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霸氣雄圖的元素法師、拳法家、劍客, 三個角色齊朝飛身而起的君莫笑做出攻擊, 卻是聽從了張新杰的指示, 早料到君莫笑會有如此舉動。

    半空葉修就見劍氣、黑腳還有從巖熔里升騰而起的烈焰沖擊都他襲來, 危機一瞬突得半身轉身千機傘甩出”砰”一聲槍響。

    飛槍!

    緊要關頭, 君莫笑突然甩槍用了一個飛槍。跳在半空的身子半途轉道, 改了預定的前進方向, 原本是要攻對手的左翼, 此時卻突得飛向了對霸氣雄圖的右翼。

    左翼是拳法家和劍客掩護下的牧師夜未央。

    右翼卻是蔣游的愛湊熱鬧和神槍手兩個遠程職業。

    蔣游烈焰沖擊轟殺君莫笑未中, 神槍手正和蘇沐橙的風梳煙沐隔著巖熔對射。卻不料君莫笑空中突然轉身朝著他們兩個就撞了過來。

    神槍手倒是會點體術, 但此時和風梳煙沐相互牽制卻是不便脫身。蔣游下午玩過一個落花掌, 被證明就是一個笑話。深知君莫笑厲害的二人此時都有些慌了, 全沒想著應對, 都是抽身向后退去。

    左翼這邊, 劍客的拔刀斬劈了個空還不算什么。拳法家那一個鷹踏踩下來, 結果半空目標居然飛走了。拳法家此時卻是沒有手段可以半空中再飛哪去,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角色落下。只是一瞅踏下的方向, 倒是不至于踏到巖熔里去。

    只可惜他這個判斷實在有些想當然的天真。此時站在巖熔對面的是誰?流木!黃少天的流木。整個榮耀圈子里最擅長把握機會的人之一, 哪會錯過這樣的好時機?拳法家剛剛覺得自己不會掉下去, 就見巖熔對岸那個刀級小劍客突得一個后跳, 一倒劍光飛一般的揚起, 劍氣掠過, 好像只是從拳法家的身上擦了一下。拳法家的身子沒有被劈飛, 但是卻有了細微的改變, 鷹踏飛踩下來, 卡一下踩在了邊沿上。拳法家心下一驚, 連忙就想來個彈躍, 但黃少天能給他這個機會嗎?當然不能。

    劍光落下, 只是一個普通攻擊, 敲到了拳法家的頭上。

    拳法家這下再沒手段, 落到巖熔當中, 火焰竄身, 生命立刻開始被燃燒。拳法師仰身就想跳上, 但一抬視角就見那劍客還立在那里不動, 心里暗自叫苦, 知道對方不會給他這個機會。連忙在熔巖里回跑想跳回己方岸邊。

    張新杰和那劍客看到拳法家跌落巖熔又哪會不救。只是劍客唯一一個距離較遠可以越過巖熔的技能拔刀斬剛剛對君莫笑施展過, 此時尚在冷卻。站在岸上只能干瞪眼。張新杰倒是有點手段, 過來便舉起十字架吟唱, 想來一個神圣之火。

    包子入侵也不閑著, 跳過來就想給夜未央一板磚, 毒少天的流木卻是一閃阻到了他前面:”沒用, 距離不夠。、"夠的吧?”包子入侵也是有判斷力的。

    "差一點點, 他故意引誘你的。”黃少天說。

    "好奸詐啊!”包子入侵立刻相信, 于是手里這板磚直接朝巖熔里的拳法家砸了去。

    這巖熔除了有燃燒傷害以外, 對角色的行動倒是沒有什么陰礙, 拳法家慌忙一閃避過。包子入侵大怒:”你還敢閃!”又是抓了一把拋沙甩下。

    拳法家就納了悶了, 自己有什么理由不閃呢?拋沙范圍較大, 此時距離又很近, 倒是閃不干凈了。拳法家只是盡量避過了視角不讓自己失明。就這么左躲右閃的, 拳法家終于是艱苦地回到了己岸, 連忙縱身一跳, 然后眼前就是一團絢爛的炮火。

    "靠!”拳法家的罵聲中, 被炮火震翻, 又是躺回到巖熔去了。

    轉視角一看, 那邊風梳煙沐居然是抽冷子給了他一炮。

    "跳!”張新杰的聲音在此時突然想起。

    拳法家聽到立刻也不去觀察什么局面, 起身就往上跳。

    黃少天此時拔刀斬的冷卻倒是好了, 原本可以一劍再把拳法家劈回去, 但夜未央神圣之火的吟唱此時已然結束, 一團白火燃起。

    這時機抓得恰到好處, 黃少天的流木也不得不避開這個會讓人封印的技能, 而這邊劍客的拔刀斬技能也好, 更是配合這神圣之光一道劍氣斬去進一步逼退幾人。

    拳法家聽從張新杰的指示, 身子已在同時朝著岸上跳來。

    漏洞還是有一點的, 但這點時間差……張新杰正想著, 就見對岸一道劍光已經明晃晃地亮起。完全一樣的技能拔刀斬, 但在張新杰眼中, 這一道劍光的璀璨卻是完全壓倒了他們的劍客。

    不錯, 他所做的布置從理論上是可以完全幫助拳法家跳回。但是, 畢竟這是三人配合的行動, 無論哪一人稍稍慢上或是快上分毫, 都不會達到百分百的完美。但是, 僅僅是百分之一的砒漏, 又有什么人能準確地捕捉到?

