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新秀挑戰賽, 的確只是屬于新秀選手的個人行為, 報名。完全不需要通過俱樂部或是戰隊。但是通常情況下, 新秀要參加, 多少還是會和自家隊伍打聲招呼, 有的俱樂部有時想要宣傳一些新秀選手時, 也會主動希望一些新秀參加。

    喬一帆當然不會是屬于后者, 微草有著高英杰這樣的天才新秀, 要宣傳要出風頭也輪不到他。參加新秀挑戰賽, 是喬一帆自己的主意, 他倒也是也有和俱樂部打過招呼, 結果只是讓大家吃了一驚而已。

    像他這樣的新人, 居然也想去參加新秀挑戰賽, 這實在是有些不自量力。眾人的眼神中所說的似乎都是這個意思, 這一點, 喬一帆早就已經想到了, 但這絲毫沒有動搖到他的決心。只是輪到隊長表態時, 他心下里還是有些忐忑。如果隊長不支持他這個決定, 而他還要一意孤行的話, 雖然照規矩任何人也是無權阻撓, 但是, 自己在俱樂部的前途勢必更加灰暗。

    可是, 除了新秀挑戰賽, 喬世帆已經實在沒有任何可以表現的舞臺了, 這是他唯一的機會, 他希望自己可以擁有一次這樣的機會。

    他得到了!隊長王杰希沒有對他的決定做出任何阻撓, 也沒有像一些隊員一樣拿奚落的目光來看他。王杰希做出的只是一個隊長應有的態度:簡單地鼓勵了幾句, 讓他好好表現, 多多學習。

    "我會的!”喬一帆很jī動。而后, 他就一直在準備著這一天的到來, 從來沒有哪一個新人, 會把新秀挑戰賽這樣地放在心上, 因為他們都懂得這只是一場"秀”。喬一帆同樣也懂, 只是, 這一場"秀”他盼望著自己能"秀”出一些不一樣的東西為自己的職業生涯贏得一次轉機。

    喬一蜒, 挑戰辜一陣鬼李軒。

    主持人公布了這一對陣, 選手、觀眾, 都是反應平平, 會有些jī動的, 無非都是李軒的粉絲。

    他們不知道這一場對陣有什么值得他們驚訝的地方但是微草的人卻知道。

    因為喬一帆所用的職業是刺客, 而他挑戰的對象居然是使用陣鬼的李軒, 這實在有些風馬牛不相及。

    雖然說挑戰誰全由得新秀自己做主, 但新秀也會有自己的理由。通常大家都會挑戰自己在聯盟中最喜歡的前輩選手, 所以同職業相撞的機率在新秀挑戰賽上是極其地高。喬一帆挑戰李軒, 外人只當也是這種原因, 而對于比較知情的微草人看來, 卻是完全猜不透喬一帆到底是打著什么主意。

    當喬一帆上場后, 也說著向前輩致敬學習一類的陳詞濫調時, 微草的人更加茫然了。

    "這小子喜歡李軒?”

    "不知道啊!”

    眾皆茫然直至此時, 他們才現對于這個同隊的后輩新人, 了解真得很少很少。他們不由地望向子高英杰。喬一帆和高英杰關系很好, 這或許是他們唯一知道的喬一帆的情況, 而一點, 卻還是因為高英杰的存在。

    高英杰此時的茫然卻比這些前輩們還要多一些。因為他對喬一帆走了解的, 結果卻也想不通他為什么要挑戰李軒"……, 想起喬一帆最近總是很忙碌, 而且經常獨處, 和自己的交流也不是很多, 高英杰隱隱覺得生了什么。

    場上李軒也已經上臺。王牌大神, 隊長的身份, 論氣場那真是比喬一帆要強大太多了。上場后也是一副愛惜后輩的模樣, 簡單地說了兩句后, 兩人便各自走向了比賽臺。

    在旁人看來, 這好像就是一場和第一陣時一樣的比賽。

    然后微草的人卻覺得這當中有些不同尋常。而葉修更是完全猜到了喬一帆的心思, 只是……”

    "唉……”葉修又是輕嘆了口氣, 不巧又被望向他的唐柔給看到。

    又嘆氣?唐柔心下也是有點嘀咕的上一場比賽她就看到葉修有嘆氣, 只是她沒有看出那場比賽到底有什么值得嘆息的地方。結果這一場又嘆。喬一帆……, 唐柔當然認出這少年就是和他們一起的一寸灰, 同隊的時候, 他并沒有避諱過自己的名字。那么葉修這一聲嘆息, 是說喬一帆贏不了嗎?

    唐柔實在是個榮耀的新人, 徹頭徹尾的新人。陳果是知道全明星周末的所有比賽多少都是表演xìng質, 尤其新秀挑戰賽。不過這一點她倒是沒想起向唐柔解釋, 唐柔倒是比較認真地看待這些比賽的。此時上場的, 多少是個自己認識的, 那么心底倒是盼著這少年能贏, 結果葉修這嘆息, 讓她也意識到自己的盼望恐怕會落空。

    賽場中, 地圖很快已經全息投影出來, 而兩人也已經選角、加點、選裝備完畢, 片刻后進入比賽場中。

    李軒選擇的是鬼劍士, 這一點沒有任何人意外。

    喬一帆選擇的同樣是鬼劍士, 一樣沒有人意外, 除了微草的人。

    "這小子搞什么鬼?”大家又納悶上了。

    "這有點過分了。”微草的隊員肖云說著。

    "還好沒有人知道他其實不是玩鬼劍士的吧?”女隊員柳非說。

    新秀挑戰賽, 雖是以秀為主, 但秀里也要體現出尊重挑戰大神, 而后拿個根本不是自己的職業, 泣戲謔得可就有些過頭了。在看到喬一帆也選擇了一個鬼劍士后, 連隊長王杰希都是暗自皺了一下眉。

