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君莫笑是葉秋, 這信息引起的振蕩也就僅現于此了。藍河和系舟是第十區的藍溪閣里唯一的兩個知情人, 商量之后, 兩人決定就此守住這個信息。

    想想那些不知道這信息的公會, 難免還要去和君莫笑對抗。而藍河他們已知這是一個以他們的能耐根本就沒法戰勝的對手, 自然不會再去碰這石頭, 站在一邊看其他公會以卵擊石, 何樂而不為呢?

    此時的藍河沒在游戲, 而是在論論上欣賞著繞岸垂楊被轟殺的視丵頻。

    繞岸垂楊的名字很清晰, 雖然這個總是針對自己的家伙被虐得這么慘讓藍河也出了幾分惡氣, 但是, 繞岸垂楊畢竟也算是游戲中的名人, 是他們藍溪閣里數得上的高手。在這視丵頻里當了被虐殺的龍套演員, 丟得不只是他自己的人, 還有他們藍溪閣的人。

    那些敵對公會的家伙可不會看到對方那彪悍的實力就包待這場比賽的勝負, 肯定是會借題揮嘲諷藍溪閣的。

    藍河此時是在論壇, 而不是專門的視丵頻區, 就是因為有人把這視丵頻轉到了論壇的這個專區:神之領域。

    游戲里有神之領域。

    論壇里也有一個專區叫神之領域。

    兩個神之領域, 都是各自最熱鬧的地方。

    這個將視丵頻轉來神之領域的家伙, 明顯就是不懷好意, 在備注的 中, 稱贊逐煙霞高技巧的同時, 主要用的手法是襯托, 拿繞岸垂楊來襯托。

    繞岸垂楊是誰大家知道嗎?藍溪閣不輸給他們五大高手的強人, 現在卻被這個逐煙霞虐成這樣你們說這逐煙霞有多厲害?

    大致手法就是這樣了。藍河看后面回帖, 這人的陰謀果然挺得逞, 鄙視嘲笑的聲音很多。說起來, 也實在是因為繞岸垂楊名聲不佳。他的囂張在神之領域是出了名的, 現在如此下場, 引來了不少玩家棒打落水狗, 其中順帶地對藍溪閣的一些敲打, 卻讓藍河怎么也高興不起來。

    這一視丵頻已經爆紅, 對于其他大區和神之領域的玩家來說完全不了解第十區生了這糾葛, 只當普通視丵頻來看后, 不少人已經在游戲里尋找逐煙霞。

    這天的晚飯, 陳果把葉修是好一通訓斥。

    她現在幾乎是沒法玩游戲了。游戲里的朋友紛紛問她怎么突然這么威猛了, 她只好一個個去解釋, 這已經夠煩了結果朋友們又來八卦這高手。

    此外還有一大堆的陌生人問長問短求拜師, 還有亂七八糟的公會都來找她入會。更離奇的是, 下午竟然還出現了兩個聲稱是職業圈星探的家伙, 查戶口本一樣地問她多大, 榮耀多久了, 哪里人, 沒有興趣當職業選手云云。氣得陳果回了一個"不是本人”后就退出了游戲。

    自己居然"不是本人”了陳果想想就覺得悲催。

    "全都是你害的!”陳果吼著, 嘴里米飯差點沒噴葉修一臉。

    "怪我怪我, 老板你喝點湯, 別嗆著。”葉修連忙給陳果盛了碗湯孝敬過去。

    陳果接過喝了兩口, 氣稍順。

    "其實也不能全怪我。”葉修乘熱打鐵解釋道。

    "嗯?”

    "對手太弱啊, 我也……”

    "給我滾出去!!”陳果的湯潑過來了, 眾人驚叫聲中, 葉修飛一般地從網吧消失了。

    "小唐你還笑!!”陳果氣道。上中班的唐柔吃飯也是守在前臺的。此時抱著飯盒, 雖然是背對著這邊, 但肩頭一顫一顫, 顯然也是笑得非常密集。

    "不笑不笑。”唐柔努力扒飯堵自己的嘴, 少有地不顧形象失去風度。

    葉修這一跑出去, 居然就一直都沒回來。到了九十點鐘, 陳果又開始不住地跑到網吧外面東張西望, 看不到人回來就朝唐柔嘀咕:"跑哪去了?難道出門撞樹上了?”

    "那樣你也該高興啊!”唐柔說。

    "對啊!我很高興。”陳果一邊說著, 一邊又不住地朝外邊掃著。

    "你干嘛呢?”看著唐柔這會在前臺也挺閑, 伸腦袋進來一看, 結果就見唐柔又在那研究攻略, 陳果無奈了。自己胡亂找了個電腦, 上游戲吧, 之前試過了, 還是那么吵鬧, 看攻略看視丵頻?陳果上了網頁, 結果此時的頭版頭條卻都是繞岸垂楊被她的逐煙霞轟殺的視丵頻加分析。陳果不由地點進去, 反復播放著在那呆。

    11點將至, 葉修依然不見人影。

    "這貨跑哪去了?也沒個電話。”陳果又在門口進來出去的走城門。

    "放心啦, 那么大個人。”唐柔說。

    "死宅一個, 估計是跑遠迷路了。”陳果說。

    "迷路也會有警丵察叔叔的, 你放心吧!”唐柔說。

    "誰擔心他啊!這眼看十一點了, 他還不回來, 夜班怎么辦?”陳果說。

    "這不有我呢嗎?”唐柔說, "你去睡吧!”

