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波湖岸邊多是些兩棲類的爬行動物作為練級怪。此時千成就是在處獵殺著這些小怪。春易老他們這一行一共是來了五人,倒正是一個標準的小副本隊。此時蹲在湖邊的小樹林里,在雷鳴電光那一聲喊出后,反倒是沒有急著去冒頭。

    “先觀察一下再說。”春易老說著。

    五人一字排開,齊蹲在了林邊。藍河這視角一轉的功夫,就看到左手邊草叢似乎也有跳出幾下,于是微微起了點身朝那方向看了眼,看到了飄浮在草叢中的角色ID,藍河認得是中草堂的精英成員。

    “中草堂的在那邊。”藍河對春易老等人說著。

    “嗯,各大公會的人差不多都到了。”春易老說著。

    “這點大的地方,看不出能做出多大布置啊”系舟小聲說著。

    “會不會是在水里?”雷鳴電光猜測。

    “水里藏不了這么久。”春易老說著。

    榮耀里所有角色都是天生就會游泳潛水。只不過潛水時會出現對氧氣的需求。一直潛在水底不肯冒頭,結局肯定是淹死自己。這個能堅持時間的長短,是由角色的耐力所決定,但不管怎么樣,能一直蹲在水底的耐力是絕對不可能存在的。所以水里有沒有埋伏很容易就能看出來。此時千波湖面雖有陣陣漣漪翻過,但哪里也沒見冒出個腦袋來。

    “怎么樣?”春易老此時又是很難得地在頻道里說了句話。

    這是他們一起組起的團隊頻道,隊伍基本以公會為單位,每家差不多都是出了五個人。全是排名第十區等級前一百的一線高人。至于沒有這種高人的公會,也完全沒興趣在這個時候參與這個干擾興欣公會搶副本紀錄的計劃。

    “我們這邊沒發現。”中草堂的人先回答。

    “沒發現。”隨后是霸氣雄圖的。

    “同上。”

    “+1。”

    “+2。”

    組團而來的數家公會,此時各站方位,已是將千成圍在了這小小的區域內,大家各自左右觀察,卻是一點端倪都沒有看出來。

    “是不是興欣根本就沒有什么安排啊?”有人說著。

    “要我說,興欣要做安排,這個地方也吃虧啊他們公會的人都是什么等級啊?來這里,別說PK了,小怪這一關就夠讓他們頭痛的了。”又一人說著。

    這一人說的卻顯然很在理。千波湖40—43級的小怪云集,興欣公會卻大部分是30級出頭的玩家,就今天才剛剛加了點高級的,卻頂多也就是36、37這個水平。真正合適來這個練級的人,不就是他們公會的這些人嗎?除此整個第十區的任何玩家來這里,都要算越級了。

    “看來是有點多心了。”中草堂的天南星下了結論。

    “MD”蔣游卻是頗有不甘的罵了一句。早知對方竟然全無防備,那他們又何需如此大張旗鼓?千成固然是網游中的頂尖高手,但他們這些人也不會輸到哪去,組個小隊就已經可以萬無一失,何需像現在一樣一下子就沖過來好幾十號人。

    “稍等。”春易老冷不丁來了兩個字。

    “再看看吧,也許是我們動作過快,興欣的人還來不及布置呢?咱們再多等會,也許就是他們的人過來的時候中了咱們的埋伏了。”藍溪閣這邊卻是系舟把春易老的意思在消息里詳細地解釋了一下。

    眾人一聽,倒也不錯。他們這次真的是一點也不怕興欣公會有埋伏,而是就怕對方沒有埋伏。此時看到一片平靜,心下挺有些不甘的,如果等一等能等到大戲的話,倒也算不虛此行。

    于是埋伏在側的眾人又繼續安靜下來,只是觀察千成已經不是重點,重點是留意周圍左右有沒有什么動靜。更重要的是傳達了指示給整個公會,讓身處各練級的玩家都留意興欣公會玩家的舉動,尤其是看到君莫笑、風梳煙沐、寒煙柔之類興欣公會的精英角色時,一定要第一時間送來消息。

    結果,各大公會靜候了足足有半個小時,各方各面都一點不見有消息傳來。

    “喂,應該就這樣了吧”天南星說著。

    “對方再怎么說也是葉秋,如果意識到有不對,動作不至于這么慢吧?”蔣游說著。他們霸氣雄圖的人雖然都很不爽葉秋這個大對手,但卻也不得不服葉秋的本事。

    “嗯……”先前主張稍等的春易老,此時卻也不得不贊同這個判斷。

    只有藍河心下一驚。因為只有他是很清楚的知道,葉秋對目前的形勢早有預測。但是為什么真的看起來毫無準備,他也猜不透。在他看來,如果沒有很好的應對手段,總是可以讓千成下線暫避的,這大招絕對無敵。但現在,一切都不如他的想象。他先前提醒了一下春易老,顯然春易老也只是把藍河的提醒當作了是和他們一樣的一種推斷,卻不知道藍河可是得到了準確的情報才做的提示。此時藍河又是不知該不該說。這只要說清,就是暴露出自己三刀兩面的行徑,實在有些不好意思啊

