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玩家死亡時爆出東西的機率, 雖然沒有明確的數據, 但在普通區確實讀不上有多高。不過至少有一點:玩家死亡掉落, 不會像ss一樣會因為物品的品質有機率上的區別。玩家死亡掉落, 身上的每一件東西都有均等的機會。

    即便如此, 黃少天這想爆個武器出來, 結果還真就爆個武器出來, 這也絕對是難得一見的人品, 和打ss爆到橙武的難度恐怕也差不到哪去。

    大劍劍客倒也看到了黃少天最后打出的 泡, 但這樣的話又哪會去信?在他看來依然是在嘲諷而已。一邊吐血復活, 一邊把這噩耗通知公會其他哥們。至于把劍再爆回來?普通區的這點爆率, 讓人真的不敢抱有什么期望。這也是大劍劍客郁悶的原因之一, 他得是多衰啊!才能一下就把這萬級橙武強襲之劍給爆了出去。

    追殺君莫笑的一行玩家本是不太想理會黃少天的流木的。但這家伙也忒囂張, 人不犯他還要主動犯人, 連殺了兩人, 還爆了其中一個的橙武。不可否認當中不少人對這樣的消息是比較心中竊喜的, 但是, 不能再把這個家伙視若不見, 這個共識卻也總算是達成了。

    "我爆到了我爆到了我爆到了!”黃少天這邊正朝葉修吆喝呢!

    "爆到什么了?”葉修問。

    "萬級橙武強襲之劍!看哥們這人品!”黃少天挺歡快。

    "不錯, 繼續努力。”葉修說道。

    "你的位置。”黃少天問坐標。

    "1645, 1866。”葉修報上坐標。榮耀里到坐標其實也是區域性的, 一個坐標值橫豎都有許多個身位的距離。

    "干掉了幾個?”黃少天問。

    "兩個。”

    "一樣, 決勝負吧!”黃少天消息。

    "你輸了。”葉修說。

    "為什么!”黃少天果斷不服。

    "你藥不夠。”葉修淡定回應。

    黃少天無語了。能讓他無語真得是件不容易的事。也只有這樣果斷的事實才有可能征服他………”的確, 當前情況下”他的流木包裹里只有一些葉修救濟他的食物藥水, 想進行這樣一個長期持久殺人游戲, 明顯補給跟不上。

    "先殺到我沒藥算。”黃少天到底還是有主意的, 一邊回了消息一邊已經朝著葉修給出的坐標方向沖了過去。

    兩個職業圈里頂尖級別的大神。

    兩個榮耀中站在最頂端的男人此時此刻對一群普通玩家進行獵殺。

    以大欺少?恃強凌弱?

    這些詞語都不夠分量形容此時的慘狀。職業級”與普通玩家, 相互之間的差距是巨大的, 尤其是在pk上, 比起刷副本的能力雙方更是天壤之別。

    從操作技術, 到實戰經驗, 到心理素質, 到對地形的利用"……

    空知林。

    葉修會把這里定為大家碰頭的地方, 并把他身后的追兵直接帶到這邊來, 自然有著他的考慮。黃少天只是一個意外, 葉修當然不可能料到這家伙這個時間又突然冒上來。可以說, 葉修一個人就有信心在空知林這個地方利用地形把這些團隊玩家逐個擊破。黃少天的出現, 只是幫他更加節約了一些時間。

    一個、兩個、三個”"”

    玩家一個接一個地在倒下。

    開始大家覺得是大意, 在團隊中彌漫著的最多的情緒竟然是幸災樂禍。大家都覺得死者一定是太不小心, 而這樣的事情絕不會生在自己身上。

    直到倒下的玩家一共達到十人時, 情緒終于是徹底轉變了。

    這不小心的次數, 未免已經太多了。

    他們在空知林兜兜轉轉了十數分鐘”君莫笑的行蹤時隱時現, 帶著他們不住地奔波。除此以外還有那個區區刀級卻很多事的劍客流木, 也是時不時地就要跑出來冒個泡。有這么一個家伙就在附近, 空知林變得異常的呱噪, 這家伙喋喋不休的聲音似乎n直就沒間斷過。

    已經有十人被掛。眾玩家終于都意識到了不對勁。

    會長孤飲果斷地收回了先前"四下拙索, 有情況通知”的指示。在這樣的指示下”他們輪回公會已經壯烈了兩人了。

    其他公會玩家顯然也都做出了這樣的決策, 此時眾人聚在一起, 竟然是暫停了他們的追殺行動。

    "我覺得……, …他們不像是想擺脫我們, 好像是要殺光我們……”, 沉悶的氣氛中, 終于有一人說話打破了平靜。

    沒有人接茬”此時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些惶恐。

    十人被殺了, 他們當然也不是一直一無所知。每次有人被襲擊時, 他們當然都會想著去救援的。但是沒有用, 對方似乎對他們的位置分布似乎比他們自己還要清楚, 每一次匆匆趕到時, 留在坐標區域里的都只是尸體。對方倒是有留下行蹤”但現在回頭來看, 這些舉動似乎都是故意的。

