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百八十六章 散人的偽連

    散人的多技能,在進行連招攻擊時也是極具優勢。 任何職業都不可能有這么多短cd的技能。雖然技能的傷害都無法和高階大招相提并論,但是如果能成功打下來一串的話,也算是彌補上的傷害上的不足。當然,這也導致*作更加繁復。

    一個*作放出一個大招打出的傷害,換成散人,或許需要幾個甚至更多的*作打出長串的技能,而且中間還不能有失誤。散人其實也是相當辛苦的職業。

    但是到了'淫'浸榮耀達十年的葉修這里,一切*作都變得像機械般地精準。

    但他的對手是喻文州,雖非頂尖神級選手,卻也是職業圈中絕對的強者,會被這樣一氣連擊到死,那是在唐柔或是繞岸垂楊身上才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強制的壓制中,喻文州還是瞅準了機會。

    一個*作下去,寒光閃現,流木一個拔刀斬出鞘,劍氣劃出一道斜弧,朝君莫笑直避過去。

    君莫笑千機傘一抖,傘面翻起又成矛形態,一記龍牙搶先攻到流木身前。

    兩道血花幾乎是同時飛起,流木被龍牙刺中的同時,君莫笑卻也被劍氣所傷。

    中龍牙的角'色'產生了小僵直,被拔刀斬劈中的卻也是倒飛了出去。只是倒飛中的君莫笑千機傘倒收又成槍形態,傘尖火舌一噴,卻是一個反坦克炮放了出去。空中還完成了抖槍*作,三發反坦克彈逞三角點'射',炸開后的一團火光將流木徹底湮沒。

    著地的君莫笑一個受身*作,翻身立起,手中'射'擊不停,從遠處再度朝著近身殺來。流木的這一記拔刀斬,雖然也給君莫笑造成了傷害,卻沒有打斷攻勢,葉修略做了調整,新的攻勢就已經接踵而至。

    局面絲毫未起變化,這樣捕捉機會進行的打斷喻文州進行了多次。但暫時的中止卻無法搶回局面,葉修那邊總是能根據喻文州的攻擊飛快改變路數,保證攻擊的連續'性'。

    連擊的段數看起來都是不長,但攻擊所產生的*和壓制作用卻是不可忽視的,而且很多地方攻擊其實中命中的,只是這種攻擊在系統判定中并不視作是連擊,所以沒有統計。

    這種系統不認可,但在實戰當中卻是能形成的連續攻擊,玩家們稱之為“偽連”。實戰中能形成偽連的地方會有很多,偽連在系統判定中是可以躲避掉的。但玩家終究無法達到系統判定那種理論上的精密,時常會因為一些主觀原因對一些攻擊無可奈何,偽連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產生的。。

    這場比賽,喻文州雖然不像唐柔或是繞岸垂楊那邊毫無還手之力,但也基本是在掙扎中度過。但就這樣的局面下兩人卻還是一心二用,邊打邊聊,換個正常點的觀眾在旁,肯定不敢相信聊得如此火熱的情況下還能打出這么高水平的對抗。

    最終,浮空中的流木被君莫笑一個落花掌轟飛中追加了一個拔刀斬,最后一絲生命也消耗殆盡,到底還是輸掉了。

    “你贏了。”喻文州說著。

    “很正常。”葉修笑笑。

    “散人的優勢確實明顯,加上你還有這么一件神奇的武器。不過,隨著等級的提升,散人的空間還是會被不斷地壓縮的。”喻文州說著。

    “嗯……你覺得,極限是多少?”葉修問。

    “老實說,我覺得散人根本就沒有討論的意義。想玩好條件太苛刻了。首先沒有你手中這樣的武器的話,根本不足為慮。再其次,也只有你才能充分發揮出散人多變的優勢。這個特別的職業,也就只有具備了這些特別的條件才變得有意義。”喻文州說。

    “現在都已經具備了。”葉修說。

    “以你所具備的條件來說的話,我覺得70級的情況下散人復雜多變的打法優勢可以大于它沒有高傷大招的缺陷。注意,這是僅限于擁有這種武器以及你使用的情況下啊!假設榮耀保持像現在70級的這種完美平衡狀態提升上限的話。95級,等級達到95級的時候,即使是你,散人也不再具有價值了。”喻文州說。

    “唔,和我想的一樣,真可惜啊!”葉修嘆息著。

    “如果能早一些,趕在50級那個時代的話,你這個散人會很強的,會成為bug的。”喻文州說。

    “現在總算也不算太遲。”葉修說。

    “不過……這賽季過去的話,榮耀就已經有三年沒有提升等級上限了。”喻文州說。

    “嗯……或許快了。”葉修說。

    “75級?80級……對散人這個技能方面不會有成長的職業來說都是削弱。”喻文州說。

    “但至少還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圍內,你覺得我還有可能一直玩到95級的那一天嗎?”葉修說。

