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河你真是卑鄙!!”車前子頓時明白了。

    藍河這一味的周旋, 原來是等待支援。而他這支援也實在強大的有些過頭, 強大到車前子根本無力解除, 只能是在這湖面飛出一聲怒吼。再跟著, 角色突然已是不受控制。身子底一股水流噴起, 車前子已被掀向了半空。努力轉著視角一看, 自己的三個伙伴何嘗不是和他一樣的遭遇。

    這幾乎是同一時間里, 君莫笑是怎么做到把四個人一起轟飛的?車前子完全想象不能, 他只是在低下視角的一瞬, 看到第五人已經鉆出了水面, 頭頂四。, 正是那個讓人又恨又無奈的"君莫笑”。

    車前子此時心中已經只有兩個念頭。

    第一, 鄙視藍河。

    第二, 怎么逃走。

    會有機會的吧……, 車前子心下有些顫抖。君辜笑是葉秋沒錯, 但自己這邊怎么也是四個人, 分開來跑, 總能跑掉三個吧?就是不知道對方第一個選上的目標會是誰呢?

    車前子正猜想呢, 就見君莫笑已經毅然決然地朝著他的方向游了過來。頓時已經淚流滿面。轉念一想, 自己這個猜想真是沒必要, 作為堂堂會長, 這還不夠嘲諷?還需要去想對方的仇恨會建立在誰身上嗎?

    看到已成定局, 車前子也只好拿出會長級的擔待, 大喊了一聲:"你們快跑!”, "哪跑?”有人接過了話, 聲音不一樣, 但口氣極其的熟悉。車前子聽了氣個半死, 說話的聲是藍河, 模仿的口氣, 正是自己之前追著他扔星星彈的時候。

    "藍河你個沒出息的”我鄙視你!有種咱倆單挑。”車前子大喊。

    藍河此時其實也不是心安理得的。他起初都沒有要去幫大神找情報的念頭, 奈何情報卻是主動找上了他。一來對手是中草堂的藍河心下也不爽, 二來當時大神正好來了消息問情報, 藍河也是順勢就把自己的情況待了。于是大神給他指了個方向”藍河一路狂游, 果然是得到了接應, 瞬間形勢就已經逆轉。只是此時車前子的指責, 讓藍河有些說不上話來。

    結果卻是那邊葉修有了應答:"單挑?你當是打比賽啊!玩得就是人多欺負人少, 還當會長, 悟xìng太差了。”, 說話間”空中落下的車前子已經被君莫笑攻責接到, 而后就是讓看到的人都覺得匪夷所思的一幕。

    "泥馬!水里也能浮空無限連啊?”, 車前子淚流滿面, 他連個落水的機會都沒有。

    "不要看得太入mí啊!看好手里的人!說你呢千成!”, 葉修卻是喊了一句。

    "啊?哦!”另一方向有人應了一聲, 千成因為一直走神, 纏上的那個對手此時卻是已經在開溜, 連忙追去。

    車前子也是此時方見, 原來對方來的不是君莫笑一個人。寒煙柔、千成, 加上藍河, 剛好三人, 此時一人一個把他那三個兄弟都給纏上了。

    車前子徹底無語了”連葉秋這樣的大神都是玩人多的, 他還有什么話說?

    終于, 不斷地浮空停止了, 車前子落向水面, 而他的生命也已經走到了盡頭, 帶著滿腔的不甘, 回主城去了。

    "怎么樣, 頂不頂得住?”, 葉修回頭問三人。

    "不行不行, 趕緊過來幫忙。”說話的是個女聲, 自然是從寒煙柔那邊傳來。如果是熟人的話, 此時一定會非常非常詫異”因為這種話怎么可能是唐柔說出來的?真相當然是因為此時作寒煙柔的人不是唐柔, 而是陳果。唐柔此時前臺上班收銀, 此時晚高峰, 比較沒有時間游戲, 于是陳果又被臨時抓了壯丁。

    陳果雖然也很崇拜葉秋, 對戰斗法師這職業也是如數家珍”甚至也練過一個號, 但事實上卻是沒怎么認真玩過, 對她來說依然是個g生疏的職業。而她面對的對方是大公會的精英”水平是要比她強些的, 此時應付的確實十分勉強”再繼續纏下去, 可能是要纏死自己了。

    好在葉修手冉麻利, 消滅車前子也不過是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這位中草堂的精英卻是沒能耐一分鐘就把陳果這個也算是榮耀老鳥的玩家給滅掉。葉修果斷過來支援, 局面立刻變得像一加一一樣簡單, 陳果也是乘機大肆報復。只不過水里, 又是生疏的職業, 這技能經常是甩到葉修的君莫笑身上。好在同隊傷害豁免, 否則此刻君莫笑受到的傷害可能會和他們的對手一樣多。

    第二人消滅, 再看另兩邊。藍河穩扎穩打, 和對手周旋, 暫時戰得不相上下。另一邊, 千成因為之前的走神讓對手脫跳, 此時正在努力追趕, 憑借戰斗法師的炫紋加持狀態正在漸漸地拉近距離。