    不過柳非說得卻一點沒錯, 除了他們微草的人, 根本就沒人知道喬一帆是一個使用刺客的選手, 他們甚至連喬一帆是誰都不知道。

    場中, 比賽迅開打。和一二場一樣, 雙方同樣是筆直地沖向了賽場的正中間。

    比賽的地圖是一張廢墟圖, 斷墻殘壁之類相當多, 地形比較利用鬼陣揮。在這種可遮擋自己身形的障礙后面暗中丟下鬼陣, 然后引得敵人進入結界, 是陣鬼們很常用的一種手法。

    陣鬼對決, 很少有拼手, 拼操作的。

    大家比得通常是意識、判斷, 還有…………猥瑣。

    號稱第一陣鬼的大神李軒, 這些陣鬼個需要的素質自然都是一等一的。雙方角sè接近地圖正中, 卻還遠沒有要到觸身的時候”李軒的角sè恰好一停。

    這一停, 正好是停在了喬一帆的鬼劍士可能的鬼陣范圍之外, 而后就地左跨了兩步, 恰好躲進了一邊的斷墻后邊。席上觀眾總覽全局, 看得真切。但是看此時喬一帆的屏幕視角, 李軒的角sè已經身影不見。

    新秀挑戰賽”先一步采取行動的, 居然是這邊大神級的人物。

    觀眾對此或許不會太以為然, 但是職業選手們心里卻清楚, 通常情況下, ", 慈愛”的前輩高手們總會是讓新人先折騰幾下, 然后再開始表現的。而李軒呢?卻是搶先做出了動作。

    李軒也不想這樣沒風度, 但是, 上一場微草的內戰, 卻是讓他不得不小心提防起來。

    上一場比賽, 顯然是真打。而微草的新秀連自家的隊長都沒有手下留情, 如今這一場, 他又哪還敢把這當作是如同第一場那樣的一場"秀”。

    雖然眼前這個新秀不像那個高英杰一樣有天才之名, 但是, 誰又知道這是不是微草的什么秘密武器?也許就是要借著這新秀挑戰賽踩著自己三戰成名呢?

    李軒的這些考慮也不能說他是疑神疑鬼, 這確實是很有根據很有道理。此時換作任何一個前輩高手上來, 恐怕都會和他一樣的想法。只不過很多高手就算知道如此”恐怕也會后制人, 保持那份風度。李軒卻走出于無奈, 因為陣鬼這個職業的控場能力很強, 一旦開場就落了下風, 被對手搶控到了局面, 那么想翻身可比其他職業要大得多。所以李軒也是不得不選擇了先制人。失了這開場一點點的風度, 總比像王杰希一樣被一個新秀給滅了得好。

    李軒的角sè藏到了斷墻之后, 喬一帆的鬼劍也連忙停下了腳步, 場面一度就這樣停頓了下來。

    這種比意識和判斷的對決, 有時就是會這樣稍顯得枯燥。大家總是會不停地打斷比賽, 停下來猜測”來判斷對方的意圖。眼下這一場, 兩人上來還沒交手呢, 就已經陷入了這樣的局面。

    墻后李軒的角sè一動未動。墻外喬一帆的角sè走近了數步后, 蹲下了身子, 繼續緩緩行走。蹲下行走”移動度更慢, 但是, 卻不會出任何腳步聲。當然, 也是要看一下是什么地形環境的, 不過在眼下這張圖上卻絕對是的。

    李軒的角sè側帖在墻上, 看上去似乎就是在認真地想聽到對方的腳步。兩人之前一刻剛剛中斷了比賽, 而后的這種漸近, 雖然對于觀眾來說都是〖真〗實地看在眼里, 但是每個人的心卻還都是揪起。UU看書

    眼瞅著喬一帆的角sè步步逼近, 眾人都在猜測雙方會如何打破這一僵持時, 李軒的角sè突然就從墻后翻跳了出來, 就是那么大大咧咧地, 看起來毫無防備地樣子。

    喬一帆早想著這種可能。丟鬼陣需要釋放, 此時雙方的距離可有些來不及。喬一帆毫不猶豫, 李軒的角sè翻出的一瞬, 早已是一個鬼斬劈了過去。

    李軒這邊呢?角sè揮臂斬下, 暗紫sè的光芒一道, 居然也是同樣的一招鬼斬。

    同樣的技能, 同時出手, 相撞之后, 雙方各吃傷害, 本說不上誰優誰劣。但是眼下卻是不同。兩道刀鋒般的紫芒閃下后, 一道驟然間就已經消失, 喬一帆的角sè已經倒飛了出去。李軒的角sè卻是一個箭步沖上, 反手一記月光斬, 再將對手上了半空。

    "啊!”所有人驚呼了一聲, 這一上來就被打出了浮空, 這可著實有些不妙。

    而經驗更加豐富的職業選手們, 此時卻已經看出:李軒的鬼劍士, 并不是他專長的陣鬼, 這場可自設角sè的比賽, 他居然是搞了一個斬鬼上來。

    最近幾天一直是單更啊!大家忍耐一下, 過了這周咱就恢復雙更傳統!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