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種塔e摔下來, 這一下的傷害, 可比什么傷害都來得更加給力。對會有多少傷害玩家真不太清楚, 但就這高度, 在場這些高手都很自信, 如果是玩家大頭朝下地栽下來, 那直接摔回空積城是沒有懸念的。

    此時聽得這栽下的圣誕小偷這劃破長空的凄厲叫聲, 眾玩家都是心痛不已, 這一下, 真摔下來, 不會直接就死了吧?那君莫笑這怪殺得也未免太容易了吧?

    正這么想著, 就見又是。道豪光從鐘塔的頂端直射而下, 直通地面, 卻是蘇沐橙的風梳煙沐來了一個jī光炮。

    這一炮極其壯觀, 不過畢竟是游戲, 這jī光炮的技能視覺效果是直通到地面了, 但傷害真沒遠到這地步。爬到最前的, 迎面吃了這一jī光炮后被推開, 頓時從塔上栽下, 再他之后jī光炮的傷害就是逐漸遞減。這一炮最終推了三個圣誕小偷下來后, 余下的雖被擊中, 卻都是牢牢地扒在了塔壁上。

    想把爬墻的小書擊落, 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也要看技能的效果。

    能有吹飛效果的當然是最佳的。如擊退效果, 像jī光炮蓄力以后那么強力的, 推得圣誕小偷后互相碰撞的, 到是能推幾個下去。力道弱些的, 圣誕小偷退是退, 但依然是死趴墻上不見掉的。

    對于這些, 葉修和蘇沐橙自然都是清楚的很, 一時間各種有效的技能兩人轉著圈得從塔頂上朝下放著, 一層一層的圣誕小偷不斷地往下跌落。每個跌落的都是中氣十足地慘叫著。快跌到底的, 跌了一半的, 跌三分之一的, 剛開始跌的, 漸漸諸多跌下的圣誕小偷的慘叫聲都連成了一片, 宛如大合唱一般, 配上罪惡之城這邊本就很邪惡的環境sè調, 聽得人是從心底里升出一陣陣的寒意。

    各公會的會長, 有事沒事的又聚在一起了。有無奈的”有嘆息的, 有視角一直對著那高空呆的, 半晌了, 竟然沒個人開口說話。

    這當中最坐不住的非陳夜輝莫屬啊!

    因為目前榜單已經是由他統治了, 他們嘉王朝公會在第十區的強力投入, 其實其他公會也漸漸都已經察覺了。

    別的不說”神之領域那邊嘉王朝公會里高手一下子都上線少了, 這連陳果都豐所察覺。各大公會相互之間誰沒點臥底馬甲?嘉王朝的這舉動, 現在大家都已徑心知肚明。

    不過知道歸知道, 各公會都有各自的展思路, 卻也沒人馬上跟著嘉王朝搞大動作。而這一次圣誕活動, 嘉王朝在第十區那真是風光無限, 獨攬榜單。其他公會知道情況有異, 這個方面卻的確是爭不過嘉王朝, 看得開, 倒也不太去糾結了。反過來看的話”這活動, 嘉王朝在第十區的確是風光了, 但在神之領域呢?沒有高手坐鎮的他們, 這一次活動卻是在諸多公會中很是沉淪, 甚至被一些玩家公會給比了下去。

    所以此時大家雖然都在這里圍觀君莫笑耀武揚威, 但心境卻完全不一樣。沒有哪家有陳夜輝這樣的焦躁顧慮。其他公會只是被葉修的舉動削減了部分利益”倒真沒像陳夜輝這樣直接是把他想要的東西給拿走了。

    "要不要也動手開殺啊?至少可以讓圣誕小偷快點刷出來, 他這樣個殺法, 這些也不知他殺到什么時候去。我剛有派人進去查看了, 這摔下來的圣誕小偷居然都沒摔死的, 還接著爬呢”真不知道要摔多少次。”

    會長這邊, 竟然已經有人開始了有關"殺與不殺”的討論。在看到即便不殺也不能讓君莫笑怎么樣后, 不少人有了去爭取時間的念頭。

    "殺了白送君莫笑積分?完了他再這樣聚一次, 咱們再殺?媽的, 惡心!”同樣也有不贊同的聲音, 比如孤飲這些對君莫笑本就級沒好感的會長。

    陳夜輝也不閑著”又想去攛掇出一個對抗君莫笑的聯盟。但是這一次他失敗了, 眾會長都是打著哈哈就把他話題岔開。陳夜輝也是心知肚明, 這圣誕活動”他們嘉王朝得利最大, 所以遇到這樣的局面, 也是他們損失最大。去對抗君莫笑成功的話, 好處還是他們嘉王朝拿大頭, 其他公會又哪里會愿意跟他摻和。

    陳夜輝也是百般無奈啊!君莫笑在塔頂, 他想去對付都沒手段。麾下也算高手如云, 但要跳這鐘塔真沒人有十成把握。就算是有, 這君莫笑現在就守在塔頂呢, 這去跳, 下場還不就和圣誕小偷們一個樣?