    葉修一看, 立刻指揮君莫笑向千成那邊趕去, 一邊指示陳果:"你去藍河那邊帶一把。”

    "好。”陳果很是聽話地游過去, 抬手一記龍牙, 結果又是水1ang一起, 角色朝旁一顛, 原本刺向中草堂玩家的龍牙竟然是平移了一個身位, 捅到藍河那去了。好在藍河正好也是有點移動, 這一龍牙沒中, 只是擦著身子劃過。

    "姐你哪邊的!!”藍河卻也是大驚。

    "不好意思, 意外。”陳果慚愧道歉。

    "快把我組進隊, 組進隊!”藍河連忙大叫, 君莫笑他們是組隊來的, 藍河卻沒入隊, 沒傷害豁免, 剛才那一龍牙要是扎上了, 和被對手傷一下沒兩樣。

    "把他組一下。”陳果怕葉修沒聽見, 扭頭給葉修打了聲招呼。葉修這一邊追趕一邊角色轉了個圈, 一個組隊邀請就點到藍河頭上了, 藍河連忙接受。

    陳果縱著寒煙柔, 和藍河保持了一點距離。葉修熟也就罷了, 陌生人面前, 陳果可也不能太丟臉, 接下來的攻擊都是比較心翼翼。

    藍河實力本就還在這個對手之上, 此時有的沒的也算多了一點助力, 優勢更加明顯, 很快強占優勢。而對手一直就沒有什么戰意, 知道再怎么強橫, 等君莫笑騰出手過來就是個死字, 所以一直琢磨著怎么脫身。只是藍河經驗豐富, 讓他根本撈不到什么機會。終于, 在多了陳果的幫忙后, 這位精英甚至沒能支撐到君莫笑過來朝他動手, 就死在了藍河的劍下。

    "藍河你真無恥!”這兄弟臨死不忘貫徹一下他們會長的精神。

    當著姑娘的面被這樣說, 藍河也tǐng不好意思的。結果陳果卻是根本沒在意這個, 看到對手已被解決, 立刻朝葉修和千成追出去的方向看:"那邊怎么樣了?”

    "會有懸念?”藍河一點也不擔憂。

    "笨啊!我在這看什么。”陳果丟下了一句讓藍河聽來有些莫名其妙的話, 卻是扭頭望向葉修的屏幕了。

    葉修此時剛剛好也追了上來, 如藍河所言之后就是一點懸念也沒有。噼里啪啦一通連擊下去, 千成在旁的幫助在陳果看來都是破壞美感的行為。

    "你們那結束啦?”葉修輕松滅了這人, 問陳果。

    "搞定。”陳果豎手指擺了個造型。

    葉修點了點頭, 一邊往回游一邊給藍河去消息:"不錯不錯, 一次就拉來四人, 你tǐng嘲諷的嘛!”

    兒…………”藍河無語中。

    "繼續努力啊!”葉修說。

    先…”繼續無語中。

    "不用太害怕, 水里走位選擇多, 玩家又大多比較生疏, 能多逃一會, 我就會趕到了。”葉修說。

    "我練級去了……”藍河不想說什么了。

    "您忙您忙, 有事招呼!”葉修回道。

    藍河的行徑自然是被車前子曝光, 而后被七大公會大肆口誅了一番, 但隨著事態繼續展, 他們終于現, 會有這樣的行為的, 并不只是藍河。而是藍溪閣的每一個人, 以及霸氣雄圖的每一個人。

    這兩家公會已經重新投入了爭斗, 只是這一次, 他們赫然是和君莫笑站到了一邊, 為虎作倀欺壓起了其他公會。這讓七大公會更加怒火中燒, 可是卻又無可奈何。U w在水里想擊殺一個玩家目標對他們來說也不容易, 而這兩家公會的人, 現在是一被他們盯上就呼叫君莫笑。

    君莫笑堂堂職業大神也是一點都不講究, 跟個召喚獸似的隨叫隨到, 兩家公會的玩家儼然已經不是他們襲擊的目標, 而是成了引u他們上當的u餌。

    更無恥的是這些u餌囂張得很, 主動在千湖里到處招搖, 現魚兒就往上蹭, 怎么甩也甩不掉, 而后君莫笑很快就會被召喚到場, 把魚兒一網打盡。

    七大公會的人哭了。

    他們原本只要心躲著興欣公會那邊的幾個人而已, 此時卻現他們要躲的人一下子變了很多。朝兩大公會的人下手, 現在看來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啊!

    "有區別嗎?”卻有會長還在安慰著自己:"這兩家本來就已經是站到那邊去了, 我們是不是追殺他們, 他們都會反過來幫葉秋找我們, 這和我們是不是殺他們, 有區別嗎?”

    "區別是沒有, 但問題是, 水里殺人我們真的遠遠不如葉秋利索, 這樣的對殺, 我們非旦沒有找回場子, 反而是吃了更多的虧, 這一天, 有多少人是殺人不成反被殺的?”

    眾人沉默, 有多少人被殺, 他們都無心統計了。而葉修, 卻又是在他的記事本里畫下好多的"又”。!。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