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有了各大公會一擁而上的激烈哄搶,取得副本紀錄好像也不怎么〖興〗奮了。就好像是百米賽跑,從一堆人中脫穎而出取得冠軍那才激動。如果只是一個人參賽,一個人包攬了所有名次,那真得是一點意思都沒有。

    興欣公會此時對幽暗森林副本紀錄的侵占就頗有這么個意味。原本榮耀中最讓人上心的副本紀錄競爭,此時竟然搞得跟獨角戲一樣。獨霸了榜單上的前十席位,雖然引了十區玩家的陣陣驚嘆,雖然讓興欣公會的成員們感到無比自豪,但是創造紀錄的五人卻都覺得乏味極了。

    連千成和馬后炮都是。連續十次創造出紀錄,讓這個兩個普通玩家都有些麻木。本該是〖興〗奮十次的經歷,到最后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又紀錄了?”

    “嗯,又紀錄了。”如此而已,說話連感嘆號都木有了。

    “接下來呢?”最恨沒有挑戰xìng的唐柔向葉修打聽著。

    “沒人搗,這樣也很好,我們繼續加緊練級!”葉修卻是平靜,先前對各大俱樂部公會毫無反應的疑慮,此時似乎是消失不見了。

    于是,副本、練級、任務,繼續這些升級的必要內容。由于等級差,每天都是固定的這幾個隊友,好好的,此時像是單機游戲一樣有些固化。但葉修卻依然玩得認真,每天除了自己角色的練級,也會去親自打點一些公會的事務。經常教導一下唐柔和包子入侵這兩個很有前途的新人。甚至時不時關注著昧光操作水平的進步,以及他繼續鉆研的副本攻略。

    一天、兩天…………時間就這樣一天天地過著,大家的等級一天天地升著,職業聯賽也是一場又一場地進行著。

    自從上次那天之后,興欣網吧依舊保留了比賽日進行比賽轉播的傳統”但卻不再是嘉世的專場,也是專挑一些精彩的比賽來放。這樣一來,果然凝聚力下降了許多,比賽日失去了以往的熱鬧。

    畢竟,以往比賽日的忠實觀眾,都是有著共同支持的隊伍,于是互相看著都親切,很有共同語言。他們這些人未必多喜歡那個大大的投影幕,卻絕對喜歡一堆人坐在一起嘲罵對手、給自己的隊伍加油鼓勁的氛圍。

    興欣網吧的比賽日轉播能進行得這么成功,有這種氛圍才是真正的關鍵。但現在”不再依靠嘉世戰隊的凝聚力,只憑借那一張投影幕,效果實在是天差地別。比賽日,遇到一些矚目的對抗,網吧依然可以聚起不少觀眾,但卻再沒了以往那種熱鬧的情景。

    對此很多人都覺得很惋惜,很多懷念之前的熟客,甚至有勸陳果搞回以前的模式,卻都被陳果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所幸,比賽日網吧是大不如拼了”但正常的生意卻沒有因此而被搞壞。每天接受的客流,看起來依然和以往一樣的充實。

    平靜的日子過起來總是飛快。在鋒始級幽暗森林的整個升級過程中,興欣公會還是一直沒有受到來自各大公會的挑戰。副本紀錄榜單就這么被他們獨霸著。

    轉眼一月已走進了尾聲,卻是節將至。榮耀游戲方早已經開始宣傳節期間的活動,歷來是榮耀中跨時最久”獎勵最豐厚,是一年重頭的活動。

    不過這個活動再怎么精彩,卻是很難再掀起網吧生意的熱bsp;畢竟g質,在國內絕不是圣誕節這類節日可以相提并論的了。就連職業聯盟,在節期間也走進入一個停賽休假的階段。

    平時再照顧網吧的熟客,這個時候也是各回各家,各尋團員去了。

    陳果作為一個厚道的老板,也是挺早就給員工們都放了假。

    “你呢?”,最后陳果問到了今年新添的這位員工。

    “你呢?”,新員工葉修反問。

    “這就是我家。”陳果說。

    “收留我吧……”葉修果斷。

    “你不回家?”,陳果皺眉。

    葉修緩緩搖了搖頭。

    陳果輕嘆了口氣,沒有多說什么。這是別人的家事,雖然相處一段已算朋友,但陳果了解也不算多”她覺得自己還沒資格去多說什么。

    “不錯,今年過年算是有個伴了。”,陳果最后還是比較欣慰地對葉修表示了歡迎。

    “唐呢?”葉修問。

    “收拾東西呢!”,“她回家?”葉修問題問得有點古怪。

    解果點了點頭。

    “她家……哪里的?”葉修這是頭一次打聽唐柔的私人問題。

    結果陳果卻也是搖了搖頭:“不知道。”

