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和職業選手這邊的普遍亢奮相比,觀眾們席上卻要寂靜許多。那些會吶喊著拍手稱快的,無疑都是些中立觀眾。他們的情緒會被調動,但對于絕大多數主場觀眾來說,他們支持的是杜明。比賽精彩,他們會報以掌聲,但那只是禮貌,是尊重,無論如何,杜明輸了,這個結局是不可能讓他們高興的。

    只不過這一次,杜明雖然敗了,但他們卻沒有發出噓聲。因為這一次只要是會玩榮耀的,都已經可以看出杜明碰到的對手不再是什么亂來的新人,是一個真正的高手。而一些資深一些的老玩家,甚至也和職業選手一樣,看到那個傳說中的“龍抬頭”。

    難以置信,但是,就發現在所有人的眼前。

    這個挑戰者究竟是什么人?

    所有人都在納悶著這個問題。

    而原本極其亢奮,又是喊又是跳的陳果,在“龍抬頭”出現的那一瞬間,整個人也石化,她保持著揮臂吶喊加油的姿態,一直站到了杜明的劍客倒下。

    龍抬頭!

    陳果也是榮耀老玩家,更是粉了葉秋很多年,她怎么可能會不認識這個葉秋的獨門絕技?

    思緒瞬間回到了那個雪夜。

    “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我就是葉秋……”

    這話至今陳果還記得,但是當時她果斷地沒有相信。只因為她已經明白無誤地看過葉修的身份證。名字可以胡亂起個,但是身份證總該不會有錯吧?

    證件,打消了陳果對葉修的全部疑慮。她一直就把葉修當作是一個在職業圈混得沒有丁點起色,最后流落到了她這網吧的家伙。

    雖然葉修表現出了不凡的實力,但想到這人是混過職業圈的,陳果也就很釋然了。即便職業圈里大家的實力也有高下,但無論水平是8還是10,終歸都該遠大于普通玩家的1、2、3,不厲害那才是怪事呢!陳果一直如此認為。

    而現在,龍抬頭!

    這個至今還沒有被人成功復制過的技巧,赫然被這個葉修使了出來……“這個家伙,難道真就是葉秋?”呆立著的陳果腦子已經是一團混亂了。

    感到亂的可不只陳果。就在杜明的劍客倒下的一瞬,串場的司儀腦中也“嗡”一聲就亂了。他仿佛又看到了之前一幕的重復,二人轉,沒完沒了……“啊……真是意外,看來我們的杜明今天非常客氣啊!這一次,他又是意外地敗給了來挑戰的觀眾。呵呵,能戰勝職業選手,這位挑戰者想必會很開心吧?”司儀這連忙宣布著比賽的結果,卻是已經開始給杜明找臺階的下。意里行間的意思,似是暗指杜明有意相讓。

    這司儀可不是對榮耀一竅不通的主,但就他這話,卻充分暴露了他根本沒怎么看這場比賽。

    這場比賽,杜明絕對不存在什么客氣,他是貨真價實的被人從頭到尾給壓制住,看上去有些客氣而已。

    司儀話剛說完現場就起了一些噓聲,這噓聲卻是觀眾們送給他的。這家伙,這么明白的局面也能說成是這樣,也忒無恥了。

    司儀這聽著現場的反應也覺得恐怕有些不妙。而他的眼睛此時一直是死盯著電子屏幕,惟恐那杜明不肯罷休又開始挑戰。

    結果,新一輪的挑戰并沒有出現,電子屏上卻是已經在播放著那個伏龍天翔中“龍抬頭”的一瞬。電視直播的解說更是在激動地吶喊著:“讓我們看一下回放,看一下回放。”

    “大家看,銀光落刃,本來已經是讓過了,但是……扭頭,叼中!毫無疑問,龍抬頭,絕對的龍抬頭艸作!這位神秘的二號挑戰者到底是誰?由于剛才出了點技術問題,我們沒有拍到他上臺時的畫面,但現在比賽已經結束,這位挑戰者到底是何方神圣呢?我想現在很多觀眾恐怕都和我想到了一個同樣的名字。葉秋!”

    在看到那反復的龍抬頭畫面后,此時解說的這套詞,幾乎可以說就是司儀的心聲。

    “那個人是葉秋大神?”司儀回憶著那人的模樣,卻有些模糊。那時他心中正焦慮,根本沒去注意人的樣貌。

    “你在發什么呆呢!快點把這個挑戰者找來給大家介紹一番。”司儀的耳機中又是傳來導播的聲音。他回過神來,再一瞅大屏幕,雙方的角色倒是已經都退出了游戲,活動的流程看起來卻是回到了正規。

    司儀一邊走向賽場的中央,一邊有請著兩邊比賽臺上的人。

    杜明下來了,此時早沒了輸給唐柔時那種悲憤的模樣,臉上全是驚詫與茫然。

    而這一邊,唐柔也下來了,帶著她上比賽臺前的微笑,緩緩走她。

    但她的身邊呢?沒有人!

