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百35章 賭約

    君莫笑的身影不消片刻就已經消失了。

    蔣游他們很有一追的沖動, 但是看到張新杰的夜未央不動, 他們也是無奈, 各自控制著角色, 卻是聚到了夜未央的身遭。

    雖然他們這次沒有人死, 但是, 畢竟和他們的預期相差太遠。就在君莫笑被神圣之火燒到的時候, 每個人都以為大局已定, 都在心中驚嘆有了真正的高手助陣果然立刻大不一樣。結果, 兩個陷阱, 卻是破掉了兩個神圣之火贏來的局面。君莫笑跑掉了, 從這個層面上來說, 勝利者依然是君莫笑。

    蔣游等人心下免不了又是一番憋屈, 結果就聽到張新杰說道:"他手里的武器好像沒有變過形態。”

    五人聞聲都是一怔, 結果此時卻是一個游戲外的聲音傳了進來:"他手里拿的好像不是他原本的武器, 是暗夜系的級的紫武雙尾劍。”

    說話的人是夜未央。無論是張新杰, 還是蔣游, 對于級這種階段的東西真的已經是忘的差不多了。本職業的還好些, 其他職業的話, 他們不可能認全所有的裝備武器。但夜未央畢竟是混新區的, 紫武這些還是很在意, 無論哪個職業的, 基本一眼都可以認出來。

    "紫武?”幾人又是面面相覷地一番。

    從君莫笑露面開始沖上, 躲避攻擊, 跳上, 中神圣之火, 落下, 陷阱觸, 脫身。整個過程事實上連一分鐘都沒有, 很多東西這些身處戰局中的人還沒來得及回味, 倒是夜未央這個局外人看得清楚。因為他站在張新杰的身后, 張新杰在整場戰斗中幾乎沒有移動過, 大多是以消息的方式對各人出指示。他的角色在不住地轉動著視角, 時時觀察著戰局中的每一人, 這顯然正是一個牧師該有的大局觀。夜未央只是看了這不到一分鐘的戰斗, 已經覺得受益匪淺。

    而張新杰整個實戰操作, 只是那一個神圣之火而已。但是, 就是那個神圣之火讓眾人看到了拿下君莫笑的希望。只可惜, 那兩個陷阱似乎連張新杰也沒有現。

    "唔, 那個家伙昨晚開始一直戰斗, 也沒有機會回過主城, 我想他的武器有可能是沒有耐久了。”蔣游想了想后說道, 推測得倒也附和事實。

    "原來如此。”張新杰說道。

    "好可惜啊, 如果不是那兩個陷阱的話……”拳法家郁悶地說道。這一戰下來沒有人掛, 但數他比較慘。中的毒是剛剛才到時間解除, 身上斑斑血跡還在刷著時間在一點一點地刷新掉。被雙尾劍下的割喉搞出的那一下脖頸噴血噴成扇面, 至少還讓神槍手念念不忙。

    "槍手如果可以逼得更緊迫一些的話, 他沒有機會在躲避中還能放下兩個陷阱。”張新杰忽然道。

    "啊……”神槍手一怔。

    "牧師的神圣之火早了半秒。”張新杰接著道。

    "呃……”牧師無語。

    "法師一開始的攻擊慢了半拍。”

    蔣游無語。

    "拳法家喜歡在高移動中出拳……不過, 以你目前的操作水平, 其實節奏放慢一點會更好。”

    "哦……”拳法家應了聲。

    一隊五人, 除了劍客, 其他四人都被張新杰指出一點瑕疵。劍客這一戰里的表現無話可說, 本該是高興才對。結果此時一看四人都有被說, 唯缺了他, 反倒是失落了起來。倒是被說的四人, 此時不約而同的地想到了如果他們是和隊長韓文清組隊, 這一人一點紕漏, 導致最終君莫笑脫逃, 此刻恐怕已經被韓大隊長的嘴炮轟殺了吧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么做?”蔣游他們覺得沒能力對付君莫笑, 所以也是沒了主意, 此時乘著張新杰還在, 連忙請教。很顯然張新杰是不可能一直陪著他們和君莫笑沒完沒了一直耗下去的, 所以人也只說是來"看看”, 現在應該是看完了, 副隊有什么意見呢?蔣游很期待。

    "矛盾主要是在副本記錄的爭取上。這樣斗下去, 兩邊都費時費力, 討不到什么好。”張新杰說著。

    "是啊”蔣游忙應道。

    "所以我約了他, 晚上去競技場打一場五對五的團隊賽。只要贏了, 以后我們霸氣雄圖刷下的副本記錄他就不會來碰。”張新杰說道。

    "啊真的?”蔣游大喜。

    "他那邊也有條件, 我傳給你看一下你看能不能接受。”張新杰說著, 把和君莫笑那邊過的消息轉給了蔣游。他沒有直接拍板就拿主意, 顯然做事很有分寸。雖然公會這邊的人對他們職業選手很客氣, 但事實上公會這邊的業務蔣游才是老大, 理論上就是韓文清也沒資格對公會怎么運作指手畫腳。當然, 這只是理論上, 韓文清如果真來放話說個什么, 蔣游不可能不聽。但張新杰卻是沒有這樣做, 最終如何決策, 他交給了蔣游。

