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分鐘。這個時間出現在單挑中可是一點也不短了。

    在榮耀職業聯賽早期, 比賽都是有時間限制的。那時一場一對一的比賽, 時間限制是五分鐘。五分鐘到, 未分勝負, 以生命所剩的比例多少來決定勝負。

    時限的安排, 本是為了方便轉播, 但是因為這種規則, 卻走出現了許多猥瑣的打法。比如在生命值比例上取得一定的領先后, 就不再和對手正面相抗, 而是選擇在地圖上玩捉mí藏。

    如此一來, 戰術上是多出了許多選擇, 但是這種捉mí嶄戰術卻是觀賞xìng極差。對手郁悶, 玩家觀眾也是極度不喜, 連解說遇到這樣的場面前十分無語。于是聯盟很快召開聽證分, 最終是廢除了時限的設定。從此任何比賽都沒有時間限制, 分出死活為止。

    這樣一來, 即便是猥瑣流, 也需積極主動, 再不能完全以逃避為主, 觀賞xìng倒是得到了保證。轉播方面, 沒了時限, 安排節目確實是有些麻煩, 但至少也沒到完全不能克服的地步。觀賞xìng畢竟也是收視的保證, 轉播方也不希望為了圖方便, 就搞些讓人昏昏yù睡的捉mí藏上去。

    時限制度被廢了, 但是早期的五分鐘這個時間的選擇, 卻也是比較科學的。五分鐘, 足夠打出一場內容充實的單對單比賽了。拿眼下必分生死的賽制來說, 單挑比賽中, 絕大多數都是可以在五分鐘里結束的。

    拖到五分鐘以外的, 多是一些謹慎猥瑣的打法, 雙方慢慢消磨。

    然而眼下這場, 顯然絕不是這個樣子。一葉之秋和大漠孤煙兩個糶烈對撞, 地圖都快被兩人毀掉五分之一了, 哪里有絲毫猥瑣的影子?

    就這樣的打法雙方竟然相持了有十分鐘之久, 那真是極其罕見。而且, 十分鐘顯然還不是終點, 兩人現在生命都還有四分之一之多呢!

    觀眾們目瞪口呆了解說再去一味地解說雙方使用的技能招式也有些無趣, 此時卻是迅搜索了一些資料, 拿這個時間開始說事。

    "分鐘!孫翔和韓文清的這一場一對一已經打了十分鐘了。目前雙方還各有四分之一的生命, 按這樣的節奏的話, 應該會打到分鐘。熟悉榮耀各種記錄的朋友或許會覺得這個時間并不算太驚艷, 但是大家要知道創造出長比賽時間的, 大多是猥瑣流的周旋打法, 如同眼下這種jī烈碰撞, 能打到分鐘以上的, 至少在我的解說生涯中這還是第一次親眼目睹。”解說滔滔不絕地說著。由于這種情況比較意外, 事先自然是沒做功課, 此時臨時一搜, 短時間倒也盤點不出紀錄中那些比賽的xìng質。解說也只能是拿自己比較豐富的經驗為證, 來證明這場比賽的不同尋常。

    其實有點經驗的榮耀玩家, 哪里還用得著他說這廢話。競技場里單挑誰沒打過?十分鐘是個什么概念大家都有數這一場打得jī烈, 大家也是看在眼里。解說這一通嘮叨根本沒什么人理會, 大家只是盯著此時場上的比賽。

    "誰會贏?”陳果揪著葉修的胳膊問著。這一場比賽確實是勢均力敵, 本就看不出什么優劣了。陳果卻是懷疑自己水平不夠所以看不出, 這才想從更高水平的葉修這里得到點信息。

    "現在還不好說。”葉修道。

    "為什么?”

    "血還多。”葉修說。

    "什么意思?”陳果不解。

    "他們現在誰都無法搶到完全的主動, 生命還有四分之一之多所以不可能靠一次機會就贏得勝局, 還得再拖一會, 起碼到紅血以后吧!”葉修說著。

    "紅血以后呢?”陳果問。

    "紅血以后, 一個高傷害的大招就可以分出這場比賽的勝負了。”葉修說。

    "哦……”陳果似懂非懂地點了下頭。而另一邊的唐柔, 這一場看得也是極其專注。戰斗法師畢竟是她現在使用的角sè這一場比賽, 她也可以像半個內行一樣看出些許門道了。只不過她的寒煙柔級不到, 技能還缺著很多, 看出的東西多少也是有限。但是, 僅從寒煙柔也會的那些低階技能上, 唐柔已經可以看與巨大的差距。

    無論是操縱者還是角sè……

    觀眾已經不再歡呼了。因為比賽是那樣地膠著, 雙方不斷地攻擊對方的同時, 也在不斷掐滅著對方的攻擊。觀眾們每每以為會出現高氵朝的地方最后卻現歡呼只是一場空。結果這樣的空喊叫得多了, 大家都覺得不好意思了老是這樣顯得很沒水平不是嗎?