    無論君莫笑還是流木, 跑來跑去都不是以脫身為目的的”是為了帶亂他們的陣形, 找落單較玩的玩家下手。

    陣形?其實有這種東西嗎?這些人自己都不知道”他們只是看到對方的行蹤就各憑自己的心意去追而已, 這么隨意的情況下, 對手也能掌握到他們的規矩?這讓眾人都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大家……”孤飲作為會長, 在這個時候像個帶頭人一樣說話了, "目前的情況有些危險, 死掉的十位兄弟, 我想沒人會認為他們是輸在技術上吧?”

    眾人沉默。

    "我們原本是有32, 但現在, 只有22!在人多的時候對方都能辦到的事情, 現在只會更加的輕面易舉。我們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 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方式。我們的散亂給了對方可乘之機, 我認為當務之急我們要像一個真正的整體一樣行動。”曾被君莫笑氣到暴躁的孤飲, 這個時候卻沒失去理智。冷靜地分析形勢, 判斷對手實力。話也說得很謙遜得體”并沒有什么會長身份的派頭。他顯然很清楚, 對于這里的絕大多數人而言, 他啥也不是。

    "說得對……”有人站出來支持了。

    "接下來我們以各公會為單位組成小隊, 以小認為單位進行活動怎么樣?每個隊我建議不要少于人。”孤飲說。

    孤飲的想法顯然已經是聯系過實際的。此時他們這是雜七雜八的也有五家公會。基本都還有剩個、人”不必為分組而糾結。

    "各小隊之間保持充分的聯系, 隨時在團里通報自己的位置如何?”孤飲說著。

    他們這追殺散漫到什么程度了?他們原本的丑人甚至都沒有組團, 各自公會組團, 這要戰斗亂一點的時候甚至是有可能造成誤傷的。

    此刻, 壓力之下, 眾公會總算都是放下身架”有了個端正的合作態度。在孤飲提議之后開了個團, 各隊入團, 就可以在團頻道里共享消息了。孤飲的聰明之處, 就是并沒有想去當今什么挑頭的指揮大哥, 他只是以一個建議人的身份在說話, 這樣讓眾人明顯容易接受了很多。

    組團完畢, 孤飲繼續著他的建議:"我們朝著統一的方向包抄上去吧!如果能把他們逼出這片樹林, 那對我們會有利得很多。樹林里視野的局限是讓他們神出鬼沒的主要原因。”

    接受建議的眾玩家分成五隊, 分成一個扇形, 保證著對區域的觀察和控制包抄了上去。所沖的方向自然是之前君莫笑和流木出現過的。兩人再高手”移動度也是個數據, 沒理由這么快就瞬間移動到別處去。

    "他們改變戰術了。”黃少天的流木就潛藏在左近, 一眼看出了玩家們做出的改變。

    "不是改變戰術了, 是有戰術了才對。”葉修紂正了一下黃少天, 他的君莫笑當然也就在附近。

    "最少的也都是四人一起, 各隊之間也沒有離太遠”控制的區域很大…, 再繼續回避下去, 我們要被逼出樹林了。但四人的話……看來咱們需要聯手出擊了。

    ”黃少天說。

    "聯手出擊也未必能在對方支援過來之前得手。”葉井說。

    "或者你應該過來弄看這一隊。”黃少天說。

    "怎么?”葉修問。

    "三個布衣一個皮甲, 位置在邊翼, 能最快支援到他們的只是一隊人而已。UU看書 ”黃少天說。

    布衣意味著最低的防御, 皮甲職業也只是比布衣略強”在物理攻擊面前, 這些職業明顯會更快的損害掉他們的生命。而對方共分了五隊人, 處在中間位置的三隊顯然都可以得到左右兩邊兩隊人的隨時支援。但是邊翼的兩支隊, 卻都各自只能得到一隊的最快支援。

    "全殲或許不行, 但我覺得殺個二到三人沒有問題。”黃少天說。

    "那還羅嗦什么, 位置!”

    黃少天來坐標”葉修的君莫笑立刻朝著他觀察過的那邊過去, 兩人角色一直都是各自活動, 這次罕有碰了一下頭。

    "我頭有點暈。”碰面后黃少天說著。

    "話多到把自己給說得大腦缺氧”你真是個人才。”葉修說。

    "聯盟比賽不開語音是正確的……這要一場比賽一直這么嚷嚷下去, 對健康很不利啊!”黃少天感慨。

    "放心”沒有人會像你那么多話的。”葉修說。

    "我決定一會刷 泡。”黃少天說。

    "不要擋了我視線。”葉修說。

    "他們來了!”

    "從右邊上吧!”

    "走著………

    兩人角色沖上。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