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怎么不說話了?怎么不說話了?”有黃少天在的地方, 相想安靜地思考點問題無疑是奢望。葉修這才剛琢磨了一下下, 就被這家伙在一邊的念叨給打亂了。

    "再說吧!”葉修說, 他也只能這么說。這不是個小事, 他還需要多多觀望多多留意。

    "你現在的處境, 就說要組戰隊什么的確實讓人聽起來有點虛幻。不過你可以多做準備嘛, 挖掘他百八十個新人, 到時總是可以湊出一隊人和你組隊的。別的先不說, 我看那個包子就應該很好忽悠, 我覺得你告訴他跟著你有包子吃, 他就會立刻跟著你走了。上刀山, 下油的……”黃少天說。

    "前面有人。”, 葉修忽然大聲給全隊玩家說了一句, 打斷了黃少天的念叨。他們兩個一直是在隊伍的最前后低聲說話, 后面的人倒是不知道這兩個家伙一直在嘀嘀咕咕。

    "有人有井么大驚小怪的。”黃少天不以為然。

    "這個地方不該有人的。”, 葉修轉著君莫笑的視角四下一看, 周圍沒個可躲藏的地。而且他們已經看到了對方, 對方勢必也已經看到了他們。雖然距離尚遠看不清姓名四。, 但若是大公會的人, 已經完全可以當他們是可疑份子了。

    "不會啊!這里也可能有人的。”, 昧光忽然說道。

    "哦?”葉修意外。

    "空積城"韋斯的未來, 任務, 第七個環節, 需要去找到一線峽谷邊緣的那個廢棄的風車, 之后再來空知林這邊來對比木料的紋路。如果是做這個任務到這個環節的話, 從廢棄的風車那邊過來那就有可能是這樣走……”昧光說。

    葉修茫然, 真的茫然。他榮耀教科書的稱號無疑是不敢用在系統任務方面的。

    韋斯的未來。

    這任務或許十年前的葉修也做過”但現在他真的是一點印象也沒有。所以他可以肯定, 這個任務絕不會獎勵屬性點和技能點, 也不會有什么好的裝備, 更不具備什么經驗獎勵上的性價比”所以才會被講究效率的老玩家遺忘很多年。

    "那是個什么東西?”, 包子入侵代表眾人出疑問。在場四位職業選手, 其中兩個神級的人物, 卻都對這個任務毫不知情。

    這昧光也真是十分厲害, 這么一今生僻的任務都記得住, 當直就給大家講了起來。

    其他人又哪會去聽啊?也就包子入侵在那"嗯嗯嗯”, 的一直做出反應, 讓昧光沒有失去講下去的興趣。葉修他們卻都已經感慨上了:這個昧光, 連這么生僻無用的東西都會記得, 這才能真是有夠浪費的。

    有了昧光提供的線索, 眾人也就沒去回避這個路人。更何況眼下的情況也無處可去回避了。

    "殺掉?”, 黃少天問。

    "嗯……”

    "這人會成為線索, 暴露出我們的行蹤。追來的人遇到他, 肯定會向他打聽。”, 黃少天體現了他心細的一面。

    "算了吧!已經到了這個地方, 對方就算問到了行蹤, 也不可能追上我們了……”葉修說。

    "但從這個位置, 目的地會被推斷出來啊!”黃少天說。

    "目的地本來就是會被曝光的。”, 葉修說。

    "哦?”

    "我們會上電視。”葉修說。

    "你提醒我了……你們去一線峽谷, 我還跟著你們干毛啊……”黃少天跳起來了。

    "不知道……”

    "靠靠靠靠!明天晚上上啊!到時聯系你, 直接竟技場見, 我用夜雨聲煩領教一下你的散人。”, 黃少天說。

    "看吧, 有時間的話。”, 葉修說。

    "我靠啊!我一場比賽幾十萬上下!找你打一把你還沒時間了?”, "比賽不是我的游戲重心了, 你看到的, 我現在很忙……”葉修說。

    "靠, 那你有空我, pk!一定要pk!”, 黃少天說著。

    "嗯……”

    "各位”你們玩吧!我要先下了。”, 黃少天這邊朝其他人打了一聲招呼后, 流木直接就下線了。

    幾人的角色剛要接著往前走了幾步, 結果光一閃, 黃少天的流木居然又跑回來了。

    "你干什么?”, 葉修問。

    "差集忘了事, 我這大劍還是爆得別人的”說好用完再還他的, 來你把我送回城去。”黃少天說著。

    葉修也不羅嗦, 出手刷刷一堆攻擊, 把流木干掉。臨死前黃少天又說了一次"再……”倒下后就飛快復活回了城。之后不大一會就又重新下線了。

    而黃少天的離開, 也提醒了葉修一件事。他們要去一線峽谷副本的話, 此時的隊伍卻是多了一個人。以刷記錄為目標的話, 顯然昧光的水平是十分不靠譜的。他在技術上的落伍不是葉修三言兩語的提點就能修正過來的。