    聲稱是她替補的那個二號挑戰者,卻是沒有出現。

    “他呢?”司儀居然先沒去搭理職業選手杜明,反倒也是先迎上唐柔問了起來。

    “哪個他?”唐柔問。

    “你的朋友,剛剛挑戰的那個。”司儀說。

    “哦,他上廁所去了。”

    “上廁所……”司儀險些沒昏過去。后臺的導播顯然也是注意著場上的局面,此時又是叫喚起來:“那人呢?那人哪去了?”

    “上廁所去了……”司儀頭一側也是小聲傳了句話,而后耳機里傳來貌似是栽倒的聲音。

    此時關注這挑戰者的,又何止司儀和后臺工作人員,觀眾,乃至職業選手們,又有哪個不是眼巴巴地想一睹真顏。

    “燈光打開!”后臺活動的指揮此時下了指示,賽場立刻燈火輝煌,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開始滿場亂轉,結果除了那臺上的三位,又哪里還有別的身影。

    “呃,那位挑戰者肚子不舒服,去了廁所……”司儀含糊道。

    現場頓時一片嘩然。

    “我們……”

    “我建議你不要說等他回來……”唐柔湊上來對司儀小聲說了句。

    司儀郁悶,上廁所一說,果然只是借口,這么個家伙是要溜走了嗎?這么說來……難道這人真的是葉秋大神,從來不會在公眾面前露真容的葉秋大神?

    司儀一不小心又走神了,結果立刻又是被后臺導播吼了兩聲。

    職業選手這邊,左等右等終于還是沒看到真相,只能是各顧各地議論起來。

    “是那家伙,肯定是那家伙!”黃少天對喻文州說著,“上廁所?你信嗎?肯定是不想露面溜走了嘛!”

    “嗯。”喻文州點了點頭:“這個捉迷藏他也算是經驗豐富,恐怕是找不到了。”

    “嘿嘿,龍抬頭……”望著電子屏上的回放黃少天念叨著,又看了看嘉世那邊孫嘉一臉踩了屎的表情:“簡直就是打臉,這家伙難道是和韓文清串通的?”

    “那個時候,用龍抬頭很正常。”喻文州卻只是淡淡地說著。

    霸圖戰隊、微草戰隊,等等等等的戰隊,認識葉秋的選手一點都不會少,此時都在抬頭看著電子屏上那個反復的回放。

    “龍抬頭嗎……”

    韓文清心下想著。

    兩年里都沒有再用過的技巧,此時突然在這個萬眾矚目的時候出現,真的只是一次恰巧的技術選擇嗎?

    龍抬頭……是說不會就此低頭吧?這是一次會復出的宣言吧?

    更多的職業選手,卻也從這悄然退去的行為更加認定了這挑戰者就是葉秋,只有這個家伙,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只不過議論歸議論,這說到底這其實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只是事先大家都沒有這種心理準備,這才被狠狠地震驚了一下。此時葉秋已經悄然退去,就如同他參加的每一場聯賽一般,神龍見首不見尾。留下的只是顯赫的戰績。

    “只是可憐了杜明……”

    看到杜明已經回到了席位這邊,整個人卻好像是丟了魂一樣,不少人很是同情地說著。

    他們到底只是一幫在旁看熱鬧的,說震驚、說被嚇到,又有誰能比得了局中的杜明。原本只是和普通玩家的一番輕松互動,結果杜明卻像是被摧殘了一番一樣。回到戰隊中時,別人上去說話,都要半晌才能做出反應,仿佛周澤楷上身。

    葉秋。

    葉秋。

    葉秋。

    現場的第一個角落,在議論著的都是這個名字。司儀硬著頭皮繼續安排好的活動流程,又請了第二位職業選手上來參加互動。結果現場掌聲稀稀拉拉,顯然大家的心思尚還不在這邊。

    唐柔也是已經回到了座位,U 觀眾們對她的注意,甚至超過對新上來的這位職業選手。

    陳果此時終于不在站著當雕塑,改當坐著的雕塑了。看到唐柔回來,茫然地望著她,開口問道:“他呢?”

    “先走了。”唐柔一邊說著一邊看看左右。周圍的觀眾都朝這邊望來,坐在唐柔旁邊的那觀眾干脆就是湊了過來:“那人是葉秋大神?”

    周圍安靜得要死,所有人都在等候著唐柔的問題。

    “我們走!”陳果猛然站起身,拉了唐柔就往外邊走。

    這觀眾們又不好去阻攔,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兩人不答理他們而離開。

    賽場上,司儀正在主持抽取幸運挑戰者上臺,但是,現在又有誰關心這個?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