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線峽谷那邊傳來的消息,君莫笑他們下一線峽谷去了,隊里有昨天一起刷破流離之地記錄的那個一寸灰。”夜度寒潭收到消息后,向會長蔣游轉達著。起點正版。蔣游此時又開了上次用過的元素法師愛湊熱鬧,來第十區指導工作了。

    下午蔣了一趟俱樂部,卻是啥也沒干成了,回來說是見了韓文清就不敢吱聲了。對于這個解釋極度寒潭很理解,非常理解。

    他也有幸親眼見過一次韓文清,真的是一個讓人看著就覺得心生寒意的家伙。這種氣質是天生的還是這么些年在職業圈里養成的夜度寒潭并不清楚。他只知道一件事,如果他是在走夜路的時候遇到這么一個家伙,那么不用對方開口,他自己就會把錢包送過去……

    “目前的副本記錄,還說不上是極限。各大公會的高手全力發揮的話,都有機會制造出這個極限。但是從先家的三個副本來看,君莫笑的隊伍偏偏就是有能力制造在這個極限之上的記錄。雖然現在他們的人等級還未到33,但是以他們的技術實力,應該已經可以和我們一樣了。”蔣游分析著。

    度寒潭認同這個推斷:“如果現在他們就刷出個很高的記錄,那就不好辦了。到時我們再和他們交涉也沒用,我們根本拿不回記錄,再請他們代打也不可能。現在開始,我估量不會再有哪家公會請他們代打了。”

    “我們是不會,但是,別人卻未必,這是最難辦的地方。”蔣游苦笑。

    “別人?”夜度寒潭疑惑。

    “我們這些公會,需要副本記錄的象征意義,但是有一些公會,或許并不需要這許多。而對于君莫笑來說,從我們手里賺取東西,或者是從其他人手里賺取東西,完全沒有區別……”

    “但他的開價,除了我們這樣的大公會哪有人出得起?”夜度寒潭說。

    “四件赤月套……你還不懂嗎?”蔣游說。

    夜度寒潭明白了。這是君莫笑對他們的暗示。四件赤月套的叫價都可以接收,這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君莫笑的開價會因人而異。大公會,他就開大公會能承受的價;小公會,他就叫小公會可以負擔得起的價。大公會會覺得不公平,但是你沒有辦法,主動權是掌握在人家手中。拿著四件赤月套替月輪公會刷記錄,這表明的就是一種態度。

    “要不要我和他聯系一下,談一談記錄的事。”夜度寒潭說。

    “哦?你準備怎么和他說?”蔣游問道。

    “呃,條件我們還在考慮中,讓他先留一手?”夜度寒潭說。

    “唔……可以試試,看他能不能再讓我們拖一拖。”蔣游說著。

    “咦……”正這時,夜度寒潭忽然驚訝地叫了一聲。

    “怎么了?”

    “我收到條消息。”夜度寒潭說。

    “什么消息?難道是君莫笑?”

    “不,是嘉王朝。”夜度寒潭說。

    “嘉王朝?說什么?”蔣游一怔。

    “說想和咱們當面談談。”夜度寒潭說。

    蔣游皺了皺眉頭。從兩家公會的背景來說,嘉王朝和他們霸氣雄圖是絕對的死敵。這種死敵的關系比微草和藍雨之間要強烈的多。微草和藍雨的梁子,說起來也不過是在第六賽季季后賽藍雨戰隊擊敗微草戰隊時結下的,而他們霸氣雄圖和嘉王朝的過節可就淵源游長了。

    兩支戰隊都是榮耀老牌勁旅,從職業聯盟第一賽季時就各具冠軍相,從那時就開始了角逐。頭三年嘉世先聲奪人,連取三冠,第四賽季卻終于是被霸氣雄圖擊敗搶走了冠軍王座,而后嘉世開始上下坡路,一年不如一年。霸圖卻是在聯盟中保持,不過這幾年卻也沒能拿下第二個冠軍,為此雙方互相奚落,從俱樂部到粉絲到各自關系良好的媒體,戰斗從場上延伸到場下。請登陸起點支持正。起點蝴蝶藍出品。關系比微草和藍雨要緊張多了。

    中草堂的會長車前子和藍溪閣的藍河還會加上好友聊兩句,但對霸氣雄圖和嘉王朝來說就很難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了。

    夜度寒潭這剛剛收到的消息,都是對方零時加了他好友。他當然認得這個申請好友的id是嘉王朝第十區的會長,這才意外地同意了添加。

    “嘉王朝找我們……我看應該也是和君莫笑有關。”蔣游說著。

    “其實一開始真正和君莫笑咬起來的,就是嘉王朝了。”夜度寒潭說著。他們霸氣雄圖至今其實還沒和君莫笑沖突,藍溪閣那邊是剛剛才被踩了,至于嘉王朝,在冰霜森林和埋骨之地已經和君莫笑是大戰了一場,從記錄上看雙方各勝一場,但從連續性上來說,似乎君莫笑笑到了最后。大家本來還期待著再看嘉王朝的手段的,結果埋骨之地被踩后就不見他們的動靜了。

