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通向館場外的通道總算不是大漆黑, 多少還是留了點照明燈。喬一帆默默地朝外走著, 兜了幾個圈后, 赫然現, 自己居然迷路了。

    喬一帆不知該哭還是該笑了, 自己得是對這正式比賽的場館多陌生啊!獨自一人, 居然找不到出口了。

    在比賽場上一敗涂地, 意識到自己的職業生涯很可能就些終結”喬一帆都挺過來了。但是此刻”找不到出路的他, 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酸楚, 眼淚一下子就滑了下來。喬一帆抬起手臂”一次又一次地狠狠把眼淚擦掉, 甩開。

    心酸, 反倒逼起了他的倔強”他不信自己連個出口都找不到。揮拭著眼淚, 喬一帆也不去辨認方向, 只是一味地朝前走著。

    "你太冒失了。”

    突然”一個聲音在幽暗的過道里響起。喬一帆停下腳步”怔了怔。隨后卻是搖了搖頭。這走過道而已, 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又有什么可稀奇的?

    想著”喬一帆已經邁步走他自己的, 卻又聽到那個聲音說道:"說你呢, 還走!”

    喬一帆一怔, 這竟然是在和自己說話嗎?停下腳步, 回頭, 過道中一個影子被拉得斜長, 一人站在那里, 幽暗中也看不清是什么眉目。

    "你……是說我?”, 喬一帆還有些不確認。

    "是啊!”這人一邊走了過來, 一過繼續說著:"我明白你的心思, 你想借這個舞臺給大家展示一下你使用陣鬼的才能, 但是, 你對手選得也太夸張了吧?居然選李軒?你怎么想的?”

    聲音在過道中回蕩著, 這話一多起來, 喬一帆突然覺得無論聲音還是語氣都有些熟悉”等得對方走到面前, 看清眉目, 卻現確實不認識。喬一帆還在迷茫, 對方的話已經說完, 喬一帆有些不知所措地答道:"我是想用陣鬼的, 所以……”

    "如果你是為了討教, 向前輩致敬, 你選李軒當然沒錯。但是你既然是想顯示你使用陣鬼的才能”那你最不該選的人就是李軒了。”, 喬一帆微一怔。在比賽中的時候, 他隱隱就已經感到自己好像有一個考慮十分不周全的地方, 此時聽到這話, 突然間已經有所醒悟。

    "整個榮耀圈里都不會有人比李軒更熟悉陣鬼, 你居然想在他的手下顯露稱的陣鬼技術, 當然是會被克制得死死的。班門弄斧, 你的水平哪能顯露出來十分之一?”

    喬一帆明白了, 徹底明白了。

    他以新秀挑戰賽中每個新秀的固有思路去思考, 選擇了同職業的陣鬼高手李軒。但是他卻忘了他參加新秀挑戰賽的目的和別人截然不同。他想表現陣鬼, 卻選了個最熟悉陣鬼的對手”這簡直就是自己給自己設置了一道最大的障礙。

    "況且”, ”對方卻繼續說著, "陣鬼更多的意識和技術都是在團隊中才最具價值”新秀挑戰賽這樣的單挑比賽里, 團隊意識和技術本就難體現”再加上你經驗又淺, 才練了不到一個月, 還要去挑戰李軒”我都無語了我……”

    "葉秋大神!!”說到這, 喬一帆終于知道眼前這人是誰了。知道他練陣鬼又知他身份的人本就沒有多少。他開始渾渾噩噩的, 只聽得聲音熟悉, 一時間也真想不起來什么。此時聽到這人知道得這么多, 再聽這聲音, 終于是叫出這人身份。

    "嗯”是我。”葉修點了點頭”他基本不公開露面, 所以能認得他的都是圈里到一定級別的選手, 像喬一帆這種, 正式比賽都沒打過的, 雖然投身職業圈”卻也沒見過葉修的真面目。

    "不用質疑自己的才能。”, 葉修說著, "但你也別以為現在就能讓人眼前一亮立刻招你入隊。有潛質的人很多, 但想被職業隊看中, 起碼得有些實質。陣鬼的話”你還差得遠。不過你還年輕”有得是時間繼續磨練, 繼續等待機會。才一個月, 就想挑戰第一陣鬼?榮耀沒你想得那么簡單。”

    一席話, 說得喬一帆臉紅不已。

    以前他總覺得自己不行, 但在得到大神的鼓勵后, 對自己忽然又有了信心。他覺得既然葉秋大神都能看出自己的潛能”也總會有別的人可以看出, 他需要的只是這樣一個機會, 一個舞臺。

    所以他參加了這次新秀挑戰賽。

    選季軒為對手, 這一點考慮極其不周, 這個道理他現在已經明白, 但是, 他卻不會更多地糾結于此。

    因為這個選擇也并沒有讓他錯過什么。即使是選擇其他的對手”憑自己一個月不到的陣鬼練習, 真得就能展現出足以打動職業戰隊的才能嗎?