    大家默默地看著, 默默地等待著這場比賽出結果。

    只是突然間會驚覺一下:呀!兩個人的生命又下去這么多了。

    而這生命到底是怎么下去的, 沒有人能看清所有的細節。這一場比賽到底算不算jī烈, 好多觀眾都有些茫然了。兩個角sè一直在打, 又好像一直什么事也沒有生, 只留下了生命不斷下降這一個事實。就這樣, 十多分鐘過去, 兩個角sè的生命突然相繼亮起了紅燈。

    "紅血了!”陳果叫道。

    "嗯, 決定勝負的時候到了, 仔細看。”葉修說著。

    決定勝負的時候到了。

    現場明白這個道理的人顯然并不只葉修一個。職業選手席上, 此時個個都已經屏息凝視。

    先前的十多分鐘, 其實統統都是鋪墊。這最終的一刻, 才會是高氵朝, 整場比賽唯一的一個高氵朝, 同時也是比賽的終點。

    場中的一葉之秋, 在這一合接觸后, 突得抽身而退。在這決定勝負的關鍵時刻, 他改變了戰術, 放棄了一味地搶攻。憑借戰斗法師加持了炫紋狀態和斗志意志后的高機動xìng, 他開始游走, 開始伺機而動, 準備隨時給予對方致命一擊。

    韓文清呢?在這最后一刻他卻是將他一直以來進行的搶攻貫徹到底。

    "哇!!!!”沉寂已久的觀眾席突然爆, 尖叫、掌聲……這一改變之后, 在這些無法完全看清門道的觀眾眼中, 韓文清是猛然間大占了上風。觀眾們的爆原因雖是錯的但走到底還是很恰到高處。比賽的高氵朝, 確實要開始了。

    "靠, 孫翔這個面瓜!!!”陳果此時也是憤怒地大叫著。

    這一陣她可不是什么中立粉, 這次她是百分百盼著孫翔贏的。不過這主要還走出于對戰隊的支持, 對于孫翔的話, 這人畢竟還來嘉世沒多久陳果還沒成他的腦殘粉呢!一看到此時突然畏畏尾起來, 立刻十分不滿地鄙視上了。

    "別急, 慢慢看”葉修連忙勸。

    "你看那個沒出息的!”陳果嚷道。

    "我倒覺得, 他打得tǐng冷靜的。”一直不怎么參加討論的唐柔, 破開荒開口說了一句。

    "嗯。”葉修也點了點頭。

    "是嗎?那最好了……”陳果也不嘴硬, 此時心中緊張, 聽到孫翔其實并不是要軟蛋輸掉后, 倒還是tǐng欣慰的。

    搶攻, 繼續搶攻!

    韓文清在這樣決定勝負關鍵的時刻, 卻好像依然不知道什么是謹慎什么是冷靜一般, 繼續狂燥著進行搶攻。

    崩拳!大漠孤煙揮拳一記直擊, 剛剛落位的一葉之秋倉皇一今后滾。

    旋風tuǐ!大漠孤煙追上前去, 凌空已是旋起一腳。兩個技能銜接已經很快, 但孫翔的操作卻是更快。已在后滾的一葉之秋完全沒有起身, 跟著就又側翻到了另一邊。這只是個基礎動作但是想兩個翻滾之間做到這樣的無縫連接, 卻也絕不是輕易的事。做不到, 兩滾之間稍有磕絆, 方才絕對是要被那記旋風tuǐ給掃到。

    伏虎騰翔!!!

    韓文清又是在一個并沒有制造出很好機會的時候, 使出了一個高階技能。大漠孤煙飛身上前飛起雙腳齊朝一葉之秋踏去。

    "噗!”

    這一次, 即便是無縫連接的翻滾也無法躲過, 大漠孤煙的雙tuǐ直蹬在了一葉之秋的ng前, 直接就將他踩翻過去。大漠孤煙卻是借著這一蹬之勢, 已經躍向了一葉之來的身后, 半空中已經轉身再度伸腳卻是一招鷹踏準備將一葉之秋完全結果。伏虎騰翔的傷害不足以稱殺, 但是再補上一個完整的技能那就差不多了。

    眾人都以為比賽就要在這一瞬結束, 陳果幾乎要罵了起來結果就見已被踩翻的一葉之秋就地后翻, 一個受身操作未倒。而后身子還未全轉到過去戰矛卻邪卻已經挑出, 一記斜挑, 竟然走出了一今天擊。

    所有人都呆住了。天擊是戰斗法師中最低級的, 但是這時的這一記天擊, 幾乎就是背對著對手使出的。U www.uukanshu.com靠著這樣變態的方式, 一葉之秋搶出了這一擊, 和大漠孤煙的鷹踏碰在了一起。

    一個下踩, 一個上挑。

    兩個技能相碰, 判定不相上下。一葉之秋被強行退滑了一個身位, 大漠孤煙也是在半空中被擊飛后退。

    隨之一葉之秋卻將戰矛一縮一提, 烏黑的卻邪仿佛龍抬頭一般昂起, 跟著澎湃的魔法之力已經匯聚于矛身。戰斗法師, 終歸是法師出身, 他彪悍的戰斗力并不完全依仗力量, 更有大量魔法的加持。

    卻邪刺出, 匯聚矛身的法力卻已經凝聚成了一條黑龍, 咆哮著卷起了一地的碎屑塵土, 向著大漠孤煙撲抓而去。

    戰斗法師刃級最強招:伏龍翔天!

    眾人又一次以為勝負已定, 這一次陳果卻是要準備歡呼。

    "榮耀!!!”

    電子屏中也已經顯示出了這兩個大字。

    但在看到伏龍翔天中卻邪幻化出的龍身消失后, 玩家們卻是驚訝地現, 大漠孤煙正站在一葉之秋的身邊。

    被伏龍翔天擊中的目標, 是絕不可能出現在身邊的, 毫無疑問, 這一個伏龍翔天并沒有打中。

    獲得榮耀的, 赫然是韓文清和他的大漠孤煙。一葉之秋, 倒下。!。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