    陳夜輝咬牙切齒了半天, 依然是無計可施, 最后只能是恨恨地讓手繼續到處去找圣誕小偷, 君莫笑這邊殺死的, 不大會自然是會罪惡之城的別處開始刷新。

    各大公會多少都已經有這樣的舉動, 不少玩家已經開始散去。

    對著這些屬于君莫笑圣誕小偷下手來加快刷新?最后還是沒有公會去這樣做。這雖然是個看起來最切合利益的手段, 但是, 對于陳夜輝孤飲這些人來說卻是如吃蒼蠅一般惡心, 實在不想下這個手。

    有公會不愿下手, 那么縱然是想下手的公會, 此時卻也會放棄。為什么?因為你若走出手, 你的人手就要留在這里, 而其他不出手的公會, 人手卻是可以散落到城中去追刷新。幫君莫笑做一下嫁衣也就忍了, 這要留下來殺圣誕小偷, 結果卻是會給那些不肯出手的公會占了便宜, 這才是公會們最最不能忍受的。

    "我說, 不殺就不殺吧!這君莫笑我們是不是得控制一下, 不然他等會殺完下來, 再去城里聚一次怪, 我們還玩不玩了?不如乘著他現在也算是困在塔頂, 我們布置好人手, 等他下來, 就直接把他滅了。”百hua谷的會長背彈燈說著, 這也是被葉修隊伍滅過的, 心下記恨著呢!

    "滅了?你能滅哪去?人一會又從空積城過來了, 你能把罪惡之城的大門給鎖上嗎?”煙雨樓的煙雨蒼蒼卻是說著。

    大家這一看, 還真沒辦法。總不能又像以前追殺一下, 又分出人手去追堵吧?這圣誕活動一共就這么碧小時, 今天中午口點到明天凌晨。點, 眼下都已經要過半了, 誰還有那時間去浪費人力。

    "媽的各安天命吧!”之前提議的背燈彈一看都實在沒招, 帶著人就撤了。

    諸位會長也是各自嘆息著, 漸漸都是離開。

    鐘塔底下的〖廣〗場, 各大公會的玩家看起來都已經不在了。但此時周圍的街道中, 卻有那么幾家公會的人, 走了一半卻又停下, 繼續回頭觀望起來。

    "這么一會, 又沖上去一截了。”藍溪閣是未徹底離開的公會之下, 此時系舟望向鐘塔, 正對藍河說著。

    藍河一言不, 角sè昂著頭, 顯然也是在細心地觀察, 半晌后說道:"沒錯。”

    "這么說來, 君莫笑最終還是很有可能頂不住?”燈hua夜一邊說著, 一邊甚至是吞了一下口水。

    而他們的隊伍中, 藍溪閣的家伙們, 口水的表情, 星星眼的表情, 一通亂。

    君莫笑頂不住, 那當然就意味著這么多圣誕小偷將在他死掉的一瞬失去歸宿。

    藍溪閣當然完全不介意將他們收歸囊中。

    "會覺這一點的, 恐怕不會只有咱們一家。”系舟的腦袋低了下來, 卻是朝四下的街口望了望。罪惡之城這可視度, 隔條街就只見細雨和黑méngméng一片, 是不是有人卻看不出來了。

    "不過既然都這樣不動聲sè地退開了, 那些沒注意到的, 怕是也不會再反應過來。”藍耳說著。

    "這么多, 咱們一家也吃不完, 就算有幾家分了, 也是很大一杯了。”系舟說著。

    口水、星星眼的表情又是此起彼伏。

    藍河卻是苦笑了一下:"我們一家公會都吃不盡, 那家伙卻想一個人吞下。”

    "撐死他!”燈hua夜昂頭望著, 兇狠地說了一句。只盼著這些個圣誕小偷趕緊把他那塔頂給淹沒了。

    "怎么樣, 能不能頂住?”陳果這邊卻也正很是擔心地問著。從開始抵擋這些爬上的圣誕小偷開始, 葉修的操作就變得極快, 角sè也是在塔尖不大點的地方來回不住地穿棱著。不過看葉修的表情, 卻好像沒有多緊張, 陳果忍不住還是打擾他問了一下。U www.uukanshu.com

    "差不多吧!”葉修笑著說道。

    他和蘇沐橙此時真是一刻停歇不得。這圣誕小偷可是從圍了一圈向上爬, 可不是一次只有一人。好在這鐘塔越往上走越尖, 等到了塔頂最尖的這一截, 一圈最多也就擠上五個。不然真如鐘塔底座那么大一圈的話, 那真是無論如何也應付不過來的。

    根據這一圈五個, 葉修和蘇沐橙卻是把塔頂的站位分成了aBbsp;  "區!”蘇沐橙叫著。

    葉修的君莫笑連忙趕去, 一個圣誕小偷眼瞅就要上來了, 君莫笑橫矛一拍, 一個落hua掌, 轟出去。

    "。區!”蘇沐橙接著叫。

    君莫笑轉身又奔回來, 這圣誕小偷還是個槍手, 一邊爬著, 一看君莫笑1ù頭, 還拔槍給了他一下。

    葉摻連忙讓君莫笑縮頭躲過, 伸出手去一松, 一顆手雷掉到了那圣誕小偷的懷里, 轟!

    "a區!”蘇沐橙卻又在叫了。

    "快了快了快了…………”鐘塔底下, 若干點街道中, 蹲在黑暗中的逐多公會玩家個個昂著頭, 緊張地憧憬著。

    哦哦, 六月就要結束了!口點一過就可以投保底月票了, 好漢們, 準備好了嗎?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