    葉修正是讓他明白了這一點, 讓他明白了他的想法實在有些浮躁。

    喬一帆此時心思一轉, 也是很快認同了這個說法。他從來就沒覺得自己是像高英杰那樣的天才, 大神也從來沒有給過他這樣的評價。

    回憶最初, 大神也只是告訴他, 刺客揮不了他的潛能, 而陣鬼更加適合他”僅此而已。

    自己還需要繼續磨練, 磨練到真正會光的那一天。

    喬一帆抹去了眼角的最后一滴淚痕, 心中的絕望忽然已是一掃而空。因為這一次, 他是真真正正看清了自己”他終于徹底擺正了自己的身位。

    機會?舞臺?現在想這些, 還太。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 而他呢?此時根本就還沒有準備好, 就急著去想去抓住一些看起來不錯的機會, 結果自然只能是跌得頭破血流。

    但從這一刻起, 喬一帆決心不再去想這么多。他只要專心地磨練技術。賽季結束, 還會不會有戰隊接納?這個一直以來最大的困擾終于也被他想通。

    有沒有隊接納, 總是去擔憂又有什么意義?先進自身的水平練好, 才有可能擁有這些機會。即便這個賽季結束自己暫被拋棄, 那也沒有關系。自己還年輕, 可以繼續去練習, 繼續去等待, 大不了, 就當是從頭再來, 再當一回新人罷了。

    通道依然是幽暗的”但想明白一切的喬一帆心中卻是突得一片光明。

    "謝謝前輩。”, 喬一帆滿懷感激地對葉修說著。

    "加油吧!”葉修點了點頭”轉身已經準備離開。

    "那么前輩你呢?”喬一帆忽然大聲問道, "你為什么這么早就要選擇退役?”

    微草的人算是葉修退役后和他打過交道最多的職業圈的人。每星期進行的賭局切磋, 個個都是輸得灰頭土臉。這當中固然有散人的職業優勢在, 但是大家好賴都是職業水準的, 如此連一局都拿不下的概率也未免有些過分。除去職業優勢”對手本身的技術水平顯然也必須要重視。

    這樣的技術水平, 卻要選擇退役, 微草這邊早已經有一些議論。喬一帆此時自己徹底擺脫了心結, 卻是大聲地問起了葉修。

    葉修回過頭來, 又是笑了笑:"我也在找機會啊!”

    喬一帆怔了怔:"你還會再回來嗎?”

    "當然, 雖然我老了點, 但也還沒就想著放棄呢!”葉修說著”已經轉了身去, 朝喬一帆擺了擺手后, 漸漸消失在了昏暗的過道里。

    喬一帆又是獨自站了好一會, 這才邁步離開。這心中豁然以后, 該往哪走似乎也變得清楚起來。過道依然是那個過道, 幾步走來, 卻是很快就轉了出去。只是, 轉出的方向并不是離開, 而是又一次回到了場館內”回到了那個絢爛的舞臺面前。

    賽場中, 新一輪的挑戰賽已經在進行著。由于新秀挑戰賽都是選用角色”一般從dd上也看不出選手是誰。但是這一輪兩位選手的角色, 頭頂的dd卻不是這種讓人陌生的臨時角色。

    德里羅, 唐三打。

    這兩個, 毫無疑問都是聯盟現役的職業角色。新秀挑戰賽為了不讓老將太占便宜, 這才制定了可以不用本人賬號的規則。U www.uukanshu.com但是新秀如果有要求”自然也是可以使用本人賬號。

    這一場挑戰賽, 顯然就是新秀提出了這種要求。

    唐昊, 百hua戰隊的二年級生, 新秀第一年還是默默無聞的角色”但是一個夏天過去后像是突然開了竅一般, 本賽季強勢崛起, 成了百hua隊長張佳樂突然退役后, 百hua戰隊絕對的核心人物。

    唯一比較遺憾的是, 他所使用的流氓角色德里羅卻有些配不上他本賽季華麗的神級表現。

    作為二年級生, 唐昊依然具備新秀挑戰的資格。不過如他這種已有向神位起沖刺的選手, 即便是新秀身份, 卻也大多不屑于再參加新秀挑戰賽。但是今次的唐昊卻是選擇的報名”而他選擇的對手正是同職業的選手林敬言, 更是提出了直接使用現役賬號的要求。

    被挑戰的老將沒有拒絕的權利, 林敬言只好帶著他那號稱榮耀第一流氓的角色唐三打出場。

    而唐昊這一場的目的, 顯然不是致敬, 更不會是求教。眼下的榮耀圈中”他呼聲很高, 但是同為流氓選手的林敬言一樣有很多人認為還寶刀未老。這一場挑戰賽, 卻是有了真正挑戰的意味, 唐昊似是要拿事實來說服大家。

    因為就在入場闌述挑戰理由的時候, 唐昊只說了四個字:以下克上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