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百42章 我的失誤

    霸圖俱樂部。

    公會工作室里安靜極了, 所有人都是一言未。雖然實際來參戰的人只有三位, 但是其他人都觀看了全過程。他們無需擠到張新杰等人的身后。競技場是跨服連接的, 他們只要拿著他們的賬號來到普通區, 找到房間號進入觀戰即可。

    蔣游作為公會之, 在比賽輸掉后有些失態。不是他不想表現得有風度一些, 實在是結果的心理落差有些太大。有張新杰助陣, 他原以為這次是萬無一失的, 他們霸氣雄圖在第十區和君莫笑的糾結在這一場比賽后就要了結了。

    結果, 非旦沒有了結, 反而是更上一層樓。從比賽里退出后, 蔣游的鼠標都快被攥出水來了。他強忍著沒有掀桌。這一場畢竟是有張新杰參與的, 大脾氣的話張新杰面上也會不好看。

    但是, 擁有更大的勝算?

    蔣游不知是不是自己水平不夠, 張新杰這個賽前的判斷, 他在比賽里真的一點都沒看出來。

    四個人被人扔在巖熔里往死里燒, 這根本就是高手和菜鳥在巖熔墓地里張圖里對陣時戲耍的打法。這是更大的勝算?蔣游心里多少還是有一些腹誹的, 要不是對方是張新杰, 早學著霸圖隊長韓文清上去一通嘴炮了。

    "我的失誤。”工作室里突然有人說話了, 所有人目光轉了過來, 說話的人是張新杰。

    "我嚴重低估了對方的實力。無論是君莫笑, 還是流木, 還是那個風梳煙沐, 他們的個人能力都很強。”張新杰說。

    "這場比賽, 有他們三個就足夠了, 另外兩人是誰并不重要。”張新杰繼續說著。

    "君莫笑到底有多強?”蔣游忍不住問道。

    "或許應該進行進一步的摸清他們的實力。”張新杰說。

    "進一步摸清?”

    "和他再約一場。”張新杰說。

    "還約?”蔣游嚇了一跳。

    "他說過賭約隨時有效的是吧?”張新杰說。

    "是說過, 可我們……”

    "我會帶人過來。”張新杰說。

    工作室里的人都震驚了。張新杰要帶人, 那自然是要帶戰隊的人來, 君莫笑的實力真的這么強, 需要職業戰隊出馬來降服嗎?

    蔣游一瞬間卻又興奮起來了。

    這下肯定萬無一失了他立刻想著。職業隊出馬, 拿下君莫笑他們還會有懸念嗎?如果說君莫笑他們強到連霸圖這樣的職業隊都可以拿下, 他們還在網游里混個什么勁?直接組戰隊殺進職業聯盟沖擊冠軍了該。

    "什么時候?”蔣游激動地道。

    "過兩天就是周六了, 有比賽……約他周日吧”張新杰說。

    "好”蔣游連忙應著, 立刻去聯系君莫笑。

    "他答應了。”很快就收到了回應。

    "好, 我先回去了。”張新杰點點頭, 離開了。

    比賽結束得挺快, 此時十點還不到, 張新杰回到戰隊這邊, 看到訓練室那邊依然有光亮。

    走過去, 張新杰看到韓文清, 坐在他的電腦席位上, 正操縱著他的大漠孤煙進行著一個常規練習。是練習, 同時也是一個測試。

    韓文清帶著耳麥, 全神貫注, 整個訓練室里只聽到他鍵盤和鼠標的聲音, 張新杰靜靜地走到身后, 韓文清也是絲毫不知。

    練習正進行到三分之二的地方。

    大漠孤煙疾跑沖上了一段斜坡, Z字抖動操作避過迎面而來的飛箭, 跳過面前那道深渠, 翻滾, 閃避, 揮拳擊碎四個身遭無規則漂浮游走的氣球。平臺的前方已沒有路, 有的是懸浮在空中移動著的大小不一的落腳石。

    大漠孤煙沒有在平臺邊沿猶豫分毫, 角色已經飛身跳出, 準確地落在了一塊漂浮而過的落腳石上。

    沒有停頓, 接著跳。

    第二塊, 第三塊, 第四塊……大漠孤煙就這樣繼續沖向對面, 嫻熟高的跳躍移動, 足以讓人嘆為觀止。

    但是張新杰卻知并不是這樣。大漠孤煙的跳躍節奏早已經出了問題。問題或許并不是在跳躍中才形成的, 是之前整個三分之二的練習過程中累積下來的節奏問題, 但在這個需要高度掌握時間差的部分, 節奏問題帶來的影響終于是要體現出來了。

    "趕不上了……”張新杰心中默道。

    大漠孤煙剛剛落上一塊落腳石, 但是這一次, 他已經無法不停頓地就跳躍出去了, 因為沒有供他直接落腳的石塊。他必須在這塊落腳石上多站一會, 漂浮移動, 等待時機。

    然而韓文清卻好像不知道一樣, 依然未做停頓地勇猛直沖。宛如這數年來他的風格:霸氣外露, 無所畏懼。但是, 他正對著的那塊落腳石, 終究是和他差了兩個身位, 就此劃身而過。

