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蔣游的辦法未必十拿九穩,但是在目前來說,在千波湖里當獵人的葉秋眾公會真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不如先如蔣游所說,把眼前這一關忽悠過去再說,日后不行再翻臉,反正公會斗爭中這樣的都是常事,大家都心照不宣了。

    已經打定主意從視不理的藍河,卻沒想到自己躺著還會中槍。最后大家討論后決定,由藍河出面去和葉秋交涉,將目前這個情況給和平處理了。

    “畢竟你和他打交道最多最久,比較了解嘛”藍河先前自己說的話此時又被眾會長栽回到他腦袋上了。

    “去吧”連自家的上司春易老都表態,顯然也認為藍河是最合適的人手。

    藍河自然很是郁悶,因為這差事根本就不是說說那么簡單。

    你想殺的時候,就去殺人家;殺不過的時候,就去和人家說咱不殺了……世上哪有這么便宜的事。雖然藍河眼中的葉秋并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主,但問題是這次退讓也不過是眾公會的一個權益之計,還留有后手的,藍河倒是不信葉秋看不出來對方這點花花腸子。就算看不穿眾公會的陰謀,也總會意料到這是個拖延時間的辦法。畢竟,千波湖這樣的地理優勢并不是每個等級階段都有可能遇到的。忽悠著撐過這一等級階段,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我沒有把握。”藍河坦承。

    “沒關系,這世上本就沒有百分百的事,盡力而為吧”眾公會們語重心長地說著,郁悶的藍河只想罵娘。這幫家伙嘴上說的漂亮,自己真要論不下來,他就不信這些人還會這么和善,沒準日后翻賬就會把這一臟水潑到他們藍溪閣身上。這個道理,藍河不信春易老不明白,他搞不懂怎么春易老也愿意讓他來攬這破事。

    “我搞不定。”藍河堅持,打定主意不肯退讓。

    “藍河兄這就不對了,大家又不是說非逼你談成不可,只是覺得你機會比較大,你試也不試就這樣說,這太寒大家的心了。”

    藍河冷笑不語。這在神之領域都是互相咒罵撕殺,專往心口上互相捅刀子,捅得越深越開心的主,此時居然跑來說什么“寒了心”,藍河只覺得想笑。

    看藍河沒反應,眾人又是調轉槍頭,開始游說藍溪閣的會長春易老,顯然是試圖讓春易老發話讓藍河去。

    春易老在消息聊天里向來寡言,也不多言語,就是小窗給藍河發來一個問號。

    “搞不定。”藍河一點沒遲疑。

    “搞不定。”于是藍河就看到自己發出的消息轉眼從春易老那發進了討論組,嚴重懷疑會長大人只是鼠標拖了一下。

    這人死活不依,眾會長脾氣再大也是沒奈何,只能是陰陽怪氣地說點嘲諷的話。但這些人本來互相就不是一家人,這點怪話算得了什么?平時互相說的多的,真的是一點殺傷力也沒有。眾人說說也覺得沒意思了,只好再推人選。

    “要不就夜度寒潭兄弟去吧?縱觀第十區,除了藍河會長,你們霸氣雄圖和君莫笑算是打交道最多的,想必也是很了解。”百花谷第十區的會長背燈彈提了個人選。

    夜度寒潭一臉黑線,不過他的老大蔣游卻是站出來替他說話:“諸位……我們公會的背景,和葉秋之間肯定是充滿火藥味的,讓我們去,恐怕反倒是弄巧成拙。”

    這話倒是有理,不過真要讓夜度寒潭來說,他們雖然是后來才知君莫笑是葉秋,但葉秋可是早看到他們是霸氣雄圖。一直以來打交道,夜度寒潭從來沒有感覺到因為雙方背景的死敵關系而讓葉秋對他們另眼相待。所以理是這么個理,但真實情況卻非這樣。

    不過夜度寒潭當然不會這樣去說。事實上他真實的念頭,那和藍河完全一樣,他也覺得這事難開口,難搞定,才不愿意去當這個槍頭。

    于是這個人選又是不依,眾人都是無奈,最后直接點名蔣游:“蔣大會長,這個計劃可是你出的,那你說誰才是最合適的人選,別說是藍河了,人已經表示不肯去了。”

    “要不,咱投票?”蔣游搞民主。

    “投票?這要投出來某人,還會反對嗎?”有人說著。

    “反對。”藍河完全不含糊,直接對號入座,眾人紛紛發著無奈的表情。

    蔣游一看,自己這偉大的計劃居然在這個地方要擱淺了。其他公會的人他是指使不了,藍河打死不去,那么再搞這種投票的話,毫無疑問會是他們家的夜度寒潭。既如此,蔣游決定干脆就爺們一把。