    有這樣的新人存在, 記錄是絕對不可能的。

    "昧光啊!一會我們會下一線峽谷的副本刷一下記錄你呢?”葉修也不繞彎, 直接就和昧光說了。昧米是明白人。懂得那么多, 葉修相信他不會不知道他自己的技術有多糟糕。

    "哦哦……刷記錄!那我去研究一下這個副本能怎么刷出最好的成績吧!”, 昧光說著。

    "加油, 你這一次寫出的攻略一定會有很多人看。”, 葉修說。

    "謝謝, 我責了。”, 昧光說著也下線離開了。

    "一線峽谷, 出……”葉修招呼了一聲, 原裝五人組繼續朝著一線峽谷去了。一線峽谷對于目前絕大多數玩家來說還不是主流練級區, 并不如流離之地那么熱鬧。尤其這個時間, 在線的玩家大多都是會去刷副本, 游走練級區打小怪的人基本沒有, 有也多是找不到隊的獨身玩家, 這些人顯然不會是大公會的。葉修早料到了這點, 帶著四人又是注意走沒人的地方。最后副本門口倒是熱鬧一些, 都是刷 泡招呼人組野隊刷本的。但這樣的地方更不容易被現了。人堆里一混以榮耀的第一人稱視角, 想看清一個角色頭頂的四。是極其困難的, 更別提還是在這 泡漫天飛舞。

    五人就這樣進了副本。而各大公會的追殺隊此時從四面八方沖向了空知林。有流離之地被蘇沐橙和喬一帆甩掉的, 有哈德村被包子入侵和昧光甩掉的也有空積城攔截唐柔失敗后, 慚愧難當分出來的部分人手, 更有被滅的32人復仇軍團。此外還有不少各個地方零散集結而成的各公會精英, 此時云集這邊, 幾乎要把這片小小的樹林給包圍。32人團滅……

    這個消息各大公會都已經知悉。乍一聽的話真得要嚇死人。這互人開始只是追殺君莫笑的而已, 居然會一人給團滅了?

    不過就算是聽了詳細的報告知道了有這樣那樣的原因后, 各大公會的高層心里卻也沒有好受到哪去。

    君莫笑這隊人的實力之強, 顯然是乎了他們的意料。

    劍客流木、戰斗法師寒煙柔是此時被重點被提到的兩個人物。

    流木刀級劍客, 打召級玩家絲毫不落下風, 甚至可以一人打兩個打三個打四個……最終一戰, 他一個人把五名玩家吹飛攻擊進了包圍圈, 當中包括那一批玩家中最強的會長級的孤飲。

    而寒煙柔, 從空積城這邊預留地對付君莫笑全隊的玩家中單槍匹馬殺出。就算沒有擊殺一人, 但表現出的戰斗力已足夠證明這人的實力。

    各大公會甚至一度產生了分歧。互人軍團的描述流木有多強大多可怕, 而城外守護玩家則不停地強調寒煙柔是多么的可怕。一不小心兩邊好像各自成了流木和寒煙柔的粉絲似的為誰更強爭執了起來。

    "流木只有刀級!刀級!”, "當時空積城外多少人知道嗎?給你個內級角色你也出不去!”, 這兩路人馬也正巧都是從空積城一起出的, 于是就這么打了一路的嘴仗。同一公公的兄弟都快為了這個問題吵翻臉了。

    空知林外, 七家公會的精英玩家匯合。

    到場的會長卻只有三位。

    夜度寒潭, 孤飲, 陳夜輝。

    其余四家公會的會長, 此時都正帶著隊伍在副本里廝殺呢!U 職業從來都不是精英記錄隊的一員, 所以此時他也并不急著去沖等級。孤飲他是帶著一點私怨來參與這行動的。

    結果成了最丟臉的團滅巫人中的一員, 而且還被包子入侵踩了尸體, 怨念更深, 自然又是馬不停蹄地投入到了這次行動中。

    至于陳夜輝, 本次行動的起者, 他的目的可遠遠并不如他給眾公會描述的那么簡單。

    牽制住君莫笑隊伍練級, 拿回等級優勢, 占據副本記錄的主導權。這是他給每個公會的說辭幾家公會也是因此而走在了一起。

    陳夜輝心中潛藏的另一個意圖, 卻沒有對任何一家說他也不可能說。

    各大公會在出動人手牽制君莫笑隊伍練級的同時, 何嘗不是拖慢了己方的展?而他的嘉王朝, 在第十區本就比任何公會投入更大, 所以他敢拖。他的損耗, 完全可以被他的高投入給抵消掉。

    如大家所見, 和昨天一樣的自動更新。希望可以一直堅持下去。自動更新比較遺憾的是沒有沙可搶……, 下面努力的目標是調整時差, 手動中午更新!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