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哪些公會在背地里陰了一手?這嫌疑也要分個三六九等, 像那些本就想回避這些沖突的較弱公會, 嫌疑程度也就是較低一些, 也不能完全排除掉。至于像藍溪閣和霸氣雄圖這樣本來是和大家一起熱熱鬧鬧〖革〗命, 后來卻是沒了聲息的, 不用說, 嫌疑自然是最大。雖然沒人敢說是百分百, 但嫌疑大到這個程度, 已經不需要繼續論證了。

    "不能放過他們啊!”有會長表示。

    "對!他們愿意妥協就算了, 妥協完了還要去當狗tuǐ, 絕對不能允許!”

    "不能允許+1!”

    "不能允許+2!”

    "不能允許+86!”

    七大公會的會長都很是憤怒”倒是他們第十區的分會長們此時看起來比較冷靜。默默地看著七位會長討論如何收拾藍溪閣和霸氣雄圖時, 心下忽然有種這是沒氣沒處撤的感覺。對葉秋, 他們是實在沒辦法了, 結果藍溪閣和霸氣雄圖此時成了送上門的出氣筒啊!

    "什么?你枉了?”藍河收到此雷鳴電光來的消息后, 憤怒了。這大神一開始搞公會, 果然也開始卑鄙陰險不講信用了嗎!想著藍河已經點開了君莫笑的名字”一個憤怒的表情先摔過去, 隨后才質問:"怎么搞的?”

    "嗯?”

    "為什么殺我們到人!”藍河理直氣壯。

    "你看錯了吧?”

    "無恥啊!!”藍河沒想到對方居然搪塞的這么沒有水準。就這時又收到新消息”一看還是雷鳴電光, 新消息卻是告訴他:他不是被君莫笑所殺, 而是中草堂的一隊人。

    "中草堂……”藍河恍惚了。

    "是被其他公會干掉了吧?”葉修的消息恰到好處地飄然而至。

    "你怎么知道?”

    "你們出賣人家, 還不許人家報復?”葉修反問。

    藍河一口氣卡住, 差點沒窒息而死。這出賣”可是少不了這貨的教唆啊!現在居然沒事人一樣的說話。悲憤了一下后, 藍河忽然又是意識到了什么:"你早就猜到了?”

    "這誰猜不到?”葉修回道。

    "你故意找我們要情報”就是想引起我們這樣互相爭斗!”藍河果弊推理。

    "你想太多了。找你們要情報是雙方互惠互利的好事情, 就應該這樣做。”葉修說。

    "你是得到好處了”我們現在又惹到麻煩了!”藍河說。

    "我也麻煩啊!”葉修說。

    "你什么麻煩?”

    "我……紅名一天了還沒有洗掉"……”葉修的回復看著就勉強, 讓藍河很肯定這個"麻煩”都是這家伙很努力才能想到的。

    "太陰險了!”藍河吶喊。

    "你們公會死幾個了?”葉修卻在一本正經地討論正事。

    "一個還不夠嗎?”

    "夠不夠, 不是由我的意思決定啊!”

    藍河吐血中。

    "收了你們的材料, 總該幫你們做些事情。再有被襲擊地, 可以帶到我這里來。”葉修繼續說著。

    藍河這才深深地明白, 只把這個想成是挑撥離間實在是太膚淺了”這挑撥離間以后, 原來還有這下文呢!這下藍溪閣的人全成了這家伙放出去的魚餌, 這讓藍溪閣該怎么辦?放著不管, 肯定對付不了這些個公會聯手撤氣。真如這家伙所說的那樣去做”那可是和諸多公會都建立起來仇恨, 這個也很難周旋啊!

    況且現在第十區幾乎都是總會長親自前來坐鎮, 這邊的爭斗, 有可能直接就傳染到神之領域去。雖然一直以來各大公會之間都是斗爭不斷, 但是像這樣絕對的少數挑拔絕對多數仇恨的行為可還是沒有過的, 大家一直心翼翼的”永遠不會在同一時間吸引到兩家以上公會的仇恨。但現在, 一次招惹到了七家!那是實力再強的公會也無法靠一己之力抗衡的。

    "該怎么辦?”事關重大”藍河又是不敢輕下主意了, 跑去找會長易老。而且覺得這次事態復雜”消息里易老那樣言簡意垓的, 實在有些說不清楚”索xìng直接去找bsp;   一樣的情況, 當然也生在了霸氣雄圖身上。在掛掉一名精英玩家, 并且得知不是君莫笑下的手后, 夜度寒潭也是飛快警覺起來。

    當然他沒有像藍河一樣還跑去找君莫笑質問, 而是直接就聯系會長蔣游商量上了。

    "找我們要情報”這是一個陷阱”夜度寒潭痛心疾”"是我的錯”我太急功近利了, 居然沒有察覺到這么明顯的展方向。”

