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蔣游這幾個人的水平, 張新杰可以說是知根知底的。俱樂部從網游中現人才這本就是常事。自家公會那自然更是近水樓臺先得月。

    蔣游幾人這作為霸氣雄圖公會里最強的幾位, 戰隊這邊自然也都是留意過的。留意過, 但是并未被邀入戰隊, 多少也說明四人實力未夠職業水準, 且也沒有什么太大的進步空間。不過, 張新杰終究是清醒四人的實力, 未夠職業水準, 卻也不是差到隨便任人欺凌。

    但現在, 四個人在巖熔中狼狽地掙扎著, 根本就是被對手玩弄在股掌之上。對此張新杰卻是一籌莫展。他畢竟只是個牧師, 現在又被對方選擇性的無視了。他還能做些什么呢?他只能不言放棄地繼續對熔巖里的四人進行著回復, 絞盡腦汁思索著對策。

    巖熔里的四位, 真的已經很努力了。每個人都不知跳了多少次。

    但是, 站在岸邊的, 無論是君莫笑, 還是流木, 包子入侵, 或是風梳煙沐, 都很好地把他們照顧了下來。

    四人集中, 分散, 聲東擊西, 漫天過海, 虛張聲勢, 手段都已經用遍了, 沒用。

    四人依然是站在齊腰深的巖熔里, 眼看著生命被一點一點地灼燒掉。讓他們飽含期待的張新杰, 在指揮了幾個方案失敗后, 也只是操縱著夜未央來回奔波。看這模樣, 四人也是心中有數, 目前的處境, 張新杰也沒招了。

    但看到張新杰依舊在用回復術幫他們支撐, 四人雖已心灰意冷, 卻也沒有放棄, 繼續咬牙進行著各種嘗試。

    "跑!跑得遠遠的!”

    蔣游大叫著。

    左右兩邊, 神槍手和劍客各自沿著巖熔朝遠端跑去。這已經是孤注一擲地舉動了。如此大幅度地散開, 對方繼續人盯人的話, 勢必也要被他們帶分散了。但是, 他們散得太開, 張新杰的牧師也肯定無法照顧周全。得不到回復的角色, 如果沒辦法自己跳出巖熔的話, 最終只能活活被燒死在里面。

    但是, 除此以外還能有什么辦法呢?

    四人都沒有說話, 按照蔣游的意思開始朝兩邊拉開距離。轉眼間左右兩端的兩位已經脫離了夜未央可治療的范圍。四人之間更是不會再存在什么配合, 接下來只能是各施手段了。

    張新杰苦笑, 他本想說點什么的, 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蔣游的這個辦法, 實在不高明。對方陣中有高手, 單對單本就是對方所擅長的, 而蔣游現在卻想以單對單的方式去脫困, 這不是以己之短攻敵之長嗎?這個方法, 恐怕是不行的。可是, 除此以外, 能試的辦法張新杰都已經試過了。沒有用, 對方現在是以守為攻, 防范得滴水不漏。不求主動傷敵, 只想四人耗死在這巖熔當中。

    張新杰已經沒有辦法了。而蔣游他們現在依然想做出些努力, 自己又何必去潑他們冷水呢?如此想著, 張新杰什么也沒有說, 他繼續回復著他技能范圍以內的隊員, 計算著自己的法力還能支撐多久。而左右的兩個家伙已經漸進漸遠, 對手也果然各有兩個人跟了去, 風梳煙沐追了一個, 流木追了一介, 君莫笑卻領著包子入侵和零零殺繼續照顧著當前。

    一切如張新杰所料, 這樣的戰術并沒有帶來任何轉機。跑遠的劍客和神槍手依然被風梳煙沐和流木死死地限制在了巖熔里。

    而面前呢?多變的散人君莫笑, 手里那武器張新杰總算是見識到了。或遠攻, 遠近戰。照顧好自己的目標的同時, 還時不時幫包子入侵一把。

    張新杰心下一陣嘆息, 他知道大勢已去。隨著風梳煙沐的一炮彈飛回這邊陣地, 霸氣雄圖隊伍中神槍手的頭像已經灰暗了, 他第一個倒了巖熔當中。

    緊跟著, 與流木單對單的劍客, 6丵級的等級差, 并沒有幫他贏得任何優勢, 繼神槍手之手, 第二個倒下去了。

    蔣游的愛湊熱鬧和拳法家, 身后尚有夜未央的保護, 猶自可以支撐。但是, 也不會太久了。風梳煙沐射來的炮彈, 是沖著夜未央的。那邊流木也已經跳過了巖熔, 朝著他這方向沖了過來。

    "我們輸了。”

    張新杰在公共信息軟里敲上了信息。

    "哈哈, 承認承認。”

    葉修回道。

    "你是誰?”