    “只是這樣在第十區玩玩的話,有什么不可以?”喻文州笑。

    “唔,說得是。”葉修也笑。

    “要不要再來一把?”喻文州問。

    “不用了吧,我不會給你看清我的實力的。”葉修說。

    “沒用全力嗎?”喻文州問。

    “當然,我是老人家了,是需要保養的。”葉修說。

    “那就這樣吧!”喻文州笑笑,退出了比賽場。兩個角'色'在競技場外又是碰了下頭后,葉修道個了別就讓君莫笑離開了。

    “怎么樣?”喻文州回頭問著身后的黃少天。

    “一共打出了21次偽連。”黃少天說。

    “他倒是很清楚我的弱點。”喻文州說。手速,這就是喻文州的致命傷。于是在這樣的對抗中,由于手速無法保證*作的速度,角'色'在行動上慢半拍,最終導致一些本可以閃躲掉的攻擊無法反正,最終被對方擊中形成了偽連。

    “嗯。”黃少天點了點頭后應道,“他清楚聯盟中每一個對手的弱點,如果換了是和我交手的話,他不會使用這么多的偽連。”

    “如果不是散人,也制造不出這么多的偽連。”喻文州說,“如果剛才換作是你,同樣的情形下,那21個偽連你能躲掉幾個?”

    黃少天突然一怔。

    “你再看看錄相吧!”喻文州起身拍了拍黃少天,“散人復雜多變的打法,最終產生的就是不斷的偽連……”

    喻文州離開了,黃少天坐回到他的電腦前,退出了游戲,打開了錄相播放器,導入了剛才喻文州和葉修打出的這場錄相。

    21個偽連,自己能躲掉幾個?

    方才觀戰的時候黃少天倒是真還沒來及考慮這個問題。兩人交手節奏極快,黃少天基本沒時間去細想這個。此時重看錄相,黃少天這才將自己代入進去開始重演這場比賽。

    如果是自己,這個地方肯定不會這樣……

    首先感覺出的就是喻文州和他之間的差距,一些地方黃少天可能有更好的處理手段,雖然在散人巨大的優勢下他恐怕也無法取勝,但至少可以比喻文州打得更漂亮一些。

    但是,這21次偽連……

    當黃少天一個一個細數過去后,額頭開始見汗了。

    21個偽連,如果是和他對敵,未必會如此施展出來,但是,將自己代入到當時的情形下時,黃少天發現,這21個偽連,自己有把握躲過的也不過是4次。

    4次!!

    這是黃少天之前絕沒有想到的。

    他和喻文州在手速上的差距是相當大的,這送給喻文州的偽連,在黃少天想來就是欺負喻文州*作跟不上的,但此時仔細觀摩下才發現,這21個偽連,針對的并不只是喻文州的手速缺點那么簡單。

    黃少天翻回頭,又是細心地重看了一遍。

    靠!

    看完后黃少天忍不住罵了一句。

    3次!

    他能躲過的應該是3次才對,之前還看走眼了那一次。那一次的偽連從他現在旁觀的角度很好閃避。但是在實戰中,那個時候流木的視角背對君莫笑,這一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偷襲。這一擊預判了流木的移動,即使不中也有很多后招可施展,絕對是一個手速再高也避不掉的偽連攻擊。

    一向以判斷力聞名的自己,竟然會看走眼,可見這一偽連是多么地具有欺騙'性'和隱蔽'性',只是面對喻文州這樣手速缺陷明顯的對手,本不至于用到這么復雜的打法。

    這樣的打法,這家伙還藏了多少?

    黃少天如此想著,心中泛起一陣寒意,又是把錄相從頭看一了遍,細細研究了一遍君莫笑的打法。他想細細解讀這當中到底暗藏了多少殺機。

    隨后他又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Uwww.uukanshu.com

    君莫笑的這些偽連攻擊,即使是他這樣大神級的人物,也是極度缺乏經驗。

    落花掌后接拔刀斬……

    這不是一個偽連,但就這樣的一個連擊,在一對一的比賽中,又何曾出現過?

    君莫笑的很多連擊和偽連,與其說是連續技,倒不如說是在配合。

    這是多角'色'多職業時打出的配合,此時卻是被他一個人完全融合施展出來了。黃少天看著這場比賽,已經越來越有這種感覺。

    流木的對手,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是三個……或許還會有更多,但是在這場比賽中卻看不出來了。因為……對方沒有盡全力啊!

    全力的話,會是什么樣子?黃少天突然很好奇這個問題,他飛快地登錄了游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