    “可以去見見,什么時候,就現在嗎?蔣游問道。

    “時間還沒說。”夜度寒潭說。

    “就約現在吧!面談…要用文字方式嗎?蔣游說著。

    文字方式,就是雙面(雙方)雖然碰面,但不用語音,依舊用打字來交流。一般在游戲里雙方進行一些重要約定的時候,就會用這樣的方式。打出的文字,會以文字泡的形式出現在角色頭頂上方,如此錄相下來,可以作為約定的證據。

    “對方說先談談。”夜度寒潭回道。

    “行,我們過去看看。”蔣游應道。

    “君莫笑這邊呢?”夜度寒潭問。

    “也聯系一下穩一穩(問一!”蔣游想了想后說道。

    “好…”夜度寒潭應著,一邊讓角色趕路一邊也發起了消息。

    “兄弟。”

    “嗯?”

    “那個,你以晚能出一線峽谷的記錄了?”夜度寒潭問道。

    “難說。”葉修回道。

    全*文字25]8o0]。這個答案讓夜度寒潭一怔。在他看來,就葉修刷不出這副本的記錄,也該是虛張聲勢給他們制造壓力才是,這么坦誠地表示這個副本有壓力,這算是怎么回事。

    “有什么困難?”夜度寒潭問。

    “遇隱藏了。”葉修說。

    夜度寒潭淚流滿面……

    “隱藏boss!!!”葉修他們這邊,一入一線峽谷就見系統提示,包子入侵高興的大叫著。

    他們這個隊伍,葉修、蘇沐橙、喬一帆都是職業選手,小副本的東西不會讓他們有什么驚喜。唐柔不只是榮耀新人,也是游戲新人,還在塑造游戲價值觀。只有包子入侵,榮耀是小白,但暗游戲卻挺資深的。舉一反三后,榮耀里什么東西寶貴他推斷起來倒也挺靈光。要不怎么20多級的時候就很勇敢地組了一堆陌生玩家想打血的主意呢?

    所以此時此刻,看到隱藏boss的刷新,只有包子入侵大方地表達了他的情感。

    “總算遇了一次啊!”葉修跟著感慨了一下。最近和各工會的副本斗爭很是順利,但在其他方面人品相當慘淡。隱藏boss,流離之地和一線峽谷兩個副本加起來到現在,硬是一直沒見過。

    “影刀客阿紅。”唐柔看了一下系統消息中提示的隱藏boss。

    “這個副本里最難的修說。

    “有什么特點?”唐柔問。

    “攻略沒看嗎?”葉修問。

    “沒看。”唐柔很坦白。她平時看攻略看視頻,從來都不看副本這方面的。她研究的方向全在pvp方面,pve她的興趣不大。(pvp就是和人戰,pve就是和系,競技場、pk都算pvp,刷副本、作任務算pve)

    “影刀客的職業是狂劍士和劍客的綜合體,所會的技能反正就是這兩個職業的,我就不多說了。要注意的是他的左手刀。”葉修說。

    “左手刀?”

    “嗯,這個bo右手持刀,但右腰上還配著一把短刀,在攻擊中會冷不丁地忽然左手拔刀偷襲,這一系列的攻擊,我們統稱為左手刀。但這攻擊手段其實是很多樣的,任何技能都有可能通過左手刀來施展,大家多注意吧!”葉修說。

    葉修說的大家,其實也就是唐柔和包子入侵,蘇沐橙和喬一帆兩個根本不用他介紹這些。

    一線峽谷的副本,也是峽谷造型,兩邊都是陡峭的山峰,玩家自然只能按照既定的路線前進,小怪和野怪類似,只不過都是級別。攻高血厚速,和每一個副本和練級區的情況一樣。

    這副本沒人是第一次下。UU看書 喬一帆作為職業選手可能也是好久沒碰,但有素養擺在那,卻也不用人去操心。

    這影刀客阿紅,游戲的背景設定是躲避追殺逃入了一線峽谷,于是會把闖入峽谷的玩家誤會是來追殺他的仇人而大打出手。

    當然,這也就是游戲里的交代,就算他不對玩家大打出手,玩家又哪會放過他。npc的故事?這一隊的五人真的沒有一個人會去關懷的。照理女玩家是比較喜歡玩游戲劇情的,但蘇沐橙也是榮耀老玩家,劇情早都玩吐了,唐柔對游戲本來就沒多少興趣,哪關懷你這什么劇情。她每天做的事,就是不住地拿著自己和葉修進行對比,看自己有沒有提高,有沒有進步,什么時候能把這家伙給蹂躪了。

    副本一路沖殺,葉修不時提醒一下大家注意。影刀客阿紅是沒有固定出現地點的,隨時可能在哪個岔道閃出。

    果不其然,在清掉又一路口的小怪后,一名紅衣刀客很是倉皇地從路口一端跑出。看到五人后,哇哇一叫,說出了他的臺詞:“來的很快!”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