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三百06章  庸人自擾

    斬鬼, 鬼劍士的另一種技能加點流派。在技能的取舍上以鬼劍士的斬技為主, 鬼陣為輔。若論pVe的刷怪效率, 陣鬼還要是強于斬鬼一籌的;但若說在競技場上pk, 就明顯是斬鬼更能獨當一面。尤其是一對一的pk, 陣鬼是公認的弱勢職業。哪怕是操縱第一陣鬼逢山鬼泣的李軒, 在聯賽中那都是極少在單對單或是組隊擂臺賽中出場的。

    這已經不是什么技術層面的問題, 是這個職業設定本身就不利于單挑。能入職業圈的, 那沒有誰是可以隨便任人欺凌的, 所以即便是李軒這樣的陣鬼達人, 也不敢輕易去碰這個釘子。

    但是新秀挑戰賽畢竟只是一場秀, 勝負并不要緊。換作平時, 李軒必然就以他拿手的陣鬼出戰。但是今天, 有了高英杰和王杰希的那一戰做鋪墊后, 李軒卻是沒敢再把這當成是一場秀。而且更懷疑對方就是想引著他選了陣鬼, 而后拿斬鬼來壓制他, 于是李軒索性也是技能加點點出來了個斬鬼。

    然而喬一帆卻確實是個陣鬼, 這一點, 李軒在鬼斬的對劈中先一步擊中對方時就已經知道了。

    這斬鬼和陣鬼除了在技能側重上不同以外, 各選的裝備也有詫異。

    斬鬼以斬擊為主, 都是瞬技, 所以在度上追求的是攻擊度;而陣鬼是以使用鬼陣為主, 都是吟唱技, 所以在度上追求得卻是和法師一樣的讀條度。兩種鬼劍士裝備各選了所需后, 自然是一個攻快, 另一個吟唱快。

    現在對拼鬼斬, 起手一樣, 當然是斬鬼度占優, 所以喬一帆的陣鬼才會先一步被擊中。

    陣鬼比意識, 比判斷, 比猥瑣。喬一帆可說是一上來就被李軒這個陣鬼達人比下去了。這家伙干脆就是猥瑣地沒選陣鬼, 而是搞了個斬鬼出來。

    一擊命中, 李軒心下雖已了然對方是個陣鬼, 但這場比賽他早已不敢放松, 更何況對于他而已, 這鬼劍士的一些基本連招那已經是如同條件反射般的了。這一記鬼斬劈中, 之后接得一個月光斬那幾乎是沒有經過什么思考的。

    喬一帆呢?研究了鬼劍士這職業這些日子, 這點判斷力也早已經有了。中招的一瞬, 已知李軒竟然是搞了個斬鬼。喬一帆畢竟還是個新秀, 很多地方的念頭哪有那些個老鳥深刻, 單純地以為對方必定是用最拿手的陣鬼來對付自己這個新秀。這猛生生來了個斬鬼, 瞬間就是打亂了他的計劃, 一時間竟有點手足無措。這樣的大舞臺, 他也是第一次登上, 心里本就是緊張得很, 這猛然間現事實與自己想象得級不一樣, 剎那間就覺得腦海中嗡得一聲, 已是一片空白。

    月光斬、滿月斬。鬼爪拿住, 開刀陣、上挑、十字斬, 再上月光斬……

    李軒這邊, 已是嫻熟無比地一套斬鬼連擊。斬鬼以斬擊為主, 技能上卻是會學一點其他幾個劍士職業的技能, 如劍客的上挑、狂劍士的十字斬之類, 這低階技能也不求有多大傷害, 為得就是在連擊的過程中能有個銜接, 拖一拖技能冷卻。

    連擊的過程中, 李軒也是小心謹慎。這玩家不是小怪, 可不是被浮空上天就只能被動挨打, 尤其職業選手, 對于如何從浮空中脫困那都是需要深入研究的。不過作為陣鬼, 被浮空后有哪些手段可能使用, 沒有人比李軒更清楚了。他盯得很緊, 對手的任何舉動他都想好了應對之策。結果, 他這一番思慮算是白做了, 被浮空的這對手還真像是小怪一樣, 任由宰割, 半點反應也沒, 直至李軒完整地打完了這一套連擊。

    全場掌握爆, 這一長串的連擊讓觀眾是過足了眼癮。但是職業選手們此時卻是面面相覷。完整地在職業選手身上打完了一套連擊, 這種事情簡直是聞所未聞, 微草的這位新秀得是有多差啊?看起來被浮空后好像一點意識和舉動都沒有, 這哪里像是個職業選手?就是個普通的榮耀玩家, 被浮空后亂搓鍵盤那也會掙扎幾下的吧?

    疑惑的, 納悶的, 鄙夷的……各種目光都送給和微草戰隊這邊的諸位。微草的選手們個個也是坐立不安, 如梁方這等性格比較火爆地已經是跳了起來:"喬一帆這是搞什么名堂呢?這么個打法也太丟人了吧?”