    張新杰原本是這樣的想的。但現在他知道他錯了。

    流木的拔刀斬起得較近, 但是他要攻擊的具標卻是略近。

    如此來看, 他和劍客的拔刀斬, 誰能更快一步斬中目標?如果劍客更快, 他的這記拔刀斬無疑就會被打斷, 他是否能在躲避神圣之火的間隙中搶出這能快劍客一步擊中目標的一劍?

    事實是, 他做到了!

    流木的劍光先一閃就落到了拳法家的身上。

    拳法家在一聲怒吼的”靠”中, 又一次落回了巖熔。

    劍客的拔刀斬后六步攻到, 沒人知道這當中相差到底是多少, 大家眼中看到的是, 流木劈落拳法家后, 收劍, 格檔, 居然又架入了這劍客的拔刀斬。

    "這人!”張新杰的臉色終于變了。

    就憑這幾個小細羊, 如果是有意為之的話, 那可以稱作是神級的操作了。這個流木……是誰?

    劍客拔刀斬不中, 但后續的計劃張新杰早有交待, 雖然拳法家沒被救起, 他卻還是按照預定計劃行事。腳踏岸邊, 劍客飛身跳起, 空中劍光閃落, 卻是一個銀光落刃直接沖向了對岸。那里的一團神圣之火讓流木等人避之不及, 但對霸氣雄圖的人來說, 卻是絕佳的一次掩護。與此同時, 他耳中卻聽到張新杰喊出一句:”先不要!”"啊?”劍客驚訝地叫著, 但一切都已經遲了, 他的人已經飛過了對岸。

    銀光落刃滑下, 他看到流木一個后跳閃過了他落地后的沖擊波。

    跟緊跟著, 他就看到流木的腳下突得也閃出一道沖擊波。

    "那是什么?”劍客驚訝中, 自己的角色卻已經被這倒沖擊波震得倒翻了出去。

    "也是銀光落刃?他跳了嗎?為什么我沒看到?”劍客心中一百個疑問號, 卻也改變了不了他已經被震翻的事實。他連忙想進行一個受身操作, 但是一看落點, 頓時淚流滿面了。他的落點, 赫然也是巖熔, 用不用受身, 還有什么意義嗎?

    巖熔里已有一個可憐巴巴的拳法家, 此時劍客也是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去和拳法家作伴了。哥們巖熔里烈焰焚身, 左搖右擺想找機會跳上岸, 但對岸三個不要臉的家伙就死站在岸邊, 也不做攻擊, 只是把技能留著一看他們要跳就拍將下來。假動作什么的也是完全無效, 對方像是完全可以看穿他二人意圖和舉動似的。只是這樣一點耐心地等著二人被燒死在巖熔當中。

    兩人身上泛著火光, 同時還泛著白光。對岸的夜未央此時不住地給二人刷著回復。但此法又哪能長久, 張新杰此時倒是盼著對面三位乘著他這牧師身邊無人趕緊過來找他麻煩。結果這三人根本就是在無視他, 就是站在那岸邊, 跟著下邊的劍客和拳法家晃動著。

    神槍手和法師呢?張新杰此時心里已經大感不妙了。急需一點援助。他這邊忙碌地都有些顧及不到那二位了。結果此時轉過視角一看, 張新杰絕望了。

    蔣游這個元素法師的Id起得真不好。

    愛湊熱鬧, 果然是愛湊熱鬧, 此時也已經跑到巖熔里面去湊熱鬧了。那神槍手呢?在張新杰轉過視角過來的這一瞬間, 剛剛好被君莫笑拿住, 直接一個拋投就準確地扔到巖熔里去了。UU看書

    蔣游的愛湊熱鬧那還努力往上跳呢, 對岸風梳煙沐一炮打來, 滿臉開花冒著黑煙就又回去了。

    至此, 霸氣雄圖五人, 四個都是在巖熔里掙扎, 明知道需要快些上來, 卻是被君莫笑幾人死卡在巖熔里求生不得。

    戰術?

    張新杰一直在留意對方的走位, 對方的舉動, 對方的判斷。

    但是, 此時回過頭來再看, 對方有戰術嗎?貌似根本就沒有。從頭到尾, 對方只是沖上來, 然后……臨場揮而已。

    君莫笑, 還有這個流木, 這兩人實力明顯都是高過蔣游這幫人的。那個槍炮師也不能小壽, 牽制和配合的能力非常出色。

    至于那個什么零零殺, 搞得大家小心在意, 但這人做過什么?沒有, 完全沒有。包子入侵還扔過兩個塊甩過幾把沙, 這零零殺就完全是跟在大家身后, 你們往東我就東, 你們往西我就西, 絕對的劃水, 絕對的打醬油。

    如果說對方有戰術的話, 那就是明星戰術。管你這邊什么戰術什么打法, 我這邊就是妖孽兩只, 把你降得死死的……

    張新杰此時腦中已經浮出一個可怕的念想。這念想很合理, 但是, 他卻有些不敢相信。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