    "不”聽完夜度寒潭的匯報和檢討”蔣游卻是沉默了許久”這才說了一個字。

    夜度寒潭有些沒明白這個"不”是什么意思”卻也沒問, 只是繼續等著夜度寒潭說下去。

    "從我們有的公會妥協, 而有的不肯妥協開始”我們就已經中了圈套。”蔣游說。

    "不愧是榮耀中資歷最深的大神……教科書?不只是職業競技方面啊, 哪怕是里的公會斗爭”這也是給我們好好的上了一課。”, "他一直利用的, 就是我們這些公會之間最大的病。我們說到底都是競爭對手, 之間只有利益”沒有朋友……”

    "從我們有了不同的選擇開始, 就注定我們會互相懷疑。他要情報不過是一種方式, 就算不這樣, 也一樣會有別的方法讓我們互相懷疑起來。這個, 是完全沒有辦法的事”我們的體制決定了我們的xìng質, 這個是改變不了的。”蔣游的消息一條一條出來”沒有人cha話, 眾人都看得出這當中的無奈。

    "那現在我們該怎么辦?”夜度寒潭問。

    "事已至此, 那幾家公會也不會停手, 我們也沒法解釋, 除非是和他們一起再去對付君莫笑。”, 蔣游說。

    "這個……”夜度寒潭覺得憋屈。他們可是已經付了材料, 才換來練級的安穩的。不想君莫是不和他們搗1uan了, 結果卻是別的公會不放過他們。現在又跑去對付君真笑, 人當然不會因為給了材料就打不還手”一切又回到了原點。有過妥協的公會”最終1ang費了材料:而沒有妥協的公會, 一直享受著壓力以及時不時被擊殺的損失。

    霸氣雄圖, 向來就有著霸圖這支戰隊的風骨, 退讓向來就不是他們的xìng格。之前在面對君莫笑時選擇了一次妥協, 已經是莫大的忍讓”而且主要想著的是還有后手。而現在這個局面”卻是bī著他們霸氣雄圖向聯手的公會妥協, 而這妥協可是難說有什么后手的, 這樣的局面, 讓夜度寒潭像吃了一只蒼蠅一樣難受, 他相信會長蔣游此時的心情也和他差不了多少。

    "既然如此, 不如就徹底一點。”, 蔣游忽然說話。

    "哦?”

    "我們就和葉秋聯手!”蔣游說道。

    "這樣這樣不太好吧?”, 夜度寒潭連忙說著, "神之領域還有其他區怎么辦?”

    如果只是第十區的話, 那么此時能和葉秋聯手欺負其他公會還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 但問題是第十區只是各大公會勢力的一部分, 葉秋目前罩得住這邊, 卻影響不到其他地方。一旦牽一而動全身的話, 那后果可就嚴重了。在其他老區還有神之領域, 這些公會如果聯手出擊的話, 霸氣雄圖的日子肯定會非常不好過。

    "那就要試試ng了。”蔣游說責。

    "會長別沖動啊!”夜度寒潭連忙勸阻著, 在他看來蔣游這是受不了這窩囊氣, 準備熱血一把了。

    結果蔣游卻是了個微笑的表情:, "看來你還是不懂。”

    "什么?”夜度寒潭茫然。

    "這一環節, 恐怕也在葉秋的計算之內。

    ”, 蔣游說。

    夜度寒潭稍一怔, 大腦連忙開始高運轉。

    "公會之間的平衡已經維持了很多年了”以現在大家的根基”說想把誰家連根拔起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公會之間向來避免大規模的沖突。U www.uukanshu.com殺敵一千”自傷八百, 生這樣的沖突, 即便是獲勝了是否能得到好處都很難說。權衡一下的話”絕對還不如大家就這么安安樂樂的共同展。七家聯手, 真要對付我們的話的確很難辦, 但是他們也絕對不會好受到哪去。這樣鶻蚌相爭, 讓漁翁得利的事, 白癡才會去做。你覺得有哪家公會的會長像是白癡嗎?”, 蔣游說著。

    "這……要是有個萬一……”夜度寒潭依然有些擔心。

    "沒有這種萬一, 會做出這種萬一的公會, 才已經被淘汰出局了。”蔣游信心十足地說著。

    "那你的意思?”

    "放開子和葉秋合作, 現了目標, 告訴他, 被人盯上了, 去找他!我們的人盡量集中在一起”他們敢不敢集中, 那就看他們的膽量了。”, 蔣游說。

    "好……我明白了。”夜度寒潭也不是菜鳥, 具體方向定下來”細節他自然會考慮周全。

    "先借葉秋的手狠狠打壓一下這些家伙”讓他們來當一當苦u計里的黃蓋”乘機也是幫葉秋托托勢。我就不信了”嘉世的人bī葉秋退役, 真能眼睜睜地看著他這樣氣勢如虹地重返職業圈?他想讓我們鶻蚌相爭, 咱就乘機也玩個一箭雙雕。葉秋, 其實也是手好牌呢!”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