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姑娘半夜不睡, 又是好一通嘀咕。不過唐柔能做出的推斷也就到此為止了, 她對榮耀這圈子的了解畢竟還很新nèn。哪怕是她開始游戲后, 更多的也是注重著個人技術的提高。她并沒有像陳果這樣真正的榮耀粉一樣, 關注圈內新聞, 熱衷圈內八卦。

    兩人最后一合計, 雖然推斷出了種種情況, 但真拿著葉修的身份證就去人肉對方的背景這也實在太不禮貌太不尊重了。

    "還是找個機會問他吧!他如果不愿意說, 就算了。”唐柔如此說道。

    "嗯……”陳果的八卦之hún雖然在熊熊燃燒, 但她從來都是一個很懂得分寸的人。

    "我現在其實更想知道的是, 他將來的打算到底是什么。只是熬過這一年的退役期, 然后拿著散人君莫笑復出嗎?以他的能耐, 當然是不愁沒隊要的, 可他又準備加盟哪個隊呢?嘉世應該不可能了吧?”陳果說著。

    "這些, 都找機會再問吧……”唐柔說著。

    "嗯……”

    兩姑娘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 終于也是相繼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晨, 陽光灑進屋里, 兩人都是差不多的時間醒來。各道了一聲早安后, 干脆一起去洗漱收拾, 完畢后對望了一眼, 兩人躡手躡腳地來到了對面房門外。

    在昨晚聽過葉修吐1ù一些東西, 而后二人又分析了更多后, 方知葉修其實也是有許多很糾結的心事的。不由地, 對待他都開始小心翼翼起來, 生怕碰碎了玻璃心似的。

    兩人腦袋一上一下地, 帖到房門上傾聽起來。半晌, 打掃衛生的服務生推著小車從隔壁房間出來, 狐疑地打量著二人。

    "咳!”唐柔看到, 連忙咳嗽了一聲使了眼sè。

    陳果連忙站直了身, 回頭看了服務生一眼, 卻是一本正經:"我們的房間不用打掃了。”

    "好的兩位……”服務生應了聲后, 推車而過, 一步三回頭, 兩人再哪好意思還那么鬼祟, 而且也總得做點什么解釋剛才的行為, 于是直接敲響了房門。

    tǐng久, 葉修才來開門, 睡眼惺忪, 望著二人:"這么早, 干嘛?又逛街啊?今天打死我我也不去了。”

    "啊, 你還沒睡醒呢?那再多睡一會兒吧!”陳果說著, 昨天之前, 就是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會用這么溫柔地和葉修說話。

    唐柔寒了一下, 葉修也是一個jī靈, 立刻清醒了。望著陳果, 呆了半晌, 問道:"一會兒是多久?”

    "你愿意多久就多久嘛!”陳果說。

    葉修繼續詫異, 望向唐柔, 指了指陳果:"生了什么?”

    唐柔望向天花板:"大概是偶像的力量吧!”

    "是嗎!咳!”葉修咳嗽了一下, 擺了個職業選手們獲勝時面對鏡頭的酷斃神情:"買好早飯, 送到我房間來。”

    砰!

    房門被葉修關上了, 差點沒把陳果的鼻子給撞了。

    唐柔眼看著陳果小心翼翼的溫柔表情漸漸不見了, 抽動了幾下后, 正要飛起一腳踹門, 卻是被唐柔給連忙拉住了:"算啦算啦, 你看不出他是故意逗你嗎?干嘛總上他的當啊!”

    也不知是唐柔的勸解, 還是偶像的身份忽然間生了作用, 陳果終于還是沒有踹出這一腳。拉著唐柔大步走開:"哼, 我們去吃飯。”

    餐廳里, 陳果十分解氣地啃著包子。引來陣陣側目, 大家都驚詫這個面孔看上去蠻清純的姑娘吃起東西卻是這么好漢。一時間唐柔這個無論做什么事其實都是很賞心悅目的美女風頭都被搶了個干凈。

    陳果消滅完了早餐后, 望著餐牌卻是1ù出猶豫的神情。唐柔看著笑了笑, 一邊抹嘴一邊問:"給他帶一份?”

    "不帶, 帶個鬼!”不說還好, 唐柔這一說, 陳果立刻一掃猶豫的神情, 堅決起身要走。唐柔卻是又笑了笑, 乘落在陳果后邊, 卻是找服務生交待了一生, 叫往房間送份早餐。玻璃櫥窗的反光中, 陳果什么都看到了, 卻是裝作不知。

    回房間, 陳果繼續像欺負包子一樣拿電視出氣, 以亂飆手時的狀態狂按遙控瘋換頻道。唐柔也不去說她, 開了電腦, 卻是登錄了游戲。進去一瞧, 赫然現葉修竟然是在線。

    "你怎么沒在睡?”唐柔疑。

    "被吵醒了, 就不想睡了。”葉修回道。

    "早餐一會送你房間。”

    "哦, 謝謝。”

    這才說了四句, 那邊陳果卻是看到她開始玩榮耀就飄過來了, 正好看到, 大怒:"他不是很困嗎?”說完就破門而出沖對面去了。

    砸門, 葉修來開, 陳果想說什么, 卻又不知從哪說起。

    葉修去狐疑地低頭打量了一下她的雙手:"早飯呢?”