    蔣游收過這轉消息一看, 八個赤蝎尾刺, 八個猩紅毒針, 赤影狂刀, 四十個沙蠶絲。好眼熟啊當時讓夜度寒潭去交涉一線峽谷方面的事時, 不就開出過這樣的一份清單嗎?只是, 比起上次好像有點變化[ 天珠變 ]。

    哪里呢?蔣游掃完這點一線峽谷方面的東西, 覺得有點疑惑。盯了一會, 猛然間反應過來。

    琥珀晶石這一次君莫笑提出的清單中居然沒有了野圖ss掉落的琥珀晶石, 原本清單中最稀有價值最高的東西。他居然不要, 這么說來……昨天晚上的巖之浪人奧磐掉落了琥珀晶石, 這家伙有了, 所以也就不需求了?

    靠居然錯過了琥珀晶石, 蔣游有點想撞墻, 不過對方既然已經抹去, 那說起來價碼反倒是降低了, 看來也是感受到了一些壓力啊蔣游一邊想著一邊說道:"嗯, 這個條件嘛……”

    "等會, 我還沒轉完。”張新杰這說著, 繼續又有消息來。蔣游收過一看, 又苦逼上了。原來根本就沒有什么降低價碼。這新來的新清單上, 另有一堆雜七雜八的稀有材料。這些材料價值都是永恒的, 所以蔣游雖是混神之領域, 卻也能基本衡量出價值。新增補的這些材料, 加起來價值卻又是要大于一個琥珀晶石了。

    蔣游心中詛咒了君莫笑一番后關閉了消息。

    "他是答應, 如果輸了, 就不會再碰我們霸氣雄圖的所有記錄了嗎?”蔣游問張新杰。

    "是的, 我是這么和他說的。”張新杰說。

    "那這個條件可以接受。”蔣游說, "但就怕他說話不算數啊”

    "那我們只是白贏了一場團隊賽, 也不算有什么太大的損失吧?”張新杰說。

    "說得是。”蔣游點了點頭, 沉默思考中。身后的夜未央卻在此時站出來說了句公道話:"君莫笑這個人的信譽還是可以的, 目前沒有什么不良記錄。”

    "是嗎?”蔣游眼中的君莫笑卑鄙狡詐。潛伏一個半小時搶ss, 偷偷設兩個陷阱, 看看這些事跡, 蔣游真不想把君莫笑想成是一個信譽卓著的人。

    "我們可以把賭約公開啊, 這樣他反悔的話, 可以讓全區玩家都看在眼里, 看他以為還怎么做人。”有人提議著。

    "呃, 這個嘛……”蔣游猶豫中偷眼望了一下張新杰。他很想知道張新杰對這一團隊戰有幾分把握, 可這要問了, 像是他質疑張新杰的實力一般。可要是不問……這公開賭約可是一把雙刃劍啊繞岸垂楊這不剛剛生過?世界上朝君莫笑叫板想挽回顏面, 結果呢?輸得現在連賬號都不敢上了。

    他們這一陣要是輸了, 丟得那不只是某個人的臉, 整個公會都被君莫笑直接踩腳下了, 比繞岸垂楊還要慘。

    "張副隊, 你覺得咱們的勝算有幾成?”蔣游糾結了一下后到底還是問了, "咱們”兩個被他加重語氣咬了一下音節。

    "單論個人實力的話, 君莫笑的水平是在你們之上的。所以我約了他團隊戰。團隊戰講求的是戰術, 是配合, 需要團隊的默契。你說過君莫笑的隊伍是在新區一點一點積累湊起來的, 而你們都是一起玩榮耀很久的老朋友, 在團隊默契上, 孰優孰劣不是一目了然?UU看書 個人技術或許是他們的優勢, 但是, 我們更是一個整體。”張新杰說著。

    "個人技術我們也不是全輸給君莫笑啊我們還有張副隊呢”拳法家一邊說道。

    眾人笑, 張新杰卻是一邊朝身邊的拳法家搖了搖手后一邊道:"團隊戰里, 控制個人實力, 配合整體的節奏才是更重要的。揮要張馳有度, 一味地展示自己的技術優勢, 只會顯得突兀, 進而和全隊脫節, 最終反倒會淪為團隊的弱點。”

    拳法家馬屁沒有拍好, 自然是大為窘迫。蔣游卻理會不了這么多, 說了半天, 張新杰也就是講了他們是有優勢的, 具體多少勝算, 蔣游卻是希望能直接給一個數據化的答案。而張新杰也在此時再度開口:"但不管怎么說, 這也是場比賽。只要是比賽, 就沒有哪一方有十成十的把握。我只能說理論上我們的贏面更大, 否則我也不會主動去找君莫笑立下這樣的賭約了。”

    "好那就接受這場賭約。其他的再說吧”蔣游也是干脆拍板, 至于要不要散布消息制造輿論壓力, 那就再考慮一下吧

    ===================================

    今天日常更新的第一章, 還有一章明天補上今天月票真是級少啊, 被前面的書拉開了好多。最近一直挺勤奮的, 大家給點月票鼓勵下吧~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