    "好吧……”陳果又朝門外望了兩眼, 終于還是朝樓上去了。

    "他回來要給你個短信嗎?”唐柔問。

    "哦……”陳果卻只是這樣應了一聲, 上去了。

    陳果這走了沒多會, 11點下班的其他工作人員就一個個離開了。這時葉修鬼鬼祟祟地出現在了網吧門口, 朝里東張西望了一下后, 摸到了前臺跟前, 朝里一瞅, 看到是唐柔, 松了口氣。

    "老板呢?”葉修站直了身子, 點煙。

    "睡去了。”唐柔看到葉修, 應了聲后, 一邊摸出了手機。

    "你跑哪去了?”唐柔一邊著短信一邊問葉修。

    "隨便轉了轉唄!老扳現在怒氣值多少了?”葉修問。

    "難說, 你不在的時候是o, 你這一露面, 估計又重新成了。”唐柔說。

    "其實真不怪我。”葉修說。

    "但你太嘲諷了。”唐柔說。

    "你進步真快。”葉修表揚唐柔, 這妹子現在也能運用一些游戲術語了, 這是觀念上的融合。

    "一般吧!”唐柔短信完點擊送。

    手機很快又響, 唐柔翻開一看, 笑了。

    "老板說你遲到, 今天的工資全扣掉了。”唐柔給葉修看短信。

    "扣吧扣吧!全扣了也沒事反正包吃住。”葉修說。

    "這樣回嗎?”唐柔問。

    "別鬧了你。”葉修無語。

    , 、呵呵, 你進來吧, 我去那邊了。"唐柔起身把前臺讓給了葉修, 她自己去了她通宵的老位置。

    兩人各自登錄游戲, 葉修的君莫笑剛上一線就收到了一條消息:"你暴露了。”

    葉修純悶, 回復:"你是誰?”

    "靠靠靠靠!是我, 少天!”黃少天郁悶。

    "哦哦哦, 你啊!”葉修想起流木這Id正是當時黃少天用的那個小號。

    "什么暴露了?”葉修問。

    "你那些杞錄太驚人藍溪閣公會的人今天都找來戰隊了。我們隊長的厲害你是知道的, 三兩下就猜出來君莫笑是你了。”黃少天回道。

    "哦?怎么猜的?”葉修問。

    這個過程顯然是很曲折的, 但是黃少天是什么人?可以怕任何麻煩, 就是不會怕話多, 再長的事他也愿意去講。噼里啪啦大爆手, 迅分了好幾段就給葉修敘述了一下全過程。

    "哦, 原來是這樣, 那我暴露了, 你也跑不了啊!”葉修說。

    "是啊也猜到流木是我了。”黃少天說。

    "嘖嘖, 文州的確挺了不起的, 只可惜是個手殘。”葉修說。

    "他在我身后站著呢……”黃少天回道。

    "那就不是手殘了?”葉修說。

    "隊長……”黃少天回頭望向喻文州, 表情無辜。

    喻文州卻只是笑了笑:"事實啊, 我的確手殘。”

    "你的這些垃圾話對我們隊長是沒有用的。”黃少天回道。

    "是啊所以說他厲害, 如果不是手殘, 真的是個很難應付的對手呢!”葉修說。

    黃少天無奈, 又是回頭看喻文州。

    "手殘想和他切磋兩把問他來不來。”喻文州笑道。

    黃少天轉答, 葉修很快回復:"來唄, 有號嗎?”

    "就用這個吧!”片刻后回復才到。

    "哦, 已經換人了?”葉修問。

    "是啊!”

    "自由場, 誰先到誰建房。”葉修說。

    "45178號房, 密碼, 159。”喻文州回道。

    "久等了啊!”葉修回道。君莫笑匆忙朝著競技場那邊趕去。

    進場, 輸房間號, 輸密碼, 進入場地, 準備, 開始。

    依然是最常用的小擺臺場, 流木提劍立在一角。

    "好啊!”君莫笑進來后葉修打著招呼。

    "好啊!聽說現在在做網管?”喻文州答著話, 角色流木卻是已經拔劍沖了上來。UU看書

    "是啊, 我們這些人, 除了游戲什么也不會, 還能做什么呢?”葉修笑著, 君莫笑也是千機傘一甩, 抖成戰矛形態, 閃開這一劍后一個龍牙刺了回去。

    "攻的戰矛, 這個可難纏了。你的卻邪也沒有這么高攻吧?”喻文州說。

    "就是屬性單調了點。”葉修手下一直未停, 方才龍牙過后又是接連幾個技能加普通攻擊的連續追擊, 喻文州的流木左躲右閃, 根本沒有反擊的機會。

    "準備弄一個散人回來?”喻文州卻還是在說著話。

    "希望這一次游戲公司不要再搗亂。”葉修說。

    "呵呵, 加油吧!”

    "對付你還用加油?”葉修笑。

    "有時真羨慕你們這些有手的瘋子。”喻文州感慨著, 手下流木卻是因為操作沒跟上, 終于在君莫笑接連不斷地攻擊中中了招。

    "你要也有了這樣的手, 我們還有得混嗎?”葉修卻也沒客氣, 一招命中, 連招接連而至。

    ============================

    第三擊!推薦君又被我丵操作下的字數君一個狠狠的吹飛攻擊, 吹到一邊去了!

    強……

    本章完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