    “夜度,就你去吧事成不成,沒人會怪你。咱今天就做個約定,這事談成這樣,全依著夜度寒潭,誰也不許有怨言,怎么樣?”蔣游說。

    “就這樣,就這樣。”不少會長開始附和。

    “截圖為證。”蔣游說著。

    “截圖為證。”眾人也是表示同意,這事再拖也不會有什么結果,大家也不想在這上搞什么借題發揮了,趕緊過了這一關就得。

    于是,夜度寒潭苦逼地被選為了談判代表,被派上前線去和葉秋談判,爭取和平解決此事。

    “大神……”夜度寒潭卻是不像藍河那么固執堅持,被蔣游指派后,只好是硬著頭皮上了。

    “啥事?”葉修這邊的回復神速,顯得很悠閑。

    “咳咳,商量個事唄?”蔣游說。

    “你說唄”葉修回道。

    “咱不打了行不?這次我們認栽了”夜度寒潭想了想,覺得還是直截了當吧繞彎彎他覺得自己恐怕也不是人家的對手。

    “哦?行啊”葉修回道。

    “多謝”夜度寒潭沒想到對方這么痛快,激動的兩眼冒星星。

    “割地還是賠款?”葉修又回道。

    “什么?”夜度寒潭下意識地回了一下,但完了自己一琢磨,頭上汗下來了。

    “割地就是千波湖就讓給我們練級啊,賠款的話就老樣子,我開材料清單啊!”葉修回復著,而這個答案,已經被夜度寒潭預料到了,汗都已經流完了。

    “這這這,不至于吧……”夜度寒潭根本就沒有什么談判思路,完全是在說廢話。

    “投降嘛,不都是要割地賠款的?讓你們二選一,很人性化了呀”葉修回道。

    夜度寒潭苦悶啊雖然說了讓他全權負責,但他覺得自己真要把這樣的條件給依下來,截圖為證恐怕都不好使。不過一想到截圖為證,夜度寒潭也有主意了,干脆也把和君莫笑的聊天記錄給截了下來,干脆利落地往討論組里一發。

    “諸位怎么個意思?”夜度寒潭機智啊,他不當談判代表,改當傳話筒了。

    君莫笑開的材料清單……這個玩藝第十區的公會會長們幾乎都接觸過了,但神之領域來的好多總會長卻是不知,皺著眉紛紛在問:“什么玩藝?”

    “很簡單,就是他有條件嘛”藍河現在倒是有閑情在這給大家解釋。

    眾人現在顯然對藍河分外沒有好感,都不去理會,只是聽著一個另一個第十區會長簡單地說了一下。

    “把千波湖讓給他們?靠,他們公會一共不就五個人到40級,還有兩個是五天后才能加入的”有會長怒。

    “不如先讓他開材料清單來看看。”馬踏西風說著。

    “是啊,先看看清單唄”煙雨鎖樓也說。

    第十區的會長在此時都一致選擇了沉默,他們就不會說看清單的話。因為他們可以預料,清單一定也是慘無人道的。總會長們一定會大開眼界的。

    夜度寒潭也不磨蹭,立刻去找君莫笑說能不能開個清單看看。

    葉修當然料到他們這里一堆人在商量。之前交過手,有多少公會參與他也是心中有數,當即也不含糊,麻利地就開了一份厚厚的清單過來。那速度之快,讓夜度寒潭懷疑他是不是早就已經準備好了。

    “我x他怎么不去搶”

    果不其然,清單被截圖回討論組后,剛從神之領域來到第十區的幾位總會長統統風中凌亂了。

    “坦白說,他一直以來賺材料的方式,遠遠好過去搶……”藍河吐槽王附體。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個……這個……”煙雨鎖樓看那清單截圖,“這個”了半天,愣是沒說出下文來。

    “不過大家細算一下,如果由我們幾家來均攤的話,這份清單倒也在我們的承受范圍之內。”藍河說著。

    “藍河,你到底是哪邊的”有人果斷開始懷疑藍河的立場。

    “我只是幫大家認識他的風格而已。他從來都是這樣,會讓你很肉痛,但是又不會逾越你的心里底線……這一點有感受的不會是我一個人吧?”藍河說。

    第十區的會長們多少已經有些習慣了,但神之領域來訪的總會長顯然大多受不了這脅迫。

    “不管了”先說話的是之前“這個”了半天的煙雨鎖樓:“我還就不信了,千波湖那么大,他也就那么幾個人而已,還真能控全場了?”

    “煙雨兄說的是”一直和煙雨鎖樓聊得比較來的馬踏西風也是當場表態。</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