    韓文清憤怒地砸了一下鍵盤。但是, 這個結果他自己早就該知道的。

    大漠孤煙落下, 轉眼已是無邊的黑暗。練習沒有完成, 但漆黑的屏幕上還是給出了已完成階段的時間成績, 還有, 身后張新杰的身影。

    韓文清回過頭來, 張新杰卻是一言未。

    這個場面,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了。

    韓文清, 拳皇大漠孤煙。三次敗北, 卻始終未言放棄。終于在榮耀職業聯盟第四賽季擊敗不可一世的葉秋和嘉世戰隊, 親手埋葬嘉世王朝, 書寫出一段傳奇的頂尖大神。在他職業生涯走到第八個年頭, 反應、手, 卻也早已經出現了下滑。

    剛剛這個練習, 設置各種障礙, 需要操作者利用移動、攻擊、閃避、翻滾、跳躍等許許多多的操作來克服完成, 考驗到的方面極多, 是綜合性很強的一項訓練。

    韓文清不是完成不了這個訓練, 但是, 他卻已經無法再達到從前的時間記錄。

    這樣的失敗, 張新杰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了。韓文清在抗爭, 就像他明知那一塊落腳石已經無法跳上, 卻還是執著地選擇了那一跳一樣, 那是他心中的不甘。

    對此, 張新杰真的是連一點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更何況, 韓文清這樣的人也不需要任何安慰。

    被張新杰撞到他的失敗, 韓文清甚至都未做任何解釋, 只是轉過了身而已。

    "怎么樣?”韓文清問著。他當然知道張新杰去做了什么, 從下午張新杰請假時他就知道。張新杰這樣的人, 請假怎么會不交待百分百的理由。

    "輸了。”張新杰說。

    "輸了?”韓文清狀態是下滑了, 目光的凌厲卻絲毫不見褪色。

    "對方實力之強乎我的意料。”張新杰說。

    "有多強?”

    "職業水準。”張新杰說。

    "笑話, 職業水準跑去打網游?”韓文清說。

    "我也不是也去了。”張新杰以此說明有時也是會有一些特例的。

    "拿錄相來我看看。”韓文清說。

    錄相當然是有的, 但這文件又不能隨身裝在口袋里。張新杰和蔣游聯系了一下, 讓他傳來了錄相文件。錄相開始, 霸氣雄圖這邊當然沒什么可看, 韓文清直接把鏡頭對準了對手那邊, 然后就見零零殺在巖熔里的掙扎。

    "這什么亂七八糟的?你們就輸給這樣的對手?”韓文清怒。

    "那只是個劃水的。”張新杰說。

    韓文清接著看。

    雙方的戰局在中央地段隔著一道巖熔展開。

    雙方的走位, 戰術意圖, 這些對于在職業圈拼搏了這么久的韓文清來說都是稀松平常。

    直至君莫笑空中飛槍變向躲過張新杰指揮做下的布置。

    "散人?度還不錯。”韓文清說著。張新杰知道, 韓文清這里說的度, 是指君莫笑的反應和手。

    那個處境, 換作是一個普通的槍手或是散人來, 即便現了, 也未必能用飛槍躲過那些攻擊。但君莫笑做到了。

    韓文清可是很少夸人的, 這一句"還不錯”已經算是很大的贊揚了。

    而后就是流木的那一劍。

    韓文清赫然是點下了暫停。而后拖回重放、慢放, 反復三次。

    張新杰沒有說話, 這一場比賽, 最驚艷的地方就是這里了。

    "這樣的操作……”韓文清也說不出話了。這個操作, 如果是巔峰期的他也沒有任何問題。但是現在的他, 卻已經沒有十足的把握。

    不過, 這畢竟只是視頻錄相。Uwww.uukanshu.com這個人是這樣做了, 而且做到了, 但他到底是在有幾成把握的情況下這樣做的?這些卻是看不出來了。這個操作確實是神級的, 但以此就把這人視為大神級水準卻太草率了。張新杰明白這個道理, 韓文清當然也懂, 所以看了三遍后就也沒有再遲疑, 繼續往下。

    而后就是四個人相繼被扔到巖熔里, 被人戲耍一般。

    韓文清越看越怒, 重重地關閉了視頻。后面已經沒有看得必要了, 結果都知道了, 對付四個趴在溝里的家伙, 還需要什么驚艷的揮嗎?

    "流木這一場里沒有什么消息, 但是據之前和他交過手的人說, 這人話很多, 語音,  泡, 都很多。”

    "你在暗示什么?”韓文清說。

    張新杰卻不下結論, 只是繼續道:"君莫笑手里那把武器, 是完全改變散人格局, 足以讓這個死灰玩法復燃的武器。風梳煙沐, 或許沒有那么搶眼, 但也看得出極高的戰術智商和配合意識。尤其是和君莫笑之間。”

    "即使是這樣, 你們輸得也太難看了吧?”韓文清說。

    "是我的失誤。”張新杰如此答道。

    ================================

    二更火爆求票票呢, 都藏哪去了, 交出來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