    新秀挑戰賽固然是秀, 固然沒有新秀真想著打敗前輩, 但是跑上去當沙包, 這確實是丟人過頭了。

    "坐下。”

    梁方這剛一急, 立刻就聽到身后隊長王杰希冷冰冰地說了句, 梁方一下子就沒了聲音, 又是端正地坐回到了位置上。憋了一堆想說的話, 卻也沒敢再開口。

    其他想說話的, 此時也是一片靜悄悄。在他們想來, 此時王杰希的心情必然也是很糟糕的。沒有人比他們的隊長更重視微草。喬一帆這一場比賽, 如果真就這么輸了, 那無疑是給微草抹了一把黑。

    外行們歡呼叫好, 內行們納悶不解。李軒不巧也是內行中的一位, 此時一套連擊打完, 輕而易舉地就要了對手半條命, 結果弄得他自己又納悶上了。

    他原以為對手會是像上一場的高英杰一樣, 是個有屠神能力的狠角, 弄得他猥瑣地搞了個斬鬼來小心戒備。卻不想對方是個這么菜的角色, 連破浮空這么基本的事都做不到。這么菜的對手, 他就是贏得再精彩也是勝之不武。結果他還偏偏上來就猥瑣。此時的李軒腸子都悔青了, 深刻懷疑這新秀是微草派出來專門給他抹黑潑糞。可是又想不出自己哪值得對方這么干, 真實著實費解。

    李軒這會是尷尬上了, 一時間也沒上去追擊。

    喬一帆的陣鬼吃最后一擊被劈飛的一瞬, 也終于是一個激靈醒轉了過來, 一個受身起來后, 就聽著四下都是掌聲, 自己的生命已經去了一半, 而對手遠遠地站著, 似乎沒有要來追擊的意思。

    我這是在干什么啊

    清醒過來的喬一帆著實有些惱火。這是他深思熟慮, 很有想法的一戰。他的目的很簡單, 就是要借這個舞臺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能。未必是顯露給微草看, 只希望各大戰隊中能有那么一位伯樂, 就像葉秋大神一樣看中他的才能, 讓他在這職業圈中繼續保有一席之地。

    可是結果呢?只是一丁點意料之外的變化[ 天珠變 ], 就立刻變得手足無措, 為什么要這么沒出息?

    斬鬼?斬鬼又怎么了?難道李軒選了陣鬼自己就能贏過對方了不成?自己只要表現好自己的就行了, 管對方是斬鬼還是陣鬼呢?

    清醒過來的喬一帆現自己實在是有些庸人自擾。他根本就是在為一些本不值得理會的事去困擾。他要做的是表現出自己的才能, 僅此而已。

    一瞅生命, 只剩下二分之一, 不過好在自己終于是冷靜下來了。

    機會還在喬一帆暗暗地提醒著自己, 而他的陣鬼, 也是一點一點地有了動作。

    李軒的斬鬼卻沒有動。面對這樣一個連浮空都無法破去的菜鳥新秀, 他實在是不好意思再主動出擊。他都納了悶了, 這樣的一個新秀是怎么被微草這樣的冠軍隊看中的, 這家伙到底有什么特別的才能?

    李軒的態度已經變了。

    從之前擔心對方扮豬吃了自己, 到現在卻是很好奇對方到底有什么斤兩。看到對方又有了動作, 他沒有動, 他開始抱著一些期待的心態。這種心情, 正像是一場正常的新秀挑戰賽。

    喬一帆的陣鬼沖了上來, 尚有幾個身位的距離時, 暗紫色的刀光已是一閃。

    李軒一笑, 抬手也是一刀。

    他出手雖慢, 但是, 雙方攻他已了然于胸。他慢, 但是這記鬼斬依然可以先一步擊中對方。

    不想對方鬼斬的紫芒就在這一刻突然攝去, 角色斜向前一滾, 避過了李軒的鬼斬, 而且乘著李軒鬼斬尚未收招, 欺近了又是兩個身位。

    跟著, 劍鋒一掠, 卻不再是斬擊, 藍白色的冰霜結晶從刀身上滑開, 卻是準備釋放一個冰陣。

    "哦”李軒明白了喬一帆的意圖, 卻也沒見慌亂, 鬼斬收招后立刻跳身而起, 冰陣的結界已經開始凝結, 跳起的斬鬼卻是雙手持劍滑下, 用得卻是劍客的技能"銀光落刃”。

    這一擊, 已經來不及打斷喬一帆的冰陣吟唱。但是, 喬一帆如果完成了吟唱, 卻也不會再有時間躲過這一擊。

    如何抉擇?

    不到半秒, 觀眾們就已經看到了喬一帆的決定。

    他沒有閃, 他堅持著吟唱完了這個冰陣。結界凝起, 而他的陣鬼也已經倒在了李軒斬鬼的銀光落刃下。

    喬一帆連忙受身操作, 角色滾地時的視角余光, 看到李軒的斬鬼在繼續努力前沖, 看起來是試圖出陣。U www.uukanshu.com

    而后, 喬一帆就聽到了"波”的一聲, 心中頓時狂喜。

    "冰住了”喬一帆想著視角一轉, 那邊李軒的斬鬼果然已經一個大冰塊。喬一帆沒有遲疑, 立刻一刀斬了上去。

    "波”

    又是一聲響, 就在這一刀上去的同時, 冰塊碎了, 看起來倒像是喬一帆的陣鬼把冰斬碎了一般。

    李軒的斬鬼卻好像早料到如此似的, 冰一碎, 角色已經彈出, 一邊后跳, 一邊一個狂劍士的十字斬朝沖上前的陣鬼送來。

    鮮紅的血十字。喬一帆不得不朝旁閃讓, 即便硬吃這一記傷害, 他也沒法更快接近對手。十字斬是有一點擊退效果的。

    ==================================

    看到有人說昨天沒更?我看了下, 原本是5章更得稍早了四分鐘, 更到前天去了……大家注意一下, 咳, 最近一直是單更的嘛, 16號怎么會出現兩更呢?當然是因為有一章是17號的

    嗯, 今天開始雙更, 這是第一章, 小喬同學是勝是敗, 今天就見分曉

    再插播廣告一天:明寐大大的新書《傲世法則》正在火熱連載中, 已經有14字了, 沒有同學迫不及待地想去殺一殺嗎?勇敢地去吧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