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十級完成神之領域的挑戰……

    這個事要是生在一個普通玩家身上, 足以讓所有的會長震驚地掀桌。但現在, 知道要完成這事的人是葉秋, 職業圈的頂尖大神, 大家的震驚總算是稍稍平緩了一些。

    但不管怎樣, 這依然是一件前無古人的瘋狂事。

    神之領域這個設定開放的時候, 榮耀的等級上限就已經是55級。而這個任務被設定為級可以領取, 也是為了方便玩家在一邊升級的過程中一邊慢慢積累完成任務。神之領域的挑戰, 有苛刻的高難度戰斗, 也有不少是需要花時間來積累的成績, 比如在競技場里的勝負要求之類。

    在那個年代, 真要就在級上完成神之領域的挑戰任務, 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畢竟只是差著五級。沒有人做到, 只是因為這個任務內容太多太長, 導致很多玩家級就開始做, 不心級都升了, 任務卻還沒有完成。

    而后, 隨著等級上限的不斷開放, 神之領域的挑戰任務難度一直是在上升的。而如今等級上限已是級, 再想在級就完成神之領域的挑戰任務, 那自然是會被視作是不可能的事。不過如果是葉秋這種頂尖大神的話, 那自然是另眼相看, 大家震驚歸震驚, 卻沒有覺得不可思議。而后, 卻已經是認真考慮這級就要沖進神之領域的話, 那么還能給他們多少準備的時間。

    "我要說的, 就這些了。”藍河此時卻是鞠躬謝幕了。到最后, 這家伙其實就是分析出了問題, 至于解決問題, 只是就新區的形勢提出一個"退讓”這種非常不受大家喜歡的主意。但是對于藍河而言, 在把自己意識到的這些東西全盤說出以后, 忽然有了一種甩下包袱的感覺。

    "難道自己已經不想再對藍溪閣承擔什么責任了嗎?”現自己心中的這種感覺后, 藍河自己都有些詫異地想著。

    而討論組里, 此時討論卻依然在繼續。

    "老實說, 我認為, 葉秋的威脅既然這么大的話, 那么最好的處理方式, 還是把他掐滅在第十區, 如果他一直不能升級沖到神之領域, 那真是太美妙了。

    "俱樂部態度才關鍵”腦袋清醒的易老在眾人安靜后打下了八個字。

    眾人一看, 立刻明白。選手們的態度, 代表的只是個人。這要派職業選手進里來, 這得俱樂部方面有這樣的態度才行。

    "俱樂部的態度……”蔣游卻是莫名地將這幾個字重復了一遍, 大家立刻感覺到這家伙可能有什么要說, 一片安靜。

    "我決定了, 我們中草堂采納藍河的建議, 在新區里選擇退讓, 我們……先退出了。”大家沒有想到的是, 蔣游先沒開口, 等到的居然是天南星的這樣一句話。這大家還沒商量完呢, 這人怎么突然就有了主意?眾人覺得有些看不懂, 還想去問, 天南星卻已經退出了討論組, 連同一起的自然還有中草堂第十區的分會長車前子。

    "這個有點古怪啊?”看到天南星退出, 煙雨鎖樓立刻說著。

    "確實, 這家伙突然決定退讓, 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眾人紛紛開始揣摩。

    "呃, 會不會是這樣的……”之前就有話要說, 卻突然被天南星cha了一下的蔣游終起來了。

    "現在已經是賽季下半段, 各隊都是緊張沖刺的時候, 這個時候去打擾, 讓職業選手分心來處理里的這些破事。先不說俱樂部是不是樂意, 我想諸位其實也不希望如此吧?畢竟, 我們在里忙前忙后, 最終目的還是為了支持戰隊拿到好成績, 而不是拿我們這些事去拖戰隊的后腿。眼下這局面, 真要靠戰斗處理, 那不是一場勝負的事, 游戲里這追殺要多廢jīng神, 大家都清楚。俱樂部如果是主動來cha手, 那沒問題, 但如果是我們去申請, 那就是咱們主次不分了。”蔣游長篇大論。

    "說得是!”眾人聽了, 紛紛贊同。

    "天南星那家伙, 大概也是想到這一點, 不過這子yīn啊!自己不想搞了, 但不明說, 留下咱們, 指著咱們這邊有人搬俱樂部出來, 他們揀現成便宜, 還不用戰隊分心, 多好!”蔣游說著。

    "天南星真不是個東西!”眾人集體鄙視天南星。

    "其實, 他大可不必如此。”蔣游一個神秘的笑容表情。

    "哦, 你說你說。”大家一副很支持蔣游的樣子。因為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這蔣游一定是有了一個相當不錯的主意, 所以才會公然把天南星的這種打算說破。否則的話, 他既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如果沒主意, 絕對也是像天南星這樣一聲不吭的離開, 那還用說?

    公會之間, 大家都是很了然的, 只是不說破罷了。剛才齊罵天南星不是個東西, 其實在眾人眼里, 就沒一個是好東西的。

    "葉秋想得返職業圈, 絕對是有人不愿意看到的。”蔣游說著。

    眾人不吭聲, 等蔣游宣布答案。

    "難道大家忘了葉秋和嘉王朝公會的古怪關系了嗎?”蔣游終于宣布答案。

    "哦……”

    表示恍然的消息, 一下子排滿了屏幕。

    葉秋和嘉王朝公會的關系, 當然級古怪。以葉秋的身份和能耐, 這從戰隊退下來, 真要放進, 擔任自家公會的會長都不為過。就算沒有留在俱樂部任職, 這進了, 和自家的俱樂部也總該有些香火之情吧?

    結果, 沒有, 什么也沒有。

    之前不知君莫笑身份也就罷了, 事后知道, 一直就覺得這很奇怪。前面也有人直接向嘉王朝的會長陳夜輝問了, 對方卻是不說, 顯然是有點內情的。

    具體什么情況大家猜不出, 但葉秋肯定和嘉世有矛盾, 而且不是一般的矛盾。U w退役有可能是被迫, 那么嘉世當然是極不愿意看到葉秋復出, 否則何必bī人退役。

    "所以說, 我們坐視不理, 任由葉秋和興欣展起來的話, 肯定會有人比我們更加坐立不安的。”蔣游說著。

    "而且, 大家別忘了。嘉世今年的成績很糟糕啊!按目前的情況來看, 保住聯盟席位完全沒有問題, 但想沖擊季后賽也是完全沒戲。所以, 他們完全可以放出jīng力來對付一下這里的葉秋啊!”蔣游說著。

    "有道理……不過……”眾人還是稍顯猶豫。

    "反正現在的局面我們也是沒辦法, 不如就真退一步, 擺個姿態給嘉世的人看。然后我們再觀察他們的反應。如果他們到底還是沒動作的話, 我們再想別的辦法。”蔣游顯然已經深思熟慮。也虧得他作為嘉王朝的死敵對于這個對手總是比較敏感, 這才能搶先一步想到這么一個方案。

    "隔岸觀火”易老為蔣游的計劃做出了總結。

    "不錯。”蔣游心下是得意的, 這兩邊殺起來, 無論哪邊吃虧他都高興。不過從大方向上來講, 他還是希望葉秋能被打壓下去。畢竟, 這么一個大神出來在里, 競爭力實在太可怕了, 感覺遠比嘉王朝公會整個加起來還要難纏。

    ===========(未完待續)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