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蔣游對于形勢做出了清晰的判斷,有著明確的思路,索xìng放手和葉秋成了臨時同盟,徹底和向前的盟友們開戰。藍溪閣這邊呢?同樣擁有多年斗爭經驗的chūn易老,在這種局勢走向并不難推斷的情況下,思路和蔣游一樣到位,也是做出了類似的判斷。

    兩大公會分區的會長,都在擔憂此事會對公會的全局造成影響。而兩位總會長,卻是一起看準了如今的榮耀格局搞這樣的激烈沖突絕不是什么好策略,尤其是如今有葉秋這樣的大神企圖在網游中強勢崛起。這會造成多大的沖擊,看看第十區這些公會開荒時的狼狽樣就知道了。

    雖然各大公會在神之領域有著在第十區所沒有的牢固根基,但葉秋同樣在神之領域也會擁有在第十區所沒有的高人氣。這個對手,絕對是要從方方面面抵防的,哪能還給他制造可乘之機?

    就是在權衡了這樣的利弊后,兩大公會公長這才都放心大膽地指示第十區的jīng英們放手與葉秋合作。

    “明白了。”所有人聽到了指示后,立刻按照方針行動。他們不再像平常一樣死守一個區域練級,而也開始在這廣袤的練級區里游走著。兩家所不同的時,霸氣雄圖這邊是集體行動,而藍溪閣這邊卻是沒有要求這一點,依舊任憑大家的喜好。

    喜歡組隊的,依然是組隊在練,而喜歡單練磨練技術的藍河,依舊是死守著一片水域。

    他沒有走四下游走。

    對于chūn易老最終的分析決策,他也深表嘆服,卻不太感冒。這來來往往的算計設計,他現在連聽都覺得很疲憊,更別說去思考了。他莫名地就想起在興欣公會里混的那幾天,像個保姆一樣照顧著那些榮耀的入mén漢,卻是沒有這么多爾虞我詐的東西,似乎要簡單快樂的多。

    “唉……”藍河也不知自己到底是為什么在嘆氣,只是百無聊賴地清除著手邊的ǎo怪。

    其他人不知怎樣了。藍河心下想著”這練了好一會,一直沒收到什么消息,估計是暫沒有什么事發生。否則不管是被殺,還是發現了什么目標,都是通過他來向君莫笑那邊透露的。

    這事到底會如何收場呢?藍河轉轉又是想到了這邊,打怪都有些心不在焉地放緩了出手。突得”耳邊響起一陣湍急的水聲。雖然水戰經驗平凡,但總也知道這聲音來得有點不正常,也是多年游戲經驗的藍河瞬間已經緊張起來,連忙cào縱著角sè在水中一個翻身,就見一串子彈從身邊躥過。只是避過了頭一串,接下來的數發卻是正中身子,在水中,沒有幾個玩家能靈活地躲避好攻擊。

    子彈擊出的血huā瞬間在水中彌漫變淡,藍河已經轉過了角sè,看到身后一名神槍手玩家正立在手中”槍口猶自在指著他。

    “中草堂的人。”藍河只看對方的名字就已經認出,心下不免苦笑。自己不想去找別人,別人卻是找上他來,而且看起來是不肯放過他的樣子。

    不過,對方既然是起著殺人的心思,就絕不可能只來一人。他們這些jīng英”無論是陸上還是水里水平都是半斤八兩。而藍河被稱為是藍溪閣公會的五大高手,那水平在玩家中確實還是蠻拔尖的。對方不至于信心十足到以為偷襲占個先手就能將自己拿下,更何況是中草堂的這些老對手。

    藍河很冷靜地思考著,并沒有急著就向這神槍手展開反擊。保持著移動,轉著視角”水中沉沉浮浮地又是全方位的一觀察,果然不如他所料,對方來的足足有四人,當中甚至有中草堂第十區的會長車前子。四人乘著藍河走神的功夫,已經悄然湊近身來。那神槍手敢發動攻擊,那自然是四人認為藍河已經無處可逃了。

    消息閃動”藍河翻開一看,是車前子發來的一個微笑。藍河懶得和這家伙多話,角sè一翻”立刻朝著車前子那邊沖了過去。

    把握十足的車前子一點也不慌張,并不上來迎敵”一邊徐徐后退,一邊看著其他三人繼續靠攏上來。

    藍河也是時時留意著左右。說三兩下把車前子解決掉,他也確實沒有這個信心。那三人距離都是不遠,神槍手一直在攻擊牽制,車前子稍稍拖他一下,圍上來立刻死定。車前子顯然也明白這點,退,也只是拖拖時間,根本就不是想一直和藍河保持距離。眼看三位同伴接近,也就停止了倒退,開始揮舞著手中的掃把,把水流攪和得luàn七八糟。