    張新杰問。

    "如你所見, 高手一個。”

    葉修說。

    張新杰沉默了。

    葉秋、黃少天、蘇沐橙。

    這三個名字早已在他腦海中閃過了, 但是, 他是一個嚴謹的人, 沒有百分百的確認和肯定, 他不會輕易地去做出結論。

    如果確實是這三人的話, 那張新杰不得不承認, 他這次玩笑開大了。帶著蔣游他們四個, 想從這三人手中獲勝那簡直是天方夜潭。

    蔣游他們的默契、他們的配合, 這曾是被張新杰視作是優勢的地方。

    然而在榮耀職業聯賽已完成的七個賽季中, 葉秋和蘇沐橙五次當選最佳搭檔。有兩次不是, 那是因為那時候蘇沐橙還沒有進入職業聯盟。

    在整個榮耀圈最有默契的搭檔面前, 把默契和配合當作優勢?笑死人了。

    如果真是這樣, 張新杰會很尷尬。但是, 他也無法去回避這種猜想。

    對于葉秋和蘇沐橙, 他其實把握并不太大, 除了一種直覺上的熟悉, 他并沒有看到什么很明顯的證據。倒是那個流木, 一個操作就已經完全顯露了神級的水準, 而且這一場對抗中他還很安靜。之前的情報可是說這人是很多話的, 但這次這么安靜, 什么原因?

    不是同一個人?

    話多并不是他的習慣, 所以時有時沒?

    或者是, 這人就是黃少天, 這次是刻意在隱藏特點?

    這樣刻意地隱瞞, 那當然是不想被人識破?他怕被誰看穿?被我嗎?

    怕被我看穿, 這么說來, 他們知道我是誰?

    嚴謹的張新杰, 思考問題時不會放過任何一種可能性。一邊想著一邊不由又把視角轉向了對面。君莫笑和風梳煙沐就那么靜靜地站在那。從張新杰出認輸的消息后, 他們那邊除了包子入侵還扔了一塊磚拋了一把沙以外, 其他人都沒有再攻擊。泡在巖熔中的蔣游的愛湊熱鬧和拳法家也都跳出來了, 身上還在冒著火泡, 張新杰沒有去給二人回復, 二人也沒有說什么。他們也是那樣靜靜地站著, 此時的心情, 卻是可想而知。

    "幾位如果沒有什么還要說的, 就退了吧?”

    葉修說著。

    是葉秋的聲音嗎?張新杰努力想了想, 真想開個錄音器錄下來仔細研究一下。他和葉秋的聲音接觸得也不多, 職業比賽里, 競技場中敵我雙方是語音屏蔽的, 不能說話。網游里卻是可選, 默認的話是可以語音。張新杰之前消息認輸, 卻是打慣職業賽的習慣。

    "君莫笑……”

    蔣游在那里咬牙切齒, 很想說點場面話的。……凌晨是不是又要一線峽谷見啊?”葉修笑問。

    一線峽谷不提還好, 一提蔣游更痛苦了, 恨不得現在跳過巖熔去把君莫笑狠扁一頓。但他終究沒有動, 因為他很清楚他那么做的話, 最后丟人的依然只會是他自己。"你等著!”

    蔣游很是空洞的恐嚇著。……哈哈, 等著等著, 賭約隨時有效, 歡迎再來。”

    葉修說道。

    "退吧!”

    張新杰這邊說了句后, 三人都是通出了比賽, 系統宣布君莫笑這邊獲勝。

    "哈哈哈哈, 張新杰不給力啊!看到我那精彩的一劍了沒有?他以為那樣就能限制住我了, 我不得不說, 他太天真了。”

    黃少天一看對面人退了, 迫不及待開始嘮叨, 和系統搶著說話。

    "嗯, 還不錯。”

    葉修說。

    "還不錯?靠, 我告訴你, 剛才那個的時候, 能做到那一點的人, 不會過十個。”

    黃少天說。

    "我應該是十個之一吧?”

    葉修問。

    "那當然。”

    黃少天說。U

    "那我就不理解你向我炫耀個什么勁了。”

    葉修說。

    "決勝負吧!我去換號!”

    黃少天叫道。"那你什么精彩的一劍肯定已經讓張新杰起疑心了。不過以他嚴謹的性格, 沒有確鑿的證據是不會輕易下結論的。你很需要現在下線流木, 上線夜雨聲煩來幫他多點證據嗎?”

    葉修問。

    黃少天一怔。

    而此時一樣在怔的, 還有那個刺客零零殺。旁邊信息欄中獲勝后得到的大堆物品, 讓他徹底看傻眼了。

    很顯然, 他先前并沒有注意到這一場帶賭約的比賽。

    "大家也都退了吧!”

    葉修說著。

    "啊, 那啥……”零零殺支吾著很想問問這些物品是怎么一回事, 隊員是不是有份。

    "兄弟辛苦了, 這個送你吧!”

    葉修向零零殺提出交易。

    零零殺接受一看, 對方擺上來的赫然是一把級的紫武雙尾劍。

    "啊!”

    零零殺歡天喜地地就接受了。這場比賽他根本是什么都沒做, 完了居然被送了一把紫武, 游戲里居然有這好事?零零殺此時都不知該如何表達了, 結果那幾人卻都已經很快退出了比賽。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