    “呃……,你覺不覺得,唐的來歷”其實也挺有內涵的?”,葉修問。

    陳果卻只是笑了笑說:“那又怎樣,反正不是壞人。”,“說的不錯。”葉修點了點頭”回身,繼續敬業的游戲。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網吧里一個客人都沒有,就聽著葉修的鼠標鍵盤聲不住地回蕩著,其他工作人員也是早領了陳果給他們的新年紅包,高高興興回家過年去了。

    陳果無聊地四下溜了兩圈,隨后就看到唐柔提著行李從樓上下來,陳果連忙上去幫手。唐柔卻是搖了搖手:“不重呢!”說著自己就拎下來了。

    “人都走了?”唐柔左右掃了一圈網吧,目光最后落到了陳果身上,說著。

    “我還在呢!”一角的電腦背后,煙霧繚繞中舉起了一只手,搖了兩下,替陳果回答了問題。

    “你不回家啊?”唐柔也是用喊的。

    “沒有空,我要忙工作。”葉修回答。

    唐柔和陳果都是忍不住笑了一下,不過多少了解葉修情況的二人,卻是知道這句話當然只是戲謔,不回家,當然不會是這樣的理由。事實上如今這上年代,誰家里沒有電腦?網吧,提供的更是一種氛圍的服務。而在節這個特殊的時刻,人人都有各重要的氛圍需要去感受,喜歡來網吧玩的人,也都得暫時忍忍在屋里耍了。

    “回家別忘了練級啊!可別像包子一樣,一個活動完了,就被甩開一大截。”葉修也是終于放下了手頭的“工作”,走過來語重心長地叮囑著準備出的唐柔。

    “知道了……”唐柔笑著回答。

    “來,紅包收著。”陳果遞上大紅包。

    謝謝老板,新年快樂。”唐柔笑得更燦爛了,毫不推辭地就收下了。

    “我的呢?”比起毫不推辭,還有主動要的。

    “你急井么!”陳果翻白眼,不給。

    “我連家都不回了,這個都算加班費的吧?”葉修問。

    “唐我幫你叫車。”陳果直接把葉修無視了。經過一月的磨合,對葉修的水平陳果依然是無比欽佩的,但崇拜、敬仰,這些情愫真的是一點也沒有了。

    “心啊!”葉修也出來向唐柔揮手送行。

    “新年快樂!”唐柔朝葉修也是揮了揮手,鉆上了停在路邊的出租車,而后在陳果和葉修的目送中行遠了。

    “好冷啊!回去吧!”葉修縮了縮脖子招呼陳果。

    “嗯。”陳果應了聲,兩人一起回了網吧。

    “還開嗎?”葉修指了指網吧的大門。

    陳果望了一眼:“反正也沒事,開著吧!”

    “圣誕節還有棵樹呢,節不需要布置點什么?”葉修問。

    陳果很是怔了一怔:“這個………我沒想過。”

    “太沒有常識了吧?”葉修說。

    “我一直是一個人,懶得弄。”陳果說。

    “呃,今年不走了,我看天氣不錯,不如我們也去置辦點年貨?”葉修說。

    “天氣不錯?剛才是誰說冷的?”陳果問。

    “冷是因為穿得太少。”葉修沖上樓去裹了件外套下來。結果被陳果呆呆地看了很久。

    “你沒有第二件外套了對吧?”陳果說。

    “真相了!”葉修說。

    “我說你只是從馬路對面搬過來吧?懶成這樣了!什么都不拿?”陳果說。

    “你搞清楚,我可不是看好要來這里當網管才退役辭職的!”葉修說。

    “那你的東西呢?”陳果問。

    “大概……,在蘇沐橙那里吧?”葉修問。

    “哎喲!”陳果立刻高興了,“我去陪你都取回來吧?去幾百趟都不要緊。”

    “沒有什么要緊的東西。”葉修說。

    “那不重要。”陳果顯然根本在乎地也不是葉修的東西。

    “追星是吧?不要急啊,最近她也放假,哪天約過來玩好了。”葉修說。

    “UU看書 哪天哪天?”陳果忙問。

    “你想哪天?”

    “每天!”

    兒…………回頭我問她。”

    “好,現在去置辦點年貨。”陳果也是來精神了。

    收拾了一下后,兩人一起離開了網吧。

    “我說…………你只有一件的,不只是外套吧?”陳果開始八卦。

    “稱想說什么?”葉修斜視。

    “你換洗過嗎?”

    “看在你我作息不一樣的份上,我原諒你的觀察力如此差勁。”葉修說。

    “但我好像沒見你出去買過東西啊?”陳果疑惑。

    “淘寶啊親!”!!
最近更新小說