    "包子大的拳頭, 要不要啊?”陳果大怒, 揮舞拳頭沖上, 酷似拳法家的技能崩拳, 正是葉修榮耀中多年勁敵韓文清所擅長的招式。

    "小唐你不是說送早餐的嗎, 你設計我啊?”葉修慘叫。

    "誤會……”唐柔的聲音輕飄飄地傳來。

    ……

    昨日的逛街流程只完成了一半, 不過今天葉修是打死也不肯參與了。陳果和唐柔兩個略一合計后, 也是不想再出去了。

    于是的房間成了兩間網吧, 榮耀進行中, 葉修卻是孤獨地看起了電視。

    兩個房間各有一臺電視, 唐柔和陳果各占了一臺, 葉修被淘汰出局, 理由都是那么地無法辯駁:你水平都那么高了, 你還練什么啊?

    "練級……”葉修表示。

    "那個簡單, 我幫你啊……”陳果表示。

    于是此時此刻, 陳果在玩, 玩得卻是葉修的君莫笑賬號。普通玩家, 何嘗用過銀武?況且是千機傘這么千變萬化有意思的武器。葉修教會了她如何使用后, 陳果就一驚一乍地玩了起來, 幾乎是在不停地改變著形態。那哪里是在殺怪練級, 分明是在玩一種叫變形金剛的玩具吧?

    看這家伙玩得興起, 根本就不理會自己, 葉修無奈也是跑對面找唐柔去了, 正好指點指點這妹子戰斗法師的技巧。

    龍抬頭。

    這個高端的技巧, 對于賬號還未到級的唐柔來說當然是級陌生的。即使昨天的比賽她也在現象, 但是龍抬頭的那一擊, 卻也沒讓她有什么太多感覺, 她并不知道這一擊是多么的駭人。

    不過昨晚, 陳果翻來覆去地說這龍抬頭的威風卻是不知說了多少遍, 終于讓唐柔也覺得有些悠然神往, 有點憧憬那一剎那間震驚全場的光輝。

    此番這個威風的主角過來, 唐柔tǐng想問問。不過想想卻還早, 賬號等級都沒升上去呢, 現在知道了這些技巧也是沒法練習, 又何必知道?

    只不過, 練級的動力, 卻是更足了。

    "昨晚感覺怎么樣?”葉修進來后, 卻是問起了唐柔昨晚比賽的感受。

    "蠻好。”唐柔回想昨晚, 心緒也tǐng復雜的, 一時間也找不出什么精準的詞來描繪, 她只覺得心中似乎有什么東西萌了, 弄得她心里有些癢癢的。

    "想不想跟我去職業聯賽闖闖啊?”葉修問道。

    "跟你去?”

    "是啊!我是肯定會回去的。你嘛, 也是一定可以具備職業水準的。真的榮耀巔峰, 并不是某個人, 而是職業聯賽的冠軍啊!偶爾地打敗某個人并不值得稱道, 能在一整個賽季里, 不斷地完成挑戰, 最終將所有競爭對手斬落, 那才算是沖上真正的王座。”葉修說著。

    "那么三次奪得冠軍的, 又算是什么呢?”唐柔笑道。

    "沒有最高, 只有更高。”葉修說。

    "這么說, 想越你, 真得tǐng難的。只是在pk上打敗你, 你根本就不會服氣吧?”唐柔說。

    "你這孩子, 怎么就喜歡和我較勁啊?”葉修說。

    "無論怎么說, 你也是榮耀的巔峰啊!即使是照你說的以聯賽冠軍來衡量的話。你的三個冠軍, 即使不算連冠, 也是榮耀里最多的了吧?”唐柔說。

    "唔, 聽你這么一說, 我現我果然相當了不起。UU看書 www.uukanshu.com”葉修站到了窗邊, 遠目狀。

    "今天登上巔峰的人, 會是誰呢?”唐柔忽然說。

    "今年?”葉修一怔, 唐柔冷不丁地關心了一下這個問題, 他比較沒準備。

    "不到最后一天, 誰也不會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這才是有意思的地方啊!”葉修說道。

    "是啊……不可預知的, 才是最有意思的。”唐柔說著。

    "加油吧, 你完全可以做一個參與者, 而不是旁觀者的。”葉修說。

    "嗯, 我決定認真地考慮一下。”唐柔點點頭。

    "打定主意的話, 可要向我學習哦!”葉修說。

    唐柔似乎聽懂了他的意思是什么, 回頭望了葉修一眼后笑道:"我可不是15歲。”

    "我也早就不是了。”葉修笑。

    這一天, 再無二話, 只是到了晚上該赴全明星周末最后一天的時候, 三人卻是糾結上了。

    三人昨天算是被深度曝光了, 尤其是葉修, 在賽后的采訪中, 很有職業選手都直接就說這貨就是葉秋了。

    那么今天, 三人的那個位置, 怕是早被狗仔給包圍了吧?!。

    ,ukan 搜看小說網   請百度搜索"37M 美女”  看美女 寫真, 艷 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