    不過這一次是真沒給他糾結的時間。霸氣雄圖那邊的蔣游早就等得不耐煩了,一看大家都沒啥新的主張,立刻道:“那還等啥?動手吧為這小子大家已經耗了不少時間了,叫復活點那邊的準備了。”

    消息發罷,各公會的隊伍都開始行動。只是千成這么一個對手的話,那確實完全不必重視,隨便怎么殺都足以拿下他了。

    各公會的玩家從藏身處沖出,沒什么氣勢,也沒喊什么口號。這輕而易舉的事,還搞出太大聲勢,那顯得很沒見過世面不是。

    遠程的槍手系玩家已經開火,千波湖的平靜由此被打破。潛藏在蘆葦爛泥中的爬行小怪頓時被驚起不少。不過這些并不值得在意,值得在意的是,千成這小子反應真是朝敏捷,聽到槍響就閃,跟著人就朝著千波湖跳了去。

    “不愧是千成”藍溪閣的人沖出來時,看到千成機敏的反應,忍不住說著。

    “哼……”藍溪閣的知月傾城卻是不屑地哼了一聲。她是個女玩家,比起男玩家來討厭千成這種搶怪的欺負人行為。她明白藍溪閣的人這一聲感慨的由來,自然是因為千成的這種惡習幫他養成了這種機警的習慣,在神之領域,看到就要殺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他已經習慣于時不時就要進行PK了。而且他和藍溪閣有約定,個人的這種仇怨公會是不會替他出頭的,因此長久以來都是一個人在周旋,有活下來的時候,也有被擊殺的時候,總之,應對這種東西千成算是有著大量經驗了。

    此時攻勢一起,千成不驚不問,立刻就朝千波湖里沖,顯然是看準了這邊沒有什么埋伏。

    不過各大公會的玩家依然也沒太當回事。下水就下水唄,大家同樣都會,繼續追就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來的也都是經驗豐富的好手,各大公會的會長,這種人物實力更在千成之上,根本就沒什么好怕的。

    “不要讓他跑了”蔣游此時是迫不及待地吼了一嗓子,他用的依然是他一直使用的那個叫愛湊熱鬧的元素法師,一邊追來一邊法杖一指一個吟唱,一個冰霜雪球從法術尖端跳出來,蹦蹦跳跳地就追著千成滾了去。

    其他各公會各職業的玩家也是各使手段,能攻擊的就攻擊,能限制的就限制,必須要近身的就加速朝前沖。不同方向就從不同的角色沖上,算準提前量,判斷千成的逃跑路線,做好攔截準備。

    “那邊。”蔣游的冰霜雪球最終也沒能打到千成,連忙繼續一邊追,一邊指揮身邊其他人從不同方向攻擊。

    都是老手。命令有時不需要聽到具體的方式,要聽的只是時機。此時蔣游話一出,他們霸氣雄圖的四人,就是兵分了兩路。兩人直走入水,準備斜插;另兩人直朝千成方向追去,斷其退路。

    其他公會的也是各有思路。只片刻,就已經有半數人追下了水,UU看書 www.uukanshu.com原本只見漣漪的千波湖面突然就是浪花朵朵,一個個角色像是魚雷一般,而他們想要擊沉的目標,正是先一步下水,此時正筆直狂游的千成。

    “遠程的攔著點”蔣游又是吼著。他比較直接,也懶得理會其他公會的人是不是聽他的,反正看到有需要,他就一定會指出,不吐不快。

    這遠程類的槍手玩家到了水邊都沒急著下,瞄著千成一通猛射。

    這個也是經驗之舉。在水中,角色從來都不會是靜止,而是不停地處于一種上下沉浮的運動中。尤其是此時跳進水的人多,浪花洶涌,這種沉浮更會劇烈。這樣的狀態下,無疑是加大了遠程職業瞄準的難度,于是大家就先穩穩站在岸邊,射個痛快再說。

    千成像是感受到這一批集火的威脅,突得一沉,角色已是鉆入水中。其他人一看,也是紛紛下潛。不然千成潛得深點,他們從水面上可是看不出對方的去向的。

    誰知就在此時,湖面上驟然升起很高的一簇的浪花,伴隨著的似乎還有一陣爆炸的轟鳴。浪花中,一名玩家已被高高地掀起……</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