    藍河這氣勢洶洶沖了半天,臨到近處卻不上前攻擊,突然方向一轉,角sè一沉就朝著更深的方向游了去。

    車前子見狀連忙就是扔下了一個熔巖燒瓶。這熔巖燒瓶在陸地上使用,碎開是在平地鋪開一片火海;到了這水中使用,卻又是另一翻景象。瓶中碎開流出的熔巖并無法把水點燃,卻是不斷地蒸

    發湖水翻出與泡。同時又被水流打散,漂溧浮浮的到處都是,像是垃圾一樣污染了一團水域。玩家的角sè此時只要觸到這些并無火光的熔巖,一樣會受到傷害。

    藍河當然是清楚這一點的,不過憑他的技術,想在水中穿過這團水域卻不碰到這些四散的熔巖實在是為難他了。藍河也不想因為這一阻攔耽誤時間,索xìng就是硬頂著傷害,直接朝著這團看起來骯臟之極的水域中沖去。

    車前子扔完熔巖燒瓶早已經游下追擊,自己放的技能對自己自然是全無傷害,看藍河頂著傷害沖進那團水域,揮臂一抖一個暗夜斗篷甩了出去,想將藍河困上一困。

    但藍河又哪里是一味到跑路,車前子的舉動他也是時時在盯著的。看到車前子追來,他沖進那水域同時已經出了技能。

    車前子這才剛剛甩出斗篷,就見一道劍光從那團水域中甩了出來,再想躲閃卻已經遲了,被這拔刀斬的劍氣斬了正著,在水中也是接連翻了幾個跟頭。

    車前子心下郁悶。這一劍他真是一點也沒看到……為啥?因為那團水域被他扔出的熔巖燒瓶蒸發得全是不斷往上冒出的氣泡,視線很受阻礙。

    結果就是這么一耽擱,藍河已經從那團水域中沖出,身上似乎還沾著在水中黑乎乎的熔巖,游動的速度卻是一點都不見慢。

    “追!”,車前子郁悶地隊伍里招呼了一聲,四人齊追上去。

    “你跑不掉的。”車前子一邊給藍河去了個消息,他的角sè卻是抬頭朝著水面上升去。他是魔道學者,掃把飛行的特xìng在水面上可以擁有比槍炮師飛炮更強的速度優勢。他倒是挺有信心可以再度截到藍河。

    藍河依然不理車前子的消息,看這家伙朝水面上沖,也明白他的意圖,立刻又是轉了個方向。

    這車前子上了水面,看水底可就很有距離限制了,只能聽還在水中追擊的三人指示方向。這藍河在水底下是頻頻變向,三人不得不也頻頻和車前子打招呼。這經個消息總歸是要慢上一點,一來二去的,車前子也不知自己到底是被甩出了多少。只是等著藍河浮出水面看個清楚“差不多了,還不上來透透氣?”車前子又是好整以暇地給藍河去著消息,在他看來把藍河滅掉只是牟時間問題。

    “來了。”這一次,藍河卻是意外地回復了一下。消息剛落,半子身子就已經從水中鉆出,頭頂的四。不是藍河是誰。

    車前子一見,跳起水面騎著掃把就沖了過去。升上水面的藍河也是第一時間就找清了車前子在哪,一邊狂游一邊留意車前子的來勢。

    “還跑!”水面上的車前子喊著,一邊在從掃把上落水的一瞬朝藍河丟著魔法彈,試因阻撓。

    結果藍河依舊是不理傷害,只是一mén心思地狂游跑路。中草堂的另三個玩家也早已經相繼浮出了水面。游水方面他們相比藍河也沒啥速度優勢,水底追了這么會,距離依舊。那神槍手一上水面,也是用起了飛槍的技巧,雖然比不了飛炮,但至少也快過游水的玩家。

    “還跑!”

    “還跑!”,“還跑!”,車前子每有機會扔個魔法彈的時候都要吼上一句,玩得是相當愜意。這微草和藍雨也是像嘉世和霸圖一樣的死敵,游戲里公會自然也是很不對付。藍河當然也是車前子最眼中釘的一個對手。此時可以這樣在后面追打,讓車前子覺得快活之極。

    魔法彈雖是個ǎo技能,U www.uukanshu.com接連打去也是磨掉了藍河不少生命。擁有速度優勢的車前子此時也已經追上,心中還有點戀戀不舍,他覺得就那樣魔法彈一直砸下去好像也挺好玩的,還有必要這樣拖住藍河一擁而上嗎?

    這并不是猶豫,只是車前子追到藍河前的最后一個念想,想的同時已經一個暗夜斗篷甩了出去,準備將藍河困一下。結果藍河卻是一個翻身,一頭就扎進了水底,剛剛好躲過了這暗夜斗篷。

    “這家伙還真是làng費時間。”車前子無奈地說著,“你們繼續盯上。”

    三人應了一聲,各保持著他們的方向,也是一同鉆入了水底。

    “我說,你這樣有意思嗎,你能跑到哪去啊?”,車前子給藍河去消息。

    “差不多了。”藍河回道。

    “什么?”車前子茫然了一下。

    消息又閃,車前子接著打開,卻是水中三人同時發來有消息:“君莫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