊長你也太夸張了, 構思小說呢把你這是。”非但沒有推斷, 黃少天還在對喻文州的推斷產生懷疑。可在春意老看來, 喻文州的這些推斷西西入口, 大有可能。

    "劉皓難道瘋了, 一個新區的副本他會下這么大功夫?”黃少天的話怎么可能只有這一句, 這還接著說呢!

    "呵呵, 說的是啊!所以這當中或許還有一些其他特別的原因, 導致他對這個副本記錄異常重視。先前的冰霜森林就有和君莫笑對刷, 之后甚至做出混入君莫笑隊伍刺探情報的舉動, 看來也是很重視這個君莫笑啊!能讓職業選手都另眼相看, 君莫笑也差不到哪去。我有一種感覺, 劉皓對君莫笑是有著知根知底的了解的。他的行為在針對的掩藏下, 藏著的是恐懼、認可和信賴, 因為害怕, 他要跑去刺探對方的情況;因為認可, 他偷回對方的打法就直接使用, 因為他相信對方的打法已經是最佳的選擇, 不會有更優秀的戰術。”

    春易老驚訝的嘴都合不上, 分析竟然已經到了這種程度了嗎?他不由地望了一眼和他一起的聽眾黃少天, 卻現黃少天卻沒有因此露出絲毫驚訝的神情, 看起來依然是挺平靜的。

    "果然是黃少天……”春易老又忍不住感慨了一次。或許會有一些人因為黃少天的話癆覺得這人不夠沉穩, 但事實上, 作為聯盟中最出色的機會主義者, 黃少天絕對是非常沉得住氣的人。

    只有沉得住氣, 才能在賽場上敏銳的觀察, 把握最佳的時機。

    "所以說, 想知道君莫笑是什么來頭, 直接打個電話問問劉皓就清楚了。劉皓的電話, 我這應該有的……”喻文州一邊笑道一邊摸起了口袋, 但很快卻又恍然:"哦, 手機沒帶。”訓練室不許帶手機, 這是很多俱樂部都有的規定。

    春易老期待著, 期待著能知道這個答案。他當然希望喻文州能主動一些, 不過看到喻文州沒有摸出手機, 卻也沒有要去取的意思時, 春易老有點失望。他當然不敢支使這位戰隊的隊長, 但此時此刻, 也說不得要拜托一下了。正準備開口, 卻見喻文州拍了拍沒裝手機的空口袋后笑了笑說:"其實劉皓又針對, 又害怕, 又認可, 卻又信賴的人, 不用問也已經知道是誰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是誰?”春易老脫口道。

    "葉秋。”喻文州說。

    "葉秋大神……”春易老實在已經不知道該擺出個什么樣的表情才能展示他此刻心中的驚訝了。

    "少天和葉秋最近有聯系嗎?”全職高手吧手打。俞文洲問。

    "沒有啊, 那家伙從退役后就好像人間蒸了一樣, 或許已經被外星人綁架了吧!”黃少天說。

    "他不用手機的對吧!”喻文洲說。

    "嗯。”

    "現在看起來, 是被外星人綁架到第十區繼續玩榮耀去了啊......散人君莫笑嗎?或許哪一天就有突然在比賽里看到也說不定呢!”喻文洲說。

    "……” 春易老覺得自己應該是很多話要說的, 卻又好像理不出思緒似的不之從何說起。這喻文洲和黃少天, 對于這個驚到人的結論卻都沒有什么過大的反應。喻文洲若有所思了一下后, 抬頭看了看訓練室的掛鐘, 突然站了起了身。

    "吃飯了。”喻文洲說。

    "嗯嗯, 吃飯吃飯, 來來, 大春一起來, 餐廳在哪知道嗎?我帶你走啊!”黃少天過來單臂摟著春易老就把他拖出去了。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